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叶添

 

叶添在隔天一早就回了桐弯,前一晚睡得并不好,夜里反复醒了好几回,每次醒来就瞪着虚空发呆,直到眼睛泛酸再重新闭上睡去。她没有刻意去想什么或者不去想什么,但是意识是很强大的,不受控制的东西都是强大的。所以当强悍的意识不由自主地带向莫祈时,叶添不自觉又想逃避,可是突然间的她才发觉,这些她逃避了七年的事情没有一刻是被她真正逃避过去的,那是定在她心里的钢筋水泥。

她觉得很疲惫,疲惫到竟想要奋力一搏,求个鱼死网破。

到家时还不到八点,夏日的太阳已经十分毒辣,叶添打开院门后径直走向那颗老槐树的树阴下,坐在冰冰凉的石凳上,身子软的简直撑不住要趴在那同样冰冰凉的石桌上,却是精神像是被这股子凉意刺激到一般,想要解脱的欲望就更强烈了些。她想,她其实并不很在意莫祈在外面交女朋友的,也不叫不在意,大概算是妥协了。可是对象是古瑜,那肯定不行啊,跟古玥扯得上关系的人都是不行的,在她的婚姻她的爱情里,古玥是生生扎进骨血的一根刺,时时刻刻提醒她的卑微与可笑。

古玥离开已经整整七年,可是叶添从来没有忘记过她的样子。那人,是谈不上特别好看的美人,至少比起苏然或者骆桢是差了一大截的,提起她的长相,叶添能想到的唯一形容就是——“一个清秀的女生”。古玥个子不高,娇小可爱,很温柔,很会撒娇,在莫祈身边时说句什么话叶添都觉得她在撒娇,可是不至于让人讨厌,不知道什么原因,作为“情敌”的叶添并不讨厌她,很奇怪的现象,或许可以归结为那人真是个极惹人喜爱的姑娘。

还在青春年少的时候,叶添每每见到莫祈同古玥一起,总是要感到难受,嫉妒心发狂时,她会把自己关进房间对着镜子一遍遍模仿着那个姑娘的音容笑貌,紧接着便感到深深的羞耻。她有时候也猜,大约连莫祈都没她这么了解古玥,甚而一些小习惯,是古玥本人都不清楚的,她却十分清楚。她在那人面前,活得就像个影子一样。

所以,提及古玥,叶添就要自卑的。

这种自卑根源于叶添对莫祈势不可挡的喜欢,以及莫祈对古玥毫不掩饰的在乎。

古玥遇上莫祈,在他俩一样的年纪,十七岁。早了叶添一年。不过一年,竟像是提早了一整个世纪。这样的一年,就已经足够在莫祈的世界里彻彻底底地否决叶添了,这样的一年,居然强大到完全击败了叶添的十四年,或许还有未来的漫长人生。

叶添呐,输得彻头彻尾体无完肤。

 

她直起了身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了电话给苏然,她说她准备好回北京了。

苏然是她交得最贴心的朋友。她的贴心好友在电话里对她说:“叶子你不要怕,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坎儿是迈不过去的,你看,我总归永远在你身边不会走开,你做什么我都是要支持你的,所以,你千万不要怕。”

叶添是真怕。

说解脱,说起来很容易啊,嘴皮子一张一合一秒钟的功夫,可是要真得以解脱,那是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的。她不是怕失去莫祈,她并不曾拥有过莫祈,她怕的是没了她的爱情的她自己。她并不像别人说的似乎对感情毫不在乎,完全相反的,她把爱情看得极重。也许是因为从未得到过,便更是想要更是期盼。莫祈,在她的青春里是非常重要而难以忽视的存在,是她人生第一场爱情的寄托者。抛弃这所有,她怕得要死。

可是,即便怕得要死,她也打算放过自己了,这片爱情的苦海里她已经翻腾得筋疲力尽。她想,等她回到北京,她会跟莫祈说:“莫祈,我不能再爱你了。”她想,只要她鼓足了勇气说了这样一句话,她的人生就要开始慢慢地步入到阳光下了。

 

