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苏然

 

苏然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几点,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房间里昏暗得像还是在半夜,她伸手摸索着床头的遥控器打开窗帘,窗外的世界好像被蒙上一成雾,透明玻璃上粘着晶莹的水珠,不远处的埃菲尔铁塔留下了朦胧的轮廓。欧洲城市的雨天,美妙得会让人产生穿越到中世纪的错觉。

苏然往一边侧了侧,欣赏着雨中巴黎迷蒙的美,背后环抱着她的男人很快动了一下,不满地哼了哼。

苏然轻笑,握住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嘿!阿端,巴黎在下雨!”

“嗯~”尚未清醒的声音。

苏然捏了捏他的手臂,稍稍撑了撑身子,故意说:“我要起来咯!”

“待会。”慵懒的嗓音还有些迷离,手臂一伸,将怀里的人又搂紧了些。

苏然弯起嘴角,手指在他的胳膊上不成节奏地轻点几下,静静地靠着他躺着。

十分钟后,莫端动了动身体,睁开眼睛,窗外的细雨霏霏还在飘个不停,他收了收胳膊,撩开她后颈的头发,浅浅印上一吻。

“醒了?”

“嗯。”

苏然转过身去,看到他微微乱的头发遮住前额,漂亮的大眼睛倒是一片清明,伸出左手抚上他的脸颊,轻声开口,温柔似水,“莫先生,你好性感!”

莫端礼貌回笑,倏然用力扣住她的身子,吻上那诱人的唇,温和地摩挲。良久,放开她,声音更温柔,“宝贝,你更性感!”

苏然浅浅而笑,风情万种,性感得都有些妖孽了。

莫端眼神一暗,紧了紧胳膊,略带警告地开口:“宝贝,你可别诱惑我!不然等会你求我也不管用了啊。”

苏然一愣,脸微微泛红,裹着被子翻身坐起,“起来啦,纵欲的莫先生。”

莫端迅速拉住她的手,用力一拽,连人带被子一块儿扯进怀中,“不急,再躺会。”

苏然乖巧地躺着,不敢再撩拨他,侧着头盯着窗户玻璃上的水珠瞧得认真。她突然感觉到巴黎是有魔力的,这个浪漫的城市一下子就修复了他们的关系,像这样快乐的时候,自那个女人回国后,是第一回。她有些怀念而感慨。过了一会,才缓缓地出声问:“阿端,如果……嗯,我们以后也抽时间一起出来旅游好不好?”

“好,结婚后我们每年都出来旅游。”莫端不愿意去想她的如果,如果什么,如果我们真的结婚,如果我们不会分开,没有这些如果,他实实在在的不想和她分开。他必须否决她的不安不确定,他要她真的相信他不会为了任何人而离开她,即使杜伊若也不行。他亲了亲露在被子外面她白皙的肩膀,带着憧憬而玩笑地开口:“宝贝,我希望我们将来可以要三个小孩子。”

“三个?这么多?”苏然猛地一惊,急忙转头看他。

“三个哪里多了,三个正好,一个男孩,两个女孩。”莫端看着她有些慌张的表情,眼睛里滑过一丝戏谑。

“哦,这样得罚好多钱的吧。”

“钱这种小事……”

苏然睨了他一眼,这暴发户的语气。

 

两人磨磨蹭蹭到十二点多才起床,苏然洗漱的时候突然想到,难怪这人说今天休息,敢情是预谋好的,所以昨天夜里才折腾了那么久。

莫端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里面的女人杵着牙刷发呆,嘴角粘着泡沫,愣愣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像是又恼怒又害羞的,可爱极了。抬手轻敲了两下门,“下午我们去波尔多怎么样?”

莫端话音刚落,他就发现那个小女人猛然转过头,右手举着牙刷,兴奋得眼睛里都要放出光来,“葡萄园!酒庄!”

“嗯,有一个朋友在那边开了个酒庄,我们去看看。”

“Yes!等我两分钟!”

