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苏然

 

苏然起得很早,六点,成了习惯。

起来就跑步,洗澡,做饭,吃饭,洗衣服。也是习惯。

上午没有工作,便窝在家里整理照片,去西藏拍得那些,她以为有好多,传到电脑才发现不过六十多张。全是风景,偶尔几张有人物的,却没有她,好像这些东西不是她拍出来的一样。

纳木错可真美啊!屏幕里都能看出来的惊心动魄的美!

她想如果将来有机会,真要去那边居住上一段时间,再养一只动物,小猫好呢还是小狗呢,小猫吧!她对猫咪有一种情节,心结。

苏然跟她妈妈忙着收拾东西搬家那会,一直下雨,前前后后下了一个多星期,梅雨季节,也正常。一天,她去楼下超市买宽胶带的时候,在小区的绿化带边,看见了一只小猫,很小,还不足小臂长,湿淋淋的躲在一株半人高的冬青灌木下,畏畏缩缩,短短的灰色的毛被雨淋得成了丑陋的一丛一丛,眼睛确是极漂亮的,晶亮晶亮,像藏着一整个宇宙。

那一刻,她几乎就要把它抱回了家,可是没有,因为不久她们将要离开,前往美国。而且,她的妈妈是怎么也不会允许去养一只来历不明的野猫的。但是,那双魅惑的眸子却一直深刻在了她的脑子里,十几年了。

原来都已经过了这么久。

也差不多,爸爸妈妈离婚时,她十岁,判给了妈妈。十一岁的夏天,已经到了美国旧金山。她的妈妈很快嫁给了一个美国人,为了生存得更容易些。Uncle Aaron是个特别温和特别好相处的人,比她的爸爸还像爸爸,甚而有时候比她的妈妈还像妈妈。

好想念啊!

她在美国的家,妈妈,uncle Aaron,还有Ryan,她的亲弟弟。

已经六月,Ryan应该快要放暑假了。Ryan长得很好,学习却不怎么好,成绩常年在C、D间摇摆,偶尔地能拿到一个B,A则是极少见的大奖、头彩。他将此归咎于妈妈,说是因为他自己不够聪明,而智商大多遗传母亲。苏然也觉得自己不够聪明。姐弟俩闲来无事扒着手指在那数,妈妈,外婆,外外婆,外外外婆……不知道到底该怪谁,为此十分怨怼。不过还好成绩这种事,在美国的家庭不如中国看得那样重要,所以,她的Ryan也不用愁眉苦脸地补习这补习那,假期来了,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

去威尼斯前还有一个多月,可以让妈妈带着Ryan来北京,她可以带他爬长城。Ryan对长城的痴迷到了几近走火入魔的程度,次次来北京次次都要去,两年多前还背回去一个万里长城的木雕,长一米宽八十,不是什么好木头,雕刻也不见得多精细,他却喜欢的不得了,妈妈嫌带这个出境还要检疫太麻烦不允许,他死活磨着,到底是让他带了回去。

苏然想到Ryan,柔软到了心底。看看时间,刚过九点半,旧金山比这晚了差不多十六个小时,也就晚上五点多,妈妈他们应该还没吃饭,可以打个电话过去。拿过手机,还没拨号,门开了,莫端。

 

苏然抓着手机愣在了沙发上,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想想这个点这人应该在上班,怎么也没提前说一声就过来了。

苏然搁下手机,又简单归并了一下相机电脑,站了起来,“怎么突然过来?有事?”

莫端在门口换拖鞋,闻声只快速地看了她一眼,“没事,路过这,上来坐会。”

苏然点了点头,又坐回了沙发里,想想不打电话了还是等会发个邮件吧,因为她工作时间的不稳定再加上时差,妈妈一直有跟她通邮件的习惯。

莫端径自走到厨房吧台那,苏然有一个恒温酒柜,各种好酒她都有收藏。

苏然瞄了他一眼,出声道:“冰箱里有果酒,试看看那个。”

“哪里?”

