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祈

 

莫祈原想回她“哦,我好像有点困了,以后再聊好吗”,但是他不知怎么说出口却是:“你想聊些什么?”

叶添沉默了一下,问:“当初你发现我喜欢你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莫祈一愣,张了几次嘴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叶添见他这样,忽然笑了,又问:“你知道我一直是……喜欢着你的吧?”

莫祈慢慢地点头。

“那你,你是怎么想的?”叶添转着手中的玻璃杯,不再看他。

莫祈安静着没有做声,他的感觉开始变得不好,这样的对话直觉不会有怎样好的收场。他明白叶添是知道了他同古瑜的那些事,他意外的是她的反应,他本来觉得她要聊的是古瑜,那样他是可以解释的,但是这些问题,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样去回答,总感觉她所问的这些是那样虚渺而抓不到实质,又或许叶添她根本也不是想听什么答案,她大约是要倾诉了。

叶添见他迟迟不出声,也不在意,似自言自语道:“你很害怕,也很不安……”

“小添……”莫祈急急唤了一声,眼睛里全是真切的不安。

“莫祈,我认识你很久了,我很了解你的。”叶添快速地瞄了莫祈一眼,又很快垂下眼去,继续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着白色的西装,你大约不记得了吧,那天你生日,十八岁。”

“我记得的,小添,我记得。”

“嗯。你穿那身白色西装的样子很好看,后来我要同你结婚,我跟你妈说要让你穿白色的西装不穿黑的……阿祈,你可能不知道能够嫁给你我有多高兴,我兴奋的几天睡不着觉,我想象着你穿着好看的白色礼服,从我爸爸身边牵走我的手……我本来以为,即使你从不爱我,我也是可以陪着你到老的……我甚至想过,当你老了,去回首我们相携走过的一生时光,你会突然地发觉你曾有些在意我……”

“小添,去睡觉好不好?我们以后再聊不行吗?”莫祈感到慌乱,叶添的坦白让他不知所措,这么多年里他从未听她说过这样的话,太直白了,让他装傻都装不下去,他迫不得已只能打断她。

叶添放下一直握着的玻璃杯,碰到桌子时发出顿顿的声响,她握了握拳,指节高高地鼓起,好像下了好大的决心,她抬起头开口道:“阿祈,我们坦诚一点好不好,就这一次。”

莫祈睁着大大的眼睛和她对视,她的表情是淡淡的,眼神却是极坚定,整个人像是张紧了的弦,给人一种蓄势待发的压迫感。他想,她要听什么呢,那所有没说出来的话彼此明明都是心知肚明的啊。

因为,从另一个层面来讲,叶添了解莫祈的同时,莫祈又何尝不是同等程度地了解叶添呢。他知道叶添在爱他,但是他一直以为这是永远不会被提到台面上的事,叶添是个极其要强的人,自尊心太重,就免不了要面子,然而她的前半辈子要说有什么事损了她的自尊心的话,大概就是那些与他有关的事了。叶添又擅逃避,这其实有些矛盾,本来要强的人多会有股执念而能遇强则强,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偏偏要得到,可是她不是啊,对她而言,掌控不了的东西,是从不勉强的,得不到不如就放了,她好像觉得任何事物都是强求不来的,这大概又是自信心不强的表现。  

叶添本来是不想嫁给莫祈的,莫祈自然也知道,没有一个女人想要嫁给完全不爱自己的男人。她没有想嫁,他没有想娶,可是他们还是结婚了,命运总是太蛮横。

莫祈对这场婚姻有不满,这是客观存在的,不过他其实摸不准自己不满的到底是什么,父母之命够不上不满的理由,叶添吗,自然更不是。他是满意叶添的,后来的这几年里他也常想,娶不了古玥,叶添倒是很合适的人选。他知道自己一直像个孩子,需要别人的包容,而叶添必然会包容他,因为她爱他,比这世上的任何人都爱他。在这场婚姻里,他产生不满情绪的时刻,大多都是在叶添离家远走工作时,那样一个人的时间里他偶尔几次也会产生荒谬的感觉。他明白她为什么要走要逃避,他并不怪她,他没有立场怪她,毕竟是他亲自变相地将她逼走的。他不懂为什么结婚后他们就很难像结婚前那样相处,仅仅当朋友也变得困难起来,同时他又在这城市里发现了很多像古玥的女人,眉眼像的,笑容像的,又或者是脾气像的,他开始贪恋起同她们相处的时刻,借此深深怀念着那个他从未忘记过的女人。然后,叶添便开始逃亡了一样满世界的流浪。

所以你说,他不满的到底是什么呢,叶添的决然离开?还是他自己的无耻荒唐?