环顾着这个院子,叶添感觉舍不得。隔壁又传来了那对可爱的兄妹柔软的说话声,叶添愈加地舍不得。

可是,舍不得是不行的,这种留恋的感情在人的一生里总是反反复复着出现,你看,有几次人会因为这种脆弱的情绪而改变既定的决心。这份不舍的感情就像那句常挂在嘴边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一样的美好,美好却不够强大。

叶添走进屋子里开始收拾东西,东西很少,要带走的尚塞不满一个背包,她又仔仔细细地将里里外外打扫个干净,直到事情全部做完,不过才过了两个多小时。因为她的不舍吗,所以时间才走得这样慢。她站定在门口打量着变得整洁清爽的屋子,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

“姑姑,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呀?”圆眼睛的小丫头妮妮歪着小脑袋站在院门口喊她。

叶添转过身子向她招了招手,“妮妮,你快来看看姑姑是不是把家里打扫得特别干净?”

小姑娘蹬蹬蹬走来,也站在门口,猫着腰往里头看,小大人一样点着头开口道:“嗯!做得很好嘛!”说完自顾自地嘿嘿笑了起来。

叶添也跟着笑起来,抬手拉拉她的小辫子,说:“走,姑姑带你吃冰淇淋去!”

小姑娘高兴地欢呼一声,张着双臂要抱抱。

叶添弯腰将她抱起,拿鼻子蹭着她的小鼻子,引得小孩子咯咯地笑个不停。

叶添带了妮妮去了县城,玩了一天,回家那会都是太阳快要落山的时辰了。叶添抱着兴致很高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丫头到家时,十二岁的小雨还趴在院子里的桌上头也不抬地写着作业,不知道怎么就会有那么多的作业要写。叶添上前安慰般拍了拍小男孩的发顶,“歇会儿再写,来吃东西。”

叶添没有带小雨出去,是存了几分私心的,她想再单独跟妮妮出去一回,再假装体验一回做妈妈的滋味,她太喜欢那个小女孩,她们之间应该是有缘分的。

晚饭的时候,叶添跟大家辞了行,话音一落,那气氛霎时凝滞了一般,不过大人们很快反应过来,寒暄着说以后要多回来看看,只有邻座的那个小姑娘睁着眼泪汩汩的大眼睛,委屈了表情。叶添摸着她的小脸蛋,非常温柔地笑了。

饭后,叶添同大家聊天时,小妮子刚开始是寸步不离地靠着她站着,没一会便张开手要抱,叶添把她搂进怀里时,那个小丫头用小得快要听不见的声音贴着她耳边说:“姑姑,不走好不好?”

叶添鼻子一酸,将她搂紧了些,没有回答。

大人们聊天总会聊得很晚,妮妮就一直双手缠着叶添的脖子安静地趴在她怀中。叶添以为她早就睡着,起身准备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小姑娘睁着十分有神的圆葡萄似得眼睛看她,叶添亲了亲她滑滑的小脸蛋,轻轻问她:“今天晚上要不要陪姑姑?我们一起睡?”

小女孩扑闪了两下长睫毛,认真地点了点头。

叶添给小姑娘洗澡的时候,那孩子本来玩水心情刚变得好些,却又突然严肃了表情,说:“姑姑,你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我记得住,我以后用妈妈的手机给你打电话。”

叶添一愣,然后十分开心地笑了,沾了泡沫的手指在她的鼻子脸颊上都点了点,慢慢地报出一串数字。小孩子记得有点吃力,可能怕出错,谨慎地背了好几分钟,圆圆的眼睛里尽是认真。

“姑姑,如果我忘记了给你打电话,你就给我打过来好不好?如果我忘记了你的号码……”说着又带了哭腔。

到底是小孩子,还不知道手机是可以替她记住这串数字。叶添拿着浴巾将小小的人儿包裹好,抱到床上,微笑着说:“姑姑一定记得给你打电话,乖,将来妮妮长大了,去北京读书好不好?姑姑在北京等你?”