莫端哑然失笑,也就只有酒能让她这么激动了。

到波尔多机场时,苏然发现已经有一位男士等在那里了,大概莫端事先有联系好。

波尔多的雨下得比巴黎要大,他们从巴黎出发时,已经停了雨,这边却是下得正欢,雨点噼里啪啦敲打在车窗上,苏然透着被清刷地干干净净的玻璃往外看,沿途是迷人的中世纪古堡,美丽的葡萄园,绚烂的玫瑰丛,属于波尔多的另类田园。

莫端往她那边靠了靠,小声说:“不知道天气这么差,如果晴天会更好。”

苏然摇了摇头,依旧很愉悦地欣赏外面的景色,“不会,这样的波尔多简直要更美!”

莫端笑了,没再说话。

波尔多是名副其实的葡萄酒圣地,道路两边视线所及尽是延绵数里一片碧绿的葡萄种植区和隐匿其中大大小小的酒庄。白马酒庄、飞卓庄园、柏菲庄园,这些著名酒庄一一从苏然眼前闪过,她高兴得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不经意地,目的地便到了——高特酒庄。

酒庄应该有些年头了,稍带古朴的黄沙石岩墙昭显出时光流逝的痕迹,不过非常干净,叫人感到亲切。院子不大,绿绿的小草坪和盛放的鲜花,很像随处可见的欧洲乡间小别墅,优雅而温馨。

主人是个极和善的法国中年男士,人很瘦,穿着剪裁得体的法式白衬衫,配上精致的宝蓝色袖扣,举止更显涵养高贵。他带着莫、苏二人参观了摆放着发酵缸发酵桶的酿酒室,以及放置了约200个橡木桶的陈酿室,还亲自示范了葡萄的压榨过程。在苏然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样子。

莫端会讲法语,时而会同主人讲些什么,苏然听不懂,倒也不在意,只全身心地关注她眼前所见到的物什上,陈旧的木地板,墙上的老油画,整齐排列新旧错落的橡木桶,以一种敬畏而膜拜的心情,竟有些像朝圣的感觉。

主人还特地拿出了1999年份出的酒,深宝石红的色泽,是波尔多的浪漫,浓郁芬芳的果香,是葡萄酒的单宁柔和,酒体轻盈柔顺,口感醇香平衡。苏然微眯着眼睛,放松地品尝这美妙且美丽的液体。

莫端侧过头就看到她一脸享受的表情,微笑着问:“要不要去看看葡萄园?”

苏然瞄了瞄窗外的雨,仍旧下得激烈,举起了酒杯,俏皮地眨了下左眼,说:“不了,我满足了!”

稍作停留,就暂别了高特酒庄,苏然有些言犹未尽,莫端牵起她的手,轻声说:“我们出去逛一逛,晚上还要过来的。”

苏然讶异,“今晚住这里?”

莫端微笑点头,“嗯,还会有美食美酒!”

苏然漾起笑脸,冲着站立在门口的主人点头致意,表示感激。

莫端开着来时坐的车带着苏然去了市中心,难得来一次波尔多,免不了做一回普通的观光客,水镜广场和圣安德烈大教堂是必然要去看看的。幸好在半路时就停了雨,天空一碧如洗,蓝盈盈的叫人心旷神怡,连鼻子呼吸到的空气也像是好闻的,新鲜,夹杂着湿土的清香和鲜花的芬芳。

“如果在法国选一个定居点,你会选哪里?”莫端突然问。

苏然回头看他,一脸这还要问的表情,坦然答曰:“波尔多,当然是这里啊!”

“因为葡萄酒?我还以为你会更喜欢枫丹白露。”

苏然食指点了点下巴,做出思考的神色,几秒后开口:“倒也不全是因为酒,波尔多虽然和巴黎有些像,但就是感觉要更古典更中世纪更法国一些,嗯,枫丹白露呢……咦,阿端,有彩虹哎!”