古瑜来找他的那天,他其实很开心,开心的起因是叶添的归来,其次,是他重逢了重要的故人。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后者的因素太大了,大到他竟然完全忘记了前者,还再一次的得罪了叶添。

老实说,叶添对他是意义特殊的,除了被一纸婚书维系的关系外,他们毕竟也算是一起长大的,时间长度上的意义就很不一般。对叶添,他反反复复地陷入于一个死循环中——将她逼走,期待她回来,回来前夕的冷漠,回来后的暗暗欣喜。完完全全小孩子的心态。叶添的每次归来,他在她说准备回家而尚未到家的过程中,都是隐含着怒气的,那样的几天里,他时刻气着她的长时不归,以及不主动跟他联系,在那种心情的牵引下,他便尤其的想在别的女人身上找到安慰。但这时候的安慰从来都不成安慰,只因他即便在气中,想的也是那个不知归家的女人。可是,生气的这种情绪由古至今一贯都是存时短暂的,再加上,叶添是真回来了,然后,他在见到她的人时,又开始瞬间变得高兴起来。     

但是,即使叶添再特殊,在碰到古玥,立刻又变得渺小了。他在碰到任何与古玥有关的事情,都是难以保持理智的,就像这次古瑜的出现。

 

莫祈看着眼前紧抿着嘴唇的叶添,他的长时间沉默已经使她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那是很少出现在她脸上的表情,那样小的一张脸,实在是不适合露出这种表情的。他重重地吸了口气,再缓缓地呼出,然后他说:“小添,古瑜的事,不是新闻上说的那样的。”

“那你说是什么样的?”叶添听他开口,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真担心刚刚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还没施展就得溃散了,她明白,下一次,她未见得能再有勇气做如此坦诚。

“你其实心里很明白对不对,你知道我不是爱上她。她一个女孩子,大学刚毕业,孤身一人来北京,想要在这个城市站住脚,没有人帮她是根本不可能的……你知道的,她是玥儿的妹妹,我没有办法不管她的。”

“那你要管到什么时候呢?一辈子吗?”

“等她在这里稳定下来,也就不会需要我的帮助了,她总有自己的生活。”

“莫祈,你何必这么骗你自己骗我呢,她在这北京一天,你势必就会照顾她一天。你现在这么使劲地拉着她,她将来的生活里怎么能少得了你莫二少,别人要帮她是因为她是古瑜才帮她的吗,倘使你不再跟她有任何来往,这些人里又会有谁将她同此刻般看待。”叶添没说的还有——那个女孩如今在你身边得了好处,又怎么可能任由你将来同她撇的干净。

叶添说的莫祈都知道,知道也不能改变什么,他说:“小添,我当她是妹妹,没有哥哥会不帮妹妹的。”

“可是莫祈,我到死都没办法将她看成是我的妹妹。”叶添觉得太无力了,古玥的影响力太大了,一个人的影响力怎么能大到这种程度呢,还是个死了七年的人。

“我没有强求你也将她当妹妹看!”莫祈是有点生气了,他听不得叶添这么说古玥的妹妹,更听不得她说死。

“那么,你觉得这世上你会有一个往来密切的妹妹,而我,必须当这不存在是吗?你是不是以为我的心很硬,刀枪棍棒也伤不了分毫是不是?莫祈,你有没有一刻曾觉得你对我是很残忍的?”声音是越说越小,说到后面叶添已低垂着头,她怕自己没用的流下眼泪。

“小添……很多事情,不是我想的,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从不伤你一丝一毫。”莫祈感到难过,他忽然有些后悔娶了叶添,因为娶了而没有好好对待。她为他受的委屈苦楚,他从来都很清楚地知道,但也从来没有安慰过一次,更从来没有吸取过一点教训。

“阿祈,你知不知道,我刚喜欢你的时候,是对你怀有很多期待的,可是当初你的眼里只有一个古玥,我便将那些期待深深藏起。直到嫁给你,直到古玥……古玥走了以后,那些期待又压制不住地从心底里全部冒了出来,我期待你回头看看我,期待你看到我的好,期待你会有一点点喜欢我……可是莫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概有好几年了,好几年前我对你就不再存有一点儿的期待了……现在,现在我才发现,没有期待,反而更让我安心……”叶添是真的真的不想哭,哭了就好像在示弱,她不能再示弱了,她本来就很弱。可是眼泪是控制不了的啊,它在眼睛里打转啊打转,然后滑出眼眶,然后一串串流下,就像眼睛下了场大雨。

