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几天后,农历节气大寒,正是最冷的时候,陆怀远却意外地将她约出来看电影,池晴在电话里应着,也没提出反对。

总之,是他有约,反正也没有不去的道理。

池晴将自己从头到脚仔细收拾了一番,乖乖前去赴约。

她在电话里问陆怀远具体的时间地点,陆怀远却说:“你在家?那我来接你。”

池晴略怔,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不用那么麻烦,我记得周五下午你不是都有例会?用不着特意……”

陆怀远打断她,说:“你是非要我提醒你不可?

“什么?”她有些糊涂。

“池晴,好好算算,这已经是你第几回搪塞了。隐私倒保护得比我好,狡兔三窟?”

“陆总说笑了。”她声音闷闷的。

不是没听出陆怀远话里的讥,她是真熟了他的态度,脸皮也渐厚了起来,自己却还不甚觉得。

“我就怪了,”陆怀远似笑非笑,“我用得着你这样防备着?”

“是。”池晴干脆大方承认。

宴席之上,她无比狼狈的那一次,陆怀远的人前客套相送,不过是为给她台阶下。

嘴上虽说要亲自将她送回,彬彬有礼照顾有加,可不过一转身,便另叫了司机,安排其他车。

对于这件事情,她的态度总是颇为怪异。直到后来,池晴又不禁惊觉,自己莫非倒是记起陆怀远的仇了。

其实扪心自问,之后三番两次,陆怀远提出过送她回家。

也有像今日,曾表示要亲自来池晴家里接。

反反复复,都被她不识相地拒绝掉。

陆怀远玩笑道:“难道你还和父母同住,不方便?”

池晴难得实话实说,“没有。”

然而,紧接着,她又附赠了一句顶真的假客套在后头。

“只是觉得这样劳烦你不好。”

陆怀远就笑笑,也不知是不是被她给气的。

他说:“也没少见你劳烦,就我自己看来,做你的司机,总还算称职。”

池晴被噎,竟也无话可说。

可不敢指望真将陆怀远的豪车当作计程车来使唤。

但若要较起真,彻头彻尾地论,实际却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她总没有过份矜持的本钱,所以只要不涉及住所,池晴还尚未推拒过陆怀远的殷勤和他那奢华的真皮副驾。

要是她自己讲陆怀远殷勤,可真是滑稽了。

殷勤明明是陆怀远亲口说的,还列举了若干例证,振振有词。

像那天,陆怀远将她诓上车,亲自载池晴到名牌店里烧钱。

顶级旗舰店的门面一般都很大,他就在门店的另一侧休憩区,就这么闲适地后倚在沙发软垫里。

他似评委,要给她打分。

最后轮到挑鞋,待一切穿戴妥当,店员引她到一面墙高的巨大落地镜前。

或许是店内的光线过于柔和,镜子里的世界,晶莹剔透,当真美好。

她看着那里头的自己,衣香鬓影,华服韶华,似是从未有过的靓丽精致。

身后站住的店员热情解说,交待着衣饰设计的亮点,又将一个个陌生的设计师名字传递到她耳边。

池晴扯了些无谓的表情,假装自己也在行,总好过自怨自艾。

侧过身子,昂起头,她仔细地去瞧镜中的自己。

雪白的肩颈线似一道漂亮的弧线,弧线的一侧迎着光,恍然并不是肌肤,而是玉石。

微微凹下的另一侧,隐隐感觉到血管动脉的蛰伏,又随着她的一呼一吸,浅浅脉动。

优美的肩线闪着光,近乎发亮,似连缀着一串珍珠。

然而,越过这些奢华的皎洁,她却看见陆怀远的注视。

她和他相距得远,中间还隔着零零散散的几人。

他的表情惬意坦然,还带着笑,将她周身上下一阵打量。

镜子里,他们两人的目光相遇,她不记得是过了多久,只记得自己瑟缩地偏过头,避开了他坦荡的凝视。

从前,她只知他眼神锋芒锐利。

不像今日,她竟才真正觉察到他的眉眼深邃之处,一直能望到她心里头去。

似乎只待一眼,便能洞穿她的全部心思。

明明见到他眼里的欣赏,她心中却突来一恸,一阵颓败。

“小姐!”

池晴心尖一颤,提着裙子下摆的手臂猝然一紧,僵着脖子只知盯着镜子里反射出的脚尖。

有人叫她,她堪堪回神。

曾经,池晴听过一个比喻,权势是春·药,是男人给女人下的猛剂。

现今连医生都不敢给她随意开药了,陆怀远却独有处方,并不忌讳她上瘾。

他品评她的目光里有赤·裸·裸的赞许,她辨识得了。

审视、揣度,他还朝她笑。

陆怀远的所有里,笑容最是狠毒,因为那是他知她欢喜他的欣赏。

“小姐,小姐……”

旁人扰她思绪,迫她回归现实。

是啊,现实。

或许她眼中陆怀远的优待赞许,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她别有用心的臆想呢?

