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五月,凤凰花开,红色的花骨朵儿一簇簇地摇曳在枝头,自行车碾过的泥泞小路,深深浅浅,偶尔经过的小树林里能听到知了热闹的叫声。

赵颖茹一行人在村里唯一一家小宾馆住下,条件当然不会很好,不过卫生条件还能凑合,他们订了唯一的两间大床房。

赵颖茹和丁彤彤住一间,叶果航和张城则住另一间。

晚餐吃的是地道的农家小菜,叶果航本身还是有点儿洁癖,卖相不好的菜他都不动,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看起来不太安全,吃起来就更不安全。

赵颖茹无语,夹了一筷子手撕鸡到自己的碗里,刚放下,就瞅见另一双筷子非常迅速地将它夹走了。

转眼望过去,叶果航已经将它夹到了旁边张城的碗里,除了他自己外,其他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陷入了非常诡异的气氛。

叶果航依旧非常坦然地吃着他的白米饭,赵颖茹咳了一声打破僵硬的氛围,一双清澈的眼睛盯着自家男友,问:“你这意思是……移情别恋了?”

正在喝汤的张城猝不及防地喷了出来,彤彤嘴里咬了一半的豆角非常应景地掉了下来。

叶果航道行深一些,愣了半秒,就表情认真地瞅着自家女友说:“不是这样的,宝贝你听我解释!”

宝贝捂住耳朵摇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张城和丁彤彤:“……你们够了!”

叶果航和赵颖茹互相对视了一眼,非常默契地感叹了一句:“真不好玩!”

“……”恋爱中的男神和女神真是够够了!

赵颖茹又夹了一筷子手撕鸡,还没放到嘴里,就被叶果航控制住手腕,目的地又转向了张城的碗里。

够了!当着女友的面和另一个男人秀恩爱就算了,还利用女友和另一个男人秀恩爱,真是不能忍!

还没等赵姑娘发飙,叶果航已经倾靠过来,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窝处,用两人听到的音量说:“嘘,刚刚我去洗手间经过厨房,见到厨师从洗手间里面出来没洗手,撕鸡肉的时候也没戴手套。”

“……”好吧,她开始同情张城了……

 

五一黄金周,对于这种偏远的小乡村来说,不算什么特别的节日,反而是村里有人结婚,倒是热闹了一番,叶果航他们刚好赶上了这一场颇具乡村风味的婚礼。

据说,新郎是本村出的大学生,大学毕业后回来家乡当了村官,新娘是他读大学时交往的城市姑娘,两人走过了六年的风雨,摆脱世俗的眼光,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很巧的是,新娘因为娘家太远,出嫁的这天住的就是他们所在的小宾馆,宾馆老板很热心,特意将宾馆装饰了一番,迎合喜庆的氛围。

新娘的亲友不多,在宾馆里忙来忙去的大多数是村里热心的村民,听他们说新郎回来村里做事,多多少少有帮助过他们,他们很感激。

下午两点,新郎官带着一大群亲友骑着自行车浩浩荡荡地来到宾馆,经过一番考验后,终于牵着自己的新娘走了出来,鞭炮声也此起彼伏。

叶果航他们在旁边跟着大伙儿鼓掌,感受着这喜悦的时刻。

赵颖茹望着新娘新郎脸上幸福的表情,也不由自主笑着感慨:“能这样勇敢地幸福,也很令人羡慕呢。”

“嗯。”叶果航转过头,微笑着看了她一眼,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长发。

还没完全和好的彤彤和张城异常沉默着,完全没有平时活跃氛围,这让赵颖茹很不习惯,只能朝叶果航使了一个眼色。

还没等叶果航开口,宾馆的老板走了过来,笑容满面地让他们也跟着过去,和村民一起喝杯喜酒,讨个好意头。

于是四人不好意思拒绝老板的好意,便跟着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去了新郎家。

喜宴上,张城看着闷头吃饭的彤彤几次欲言又止,坐在彤彤另一边的赵颖茹望着他无比黑线,也只能埋头吃着叶果航堆在她碗里的食物。

后来,不知怎的,喜宴结束的时候,彤彤喝得有点高,她倒向赵颖茹的时候,赵姑娘非常识趣地将她推到张城的怀里,女醉鬼什么的还是交给男朋友好了!

谁知某醉鬼很不情愿,一把推开张城:“离老娘远点,热死了……”

赵颖茹:“……”

张城不依不饶,将走得摇摇晃晃的彤彤揽进怀里,非常帅气地一把横抱起她,向宾馆的方向走去。

赵颖茹被叶果航牵着走在后面,心情也变得轻快起来。

“你说他们这次能不能和好啊?”

“不能。”叶果航毫不给面子地否认,玩味地晃了晃手里的手电筒。

赵颖茹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不能?”

叶果航将手电筒对着她一照:“你能指望一个醉鬼不会喝断片?”

“那你说怎么办?”赵颖茹一把夺过手电筒,顺便给了某人一拳。

他真是够了,就不能好好照路吗?!

望着赵姑娘鼓着腮帮子瞪着他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傻。

叶果航伸出食指戳了戳她的脸蛋,极其魅惑的语气:“今晚你和我一起睡……”

一个趔趄,还没等叶果航反应过来,赵姑娘就已经扑倒在路边的草地上。

他哭笑不得地扶起她,“你不用这么高兴吧?”

“高兴个毛!”赵颖茹忍不住爆粗,一使劲,脚踝处就传来一阵刺痛。

叶果航不再逗她,蹙眉看了她的脚一眼,然后背对着她蹲了下来,“上来吧,我背你。”

赵颖茹这回没扭捏,直接爬了上去,不过在触及他温热的背部时,脸还是悄悄热了起来,又想起他刚刚说的那句话……

叶果航等她趴好后就站了起来,望了一眼乡村里满天星光的夜空,嘴角扬了扬,稳稳地向前走着,同时听到背上的人凶巴巴地警告自己:“不许嫌我重,要不是你突然那样乱说,我才不会扭到脚。”

“我没有乱说……”

“你有!”

“我说,你和我一起睡,丁彤彤留给张城照顾,他们才有机会和好。”

“这样……有用吗?”

“有。”

“……”

她怎么觉得某人另有图谋呢?!

 

 

 

6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