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叶添

 

七月初,学校陆陆续续都开始放暑假了,叶添邻居家的儿子本在县城上小学,放了假也回了家。小男孩大名叶雨,小名小雨,长得跟妮妮十分像,圆圆的眼睛别提有多好看。小雨今年十二岁,同苏然弟弟一般大,假期结束后就该读六年级了,六年级,在中国的六年级,好歹算是个毕业班,大小也是个分水岭。小孩子到家的第二天,叶添隔着院墙就听见他妈高得有些发尖的声音在喊:“小雨,作业都写完了吗?课文都背会了吗?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吃了饭赶紧学习去。”

叶添正躺在那个被她从角落里翻找出来的老式楠竹躺椅上,是古董了,躺着依旧舒服。她看了一眼隔壁的方向,然后将手里的小说书盖到脸上,重重地叹了口气,十二岁,明明还是个孩子呢,就开始背负着巨大的学习压力,现在的小孩子啊,再不能像她们小时候那样幸福咯。她的十二岁啊,哪还读什么书学什么习,只晓得跟在大头哥屁股后头东家偷桃西家窃梨,嘻嘻哈哈倒也混活了整个童年。那时候的他们,谁才能想到日后的小孩子只能沦为整天整天地关在家里一心苦读圣贤书的境地呢。亏得是早生了十来年!

叶添觉得可惜又可怜,睁开眼睛看书缝中透进来的一丝光线,睫毛刮到书页,发出低低的沙沙声,异常清晰。然后她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拉她的T恤下摆,她拿下了书侧过头看去,是叶家小妮子,圆溜溜的眼睛天真无邪。

“嘻嘻,姑姑你没睡觉啊,我还以为你盖着书在睡觉呢!”

叶添直起身将小姑娘抱坐到膝盖上,老旧的躺椅立马连着发出几声“嘎吱”的声响。

小妮子忽地瞪起眼睛,一动不敢动,小心谨慎地问道:“姑姑,这椅子要塌了吧?”

叶添笑,拉拉她那两根绑着粉色蝴蝶结的小辫子,说:“不会啊,它是在欢迎你呢,这是它在说:‘哎呀,多可爱多好看的小女生啊!’你仔细听听,是不是!”说着又动了一下,立刻地传来了“嘎吱”声。

小姑娘伸出手指戳叶添的胳膊,理直气壮地说道:“你在骗人对不对,你肯定在骗人,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才不会相信呢!”

叶添哑然失笑,跟前的小人儿,头上绑着粉色蝴蝶结,身上穿着粉色小纱裙,却振振有词地强调说自己不是小孩子,这可不就是小孩子么!

小姑娘小幅度地动了下身体,古董椅又发出来声音,她皱了下鼻子,却笑了,拿过搁在叶添面前的书,指着封面上的字,小大人一样仔细辨认,“三……四……三四什么?”

“《三四郎》。”

“哦,这个字念郎,我记住啦!唔,目,唔,目什么石,眼目的目,石头的石。”

叶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指着被她跳过去的字问:“这个呢?”

“这个我们幼儿园王老师还没有教呢啊!”小姑娘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作出解释。

“这个字念夏,夏天的夏,这个念漱,漱口的漱。连起来,夏目漱石。”

“夏~目~漱~石~,是什么啊?”小姑娘睁着天真的圆眼睛问道。

“一个人名,外国人的名字。”

“外国人的名字有四个字哎,好多哦,那写名字不是要写好久,我写两个字就写了好久啊,姑姑,我会写自己的名字,我写给你看啊!”

叶添捧着小姑娘粉嘟嘟的小脸蛋左右摇了两下,夸耀着说:“我们妮妮这么聪明啊!”

