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话说,乔西怕孔屏是有原因的。

孔屏是席烁的表妹。前卫漂亮,迷各种可爱、萌、漂亮的东西,就是有时候有点不着调。自从得知席烁要和一个叫慕乔西的姑娘结婚,她特地去见了幕乔西一次。

当时,孔屏就用深情的目光,脉脉含情地对乔西说:“西西,我看你第一眼,我就深深爱上你了。”乔西当时就打了一个激灵。

这还不算,孔屏每次与乔西见面,必将她蹂躏一番,乔西长得好看,有时迟钝,有时较真,有时顽皮,有时糊涂,必要时侠气四溢。孔屏说这就是她一直在寻找并且最爱的‘天然呆’。

有一次两人睡在一起的时候,孔屏怎么看乔西怎么喜欢,连睡觉都睡得那么可爱。于是在乔西睡着之时,摸摸乔西的脸,戳戳乔西的胸,拧拧乔西的肉,正好乔西醒来,亲眼看见身为女性的孔屏正戳着同为女性的乔西的胸部,并且还戳的不亦乐乎,自此,这便成了乔西心中难以抹去的阴影。自此,乔西就有点怕孔屏了。自此,乔西能远离孔屏一点,绝不近一步。

“孔屏,你就不要闹她了。”席烁说着揽过乔西的肩膀,让乔西远离孔屏,将抱枕塞给孔屏问:“你来干嘛?”

“哥,我住的地方,停电了。我要来你们这儿住一晚。”孔屏说着还不忘从席烁身后绕到乔西身边走着,席烁换手将乔西揽到另一边,又远离她了。

席烁睨了孔屏一眼,实话说:“前几天,闫清跟着我一直在出差。”

孔屏脸上登时红起来了,羞答答地说:“我又没问他。”

她就是来打探闫清消息的。

其实孔屏的到来,对席烁来说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到哪儿乔西就跟在哪儿,寸步不离。此时,席烁正要去洗手间。乔西也要跟着。

“西西你也太爱我哥了吧?他去个WC,你也要粘着?要不要这么恩爱?”孔屏看不过去了,她有那么可怕吗?

“我老公我不粘他我粘谁。”乔西昂着脑袋,骄傲地反驳。

“老婆,说得好!”席烁低头看她,眼底一抹化不开的宠溺。

随即两人同进洗手间,接着“咔嚓”一声洗手间的门被锁上了,乔西这才明白什么叫前有狼后有虎,什么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席烁与孔屏的恐怖指数,难分伯仲。

这会儿乔西靠在门上,尴尬地笑,“嘿嘿,我保证不看你。不耽误你解决个人问题。”席烁转身抱臂,悠闲地望着她。

“真的,我不看,我连耳朵都捂着,你请便。”请——快——快——便。乔西很认真地说,并且十分认真地捂着耳朵,准备等席烁一脱裤子她就闭眼的,谁知,席烁非但没有动作,反而嘴角含笑,目光暧昧地盯牢她,好像她是一块肥肉似的……

乔西立时明白外面的是老虎,里面的是色狼,宁愿死在客厅也不愿躺在洗手间,乔西转身就想开门冲出去,可是晚了。

席烁抢先一步,握住她的手腕,按在门板上,乔西抬起膝盖欲直踹要害,可惜,席烁比她动作快,提早一步轻压她的双腿。轻而易举地制住她。

门贴乔西,乔西贴席烁,三者贴得紧紧的。

半个小时之后,洗手间房门被打开,客厅中的孔屏都要睡着了,眯着眼,一脸惺忪地说:“西西,你也真能忍。我哥方便下,你都能在里待那么久。”

只见乔西双颊绯红,垂着脑袋。

“西西……”孔屏喊。

乔西刚一抬头。

孔屏像发现新的可爱点一般,来了精神。“西西!”

乔西一看气氛不对,猛地转身趴向席烁的怀中。席烁笑着抱着乔西向卧室走去,扔下来一句话:“孔屏,你自己找个房间休息吧,没事别来打扰。”

“切……这夫妻俩太没礼貌,我好歹是客人啊!!啊啊啊!!”孔屏愤愤不平。

次日一早,孔屏如愿地见到闫清。

闫清在楼下等待席烁。孔屏如花蝴蝶般欢快地来到闫清面前。娇羞地如同少女初恋般。乔西在楼上看着这样的孔屏,偷笑。

孔屏低声说些什么。闫清面无表情地回答。孔屏一点不介意他的‘面瘫’,欢喜由内心浮现到脸上。

264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