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电影看的是一场新上的文艺片,放映厅里人多又开了暖气,两个小时下来,将池晴的脸熏得微红。

她朝女士洗手间的镜子里望了望,自己都觉得像只苹果,红彤彤。

难怪剧终出字幕时,灯一亮,陆怀远见她红脸关公的模样明显一怔,蹙着眉表情奇怪。

其实他是笑吧,池晴摸着脸叹气。

暖气房里呆不住,是池晴长久以来的个人特色。

以往不到半个小时,她便会面红耳赤,像只蒸笼里的青螃蟹,文火半刻就熟红,现了原形。

只听说过喝酒会上头脸红,反少有她这种情况的。

真倒是喝起酒来,池晴的脸色却不露怯了,即便是醉透了,也从不上脸,表面上看不出半分来。

所以一贯是她想瞒,就没人能知道她喝醉了。

池晴拧开水龙头,掬了水往脸上泼了又泼。

幸好脸上没带妆,总不至于狼狈。

发热的两颊终于渐褪了温度,这样的毛病,她猜,自小都未享受过夏日冷气冬日暖气这等优待,或许是不够矜贵惯了。

想着,池晴又瞧瞧镜子里的自己,她也不冤,不是也没有优待陆怀远么。

池晴知道,华际内部有人背后说她是陆怀远身边新晋的当红炸子鸡。

恶毒的一语双关。

她倒并不十分恼怒,只觉得这种说法好笑。

非要说是炸的,在陆怀远面前,她明明更像是一根炸过头的老油条,居然也敢这样素面朝天。

起码着装方面她留意挑拣了,池晴又默默想。

算了,反正陆怀远也不见得在意。

他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瓷娃娃见多了,难免审美疲劳。

她索性也就这么平平常常。

谁知待池晴出了洗手间,陆怀远却有意调侃。

“真是难得见你脸红一回。”

连酒醉都不曾涨红的脸,可偏偏遇到暖气和陆怀远这两种完全迥异的事物,就当真的束手无策。

“哦,”池晴顿了顿,应道,“下次我记得多上些腮红。”

她也渐渐习得类似这样的小把戏,来顶撞陆怀远。

这样有趣的事情,分明该得意的是她,却不知怎么又讨了陆怀远的好。

陆怀远被她逗乐,也没脾气。

“主意不错,可以试试。”

陆怀远嘴里虽不提,但池晴心里清楚,她要是真的每天在陆怀远跟前浓妆艳抹,却还指不定有什么效果呢。

他既然更习惯她这般平常模样,池晴就用一张脸的平和与真实来应付他。

然而,终归她心底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出了影院,池晴“善解人意”地提出分道扬镳的路线设计。

陆怀远耐心欣赏她脸上的一本正经,什么也不说。

池晴感觉尴尬,只好端庄地罗列出理由种种,一二三四,条条都像是为陆怀远考虑。

池晴所能想到的说辞都像是麻布袋倒豆子,一并倒了个干净。

奈何陆怀远是那颗最具智慧的铜豌豆,油盐不进,偏偏还令人找不着发脾气的理由。

任凭她怎么说,又说些什么,陆怀远都以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应对,嘴角还带着温和的笑,绅士派头十足。

不赞成不反对,一方面却也不发表任何观点。

她总不能自说自话地扔下陆怀远,真这么转头就走。

池晴觉得头疼,陆怀远对她道出的种种借口,分明是半分也不信。

其实,她自己也不信,却万万做不到他那种若无其事。

逼得急了,她看着陆怀远。

“你说话啊?”

哪知陆怀远回答得不紧不慢。

“不是已经决定好了,怎么,你还在乎我的意见?

池晴没想到陆怀远竟如此将她的军,顿时僵持在当下。

“真是少见的一条路走到黑。”

陆怀远说她,语气调侃。

该轮到池晴缄默不语。

陆怀远的话里有话,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是,池晴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陆怀远所说的,那种一条路走到黑的人。

他的句句话皆似乎是意有所指的。

一条路走到红的人,陆怀远今天领她来看了。

眼下,池晴就知道一个,景珊珊。

刚才文艺片里的女主角,从前陆怀远身边的绯闻对象。

池晴对景珊珊仅存的印象也是因为陆怀远。

她曾经看过几期景珊珊上的谈话性节目,景珊珊三言两语间,总不忘提与之前男友的总总。

结果池晴有次因为工作关系去电视台,正好撞见两个正在八卦景珊珊经纪人的现场导演。

八卦总是刺耳的,她本来不想多听,却也无可奈何。

景珊珊的经纪人在圈内口碑不好,惯常爱自抬身价耍起大牌,也总拿手下红人放在嘴边说事儿。

结果,电视台工作人员连带对其手下艺人也没了好感。

“她不是能耐嘛,让她带着她那了不起的珊珊再去巴结前任啊,做个访谈而已,三句两句光知道扯情伤,真是倒足了胃口。我看,她倒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景珊珊和华际老板有过一腿似的。”

“真是,我看着也尽糟心,她不是真以为华际陆怀远能娶个圈内人?人家又不是煤老板出身,又是行内出了名吃人不吐骨头的精明人物,还能瞎了眼便宜她?”

“别提了,煤老板先不论,圈子里又有几个人物会闲到去污水里捞莲子,最后都还不是等年纪大了玩够了,再找个圈外的贤妻良母。”

“是,人家有那本钱!”另一人啧啧称是,附和道。

景珊珊刚出道时,就因和陆怀远的绯闻博得业内眼球,虽然大众风评并不高,演技也乏善可陈,表现平平,这几年却也愈发的红。

在单方面爆出与华际高层的分手传闻后,景珊珊言语出位,多发令人惊诧之言,更多次公开表示因以往感情受挫,对未来恋情信心不足。

即便如此,景珊珊的圈内绯闻却一样也没落下,更是随着曝光率的节节攀升,踏入演艺圈红人之列。

有人眼红,私底下嘲弄景珊珊,人家当事人可是连恋情都从未曾承认,景珊珊这边倒好,欲盖弥彰地意指和陆怀远的分手纠葛,却又偏偏不敢指名道姓,根本是自己打脸。

他的忠实拥趸从来大有人在,她怎会不知。

陆怀远简直是难缠的,威逼又利诱的,明明这等无赖行径,却还是有人恋恋难忘。

池晴心头一紧,回过神来。

她竟还在他前头沾沾自喜,她那点心口不一的心机,于他,根本是小巫见大巫了。

“真不让我送回去?”陆怀远笑笑,又对她说,“你明知道我顺路。”

池晴盯着陆怀远。

她未来的路,他也是这么为她设计的?

 

706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