小姑娘有些害羞的样子,微微低下头,抓过叶添的手,又细细地将手掌撑平,“你看你看,我写给你看。一竖,横折,横,再一横……”

叶添摊着手掌,任由小小手指柔软的指腹缓慢地摩挲来去,呼呼地痒,小姑娘发际边上没梳起来的小绒毛在晨光下透着金亮的光芒,白嫩的小脸蛋是十足的认真,边写还边小声地念。她忍不住要将她搂紧些,多好啊,这感觉。

“会写姑姑的名字吗?姑姑教你好不好?”

“好啊!”

“来!”叶添把她放到地上,走进屋里去拿纸笔,然后走到洋槐树下的石凳上坐下。小姑娘就跟个小尾巴似得来回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

叶添将小姑娘圈在怀中,在白纸上大大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工工整整,都多长时间不这么规矩地写字了。然后握住小姑娘的右手,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地又写了两遍,不是以教学者的心态,而像是要完成某样精细手工时的严谨审慎。

小姑娘盯着纸上的几个大字,盯了好一会,默默地拿着纸和笔走到对面坐下,开始一笔笔一遍遍照着摹写。

叶添撑着下巴看着她写,横平竖直,端端正正,心满意足地笑开了,她想象着原来做妈妈是这种感觉啊,骄傲而自豪的。忽而她感觉到有些心酸苦涩,闭了闭眼睛,伸手抓过旁边那本看到一半的《三四郎》,接着看了下去。

爱做梦,是很可怕的,会让人越发地看不清现实,就显得格外可悲。

 

小孩子多半是没有什么耐性的,写字写了不多会儿,便开始画起画来。叶添朝摊在桌上的白纸上看了几眼,反着方向,看不大明朗,她又微微探出身子,才看出来纸上原来画的是个小女孩,冲天羊角辫,稀稀疏疏齐刘海,圆眼睛小嘴巴,大大的头小小的身子,完全孩子气的作品。

叶添伸出手拨弄了两下小姑娘的辫子,问:“画的是你自己吗?”

小姑娘抬起头,咧着小嘴在笑,“不是啊,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

“哦~跟我们妮妮一样的漂亮呢!”

小姑娘还是在笑,不一会却突然撅起了嘴,向着叶添抱怨道:“哥哥昨天一回来就说我画的画丑死了,他还说我长得丑,我觉得他才长得丑呢。”

叶添听完很不客气地大笑出来,揉着她的发顶,“哥哥瞎说,妮妮长得最最好看了!”

小姑娘露出些微腼腆的表情,又低下头继续作画去了。

 

《三四郎》翻到结尾处,男主人公坐在那幅《森林之女》(女主的肖像)前的长椅上默念着“迷途的羊,迷途的羊”,叶添突然醒悟到,在这整部小说里三四郎始终是游离在他的爱情之外,他的爱情也根本就不会有结局。

叶添一阵惊慌,因为她猛然发觉自己也未曾进入过她的爱情,她在那场感情里被迫着置身事外。

真是一个可怕的领悟。

她合上书,不敢再看一眼。

对面的小姑娘见她合上书,也放下了手里的笔,睁着童真的圆眼睛问:“姑姑你看完了吗?你可以跟我玩了吗?”

叶添这才发觉石板桌上不知何时已铺盖上了好些纸,清一色黑笔画,清一色羊角辫小女孩。抬头望了望天,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但因为在树荫下也一直没感觉到多热。

“你饿不饿,姑姑带你去吃好吃的。”叶添牵起了小姑娘的手,亲切道:“去把哥哥也叫上。”

小姑娘立刻撒开了小脚步,直往门口跑。

其实像桐弯这样未被开发简直被世人遗忘的小地方,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可是孩子是很好满足的啊,哪怕你只给买根糖葫芦,也是值得高兴大半天的事。

叶添带着俩孩子晃荡了两条马路后,走进了一家烧烤店,是很旧的老式烧烤店,门口摆一长条炭火盆,要吃什么他给你烤的那种,孩子们吃得很开心,叶添吃得也很开心,这种不存在什么用餐礼仪的地方,很容易就让人心情愉悦,风风火火过后,桌上就已一片狼藉。

