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莲说”是最近半年B城最受欢迎的主题式茶屋,位于东城的这家走的是日式和风路线,店内的装潢摆设总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古朴温厚。

宁诺摘下耳塞和眼镜,眯起眼看向窗外,轻轻舒出一口气。窗外阳光明媚,新鲜生嫩的绿色顺着院墙,向外铺满整条林荫道,一切都是那么宁静美好,只除了不远处那对谈话愈发激烈的情侣。

大约十分钟前,一对情侣在宁诺斜对面的桌子坐了下来。彼时宁诺忙着修改手上的人物线稿,耳朵上还戴着连接到笔电的耳塞,所以并没有太留意到对方在说些什么。而且那个时候,这两位的争执声也没这么的……刺耳吧?

轻啜了口已经凉透的玫瑰花露茶,宁诺转过眼看向那两人。穿着亮橙色连身裙的女人面朝自己的方向坐着,一脸凄哀地凝视着男人,精心描绘的眼妆被泪水晕染的不成样子,大概是因为伤心到了极点,也不再顾忌周围人是否会听到他们的谈话。

“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可以改,你不要这样子……”说着话,女人怯怯的伸手,轻覆在男人的手背。

从宁诺坐着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的背影。黑色休闲服合体服帖,肩膀宽阔,腰身瘦削,修长双腿交叠着,一只手插兜,另一只手虚握成拳随意担在桌上,姿态优雅又有些漫不经心,

被一只漂亮白皙的小手带着颤意覆住,男人搁在桌边的手掌没有任何犹豫的抽开,修长的手指转而圈住盛着饮料的粗瓷茶杯。

“昨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们还好好的不是吗?为什么过了一个晚上就什么都变了?”女人被撂在半空的手抖得更厉害了,说话的语调渐渐显露出质问的语气:“其实你昨天晚上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是不是?其实你早就有其他女人了是不是?”

“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你以为我还是十六七岁的无知小女生吗?我早就什么都猜到了,可因为是你我愿意装作不知道!欧驰,你到底有没有心!”

 

茶屋很安静,女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最后那句质问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周遭的客人想不听到都难。多数人表面装作认真在做自己的事,其实都是竖起耳朵听八卦。毕竟像这样男的俊女的美又超级无敌狗血的黄金八点档,不是每天都能有机会能观摩到现场版。宁诺只听了两句就猜出大致剧情,男人自始至终都没讲过话,只有那位年轻靓丽的OL在自说自话,情绪也越来越失控。看男人那一身纯手工休闲服,以及袖口处露出一角的黑色欧米茄腕表,不难判断出男人的身价地位。再加上那始终漠然的态度,很显然这又是一出花花公子冷拒痴情女的好戏。

宁诺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端起茶杯走向前台。跟熟悉的服务生填了些热水,端起胖胖的青瓷圆杯往回走。眼角瞥到一道亮橙色身影朝这个方向直扑过来,宁诺反应不及,右胳膊已经被人狠狠撞了一下,捧在两手之间的青瓷圆杯也被这把猛烈的力道撞飞开去。

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几秒间,等宁诺回过神,那个穿着亮橙色连身裙的年轻女人已经怒气冲冲扬长而去,甚至连句道歉都没顾上说。伴随着热水泼洒茶杯落地,宁诺整个人已经被撞得半跪半坐在木质地板上,长裙遮掩下的小腿火辣辣的灼痛着,右手臂也传来一阵隐约不明的钝痛。起身倒茶时宁诺没戴眼镜,近四百度的近视加上蒸腾的水雾,因为疼痛而浮起在眼眶的泪水,令她几乎看不清周遭的状况。

周遭的客人都在冷冰冰观看这一幕,没有人愿意出手帮忙。还是刚刚在前台帮她倒热水的小女生看不过眼了,走到近前,试着扶宁诺站起来。谁知一伸手,就碰到她被热水烫到的小腿,宁诺“嘶”了一声,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格外清晰冷静:“我脚踝崴到了,好像还有烫伤。麻烦帮我取点冰水过来,从左边扶我,对,谢谢。”

在女服务生的帮助下,宁诺刚刚站起来,就因为脚踝传来的近乎断裂的疼痛眼前一黑,整个人也失去平衡朝面前的地板笔直扑倒。宁诺一声不吭的闭上双眼,默默等待着匍匐扑倒的疼痛,以及随后不可避免的丢脸和尴尬。

不远处快步走来身穿黑色休闲服的男人,长臂一伸就将宁诺揽入怀里。一只手牢牢掌握在她腰后,另一只手则扶着她的肩膀,不等人反应过来,快速弯身揽住宁诺双腿,轻巧利落站直身体的同时,已经把人打横抱了起来。