“冰箱,不在酒柜。”

莫端打开冰箱,苹果酒、梨酒、樱桃酒、青梅酒、莱姆酒,整整齐齐摆着二十多三十瓶。拿了一瓶青梅酒,问她:“你要不要?”

“不要,牙疼,喝不了凉的。”

“怎么又牙疼?”

“空调吹过了。”

难怪有点热,原来没开空调,莫端后知后觉的想。转身去拿杯子,目光扫到铺在吧台上的桌布,新的,丰富的色彩,神秘的花纹,精美的刺绣,很有异域风情,很美,很西藏。

苏然过来倒水,就看到莫端盯着那条毛毯出神,“是不是很漂亮!拉萨带回来的,也不知道干什么用,当桌布了。”

“嗯,很好,很漂亮。……西藏还好玩吗?”莫端问,有些不自然。

西藏之旅原本是苏然同他商定好要一块儿去的,商量了好久,也计划了好久。他工作太忙,苏然也忙,乔了好久的时间两人才挪出的空档,去的却只有她一个人。

“还不错。有机会还想再去。”

“下次,下次我陪你一起。”莫端像是稍带急切地说道,大概有些愧疚。

“哦,好啊。”苏然端着水杯,神色平常,看不出异样。

跟他一起去西藏吗,苏然想象不出。他们在一起的五年,其实也去过很多地方,难得共同拥有一个假期便想跑到天涯海角,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可以更自在,可以像普通的情侣一样,亲近亲密,开心快活。但是最近这段时间莫名地就感觉两个人隔得好远,千山万水的远,好像之前在一起的种种都是梦境,再也回不去的幻象。

更奇怪的是,她对未来的幻想,对下一次西藏之旅埃及之旅或者尼泊尔之旅的安排,竟然从始至终一次都没有想到过莫端。她意识到这一点时,有一种深深的惶恐。

莫端不知道苏然的脑中所想,他只知道在他面前的苏然是越发的沉默,这半年来。

之前的苏然是痛快的,真的,没有比“痛快”更好的形容词。她曾活得那样出彩肆意,一举一动都有一股天成的漂亮洒脱。最是那份痛快,才吸引了他与她在一起五年多。这么长的时间,除却杜伊若,她是第二个。

苏然是特别的。

即使是沉默的苏然,也是特别的。莫端一直知道。

所以他才不忍、无奈,却又不舍,最终统统化为无力。今时今日,面对这份感情,他居然怀着最多的无力感。

揉了揉额角,抬眼去看苏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那个剧本你看了吗?”

“嗯。大体翻了一遍。……编剧好像没有听过,是个新人?”

“哦,可能吧……你决定了没有?要不要演?”莫端追问,隐隐有些不安的语气。

苏然微觉诧异,看了看他,没发现什么不妥,问道:“非我不可吗?换人不行?”

她还有些犹豫,不是因为忙,单纯因为那个故事,那样简单的故事居然让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样的爱而不得。悲剧收场,便难免有了些排斥。

“为什么不拍?你公司的人说你最近没有接新的电影。”

是的,没有接,因为她早早地就空出了很长的时间,预计是要陪莫端的。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嗯。是。我再考虑一下。”没有考虑的余地的,她一开始就清楚。

莫端也没有再问,苏然是一定会接的,她的经纪公司尚且惹不起莫氏,况且,实在也没有不接的理由。当然,他私心是希望苏然可以出演的,他希望由最好的演员来演这个故事。而她,是年轻演员中少数几个极有天赋的,她是天生的好演员,所以,她是最合适的人选。

 

苏然看了下时间,十点了,下午一点多要去拍杂志封面。得做饭了。

“你在这吃饭还是?”

“嗯,在这吃。”

苏然想到回来几天还没去过超市,冰箱里也没什么菜,自己一个人倒是可以对付一顿,可是他在,肯定不行。出声问他:“我要去买菜,你要不要一起?”

