•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房门应声被打开。

“是叫我吗?”一个悦耳的声音,飘了进来,让人如沐春风。

乔西侧首望向门口,只见席烁一身黑色西装,高贵而矜持,在闫清及一干人的陪同下向她走来。目光专注地看向她。那么清澈,远远地投射过来,她的心瞬间被完全充盈,又开出一朵美丽娇艳的花朵儿来。

“西西又不乖了。我才离开几天,你非得闹点事儿出来,引起我的注意吗?”席烁声音中带着笑意,平常乔西恨得牙痒痒的话,此时听起来倍感安定。

席烁上前,很自然地搂住她的腰。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我们回家,好不好?”

乔西跟随着他的节奏点头。

李严和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从在床上立时滚下来,顾不得一脸的水珠,鞋子都没来得及穿,慌张地扑到席烁面前,恭敬且有些愕然地说:“席……席总……我……”

他们对席烁都十分的尊重,因为席烁,虽然年轻,却因为财富撑腰,在他们面前自有一种威严。

席烁从头到尾只将目光放在乔西一个人身上,转身向门口走去。乔西回头扯着还在发怔当中的小麦说:“小麦,走啊!”

小麦这才回过神来,呆呆地跟随着出来。

闫清自动留下,解决事情。李严和还要追着席烁解释什么,却被闫清揽了下来。

乔西简单地和小麦说了一下情况,还请她不要声张出去她和席烁的关系。小麦惊的张大嘴巴,半天合不上,最后是乔西捏着她的嘴皮给合上的,乔西这个动作让一旁的席烁忍俊不禁。

席烁的车子绕了个弯把小麦送回去,接着车子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乔西坐在后座问。

“因为很想你。”席烁说着直接吻上来。

乔西满脸绯红地推开他小声说:“有人会看到。”司机在开车呢。

“好,那待会没人看到的时候再亲。”席烁学着乔西刚刚的动作,很温柔地捏了一下她的嘴唇。

乔西:“……”

席烁知晓李严和一事的概况,却不知细节。况且自己强悍的老婆还把人狠狠揍了一顿,他骄傲。

李严和此人,处事圆滑,把几个高层哄得团团转,另一方面几个高层也看重他背后的关系网,那就是何氏,何氏虽比不上席氏,到底也是实力非凡。李严和虽是何氏的外亲,但与何氏关系并不好,不招那边的待见。此人在席烁眼皮子底下一向谨言慎行,没有大功也没有大过。每个企业都需要不同的人来调合。所以才一直保留他到现在。

“你们公司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渣?”吃晚饭时,乔西边吃饭边不满地向席烁抱怨。

席烁扬眉,她知道李严和是席氏的员工,于是问:“所以你敢得罪他,因为知道他是我公司的人?”

是!乔西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去医院前,她打听了一下李严和的背景。不然,她怎么会愿意去,她到现在都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更没有想过道歉。既然李严和耍赖,依仗席氏,那么,她不介意以牙还牙。就是想借‘席烁’这个名字用一下。还未用,人就来了。

“嗯!”乔西爽快回答。

席烁轻笑出声,如春风一般,澄湛的眸子写满温柔,凝望着乔西:“西西,我很开心。”

呃,他怎么了?乔西怔怔地望着他,他怎么突然这么说。

席烁放下筷子,用纸巾轻轻拭掉乔西嘴角的饭粒,再次抬手轻抚她的嘴角,认真专注地看着她说:“你总算学会遇到事情先想到我,我很开心。”

简单,直白……那真情的语调出自席烁之口,有一种动人肺腑的力量,因为他玩笑习惯了,真真假假一直让人琢磨不透,乔西总会自动忽略一些东西,也自动地把他的真心实意归结到另有企图。可是就在他关键时刻出现的刹那,不可否认,刹那她的心中激荡难平。而此时专注的目光,又是让她为之一颤。

乔西这才意识到他的手指还在摩挲着她的嘴角,脸上一热,赶紧将头偏过去。

席烁又是一笑。

“你干嘛皮笑肉不笑的!”乔西感觉到双颊有些发烫,窘迫地指控。

“西西好可爱,明明我都摸了你嘴角半分钟,西西才后知后觉扭头,是和我闹别扭想让我好好爱你吗?”