要吃完时,叶添又去点了一堆,让孩子们带回家。小雨和妮妮一人提两个袋子在前面跑,一溜烟儿的就没影了。叶添也不追也不急,太阳底下也跟散步似的慢慢走,有什么可急的,这里连车都不怎么见着,自然不怎么需要担心孩子们的安全。小小一桐弯,安宁祥和的倒真算得上世外桃源,她这般,勉勉强强也可称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也许,落后真有落后的好。

 

叶添走到家门口,就听见手机响了,心想估计又是楚乔找她闲聊,拿起来一看,却不是,是梓歆,挺稀罕。

叶添跟温梓歆,认识十来年,关系很好,但却是属于那种不常联系的好朋友,也就是说如果没事的话,她应该不会联系自己,这会来了电话,那就说明有事。

叶添握着手机不大想接,有事也只能是莫家的事,也就是莫祈的事,现阶段她的确不大愿意听到任何有关莫祈的事,因为直觉不会是好事。她发着愣的时候,手机铃声停止了,没一会儿,又响了,响到第四遍的时候,叶添皱着眉接了。

“我说你第一遍就接了多好。”

叶添忍不住笑出来,“知道我不想接你还打。”

“打,怎么不打。”多理直气壮的口气,又说:“在南京呢吧?”

“没,是在江苏,但不在南京。”

“就是这个意思。下午过来吧,我在家等你。”

“不去,去要干嘛。”

“别啊,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也不久,上个月才见过的。”叶添吸了吸鼻子,不太想记起那个晚上。

“那不算,过来吧,我儿子都想你了!”

“你儿子才七个多月……”

“你到底来不来,你要不来别怪我天天打电话骚扰你啊。”语气有些急了。

“那要不我关机吧。”

“叶子!”

“唉,……我晚上到。”叶添妥协,因为上天安排好要来的事情怎么容许你躲得了。

午觉起来时,已是下午三点多,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去南京。一路上叶添就在想,这次回来怎么就感觉那么不顺遂呢,好像每时每刻都要预感下一秒就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早知道就继续留在西撒哈拉了,要不去埃及转转也好啊。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倘若真把她放到了埃及或者别的哪里都好,她也会因为想念莫祈而不顾一切的回来。既然不顾一切,那就涵盖了她面对他时可能会受的那所有预见和没预见的苦。这叫自作自受,叶添也明白。

既是苦,总不会永远叫人甘之如饴。

所以,她有时候也会逃。

南京城是一如既往的繁华热闹,到处都是人,叶添有一瞬间的不适应,因为她在桐弯的这个半个来月安静惯了,每天的也见不了几个人。一到这人潮之中就仿佛从她的天堂掉入了人间一样,情绪也起了波动。等红灯的时候,她漠然地看向窗外,感觉到凄寂,这茫茫人海无数的人里,竟没有一个是同她有关的。

人生,有时候真是寂寞到叫人心寒。

到温梓歆家的时候,已过六点,市区里兜兜转转花了好长时间。叶添将随身小背包扔在沙发里,自己也随意地坐下了,“你怎么知道我人在这边?”

“昨天给然然打电话了,她说的呗。”

“哦。”

“大哥带然然去了一趟巴黎,你知道吧。”

“嗯,知道,不是已经回来了。”

“嗯嗯。”温梓歆端了两杯果汁来,“大晚上的不给你喝咖啡了,这个行吧?”

叶添接过,随口说道:“行,这也挺好。”

温梓歆看着那人淡然的神色,思忖几秒,问:“叶子,你多久没见我二哥了啊?”

“不久,上次不是跟你一块儿见了啊。”叶添喝了口果汁,想了想有些不痛快,又说:“哎,我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几次三番提醒我那天的事,存心的啊你。”

“什么啊,……你不是那天之后立马就来这边了吧?”