莫端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点青梅酒,点了点头,说好。

“我先去换衣服,你等一下。马上。”

莫端将剩下的酒又放回了冰箱,灯光下齐整整摆得跟方阵一样包装清爽的酒,有些触目惊心。愣了几秒,才去涮了杯子。

吃完饭要立即洗碗收拾厨房,喝完水要顺手涮一下杯子,剩下的酒水饮料要及时放回酒柜冰箱……这些小事,是这几年里被苏然锻炼出来的。之前的莫端做不来这些,也没做过,他向来害怕琐事,而且吃完喝完自然有人收拾,从来也就不需要自己动手。可是苏然不一样,这些事情她做得很高兴,在一起后便也要求莫端去做。她提出这个要求时,以她一贯温和带笑的表情,语气平淡却强硬,莫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答应,只慢慢地也养成了这些习惯,直至今日。

苏然带着莫端去了路途稍远的“流动”小菜场,就是一条窄窄的巷弄两边有一些卖菜的爷爷奶奶。苏然惯常在这儿买菜,偶然发现这之后便鲜少去超市了,虽然远了点,但她感觉来这里比较自在,因为人不多,都是附近小区的主妇路过时会买了带走,并不多停留,这些爷爷奶奶大概也没有认识她的,她可以不用伪装,素面朝天就敢挑挑拣拣地慢慢选上二十来分钟。

莫端有些别扭,他不知道要来这里,而且穿成那样,在这种情况下,稍稍的正式,便显得有点儿可笑。

苏然买得很多,又选得极慢,蔬菜一样一样经手翻看。卖菜的老大爷脾气也好,只笑呵呵地说道:“慢慢挑慢慢挑,都好的都好的。”

苏然也笑,连声应着“嗯”“嗯”,仍旧执着地仔仔细细不急不慢地挑拣着。

苏然这是在享受啊!莫端他不懂。

她知道莫端有些局促,却坏心眼儿地选择了视而不见。让他陪她逛超市,偶尔可以为之,逛菜场,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不大可能发生的。可是,莫端对她的态度变得奇怪了,像是忍耐,又像迁就,因为杜伊若回来了,因为他们有了纠葛,因为他对自己愧疚。苏然利用了他的愧疚。

她在假装她的爱人陪她买菜,她的脑子一遍遍幻想他们会一起讨论菜式,会一起商量做法。她在演戏!她在享受莫端的愧疚!她不满,而心存微弱的报复。却又不舍得,转身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了立在身旁的他,柔声道:“你先提到车里等我,我买好牛肉就来。很快。”

莫端提着满手的东西走向百米外的车。透过车窗看着弯腰认真选牛肉的人,拇指食指虚捻着拨动一块块牛肉,嘴里不知道在跟卖肉的大爷说着什么,噙着笑,眼睛肯定又弯成了他熟悉的弧度,他知道,此刻那双眼睛肯定像极了一对月牙儿,可爱的形状。

她没有很快,她又走到隔壁的摊子选了排骨,一样不知道在跟摊主聊着什么,笑眯眯的表情。莫端远远看着她的侧脸,阳光照着,朦朦胧胧的好看,他的心里突然充满了不可思议地满足。他想,要是可以一辈子陪她这样买菜,他也是愿意的。又在下一刻,他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他以为他的一辈子早已都给了杜伊若。

苏然提着牛肉、排骨、猪肝走了过来,莫端下车去接。

苏然显然心情很好,难得话多了起来,“是不是买了好多?看到什么都想买点,今天运气真好,没想到超过十点还能买到这么多这么新鲜的菜!”