人总要学着说服自己。

至少,灯光下年轻光泽的肌肤,女人脖领间跳动蓬勃的活力,总是值得男人欣赏的。

池晴感到茫然无助。

陆怀远全身笼罩在光晕里似的,引诱着她。

她受他勾引,只得将他喂的虎狼之药一口一口咽下喉咙。

这样的最佳平衡,终不知能维持至何时。

“您再试试这双,同小姐您的衣服颜色正配。”

池晴压抑下多余的情绪,索性也不多话,一双双鞋试了又试。

她实在幸运,鞋子都十分漂亮,禁得住耐心挑选。

一直挑了许久,也不见陆怀远有半分急切的干涉。

他像是将她当作了家养的盆景,只在一旁默默观赏,不晓得喊停。

店员可谓久经沙场,眼睛最毒,看出她似乎心情不佳,迟迟也不拿主意,自然识趣地转头去寻求陆怀远的建议。

“先生,这位小姐真有气质,无论怎么搭配都特别好看,您也来看一看?”

她心头一哽,连声阻止道:“不用,就这双,帮我包起来吧!”

随手指了一双材质相对简单的朴素款式,于是点头暗示。

年轻的店员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甘心,仍是费心地循循善诱。

“小姐,这两双你穿着也很好看的,正当季呢!”

谁知道她从来不会应付当季这种特别的奢侈呢,钱包还是随身带的,可现金不多。

唯一有一张额度不高的信用卡,此时此刻实在值得庆幸。

陆怀远并没有依言凑过来,他将她一系列的举动看在眼里,表情却并不明朗。

“不买吗?”他问,大有几分冷眼旁观的意思在。

“颜色都太亮了,显得脚大。”池晴沉声道。

陆怀远这才笑了,像是她的理由当真有那么好笑。

他伸手点了几双鞋,话也吝啬得不多一句。

“那几双也一起吧。”

店员笑眯眯的,连声答应着,几乎揽过所有池晴试过的鞋,又赶紧说上好话。

“小姐您可真有福气,男朋友这样大方。”店员显然以为她会开心。

池晴呆了呆,只有她一人尴尬。

她看向陆怀远,“差不多行了,我穿不了。”

“怎么,不爱花我的钱?”他终于问出口。

陆怀远第一次在池晴前头说这种话。

他人就是这样,刁钻,又平白无故问她为什么不肯花他的钱,却分明知道理由她说不出口。

她为什么不花他的钱,陆怀远会不明白?

他是什么人,一贯心知肚明却又从不肯明言,遮遮掩掩。

暗中使坏,不过是有意拿这种问题来堵她的嘴,逼着她服软。

池晴将自己的信用卡直接递了出去,也不愿多费口舌。

“就这一双,别的不要。”

店员有些为难地看了看陆怀远,可半天却不见他反应,也只好将信将疑地从池晴手里接过来。

结果,光一双鞋,卡里的金额加上透支额度居然不够,她只差抱头嚎叫。

够了,够了,真的是够了。

就连一旁的店员也有些为她尴尬,偏头去瞧一旁看好戏似的陆怀远。

她瞧见陆怀远好整以暇的态度,脑子里却不知怎么“嗡”的一声,真是气极,索性无赖地指着陆怀远。

“他愿意付,那让他付!”

话未经思考便破口而出,说完了又觉得后悔。

倒不是害怕得罪了陆怀远,只是她条件反射般的别扭,此时此刻,却十足像是装腔作势的撒娇。

完了。

池晴觉得丧气,头也不回地找着他方才端坐休憩的沙发,一屁股坐了下去。

她听见陆怀远在她身后闷笑。

他也不忘调侃。

“偏偏挑中一双名设计师的定制款,不知你的眼光算好还是算坏?”

她胆肥地竟不受控睃了陆怀远一眼,他一愣,似乎记起要不吝表达自己极高的褒扬。

“很漂亮。”

陆怀远居然夸张地冲她竖起拇指。

池晴却更加生气了。

直到后来,陆怀远有时自己都笑言起假绅士的好处。

也对,池晴想,陆怀远的殷勤,任谁会不爱受用。

她倒真希望自己被逼得跳脚时的无赖,陆怀远也能受用。

但事实显然不是,否则陆怀远怎会再来招惹她。

 

78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