“是啊,然然没跟你说?”

“嗯,没说。”心说难怪了,上月底闹得满城风雨那新闻她八成儿也是不知道,本来还以为是知道了才躲这儿来的,想说叫她过来开导开导,这下才晓得她还不知道,那要不要告诉她一下呢,温梓歆纠结了。

不告诉她吧,不知道也就不烦恼,可是被所有人蒙在鼓里的无知是最悲哀的。告诉她吧,这日子或许会一样的平静,可是她心里必定翻江倒海的忧愁苦闷。

纠结了好一番后,斟酌着开口:“你别一天到晚的不回家啊,我二哥那人,你不得看着点啊?”

叶添笑了,瞥了她一眼,“你也知道你二哥那人啊,那是我能看得住的?”

“你要别一直往外跑,说不定就能看住呢。”

“好了好了,别给我扯这有的没的,我跟你二哥也就只能这样了。”

“叶子,我跟你说,你可别丧气啊,赶紧回北京去,那工作也别那么卖力的干,多花点时间在我二哥身上。”

“我花的时间不少啦,多得我已经腻烦了。”

“叶子!”温梓歆不由得拔高了声音,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但看到叶添嘴角无奈的笑容时,又软了语气,“你要再这么自暴自弃下去,我二哥估计都要把人往家带了。”

叶添抬眼看了看她,嗤笑一声,“放心,这个他不会”,忽而想到古瑜,微微变了变脸,猛地抓住温梓歆的手,严肃问:“他是不是已经跟古瑜发生了什么?”

温梓歆一愣,她倒是没想到叶添这么敏感,哑着声音道:“没,没有啊,怎么会。”

叶添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必定是出了什么事,细细回想,难怪最近每次接到楚乔的电话不是问她回没回去就是问她还去不去云南,骆桢也是,打个电话没两句话的功夫就怂恿她去香港,再者,最明显就是眼前这人。这得出多大的事啊,一帮人都在跟她演戏,她想她要是每天上个网转一圈估计就该早知道了。

“你还是说了吧,也省得我问别人,登报了是吧。”

温梓歆咬咬牙,豁了出去,“二哥跟古瑜被人拍了。”

“嗯,都拍到了什么?”

“也,也没什么,就是些参加聚会什么的。”

“嗯,报上都怎么写的?”

“叶子……”声音低得像是带了哭腔,温梓歆觉得自己做错了,其实还是应该瞒着的。她想到如果骆桢在这,她肯定会一脚踹死自己。

叶添也不逼她,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来手机,打开网页,输入莫祈,很快就看到了那些别人不想让她看到而她自己也确实不愿意看到的新闻。很多很多照片,亲密交谈的,勾肩搭背的,对坐碰杯的,莫祈是永远微笑温柔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她的心理作祟,她好像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含情脉脉。因为这种温柔,她只在七年前见过,只不过那时候的对象是古玥罢了。

她又粗略地看了看文字,大多说的是莫二少风流不减,也有说他遇着真爱的,但没有一个是说出轨的,也没有任何有关她的信息。她猜测是莫氏采取了一些行动。

可这更加荒谬不是吗,好像这新闻上的人就只是个普通的风流少爷而不是她丈夫一样,她居然被撇开得干干净净。

温梓歆在一旁忐忑地观察着叶添的表情,也没有什么表情,没有震惊没有哀伤更没有愤怒,只是专注地微低着头看着手机屏幕,看太久了,久得温梓歆不得不出声叫她,“叶子……”

“嗯。”头仍是未抬。

“叶子,你别看了。”说着就抓过她的手机。

叶添就任她抢去了手机,静坐着不做声,她在算时间,最早被拍的照片是她到桐弯的第二个晚上的,在她离开北京的第二个晚上,就是古瑜出现的第三天,莫祈就迫不及待地陪着她参加晚宴去了,叶添感觉到难以置信的惶恐。

 

85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