小姑娘又慎重地点了点头。

此后,叶添一直谨记着同这个小女孩保持联系,因为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的喜欢而又对她心存感激。而那个小妮子,从可爱的小女孩长成漂亮的少女,叶添不知道是,这个孩子也一样的感激着她,从电话到视讯,以像朋友的长辈,在触不到的屏幕后面给她鼓励伴她成长。只是,在这个孩子终于长大到可以出去读书时,即使那时已经清楚地知道她的姑姑早已定居美国多年,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北京,像是践行着小时候的诺言。

 

叶添这一晚上睡得出奇得好,一夜无梦,醒来时天已大亮,怀里的小姑娘是早醒了,却是不吵不闹,圆圆的眼睛骨碌骨碌地转,见着叶添醒来,欢喜地笑开,那好看的梨涡真像是浸了美酒一般,叫人迷醉。小丫头大概是忘了昨晚上的事,调皮地挠着叶添腰间的痒痒肉,笑得倒比她还大声。

叶添不擅长告别。早饭后她将妮妮领回家,来回抚摸着她的小脸蛋,许是神情出卖了她,她大约十分明确地表现出了不舍,那小女孩极懂事地亲了亲叶添的脸颊,说:“姑姑,你给我拍张照,你想我了就看看我的照片吧!”

她拿出手机拍了妮妮的,拍了小雨的,拍了他们俩的,拍了她同妮妮的,也拍了他们三儿一起的。她转身要离开时,小姑娘却又孩子气了,拉着她的手指放不开,叶添一回头就看见她漂亮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还是不舍啊,蹲着身子又将她搂到怀里,轻轻地摇晃着哄着。

“姑姑要走了,要记得打电话哟!”

小姑娘瘪着嘴还是想哭,但是硬生生挤出笑容,用力点头。

叶添一辈子都记得那个场景,和那个场景里的小女孩,和她泪花里最可爱的笑容。那是她从孩子身上感受到的最初的温柔感动,她告诉自己,一定一定不能忘记。

叶添背起背包站在院门口要关门,迟迟地上不了锁,这样一走,便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再回来,怕是在她身上的一切都已改变。她希望,即便自己再怎么样变化,这个家也能够敞开怀抱去包容体谅她。这块故土天堂,是她心里最洁净的圣地,能让她趋于平和,能让她更像叶添。

 

回去的路同来时是一样的,可是叶添的心情却是截然相反的。她心里是抹不开的凄惶,好像做错事的是她而不是莫祈。她在脑海里模拟着见到莫祈时的场景,也许还要带上古瑜。她其实想象不出他们三个人出现在一个画面里的情景,她不了解古瑜,她也不了解面对古瑜时的莫祈。一切都变得不确定起来。

叶添打开家门,那个她跟莫祈的家,室内是一片漆黑,莫祈还没有回来,时间已经是要十一点了。叶添在那瞬间有点不知作何反应,她脑海里翻来覆去模拟的场景中,都是她一到家就会碰上莫祈的。她忽略了莫祈不在家的情形,她觉得自己可傻了,明明这才是最应该想到的啊,她有几次回来,莫祈是在的了。

她把包扔进沙发里,走到厨房倒水,下意识的就去摸口袋找烟,然后后知后觉地醒悟到,她已经好久没有抽烟了,她在桐弯的快一个月时间里,几乎没有抽过烟。她端着水杯,无力地叹了口气。

桐弯啊,明明才刚离开竟又想回去了。

可惜啊,她所不能预见的是,在这随后的若干年里,在她逐渐成长的漫长岁月里,她却是一直没有机会重新回到她所热爱的那个江南小城。

叶添喝了杯水后就趴在餐桌上胡思乱想,想在桐弯的一切,想当初她还没嫁给莫祈的往事。其实叶添喜欢上莫祈这事,莫祈刚开始是不知道的,那会他的全副心思都放在古玥身上,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等他知道的时候叶添已经将他挂在心上三年多了。但是叶添始终认为这是她隐瞒的好,他们日日相见,她小心翼翼着从不表露出她的喜欢。

当局者总是迷,她以为她自己藏得足够好,却不曾想除了她与莫祈之外,一圈朋友之中有谁不知道叶添她暗恋着莫祈啊。莫端梓歆,杜家兄妹,还有莫祈的正牌女友古玥,大约在看待这件事时都怀着不同的心境。

叶添后来几次想到这事,都会真心的佩服古玥。可能古玥是最早看出她对莫祈有心思的人,作为女朋友总是敏感些的。叶添佩服古玥是因为这姑娘从未因此而疏远排挤她,她同其他人一样,装着不知道,装着被瞒住,同往日一样的与自己交往。