宁诺睁眼后最先看到的是一片天旋地转,腿部的疼痛让她很快清醒过来,与男人四目相交的刹那,她敏锐的感觉到两人肢体相贴的地方,胸口,后腰,腿弯,源源不断传来对方的体温,这种并不熟悉的感觉让宁诺忍不住想要挪动自己的身体,目光也随之看向一边,这才发现男人竟然直接把她抱上茶屋的二楼。

宁诺刚要说话,男人已经先一步出声,一句话就堵住了她的嘴:“别乱动,否则你会更别扭。”

男人说这话时的表情可以称得上镇定自若,却让宁诺在一瞬间觉得脸上发烫,因此很快再次瞥开视线,也就错过了对方唇角那抹细微向上的弧度 。

 

 

茶楼二层的员工休息室里,宁诺坐在一只做工精致的原木高脚凳上,草绿色的裙摆撩到膝盖位置,露出多半截小腿来。原本白皙的肌肤早已被一片巴掌大的红肿取代。

冰冷的水流沿着小腿的弧度流淌过肌肤,冰凌的触感以及仍然在蔓延的火热疼痛,宁诺紧咬着牙还是没忍住轻哼出声。之前那个出手相救的男人此时正单膝跪在地上,面前摆着一只水盆,一只手握着她的小腿,另一只手攥着一只冷冻的纯净水瓶,手法熟练的处理着宁诺腿上的烫伤。

“没破皮,没水泡,情况不算严重。但是必须用冷水多浸一会儿。”

男人用词简单,显得有些冷漠,说话的语气却很温柔,宁诺虽然不是小心眼的人,却没有圣母到愿意跟眼前这位始作俑者道谢,所以只是紧抿着唇没有应声。

大概是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应,男人轻挑一边眉峰,抬头看了她一眼。

刚刚在一楼男人将她打横抱起的时候,宁诺就注意到,眼前这个男人生了一副好皮相。眉毛黑而修长,不是双眼皮,眼睛的线条却干净利落,眉眼生得很有味道,始终轻抿着的唇有点薄,像刚刚那样挑眉抬眼的表情,别人做来或许只是简单的疑问,在他做来却有那么点传说中的倜傥味道。

回想起刚刚的情形,那个女人跑出去撞倒自己的时候,眼睛上的眼线睫毛膏都花了,大概也是因为哭的太厉害,又是在这种公共场合,所以才连撞了人都顾不上,逃也似的跑出了茶楼。

这么一想,再看向男人的时候,也不觉得之前观察到的容貌多清俊养眼,反而多了那么几分面目可憎的味道。都说薄唇的男人薄清,皮相这么好的,大抵是仗着自己条件优越,从不曾对什么人动情。所以才眼看着曾经与自己恋爱的女人那么哭着跑出去,都不会有一丝动容。

皮肤上传来的温润触感让宁诺一惊,低头,才看到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水瓶放在一边,水盆挪走,把自己沾湿的脚底放在他的大腿上,一手刚把一只棕褐色的小瓶放在地上,另一只手则轻贴在自己烫伤的小腿肌肤。

宁诺看着沾湿了的深棕色布料,脚尖一个瑟缩,下意识的就想把腿收回来,被男人单手握得牢固。

“别乱动。这是薰衣草精油,你烫伤不严重,用这个合适。”

宁诺眨了眨眼:“你是这里的老板?”不然怎么会轻车熟路直接把她往二楼的休息室带,又怎么会直接拿到薰衣草精油这种东西。

“店是一个朋友开的。”男人按摩精油的力道大小适中,掌心温热。经过刚刚那一阵冷水的冲洗,渐渐的,宁诺能隐约感到肌肤上传来的温热触感,“待会儿我会送你去医院。你有医疗卡么,哪家医院的?”

宁诺知道,尽管眼前这个男人处理烫伤的手法还算专业,可还有脚踝崴伤和胳膊的撞上在,去趟医院是应该的。可常年的梦魇并没有因为近两年的平静生活而轻易放开她,医院那个地方,能不去,就尽量不去。

所以她犹豫片刻,还是轻轻摇了摇头:“谢谢,不过不用了。”

男人又抬头看了她一眼:“你不用跟我道谢。”

“我知道。”宁诺打断他的话,含糊解释道:“我不想去医院,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陪我些医药费然后送我回家就行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话里的哪个字眼,男人好看的眉毛再次轻轻挑了起来。定定看了宁诺一会儿,才说:“我有个朋友开了社区诊所,去那里,没问题吧?”

宁诺原本也没有要讹人钱的意思,刚刚男人用那种仿佛想要看透什么的眼光看她,让她感到非常不舒服。听到男人提出这样一个折中的建议,再加上理智上知道自己确实应该去趟医院 ,便点头答应了。

 

134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