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梅尧俞呢?”

归息指一指心口,似是调笑一般,道:“在这里,他是我的一部分。”

“哦?”丹枫抬眼望向对方,恐慌之后,口气变得讥讽,“原来您也能甘愿做一个凡人,且还存着几分善念。”

“青叶啊,这你可就错了!”归息贴近她,冰凉的左手抚上她的脸颊,另一只手则玩弄着她的头发。依旧是梅尧俞的身形容貌,却平添几分鲜妍妩媚,连弯曲的手指都似乎更纤长了些。然后,就听他温柔的语气继续道:“我的良善,可比你们都要多上一层。梅尧俞已经无牵无挂,我只不过给了他割断牵绊的机会。我和我的小妻子会让他梅家子孙繁衍,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他何乐而不为?”

丹枫正欲反驳,忽听得敲门声传来。她讶异地望向归息,却发现归息已在她的身后,长发垂地,广袖华服,恢复了本身模样。他抬起一只手,轻触门扉的瞬间,身体化成星光点点,消失在凉夜中。

“吱呀”一声,门开了。外面不是熟悉的庭院,而是轻烟笼罩如同梦境的园林。是了,是梦境,归息创设的梦境。开门瞬间,前所未有的孤独感袭来,沉沉的夜像一只巨大的兽,将她的身形,她的声音吞没在无边的黑暗里。走进庭院后,丹枫不敢懈怠,紧紧握着孤心,观察着四周,蓄势待发。

月亮穿过云层,出现在黑漆漆的夜空中,莹白的月光穿透弥散的轻烟,驱散了梦境中的黑暗。万籁俱寂中,忽地有扑簌簌花朵掉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接着是沉重的脚步声。丹枫转身,拔剑出鞘,却、只见一个人跌跌撞撞,用剑勉力支撑着自己,朝着她走来。

生者的记忆再度复活,那微笑地看着她将长剑送入自己胸膛的男人,云剑,此刻就在她的面前,向她而来。

“哥哥!”平生她第一次这样喊出,惊惶悲切。

几朵玉兰花发出青白耀眼的光芒,摇摇晃晃从枝头坠下,从他的肩头滑落。莹润洁白的月光下,他胸口浸染的鲜血分外刺目。丹枫上前,想要扶住他的肩膀,却穿透了他的身体,到了他的身后。云剑拿着剑抵住地面,一步一步,缓慢而艰难地走到一棵树旁,颓坐在下面。急促的呼吸平静下来后,他长叹一口气,看着夜空中高悬的白月亮,在一片清辉笼罩下,慢慢阖了眼睛。

……

“漠漠渔村烟雨中,参差苍桧映丹枫[1]。丹枫啊丹枫,这名字可真美啊,就像母亲心中所想,你最终长成了她期望的模样。”

归息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丹枫紧握手中的长剑,环顾四周,仍只见月色清冷,轻烟笼罩。

“听得‘妹妹’喊一声‘哥哥’,我可真是开心呀!”毛骨悚然的笑声回荡在周围的空间里。

妹妹?什么妹妹?丹枫心中升起疑问,丝毫不敢放松下来。拔剑瞬间,暗夜的气流涌动,玄衣黑发的归息出现在她的面前。

“红枫生南国嗬!母亲可是心心念念要回到故乡呢,可惜梦里都不能如愿。妹妹现今还好好地活着,也回到了故乡,真是幸运!”

归息张开双臂,华服舒展成一派风流,在这无边的梦境中,幻化成云剑的模样。然后,就那么微笑地看着她,一如海棠花树下,眼神却是分明的冷漠:“来呀,像以前一样,一剑刺下去,这世间就没有谁能让你恐惧了!”他一步步走进丹枫,直到衣襟触到剑锋,然后缓缓地被一刃锋利刺破,似一个冰冷的吻吻上自己的胸膛。

震惊,绝望,难以置信,丹枫拿剑的手不住颤抖,突兀的笑声后,听得她的声音分外哀凉。

“幸运?你把那叫做幸运?”

多么可笑,同样的话梅尧俞也对她这样说过,那时候,她心中,是有几分快意的。

“怎么不叫幸运?”归息弯曲着手指,衔出一朵镶着夜露的莲花,凑近鼻尖嗅闻。然后,施施然走到她面前,将莲花递予她。丹枫挥手,将莲花拂到地上。归息也不恼怒,噗嗤一笑后道:“青叶,你真是比这红莲还要妖娆,连我都不由得心疼起来你了。你说,怎么又那么多人为你而死呢?是他们喜欢你,还是……你辜负了他们?”

眼见着丹枫对他怒目而视,归息反倒更高兴了,凑到她身边,道:“这幻境无边,干脆你便在这里呆下去,不要醒来,也省得灰飞烟灭。”

见丹枫不再答话,归息像是自言自语般感叹:“你看看,我对你们多好,若没了我,这个世界可不早早就崩塌了?你可真是胡闹,跟着永宁殿下走便是了,留在这个千疮百孔的俗世做甚?!”

“司梦之神,你堕落得太久了,如何有资格问我这样的话?”

被扔掷在地上的红莲,忽然就萎谢成了一抔泥土。

“青叶啊青叶,你从来都这么固执。如若有一天你回心转意,我自然帮你。永宁,她,”归息顿了一下,抬手覆住她的双眼,“她很记挂你。好了,睡吧,会是一个好梦。”

沉沉地从梦中醒来时,丹枫发现天已经亮了,明媚阳光从窗子上竹帘缝隙透进来,在地上留下一道一道的光影。喧闹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夹杂着凌乱的脚步声。丹枫勉强起身,倾斜着向前,拨开竹帘,见外面仆从来来往往,一片慌张之景。恰巧一个丫头从窗下走过,她忙轻声叫住了那姑娘。那姑娘先是吓了一跳,看见是她,脸色变得十分怪异。丹枫心里奇怪,问那丫头怎么回事。丫头支吾半天,一跺脚瞪着她:

“小菱出事了。昨夜后半夜下了一场雨,今晨她给姑娘您送药,地滑,她踩到了青苔上,在这院儿门口摔了。”

“怎么会这样?她人呢?”丹枫急忙问道。

“人摔倒后就昏迷不醒,刚送回爹娘身边了。先生刚派了郎中过去。”说完那丫头扭头就跑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一转眼就?丹枫颓坐在榻上,想起了小姑娘的笑颜,娇憨可爱,还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委委屈屈地瘪着嘴,望着她泫然欲泣。怎么就会?

 

[1]出自宋·陆游《秋晚杂兴》,原文为:漠漠渔村烟雨中,参差苍桧映丹枫。古来画手知多少,除去范宽无此工。

 

 

 

8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