莫端看着她愉悦的表情,也笑了,觉得她真像个家庭主妇,美丽的小媳妇儿。

 

苏然买的很多,煮的却不多,三菜一汤。她不排斥做家事,却不很喜欢做饭,喜欢做饭的是骆桢。再则,两个人,吃不了许多。

莫端也不挑,他在苏然面前不挑,她做什么吃什么。他的挑剔对苏然一贯不算什么,苏然不会因为他不吃胡萝卜不吃葱就不放,做菜的是她。莫端从不怀疑苏然对他的爱情,但这种时候也会想,她的爱,爱得很有条件,爱得恰如其分,爱到他毫无压力、欣然接受、习以为常、而又浸入骨血地享受。

对的,这是苏然说的平等和独立。

她同他,一样的吃饭睡觉,一样的呼吸心跳,一样的活着,是平等的。爱,不构成迁就的理由,毕竟本质上的这种“我爱你”只是我个人的事,是独立的,同与他人一样的你又有多大的相干。——原本就如此简单。

莫端大概没有那么的爱苏然这个人,却一直非常爱同她相处的时时刻刻,因为轻松自在,精神上的欢愉满足。即使现在,也是舒坦的。

莫端看着对面默默吃饭的人,有些可惜,他希望她可以说点话,什么都可以。苏然的很多想法都很有趣,同她交流是件会让人享受的事。只是她变得好安静啊。

莫端用筷子拨弄着面前的那盘酱爆猪肝,剩下的洋葱有点多,他不大喜欢洋葱。

苏然把一边的肉末豆腐往他那边推了推,“吃看看这个。”

莫端拿起勺舀了一点,味道不错,又吃了几口,说:“小添回来了,晚上莫宅那边要聚聚,梓歆夫妻俩也从南京过来了,你今晚有没有空?”

“下午要拍照,可能结束的会很晚,我就不过去了。”

“这样,要是时间来得及,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莫端需要苏然,在回莫宅的时候,尤为需要。爸妈喜欢苏然,见了她也就不会对着自己一遍遍说教。

“嗯,好。”苏然是有点怕见到二老了,她不知道能同莫端走到哪一步,如果最终不能在一起,伯父伯母是会失望的。因为他们不喜欢杜伊若,所以才会更喜欢自己。

 

拍摄很累。泡了大半天的水,还要摆出一些不太合理的姿势。

艺术都是累人的。

苏然到家时刚过九点,莫端六点多来过电话,那会儿她还泡在水里,筋疲力尽,又得做出美丽撩人的性感微笑。莫宅是赶不及去了,其实九点不算晚,可是她太累了,躺倒沙发,一根手指都懒得动,最好连呼吸都能省去才惬意。

莫端一天之内第二次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门口,苏然还是愣了。

“咦~你知道我在家?”

“嗯。你助理说八点左右能结束。”莫端看了看瘫在沙发上的人,几步走近,“很累?”

“累,累得不行。”苏然动了动,打算坐起来。

莫端自然地坐到一旁,伸手按住了她的肩,“别起了,歇会。”

苏然调整了姿势,问道:“今天这么早结束?”

“嗯。……吃完饭没一会,阿祈就跟小添吵了起来,就散了。”

苏然闻言一骨碌坐起来,皱着眉头问:“好好的怎么会吵架?叶子不是刚回来。”

“不知道原因,吃了饭他们人在楼上,没几分钟阿祈就气冲冲地摔门走了。”莫端侧身盯着她看,苏然的表情认真而迷惑,他也迷惑,叶添跟莫祈,他们俩认识这么多年,吵架是基本没有的。莫祈像个孩子,而叶添惯于隐忍而纵容,还有,除却夫妻、亲人的关系,他们是好朋友。

“叶子呢?你走的时候她人在哪?”苏然急急问道。

“出去了,阿祈一走她也走了。”莫端是看着叶添走出大门的,她那么平静地同大家道别,说对不起坏了大家的兴致,说再见以后再聚。那一瞬间,他几乎为她感到心疼,整个莫家上下都在为她心疼。莫祈他对不起叶添。

苏然没再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响,站起身来,说:“我要去找叶子。”不等回应就开门离去。

苏然走了,莫端还坐在沙发上,嘴角浮现一丝苦笑。他想是不是将来他们结婚后,碰上这种吵架,也会有个朋友这样满怀担心地去找那个伤心欲绝的苏然。有可能。因为他也怕自己会对不起苏然。

呵!人生果真是一出荒诞剧。

 

87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