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席烁是累了。

原本打算出差一个星期的,可是,刚刚离开家,又忍不住想乔西,因为她无意中一个电话,他更加不能自持的想念,原定一个星期的计划,加班加点地三天完成。还没上飞机前就听闻她闯祸的消息,又是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看着她好好的,还是那么正气凛然,一颗心,就安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哎哟,怎么这么重?”乔西揉着都麻了的半个肩膀,他说抱一会儿,这都过去一个小时了,他竟然挂在她的身上,睡着了……

“席烁,席烁……”乔西喊了几声。

乔西又喊了几声,不见席烁有反应。好像睡着了。

于是乔西动了动身子,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让席烁继续靠着她睡,就这样靠着靠着,乔西上下眼皮开始打架,身子跟着一点一点点向一旁倾斜,斜着斜着就连同席烁一同斜到床上去了。

乔西昨晚没睡好,早上醒得早,一到公司又被经理训了一顿,到了医院,又整了李严和那一出,这会儿事情已解决,心跟着安定,便开始觉得困倦,歪到床上这么大的动作乔西都没歪醒,倒把席烁给歪醒了,席烁睁开眼睛望了一眼熟睡的乔西,在她的嘴上吻了一下,拉起被子盖好,将她抱在怀中,睡觉。

次日一早,乔西再也不会大呼小叫了,不出意料,他们又一次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甚至她的身上大大小小的红痕,他还紧紧地扒拉在自己身上。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席烁干的好事!

每次两人分房睡,六点钟席烁就开始拍门喊起床,然后乔西七点钟醒来,总会看到他悠闲地坐在阳台,喝咖啡看报纸。每次睡在一起,都七点钟了,席烁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乔西非常淡定地坐起来,刚一坐起来,一只长臂就横在了她的腰间。

乔西恶狠狠的说:“席烁,我告诉你,你再敢抱一下,我马上把你踢到床下去。”

话一落音,眯着眼睛的席烁乖乖地放手。

起床后,席烁穿戴整齐地来到客厅,明显感觉到自乔西身上散发的怨气。席烁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对付乔西就要有滴水穿石的耐性,戒燥戒急。

“昨天,你同事那件事具体是怎么过程是什么?”席烁长腿一迈坐在沙发上,正色转移她的注意力。

对!乔西都忘了这件事。于是瞬间转移注意力,将昨天的事情一一说给席烁听,还不忘将李严和猥琐的一面描述详细。原本好心情的席烁,越听脸色越差。

“所以说你看到了?”席烁冷声问。

“嗯!”乔西都看到李严和在脱裤子了。

席烁霍然起身,脸色铁青地说:“我去上班了!”

乔西眨巴着大眼睛,疑惑……怎么回事?

席氏大楼,席烁一进大楼,少见的面色冷峻,边走边命令。

“从今天起解雇李严和,并且十年内不得再与我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公司服务。不是今天,是即刻!”不得与席氏有任何往来的公司服务,在这座城市里,与他们公司没有业务往来的大公司是不多的。

一向稳重内敛的闫清,此时也忍不住露出不解的表情。接着听从席总的命令立即去办。

黄昏像块巨大的海绵,一点点吸尽都市的喧嚣,世界沉浸在静谧的暮色中。

乔西刚出公司门,一辆黑色的车子慢悠悠地停在跟前。

随席烁浅笑自车子着迈出来,温声说:,“西西,我们回家。”

一看到他,乔西就想到自己身上的红痕,肯定是席烁趁她熟睡时做的坏事,太坏了,太羞了,也太让乔西很难为情了,他倒是坦然。

乔西正踟蹰间时,不远处传来同事讨论去哪里逛街的声音,乔西不知道为什么,特别不愿意让同事知道席烁的存在,赶忙上车,带上车门。

“你怎么来了?”乔西坐到副驾驶上问。

“顺道。”席烁转动方向盘回答。

“你自己开车?”顺道的话,不应该是闫清开车的吗?怎么他自己开了。

“嗯。”席烁轻声回应。

乔西以为他会说点什么,然后……他竟然就不说话了。

车厢内顿时静悄悄,没有音乐,乔西首次觉得这车的封闭性太好了,越是在意安静,越是出奇的静。乔西有些坐立难安。开始挺直了身子坐着,一会儿又放松下来。十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声息,乔西不由自主地用余光瞥向席烁,他专注于前方,指节分明修长的双手,熟练的打着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

可能……是因为夕阳的关系,有些冷硬的面部线条平添了几分柔和,鼻高唇薄,煞是英俊,听妈妈说,席烁的妈妈是混血儿,怪不得席烁长那么好看。

乔西看痴了一般望着席烁,夕阳的淡淡光晕像是从他身上发散出来一般。迷人极了。

乔西只顾着痴看,完全没有注意到,因为她的注视使某人嘴角微微上扬。

“西西……”

呃?突然被提名,乔西连忙转过头去,手指在中控台上乱摸一气,原本只是掩饰,因为杂乱无章,更加欲盖弥彰。窘迫极了。

席烁低低地笑出声来。西西好可爱。

“你又笑什么?”外人常说席烁处事,狠,准,快。为人清冷孤傲。乔西却只觉得他就是明骚腹黑一肚子坏水,她所见的最多就是他不怀好意的笑,皮笑肉不笑,邪恶的笑……没有一种得到她的认可。这会儿乔西羞红了脸责问他。

哪知,席烁突然唱道:“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噗!乔西差点喷出来。前一刻还绅士优雅,下一刻就不顾形象的唱起来了。这反差也忒大了。

不一会儿,便到所住小区。席烁将车子停到地下车库,两人刚走出车库,就看到了前方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抱着一只卡哇伊的抱枕在路口等着,这种乍一看女神,仔细看女神经的架式。

让乔西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又揉了揉眼睛,再次眨巴眨巴两下。唯恐自己看错。

确定无误之时。

“烁烁!西西!”娇音都能被这女生喊这么高,真是能耐。“西西……”

乔西如遇毒蛇猛兽般,吓得立即躲到席烁身后,拽着席烁的衣角,小声呼救说:“席烁,救我……救我……”

席烁也控制不住地嘴角抽搐。

孔屏已扑了上来,抱了一下席烁,将抱枕塞到席烁怀中,就要抱乔西,她最爱抱乔西了,“西西西西……”甜甜地喊着已扑了上来。

“席——烁!”乔西的声音都劈了岔,还是没有逃过孔屏的魔爪。

最后,乔西胆战心惊地紧紧抱着席烁的胳膊,孔屏一喊,她直往席烁怀里钻。相对于孔屏,席烁安全多了。

204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