莫端闻声向外面望去,只见天边平行挂起两道彩虹,一深一浅,一虹一霓,恰好跨在路边高耸着的古堡上方,像是人工搭建的七彩桥,通往古堡神秘的深处。

“枫丹白露呢,嗳,朱自清先生真是很有文采啊,能把一个城市的名字翻译成这样美,光听这名字,都要爱上那个城市了。”

莫端失笑,“先生听到这话肯定也要开心的。”

苏然也笑,继续说:“还有佛罗伦萨,旧时的佛罗伦萨还是徐志摩先生笔下的翡冷翠,翡冷翠这个名字不知道多诗意多气质,当然,叫佛罗伦萨也还蛮好听的。”说完转了转眼珠,轻笑出声,“好像喜欢波尔多还真是因为葡萄酒哎。”

莫端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拍了拍她的头,说:“挺好,这理由也足够充分了。”

苏然抬手拉住他伸过来的手,“先去教堂,那边应该很快就能看完,然后再去水镜广场。”

“好。”

圣安德烈大教堂,远看十分古朴,典型的哥特式建筑,苏然很喜欢哥特式的教堂,高高的尖顶像可以直通天堂,巨大的彩绘玻璃窗十分明朗,带着哀婉而神秘的宗教气氛。慢慢走近,便能够看到雕刻精美的大门,其实教堂北侧的德国王之门上的雕刻要更加的精美而复杂,小小细节都是艺术。大门进去,教堂内部倒也无多少特别之处,祭坛、廊柱、雕像、壁画,艳丽的玻璃窗,华丽的穹顶,宗教的壮观,美则美矣,可惜两人都不信教,便权当参观一个小景点,也没用多久就逛完了。

对于不信耶稣基督的人,能够震慑心灵的教堂,大抵得像是西班牙的圣家堂那样,置身其中,会被那庄重的建筑迷恋得恍若产生时光倒流之错觉。只是,那种震摄说不好是因为宗教的力量,还是单单被高迪的惊世才华所感染。

水镜广场比起圣安德烈大教堂就有意思多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下过雨,广场上的水差不多是堪堪没过脚面的高度,有不少小孩子脱了鞋光着脚在上面玩得极开心,娇滴滴的咯咯笑声传到耳朵里,莫名也跟着开心起来。苏然牵着莫端的手靠在车旁看广场中央的孩子们,嘻嘻笑笑自成一个游乐园,有一些不同肤色来自不同国家的小孩子,却像是认识了好久的老朋友一样,跨越语言,只需相顾而笑,就可以手拉着手传递着各自的开心。小孩子的世界多么单纯,多么让人向往。

莫端搂过身边的女人,慢慢向中间走去,他指着前面几米远一个身穿红色公主裙金发碧眼的漂亮小女孩对苏然说:“咱们的小朋友将来也得打扮成小公主到这里玩,像那样。”

苏然心里默默想,你的小朋友连影子还没有呢,就开始做梦了。又听他说:“肯定比这里所有的小孩子都好看。”苏然抬起头看了看他的表情,煞有介事的认真,跟他都看到了自己的女儿长什么样似得。苏然咬着嘴唇内侧憋着笑,没憋住,出了声。

莫端低头看煞风景的人,收紧了胳膊,依旧很认真的语气,“嘿,宝贝,我说真的。”

苏然频频点着头,“嗯嗯,我相信。”稍一停顿,接着说:“你看,这周围拍着照的爹地妈咪肯定也在想,‘啊,我的小朋友果然是最可爱最漂亮的。’”

莫端看向四周举着手机相机拍照的大人,略有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后弯下腰用额头亲昵地蹭了蹭苏然的额头,可是心里却想,这可不一样,我的小公主长得要是像你,这里的小孩子就算全加起来也是赶不上她的。

他们还没有走到广场中心,就发现脚下的水慢慢地消失了,湿漉漉的表面就愈加像一面光滑晶莹的水晶镜,清晰地倒映出边上古典优雅的建筑,一群群快乐的游人,以及洁净的蓝天和飘过的白云。真实得就如同看着另一个平行世界一样。不过很快地,广场上便喷出来水雾,周围变得迷蒙起来,那些漂亮的建筑显得更有艺术感,孩子们愉悦的笑声陡然加大,真像是身处围了一群小天使的人间仙境。

苏然抱住莫端的腰,看着跟前走过的一个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可爱的笑脸,无限感慨地出声道:“波尔多是不是很好,没有巴黎繁华,却比巴黎还要有韵味。”

“不喜欢巴黎?”

