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吃饭时,席老对席烁赞不绝口。这已不是一次两次了。乔西已经免疫了。

 “我记得席烁小时候回来过一次吧?”慕妈妈笑着问。

 “嗯,七岁回来一次。”席烁礼貌回答。

 “啊,我怎么不知道?”乔西插嘴问。

 “那时你才三岁,你还趴着他脸上亲,追着他喊哥哥……”

乔西嘴角抽搐,一副‘我小时候这么丢人过吗’的表情。席烁笑意荡在嘴角,直直地看着乔西,乔西狠狠地瞪回去。

慕老又说了些乔西小时候的糗事。

比如:在院里的树枝上栓一麻袋,练小李飞刀。对着风扇练颤音唱《猴哥》。

再比如:裹在被单在身上,自己就成了黑猫警长。

不要太多调皮的事儿了。

乔西恨不得钻进土里,席烁倒听得津津有味。

 饭后,慕老午睡,慕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乔西洗水果端过来,席烁上前接过来,用身体挡住她的视线。她左他左,她右他右。乔西不耐烦了:“你干嘛?”

片刻后,席烁闪身说:“逗你玩呢。”

乔西递过来一个大大的白眼。席烁真是闲得慌。

席烁笑,目光却有些暗淡。明明已是夫妻,他却用这种方式来躲避本应面对的事情。他不希望他们再见。

 “西西,我发现你很少看电视?”席烁突然问。

 “嗯,我一般都看广告,一到电视剧什么的我就去换台,或者看书。”乔西很平常地回答。

席烁突兀地沉默。乔西吃着水果也没有在意。

 “突然公司有点事,我们先回去吧。”席烁又突然说。

“不是说吃过晚饭回去的吗?”尽管如斯说,乔西还是和慕妈妈告别。两家离得近,又有席烁在身边,慕妈妈也放心。于是没多挽留,嘱咐:“路上小心。过几天我和你爸爸去看你们。”

两人齐声答应。

走至玄关处,乔西突然想到以后就把狗狗和灰灰放在一起养了,还是要和妈妈再次强调一下,于是回头,“妈,你……”

这一回头,所有动作都停滞了。只因为电视上的那个画面,画面中放大的那个人,那张熟悉的脸——

“你比明星还帅呢。”曾经的戏言,竟一语成谶。

眼前,同样的一张俊脸,幽深的眸子,挺拔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画面中简短的人物介绍浓缩了他的喜怒哀乐……她傻傻地看着……不能思考……

林磊……

“林磊。”她喃喃道。

电视中浑厚声音的解说:“年少的一段懵懂的爱恋,织出青春里最华丽的记忆,五年时空交错,只因生命匆匆不语的牵连……超高人气小花旦何亦亭协手国际巨星JK林,今夏来袭,《悲伤的愿望》。带你寻找最美的初恋。”

乔西脑袋木木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视上的画面。

林磊,林磊……

 

天色渐暗,万家灯光陆续燃起。

漆黑的室内,慕乔西依旧抱膝,安静地坐在大床的一角。将脑袋埋在双膝之间,从家中回来,确切的说看到电视中的林磊以后,便成了这个样子。

青春岁月中,总有一个或者几个人是永远活在无法复制单纯的岁月里,给于平凡又美好的过往。温暖且宝贵。

林磊算是一个,尽管结局不欢而散,过程却是让她第一次听到自己内心花开的声音,第一次怦然心动。

那时的谁对谁错已经没那么重要,反而是再见时那份悸动还在。

初恋像潮水一般涌出,而她又是不掩饰情感的,那些远去的过去劈面回旋,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她,那个人只消一个讯息,便如同得到召唤的猛兽,咆哮着吞噬着她。此时她茫然不知所措。

呆了许久。

乔西才缓缓地抬起头,放空脑袋,傻傻地注视着渐黑的天空。

一墙之隔,席烁双手插在裤兜里,颀长的身躯靠在乔西房间的墙上。脑袋微微垂下,看不到表情,神情看上去有几分落寞。

她在里面待多久,他就在这里等多久。

总是那么多无力。他对待任何事情都有足够的信心与从容去解决,唯独乔西,表面上他从善如流,实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多么被动,就算平时言语行为上占了优势,本身爱情这事儿,谁先爱上谁就被动了。何况,他的爱那么久,那么深,还很自私。

七岁那年,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因为他长得好看,完全不顾他外表冷漠,眼神不屑,小手抱着他的脑袋,把他当小狗小猫小猪一般,‘啵’的就是一口,那时,他就记住她了!以后的一二十年,一张张从远方寄来的画面,定格她的调皮,她的搞怪,她的顽劣。一一呈现,从此他陷入的是无法自控的情感世界。

忽然,门“咿呀”一声被打开。

早已适应黑暗的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各自沉默。

 “席烁,你不饿吗?”安静了半响,乔西糯糯地发声。“我妈今天教训我了,说我不知道心疼你,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哪天你被别人抢跑了,我到哪里找这么好的你去……我好饿,我现在去做饭。”说着抬步就走向厨房。

席烁半天没反应过来,蓦地,猛地伸手将乔西紧紧揽在怀中。喃喃道:“西西……”似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说不得一般。

最后,他说:“西西,你太狡猾了。”他以为她在伤心难过,没想到……她饿了。她随意一个动作都让他久久难以平复。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伤感袭来,乔西吸了吸鼻子,清声说:“我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好。”席烁哺哺地答。

 “啪”的一声,灯被打开,室内瞬间变亮。席烁脸上的淡漠也因此转瞬即逝。

一刻钟后。

乔西端上来两碗漂着葱花的方便面。笑嘻嘻地对着等待已久的席烁说:“这是我最拿手的,也是……我目前为止唯一……会的。其它我以后会慢慢学……”后面语气明显不足。

席烁愣住,显然,她的表现不在他的预料范围内。关于今天下午的事儿,两人闭口不言,谁也没有先说,谁也没有想说的意思。

 半响之后。

席烁浅笑,开口评价:“已经超出我的想象,好歹方便面是煮出来的不是泡出来的,番茄也是片,不是整个的。鸡蛋碎了有助于蛋白质的吸收……嗯,有点技术含量。”

乔西撇嘴,早知道他嘴里说不出来什么好听的话,就应该直接和他说,爱吃不吃!

 “不过,我喜欢。”席烁淡淡地说。

乔西一怔。因为他的一句喜欢,心里忍不住雀跃,欢喜,这感觉,真好。

吃过饭,洗梳完毕。各自回房。

乔西抱着枕头在自己的床打滚纠结。另一房间,已工作完毕的席烁,躺在床上,闭目却未睡着。因为太过于投入想一件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已有个人影儿走进卧室。

乔西抱着枕头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掀起薄薄被子的一角,钻进被窝。床面微微向下一陷,床上的人身躯一僵。继而感觉到一对软软的手臂环上自己的腰,小脸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物传递到他的背部。

 

19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