又来了!怎么可以把如此美好的语言说得那么让人觉得厚颜无耻呢?又让她哑口无言。

乔西说不过他,放下筷子,起身,“我吃饱了。”

去趟洗手间回来,发现席烁正悠闲地坐到她的床上,一副等待她的模样。

乔西走上前,准备赶人,“你干嘛……”话未说出口。

席烁伸手揽过她的腰,轻而易举的将她拉到怀中,坐到他的腿上。乔西扭身挣脱,席烁笑而不语,任由她扑腾。

天呐,他力气竟然这么大。

“西西,听话,让我抱一会儿。”疲惫的声音,一下子让整个人都显得无害。缓缓地靠向她的胸口。嗅着属于她的味道。“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我有些累了。”

乔西就是遇强则强,遇软更软。此时,因为他的温柔,他的疲累,立时就让她完全忘记了他平常对她的‘刻薄’了。

不知不觉中就放弃了挣扎,任由他抱着。

记得刚结婚那会儿。陆续有同事、同学结婚生孩子等等人情往来,诸多需要用钱的地方,乔西才惊讶地发现,除了工资,她什么钱都没有,并且她还是个月光族。于是——

她跑到席烁面前问:“席烁,你娶我怎么不给彩礼?”为什么她什么钱都没有看到。

“哦,爸妈都不要。我就不给了。”席烁把目光从报纸上移开看着她说。从善如流。

“……他们不要,我现在要。”她现在很缺钱,话说当时爸爸妈妈常说为她准备了嫁妆钱,等她结婚给她来着,怎么也没有后续了,她很需要钱啊。

“你确定要?”席烁神色自若地望着她问。

乔西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还、还是不要了。

几天后,眼见着同事开始统计出份子钱喝喜酒,乔西的荷包里只有225块钱了,再加25块钱那也只是250,工资还要半个月才发,这个月用自己的工资出了一份份子钱就成这样穷了。

于是这天,鼓足了勇气,在席烁面前转来晃去,席烁像是刻意视若无物一般,该干嘛干嘛。乔西晃悠了十分钟,没见席烁有反应,终于,忍不住了。

“席烁,你借我点钱,我会还你的!”理直气壮,借钱的不应该语气和善,姿态摆低一点吗?

席烁不介意地笑,笑如春天里的风,乍暖还寒,沉思了一会儿,流利地说出来:“抱一下五十,亲一下一百,又抱又搂又亲五百,舌吻一千……再进一步的话,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这么便宜?!

乔西还在算着怎么能赚钱又不被占便宜。

“过来,吻我。”席烁压低了声线的声音,真是要命的诱惑。

乔西拳头攥紧,气势汹涌——钱能逼死人!豁出去了!

第二天,乔西摸着微肿的嘴唇,看到餐桌上一张卡,一张便利贴,乔西拿起来一看,嘴角不由得一阵抽搐。上面如此写道:“拥抱,X次,时长Y小时。亲吻,X次,时长Y小时,舌吻……按预定价共计:8395元,亲情折扣后8172.5,席氏计算法最终为8100。密码:212125。”

乔西将纸条揉成纸团,咬牙切齿地揉,好像揉得是席烁一样。他怎么能那么抠门!不都是整百的吗?后面的点五是怎么算出来的?乔西想不通。他故意克扣不说,那他以前强吻偷吻过她那么多次都没有算在里面……

当时乔西那个气啊恼啊,简单无法形容,而此时此刻,席烁沉静地靠在她的身上,清隽的轮廓,浓密的睫毛,近在眼前,看起来那么无害,这么温顺,乔西心里软软的,再想起之前和他的一些事情,反而是有趣而不是当时的气恼,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渐渐习惯了两人的生活。

有些懵懂有些不解也有些难以言喻的安定。

193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