“也不是,我怎么会不喜欢巴黎呢。阿端,我们第一个一起旅行的城市就是巴黎啊。”

莫端拨了拨她的长发,轻声问:“这是理由吗?你会喜欢巴黎的理由?”

“怎么说呢,可是我之前就喜欢巴黎啊,不过这大概是我会一直喜欢巴黎的理由吧!”苏然抬头看他,含情脉脉,撩拨心神。

莫端感觉到一丝不可言明的感动冲向他全身,他扶住她的肩膀,静默地站着,摸了摸她的脸颊,柔声道:“宝贝,谢谢你!”

谢谢你这么爱我!谢谢你成了我的救赎!

 

他们回到高特酒庄时,庄园主人正好准备好晚餐。

餐厅布置得简洁大方,古旧的木质桌椅整齐地铺着暗银灰色桌布,低调的搭配,倒是墙上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很是吸引人的眼光。当然,最吸引人的要数餐桌上摆着的白底镶金边绘有青花瓷蓝花纹的中式餐具,这样一份用心让苏然觉得很贴心而又温馨。

主菜是法式香煎鸭胸,十分鲜嫩。不过相较之下更诱惑苏然的还是那瓶主人特地为她准备的红葡萄酒,口感与之前喝的那瓶完全不同,馥郁芬芳,层次丰富,是在波尔多都能够称得上上品的好酒。惊喜总会层出不穷。饭后,主人还送了苏然一瓶白兰地,这倒不是自家产的了,而是来自波尔多北部干邑古镇那个卓越的白兰地之乡最正统的法国白兰地。

苏然自然万分欣喜,简直要爱不释手了,直到进了房间还专注地看个不停。

莫端走上前拿过她面前的酒瓶,“就这么喜欢?”

“当然,Martell哎!”高兴得快要飘起来的语调。

莫端无奈,再Martell它也不过是一瓶酒啊,送她等大小的钻石估计都没这么高兴。顿了顿,不甘心地问:“不是说女人最好的朋友是钻石,这个比钻石还好?”

苏然微笑着瞥了他一眼,接过酒瓶,满意地看来看去,“No,no,no,my best friend is WINE!”

莫端默默叹了口气,右手捏了捏额角,拉起坐在沙发上的人,又把酒放回盒子里,“我们出去走走。”

苏然乖巧地挽住他的胳膊,讨好地回答:“Yes,my love!”

夜晚的庄园很安静,有风滑过树叶发出的轻微响声,像是花草树木在低语。苏然挽着莫端缓步走在路边,这感觉很像七老八十的老夫妻在饭后的相携散步,安然悠闲。她觉得开心,随手撇了一朵玫瑰插入发肩,然后像臭美的小孩子一样凑到莫端眼前,笑颜盈盈。

莫端伸手扶正了花朵,笑眯眯地夸道:“很美丽!”

苏然瞬间弯起了眼睛,娇艳的玫瑰衬得她满头青丝越发的黑润,路灯下闪烁着乌亮的色泽。

莫端一阵情动,低头在她的眼皮上浅浅一吻,又说了一遍:“真的很美丽!”

天空突然间又飘起了小雨,蒲公英似得拂过脸颊,微凉,很舒服。

“阿端啊,我们不去巴塞罗那和佛罗伦萨了吧。”

“嗯?”莫端有些诧异,这种气氛下,她应该说我们还要去伦敦去马德里才对啊。

“我们回北京好不好?”

“宝贝,不用着急的,公司那边会有爸爸在,不要担心。”

“阿端,这一次来法国,我很开心很满足。”所以不用再往下旅行了,这样突如其来的安排让你回去后要拼命地工作去补回来,那样会更累。

“阿端?”

“好。我们明天下午回巴黎,后天去枫丹白露,然后回北京。”

“枫丹白露啊,其实也可以不……”

“宝贝,我们后天去枫丹白露,嗯?”

“好,阿端,我们后天去。”

 

82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