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凉风徐徐地吹着,一棵梧桐树旁边的长椅上,坐一男一女,椅角跟前卧着一只灰溜溜的小狗狗。

乔西头抵着席烁的胸膛,数落着他。她自知不是个感情细腻的人,甚至有些大条。她一直觉得她的婚姻是因为长辈们的约定,是板板眼眼的婚姻,是平平淡淡的过日子,而不是轰轰烈烈将彼此燃烧。她想过不止一次,假若当时,那个和她指腹为婚的人不是席烁,她还会如此顺从吗?

答案是:不会。

她开始别扭地接受自己心里一些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她把席烁骂够了,说够了,才不情不愿地跟着席烁回家。

微弱昏暗的路灯下,一男一女,一只不明雌雄,不辩毛色的狗狗。并排走着,身后的影子也晃晃悠悠的。

 “西西。”席烁喊了一声。

 “你别说话,你一说话我就生气。”乔西没好气地阻止他说话。他一开口就煞风景。

席烁拉着她的手,解释:“其实,因为那个女生要摔倒了,我只是扶她一下。”

 “路那么平,她怎么不歪地上,就歪你身上了呢。”

 “可能我长得帅。”席烁答。

“席烁,我再警告你一次,你别说话!”乔西狠狠地说。

席烁貌似听话地噤声。

回到家中后,席烁在厨房里做饭,上次乔西生病,席老爷指派来的阿姨,因为乔西的病好了,也就走了。这会儿这套房子里也就乔西、席烁外加一只狗狗,只能是席烁做饭了。

乔西被席烁拉着走到家门口,径自走向卫生间,取来盆子调好水温,给狗狗洗澡,认认真真地洗了一遍又洗一遍,惊喜地发现:“啊,原来你是只白色的狗啊。”

 “西西,我觉得应该带它到宠物医院检查一下有没有隐性病或者其他的,再考虑要不要养它。”此时,席烁系着粉色的围裙,抱臂依在门边,悠闲地说。

乔西头也不回,洗得更加起劲,喷着鼻子嘟嘟囔囔地说:“不要以为你装成居家好男人的样子,我就原谅你了。”

“我本来就是出得厅堂,进得厨房。爱老婆,爱工作养老婆,爱做老婆喜欢吃的菜。”席烁不正经地夸赞自己。

 别人夸一朵花,自己夸豆腐渣。何况还引起不了共鸣。直接被乔西无视掉。

“……”席烁委屈地站在乔西身后。

乔西起身,用毛巾裹着狗狗,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

 “西西,你理我一下嘛。”席烁紧随其后。

乔西不理。

 “西西。”席烁上前从背后环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颈窝。“回家之前还是好好的呢。”

“狗狗,咬他!”乔西双手举抱着狗狗的小身体,朝向席烁。

“汪汪汪……”

一直舒服地眯着眼的狗狗,此时猛地睁开眼,很配合地冲着席烁就吼叫。把席烁吓了一跳,乔西哈哈大笑。

“这只笨狗,完全不知道谁是真正的主人。”席烁气结。

乔西心里不舒坦归心里不舒坦,但是犯不着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俗话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乔西连带那只流浪狗吃光了席烁做的晚饭后,果然对待席烁不是那么气冲冲了。

饭后,乔西临时找了个纸箱子,铺了层垫子,把狗狗放到阳台后。自己准备去睡觉。刚靠近自己的房间。

 “刚才孔屏打来电话,她在附近酒吧与朋友喝酒,今晚要住这儿一晚。”席烁语调平常,像真的一样。

闻言,乔西没有回头脚步一停,原本向左边房间去的步子,瞬间转向右边房间直直走去。身后的席烁一脸得意的坏笑。

 

一张大床上,席烁睡在中间,乔西睡在边沿。

“西西。”席烁低低地喊了一声的同时,手往床边慢慢游,刚碰到乔西的腰。“啪”的一声。席烁赶紧收回手。

刚消停了几秒钟,又慢慢伸向床边。

“啪”的又是一声。

席烁又消停了一会儿后。

开始在床上故意蠕动来蠕动去,像只虫子似的。乔西回头怒视:“你身上长虱子了!”

“好像是喔。”席烁面对着乔西,指着背后认真地说:“西西,我这里好痒,手够不着,西西帮我看看,还有点疼呢,怎么回事?嘶……嘶……”席烁叫了两声。

乔西一听,又痒又疼?该不会是抱回来的狗狗引起的皮肤病吧,席烁一直有轻微的洁癖,不会是过敏了吧?乔西连忙坐起来,扒着席烁的身子问:“在哪儿?我来看看。”

席烁身体不动,嘴巴上一直说:“好像在背后面。”

关心则乱,乔西整个身子趴在席烁身上,把他衣服都给扒了,趴在他光裸的身子向他背后看。席烁趁机紧紧搂着乔西的腰,撒娇似的,“西西。”

“哪儿痒?我来看看要不要去医院。”

“老婆,我全身都痒。”

“……”乔西知道又被耍了。席烁没给她反击的机会,紧紧抱着她,用力吻上去,两人吻的难舍难吻,席烁见乔西不再抗拒,手刚探进乔西的睡衣内。

叮咚……叮咚……门铃不住地响。

乔西猛地推开席烁,一下子坐了起来,惊呼:“席烁,孔屏来了!”

“宝贝,不用管她。”孔屏来什么来,他骗她的。

 “不行,这大半夜的。”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不安全啊,乔西坚决地要去开门。

 “老婆。”席烁不管外面连续不停的门铃,继续伸手搂乔西,好不容易乔西不抗拒了,他憋了那么多年,就等今天了,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被打断。

 “席烁!”乔西怒了,呵斥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孔屏是咱妹妹!”

 “……”席烁恨死了这个时候来访的人!

席烁心不甘情不愿,怨气浓重地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果不其然,真的是孔屏。

所以好孩子不能骗人,不能说谎话,要不然有可能是真的。孔屏真的来。

 “西西!”孔屏进门就喊。

席烁咬牙切齿地说:“睡着了!”

孔屏眨巴着漂亮的眼睛,打量着脸色阴沉的席烁,很有自知之明地说:“哥,我是不是打扰你们的好事了?”

“自己找房间睡觉!”席烁心情非常差。

次日一早,本就欲求不满,十分暴躁的席烁,看着阳台乱七八糟再加狗狗的大小便……实在……

眉头紧皱。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收拾。”站在身后的乔西赶紧钻出来解围,不然她不保证席烁不会拎着狗狗的蹄子把它给甩出去。笑着说:“我本来是打算把它送给爷爷,和小灰灰作伴的。”

席烁精神、心情都不好的,睨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昨晚孔屏来了以后,他再回到床上,亲一下乔西都不让了。

欲求不满的男人很暴躁!

 

197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