叶添认为,但凡能做到这点的人,要不头脑蠢傻到极点,要不心思纯正到极点。因她觉得如果是自己,万不能做到如她一般。其实她错了,她因为当时年纪尚小,又因为不曾讨厌古玥,便把她想得好了,便以为那姑娘是个纯善之人。古玥这么做,不过是因为莫祈的爱已经给了她保障,她若是排挤了叶添,倒有可能让莫祈关注到叶添,甚而会影响到莫祈对她的爱,她只是不想同他生了嫌隙而已。如此,也不能说古玥是个不善的人,不过心思多了些,而旁人又恰巧没看出来罢了。

因着莫祈的缘故,叶添同古玥的交集很多。还记得有一年暑假他们一帮人结伴去了青岛,青岛的海是很漂亮的,叶添看着那片海本来心情特别好。可是大海真是个太浪漫的存在,以至于在海滩上的情侣都不自觉要更浪漫起来,莫祈与古玥也是,他们俩手牵手在海边奔跑,大笑着在浪花里追逐时,叶添感觉自己快要生生被这两人逼出眼泪来。

那时候真的是太年轻,以为面上做到了云淡风轻,却不料情绪早已外漏,还被别人悉数清晰地看进了眼里。古玥很快喊累喊饿,提议去吃烧烤,自然是一呼百应。莫祈刚要拉着她坐下时,她撒了个娇说想跟小姐妹们聊聊天便一屁股坐在了叶添跟温梓歆的中间,莫祈照例迁就她。吃饭间古玥真的在不停地找话题同她们闲聊,并不曾与莫祈多有互动。接连几天都是如此,不知古玥是怎么跟莫祈说的,反正旅行的一个多星期里基本分成了男女两派,叶添在青岛的美景前再没有被刺激得嫉妒心发狂。叶添隐约地明白,大约古玥是照顾了她的心情。不论那个姑娘的出发点是什么,叶添仍是要感激她的。

叶添始终觉得古玥是个不错的人,不错的女人。对人总是温和,如清风和煦,时常挂着笑脸,硬是从那张清秀的小脸上透出美丽来。再加上她十分的会撒娇,这大概是莫祈喜欢她的很重要的原因。真的太会撒娇了,尺度又拿捏得分外好,从不让人感觉任性,叶添温梓歆都比她小,却都不如她会撒娇讨好。是以叶添总是想,适时地撒撒娇真是作为女人最好的武器,然后她反省发觉自己大约这辈子都学不上这一技能。

会撒桥的可爱女人古玥竟然自杀了。叶添恍惚又看到了躺在灰蓝色床单上的凄烈扭曲的面孔,还有她白色裙摆上大片大片凝固的血液,骇人的颜色,她惊吓地立即直起身来。却看到莫祈正坐在餐桌对面单手撑着下巴盯着她看,那人抬了下搁在桌面上的另一只手,轻扯了嘴角,说:“Hi!”

叶添仿佛置身梦中,也无意识地抬了抬手回了声“Hi!”

“你刚刚睡着了吧,梦到了什么?为什么趴在这儿睡?”

叶添捏了捏被压得发麻的胳膊,听到他的声音有如大梦初醒般,神经刹那就清明了。她还以为自己在梦中,原来刚刚想到古玥的一切才是梦,梦到那些往日真正发生过的事,有些说不清爽的感觉。

莫祈看着对面的女人微拧着眉,垂着眼没有理他,心里又不安起来。他回来时,在外面看见家里亮了灯便在想她终于回来了,然后带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急忙开门进屋,在看到趴在餐桌上疲惫的人影时,那一刻,他的心是安慰而舒坦的,还莫名有一丝轻松感,他真担心她不肯回来了,又或者在下一秒他就会再难抑制去联系她。幸好,她回家了。

叶添伸手拿过桌边的水杯,发现已经空了,转身又倒了一杯来,她抿了两口后终于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那人冲她微微一笑,不是她看惯了的明朗,而是带了苦涩的,她皱了皱眉,叹息一声,对他说:“莫祈,你困不困?我想是不是要跟你聊聊……”

 

80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