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坐在办公室内的乔西手持铅笔在一张空白的纸上,胡乱的画着,画着画着,才惊觉满纸写的都是‘席烁’二字。她这是怎么了?她不是一直都讨厌他的吗?说不上针锋相对,至少,她一直都不待见他的。

正自思量之际,同一楼层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乔西起身一探究竟。

只见洗手间里几个工人正在忙碌,原来是因为之前发生小麦一事,领导要将男卫生间拆掉,独留女卫生间。并且楼道内会有保安时不时巡逻。

“那新调来那么多的男同事上厕所怎么办?”乔西好奇地问。

一个工人指着楼层的一个角落说:“看到吗?那边正建一个男洗手间。”

乔西转头看向另外一边,果然也有工人在操作。

……这也太麻烦了,每天都有保安巡逻了,这还又建又拆的,太麻烦!

与此同时的席氏集团——

“天蓝公司那边打来电话,说是吸取上次事件的经验,楼层管理有所改善。”闫清对低着头看文件的席烁说。

“嗯。”席烁头也不抬的回答,“不管他做什么改变,最主要是乔西的安全与健康。”

“是。另外一个事情……”

“什么事。”

“何亦亭何小姐,送来鲜花和邀请函。”闫清此时手中捧着一捧鲜艳的玫瑰花。

席烁抬眸睨了一眼,“交给公关部负责人,以后这些事儿,不需要再向我报备了吧?”

“是。”闫清转身欲离开。

“孔屏的事儿,你不用顾忌我,听从你自己的心声。”席烁淡淡地说。

闫清身体一僵,半响后,回答:“是。”接着面色平静地走出办公室,内心却跳荡着无法平复的浪潮。

“何亦亭,何亦亭耶,好漂亮耶……”午间,几个同事对着食堂的电视激动地大声说,“我好喜欢她,听说她和JK林联手演了《悲伤的愿望》,过几天预告片就出来了。”

“真的吗?真的吗?JK林,就是从美国回来的JK林吗?好帅的。”一个年轻稍小女生显然太激动了,声音都响彻食堂了。

“是啊,是啊!”几个女生一起附和。

“……”

女生之间讨论的太激烈了。吵得安静用餐的乔西也不得不抬头望向食堂里的大屏幕。

电视中主持人用快速标准的普通话,对着镜头微笑不带喘气地说:“近日,何亦亭不但拿下最佳女配角,更得到席氏集团的青睐,接到席氏一系列产品的代言,几日前狗仔拍到,何亦亭疑似与席氏当家人席烁约会照片……”

席烁……

乔西怀疑自己听错了,看到照片后,手中的勺子一滑,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尽管席氏席烁一直低调,据知情人报道,照片中与搭着何亦亭腰部的男子便是席氏席烁无疑……”

是谁认出席烁来,她不知道,可是席烁的背影,她一眼便看了出来。

乔西的思绪不由地飘向远方——

那时,林磊也是手揽着一个女生的腰,她上前拉开,林磊却挡着女生面前,怕她伤害那个女生。他不知这种行为深深地伤害了她。

故态复萌。

难道,她慕乔西注定要一次次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与另一个女人的背影吗?

这次,她还有没有勇气上前,拉开二人,把席烁打一顿。

有没有勇气上前……乔西像是被人朝着心上砸了一块大石头,闷疼闷疼的。

接下来的一下午,乔西都是浑浑噩噩的。

小麦喊了一声,“西姐,你怎么了?”

“啊?没事。”乔西心不在焉地回答。

“大家都下班了,你怎么还不走?”小麦问,自从乔西把她自李严和手中救出之后,她对乔西的喜欢已然演变成了崇拜。事无巨细地关注着。

“哦。”乔西这才反应过来,收拾包包说:“我现在就走。”

因为有男朋友等着,小麦先下去了。乔西无力地将包包放在办公桌上,重新坐回椅子上,对着蓝天发怔。

片刻之后,霍然起身,安慰自己说:“还好,还好,我还没有爱上他!他现在如果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解放了,这不就是我想的吗?多好啊,呵呵呵呵呵……”乔西自言自语地说服自己,说完后,自己再次故作轻松地大笑起来。这不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吗?

可是,当她真的看到席烁时,还是提不起精神,焉焉的。

窝在后座,不说话,看着窗外。刚才都呵呵大笑了,怎么又觉得气闷难受了。

“西西,怎么了?”席烁隔着座位,去拭她的额头,以为又生病了。乔西伸手将他的手打过去。

席烁一愣,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你来月经了?”席烁问,不然怎么莫名其妙就心情不好。

……平常这个时候乔西会翻个白眼,或者表现很愤怒的样子骂他变态。可是,今天,好奇怪。乔西安安静静地,垂着脑袋坐着,像是有什么心事。席烁疑惑地看着她,准备问清楚。

乔西坐在车子里等了两分钟不见车子发动。倒是车内的安静让她胸口滞闷,急需新鲜空气。接着伸手拉开车门,扔下一句,“我今天回我家去。”她是指慕家。

席烁紧跟着从车内迈出,上前一步伸要欲拉乔西胳膊,乔西正不高兴的呢,侧身一转,一腿毫无预兆地踢向席烁,席烁一个闪身,踢出去的腿,惯性向前,席烁轻松地捞起她的腰问:“西西,怎么突然就闹别扭了?”

乔西不依不饶,接着来。继续踢。

“爸爸,他们在拍电视吗?”这时一个小孩子奶声奶气地问。

乔西一个走神,席烁制住了她,她不走神也被席烁拿住了,打横抱起,席烁笑着说:“就算回家,也要一起回吧。”

若是席烁长得凶神恶煞,此时一定会被当成是抢劫犯,或者绑架,可是他就让人看起来高贵文雅。反倒是被他制服的乔西一脸怒气,活像个被捉住的山贼。

乔西反抗无果。被塞进车里,席烁也跟着坐了进来。

不远处,一辆银灰色的车子里,一双深色的眸子注视着这里的一切。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两人安静地坐在车厢后座,如果席烁去开车,他不能保证她不会趁机跑走。所以,他要看牢她。

“说,怎么回事?”席烁问。虽然她是状况不断,基本他是可以猜出是什么问题。这次很是莫名其妙。

乔西沉默着。他自己做的事情,他都不知道。现在问她怎么回事!!

“我不想再看到你!”乔西突然冲着他大吼。再次拉开车门,快速跑开,这次席烁没有追上去,是因为他完全被乔西的这句话而震慑住了。

反应过来时,乔西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其实,他真的没有他人看的那样,对付乔西游刃有余,可以表现的如此从容也是因为乔西潜意识里愿意接纳她。因为他爱,因为她迟钝,倔强,所以很吃力。席烁苦恼地向后仰,顺手松了松领带,疲惫地靠在椅背上。他始终是一遇到乔西,就无计可施。

22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