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乔西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他没有追上来。她是精神上的洁癖,曾经那么纯真的爱恋得到的却是背叛,于是此时,稍有风吹草动,便杯弓蛇影。越美好越有无法比拟的杀伤力。之所以不说,怕得到的答案是自己无法接受的,之所以大吼大叫,是因为无法正视心中对席烁的重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如此胆怯。

记得那天——

校外是绿色林荫,两旁高大的梧桐树俨然自一个天然的树洞,微风吹动,偶尔几只鸟儿啁啁着,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斑驳了格子路面。很是惬意。

乔西却因为和林磊刚分手,还把他给打了一顿,走在路上是边走边哭,完全不顾是大庭广众之下,更不管路人纷纷侧目。只管可着心情的哭,哭出来了就好了。

见林磊的时候满心欢喜,离开他的时候黯然销魂。着急地打车来,慢悠悠地回去。用最环保的方式,步行。

哭得正忘我之时——

 “哇哦,哭了喔——”蓦地,一个慵懒的声音飘了过来。

乔西应声抬头,大大的眼睛里还藏满快要溢出来的泪水,歪着头一看,脱口而出,“你谁啊你?”

席烁。他怎么在这儿。

 “席烁。”淡淡的语气,明知乔西认出他,席烁还是自报姓名。注视着她的黑眸中竟似乎蕴藏了一点点笑意,旋即因为她那一大颗从眼角溢出来的泪珠,微怔了一下。

须臾后,浅浅一笑,微风轻拂,带着一种与世隔绝的清雅悠远,没有杂尘的干净。

乔西的注意力被转移,也因为自己的窘态被发现,脸上颇为不悦地说:“这下,你可以好好笑我了,我被抛弃了。”

席烁沉默,半响后说:“嗯,等你哭好了,我们一起笑。”

那些天,他一直陪伴,虽然说话有时毒舌古怪,她却感受到他的温柔。就连后来他离开了,那空白的几年来,她也想起过他许多次。

浅笑。白色的短袖,灰色的长裤,干净清爽,悠闲地立在树下,风度卓然,光蕴内敛的眼睛会认真的注视着她,耐心地听她说话。

可是——为什么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三心二意,对一个女人是一套,对另外一个女人又是另外一套。乔西越想越气,越气越控制不住,当街烦躁啊啊的大叫了一声,声音还未停止。

 “汪!汪!汪汪汪!”身边凭空冒出一只小狗狗,这只小狗摆好了架式冲着她吼叫。一副决斗的样子。

 “汪什么汪,长得跟席烁似的。”乔西毫不示弱冲着狗狗大声凶道。

 “汪汪汪……”这条在路灯下看起来灰溜溜的小狗,又冲着乔西叫起来。

 “叫什么,你是流浪狗吧,你最好巴结我,不然你会一直流浪。”乔西趾高气扬地说。

 同一时间。

席烁心如火燎地几乎把整个城市翻了一遍,试探性地打电话回去,又不敢让慕家的人担心,得到的结果是乔西竟然没回家。

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席烁担忧着,乔西是那种看不惯就出手的性格,不是危险也会被她搅成危险了,刚才就应该绑也把她绑回家。

这时手机响了。

 “闫清,什么情况?”席烁开口就问。

闫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说:“据了解,慕小姐上午一直都很好,自从从食堂回来就一直精神不好。”

 “什么原因。”席烁急急地问。

 “可能是席总你的问题。”

 “我?”席烁不解。

闫清快速地说:“今天的娱乐新闻是有一张照片,是上次你偶遇何亦亭小姐并扶了她一把,被狗仔拍了下来,娱乐大肆宣扬,你和何亦亭小姐……所以慕小姐应该是因为这事儿。”

 “好,我知道了,辛苦了。”

席烁挂上电话后,有些许开心,开心的同时责怪自己,刚刚不应该一愣神就让她给溜走了。

深夜,黑色的车子疾驶呼啸在黑暗中,最终停在路口。

昏黄的路灯下,乔西单薄的身子靠在一张躺椅上睡着了,脚边趴着一只灰溜溜的狗狗眯着眼,四肢舒展地贴着大地。尽管狗狗毛发很多,依然看的出来这条狗瘦骨嶙峋。这一人一狗,乍一看特别的凄凉。

席烁深吐了一口气。终于找到了。

不声不响地坐在旁边,将乔西歪着一旁的头轻轻拢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

 “汪,汪,汪……”小狗冲着席烁嘶叫。

 “去去去……你反应也够迟钝的,我都坐下来了,你才知道护主。”席烁小声冲着小狗说了一通。

乔西被吵醒,转头看着席烁,一愣。

席烁认真地看着她说:“傻瓜,你就这么不相信老公吗?”

乔西傻傻地望着席烁,像是不相信他在身边一般,伸手掐了一下席烁,席烁疼的“嘶”的一声后,乔西猛地扑到他怀里开始呜呜地哭起来,“真是你!席烁,你快把我给饿死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都抹在席烁的身上。

席烁低笑,望着被乔西蹂躏的不成样子的衣服,“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邋遢。”

说着仍然抱着她,任由她乱来。

低声问:“不是说回家的吗?怎么饿着了?还在这里待着?”他有一串的问题要问她。

 “我没钱……手机在你的车里……”

席烁一阵轻笑,怪不得呢。

 “你还笑。”

 “谁让你动不动就动手,发脾气。”

乔西抬起头,一双眸子水盈盈地,可怜兮兮地说:“我动手,打不过你。我发脾气,说不过你。你还很抠门,不给我钱花。我的包落在你车里,你也不早点给我送过来,害得我露宿大街,连个打公用电话的钱都没有……”乔西长本事了,这次没硬来,委屈的一件件说给他听,直把席烁说的心肝脾肺好不舒服。

 “嗯,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席烁迭声认错。至于她的包包在车里,他只着急找她,还真没注意。

幸好,她没有带手机没有带钱,不然这脱缰的马儿到哪里去找。

乔西拽着席烁的西装可劲儿的抹眼泪,抹鼻涕,准备恶心死他。席烁紧紧地抱着她。

 

210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