莫祈很少见叶添哭,因为这几年他们并不常见面,但也有那么几次,还是七年前,那时候古玥刚死,他一心怪罪叶添,他质问她一些不可理喻的问题,她被他的无理取闹委屈到流泪。那真是黑暗的时期啊,即使现在已经可以坦然地回顾那段时光,也不能否认它是很难熬很压抑的,陪他熬过来的人是叶添,叶添也在熬,那几个月,她从来不敢笑,怕刺激到他,却是被他刺激的常哭。那会她还是很年轻的,现在不同了,她变得成功独立,也成熟了,现在的眼泪跟当初也是不一样的,她已经不委屈了,她大约是打算彻底地放弃了。

莫祈变得更害怕更不安,他刚开始知道叶添喜欢他的时候也是害怕不安,害怕不知道要怎么和她继续相处下去,更是对两个人的关系(友谊)有着强烈的不安。但此刻,他怕叶添不要他。

“小添,我们……我们可以跟之前一样的,古瑜根本不会改变什么,最多再等两年,那时候她嫁了人,我就算完成对她的责任了。”

“责任?你会觉得自己对她有责任?”叶添想这句话是不是有点搞笑,他觉得对古瑜有责任,却从来不知道对自己的妻子有责任。

“她姓古……”莫祈感到愧疚,他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他好像走到了说什么错什么的状态。

“莫祈,你还是没有搞清楚,我们之间的问题,严格来说跟古瑜根本没有一点关系,是我变了,可你还没变,你永远沉浸在与古玥的过去里醒不过来,但是我已经醒了,我再也不想做关于你的梦了……我终于明白,需要莫大勇气的不是坚持,而是放手。”叶添直直地看向莫祈,语气是笃定的,她说:“我不是放了你,我是放了我自己。”

莫祈惊恐地看着对面的人,她的姿势一点没变,搁在桌上的左手紧紧地握拳,指节清晰地突出,血管也是清晰可见的,一切都是静止的。

叶添说:“莫祈,我爱你。我爱你,就如同爱着青春年少的我自己,因为青春年少的我自己也是那样的爱你……可是我的爱太卑微渺小了,它什么也没法改变,更不曾感动过你。所以……莫祈,我不能再爱你了。”

“叶添……”

“我们,就到这儿吧。”

她终于说完了她要说的所有!叶添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一次对莫祈说过这么多话,可是说完这些的时候,她却没有感受到预想之中的轻松,相反的,她觉得更累。她伸手想去拿边上的水杯,才发现左手竟然在微微地发抖。

莫祈还坐在对面,不知道是不是被惊吓到了,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叶添等了好几分钟,他还是那样,她想没必要这么干坐下去了,然后她站了起来,对他说:“我去睡了。”走了几步,顿了下来,又说:“我睡客房。”

莫祈听懂了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字都重重地砸到了他的脑子里,让他疼痛不堪。他高兴地回了家,高兴地见了她,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他还以为叶添是一辈子都不会离开的,就算所有的人都离开他,她也不会,他一直这么坚信着。可是,她是真的不要他了,她明明白白地说了放手。怎么说的出口的呢,这句放手。看看古玥都走了七年了,他还是放不了手,为什么她可以?如果早一步放手的人是他,会不会这结局就全都不一样?还有,她的放手是要离婚了吗?从此他们不是夫妻,大概也成不了朋友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莫祈麻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感觉自己要好好地想想,她说的太多了,也太严重了,他根本反应不了。

 

莫祈走到楼上卧室的时候,叶添正坐在地上整理东西,他想走上前拉起她,但是不敢,他怕惹急了她,惹得她连家都不肯呆。他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瘦瘦的肩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着,他闭了闭眼,说:“小添,不要收拾了,太晚了,先睡觉吧。”

叶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没有回头,只闷闷地应了一声,然后拿着睡衣起来往门口走去。莫祈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又很快地松手,他稍稍一愣,接着开口道:“你睡这里,我去客房。”说完直接走了。

叶添在他走出门后,关了房门。莫祈听到背后的声音,扭着头看着这个被紧紧关起来的房间,那样的一道门,从今以后,他已经不能随随便便打开了,就像叶添心里的门,也许这辈子也没有办法再打开。

莫祈和衣躺在床上,感觉周身力气突然间被全部掏空,连呼吸都快被人一丝一丝地抽走。竟然是这样一种感觉,他被叶添放弃时竟然是这样的难受,到最后,他连叶添也丢了……黑暗里传来了手机的短信声,他本来不想理,可是,也许是叶添呢,他知道这不可能的,叶添很少主动发他短信,但是既然想到了这种内心期望的可能,便任是谁都不可能置之不顾。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迫不及待地点开,抬眼就看见的两个字——古瑜,“咚”的一声,是他猛地将手机摔在墙上的声音。

莫祈觉得,他的世界可能永远都只剩下黑暗了。

 

57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