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从社区诊所出来,男人驱车将她送到公寓楼下,打开车门时,宁诺道了声谢,扶着他的手臂,站稳的同时,顺势从他臂弯取过自己的包包。

“谢谢你,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一天之内被同一个男人两次公主抱,对于她这样习惯清净、独自生活的女人来说,实在有些超过了。

欧驰扶住她因为身体不平衡而有些摇晃的身躯,纤细的腰身在他臂弯里显得几乎不盈一握。摘下墨镜,他低头注视着从一开始就没怎么正眼瞧过他的年轻女人:“刚刚医生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应该不用我再重复一次。”

“是。”已经从他的医生朋友那得知眼前这个男人的名字,宁诺干脆拒绝:“但是我坚持自己进去,欧先生。”

欧驰微微眯起眼,熟悉他的人知道,这是他没耐心继续跟人耗的表现。

下一刻,刚刚侧歪着迈了两步的宁诺第三次被人打横抱起,经过一层公寓管理员那里的时候,那个向来热衷八卦的中年大叔激动的站了起来,从眼镜上方艰难的眨动着那双精光四溢的小眼睛:“宁小姐,和男朋友感情很好哦!”

大白天的就这么热情,真是难得啊难得!亏他过去还以为这位宁小姐是当代少有文静保守的女性典范。

相比跟抱着自己的这位欧先生斗智斗勇,她更懒得跟不认不识的陌生人解释自己的生活近况,所以尽管管理员大叔盯着自己的目光热情而有透着那么一股子恨铁不成钢的深意,宁诺还是在被误解和被更深误解之间,选择了沉默以对。

一路搭乘电梯到17层,宁诺话很少,只在适当的时候开口指路。扶着男人的肩膀,另一手握着钥匙打开防盗门,门刚推开不到一尺的宽度,抱着自己的那个男人抬起手肘一拐,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40平的小公寓,十多年前的房子,装潢和家具都非常简单,从厨房到卧室再到阳台,清清爽爽一目了然。欧驰刚把人放在长条沙发,就听那道有些凉的女音淡淡说道:“今天谢谢你。我这边饮水机的水刚好用完,就不招待了。”

欧驰摘下墨镜,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饮水机前,对着淡蓝色水桶上的座机号码,拨通电话。宁诺还来不及阻止,他已经与自己习惯饮用的那家送水站商量好,稍后会直接送两桶水和十张水票过来。

这下子,宁诺总不好再说什么“谢谢你、好走不送”的话,静默了一小会儿,才抿了下唇角,不大甘愿的抬起头:“冰箱里有煮好的酸梅汤,不过是冷的,你要是想喝,倒一些在玻璃杯里,放在厨房的微波炉里加热一下。”

背对着她的男人转身,墨镜被他随意的别在休闲服敞开的领子上,双手则捧着一沓B5大小的画纸:“这些都是你画的?”

宁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男人刚刚一直背对着她,那么他面前的不就是自己日常工作用的书桌?

“没有人教过你,未经允许乱动他人东西是件很令人讨厌的事吗?”

男人微微一抬眉毛,唇角的弧度似笑非笑:“这些都是你画的吗?”

宁诺现在左小腿烫伤,右脚踝严重扭伤,右手臂上方撞出巴掌大的淤青,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被不小心扔到地板又踩了两脚的提线木偶,一举一动都是僵硬的。而她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的态度十分明确。

欧驰眼看着这个女人以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一瘸一拐挪到自己面前,伸手拽住画稿的另一头,黑漆漆的眸子里写满了愤怒和懊恼:“欧先生。”

欧驰的惊喜和好奇渐渐被愕然取代,可他依旧坚持的攥住画稿的一端:“宁小姐,我没有其他意思。”

另一手飞快的伸到休闲装口袋里,掏出名片夹递过去,示意她自己抽一张:“我是C&L建筑设计公司的,你的这些画稿非常符合我们近期一个合作项目的设计稿要求……”

纸张清脆的撕裂声,令欧驰的游说还没正式开始就宣告终结,爱护设计稿的职业本能让他下意识的就松开指节。宁诺趁势把二十多张画稿一齐拔了出来,双手护住摁紧在前胸,随即一瘸一拐的倒退两步,因为抻到手臂上的淤青,紧抿的嘴角不太明显的抽了抽,最终还是好面子的忍住到口的痛呼:“这里不欢迎你。”

“请你离开。马上。”

欧驰始终彬彬有礼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一丝裂痕,不是针对宁诺生硬的逐客,而是她对待自己设计稿的粗鲁态度。敛了敛眉,欧驰的声音也随之冷了下来:“除非那些图只是废稿,又或者宁小姐画了不止一份,否则就你刚刚对待设计图的态度,我不认为有哪家设计公司乐意雇佣你这样的人才。”

说完这句话,欧驰从裤袋的皮夹里抽出两张百元大钞,连同个人名片,背对着宁诺,放在茶几一角。迈开步子离开了这间小公寓。

防盗门关闭的声音让宁诺背脊一僵,抱着撕开一寸口子的设计图稿,艰难的挪回到沙发,全身脱力瘫倒在上面。

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临走前的话,长长久久的在她耳边萦绕,甚至送水公司的人连续摁了三遍门铃,她才听到。

艰难的挪到门口,看着经常送水上门的那个年轻小伙子。熟练的把已经清空的水桶卸下,换上崭新的浅蓝色水桶,咕噜噜的气泡声让她蓦地回神。想要返回沙发从包包里拿钱的时候,被热心的小伙子拦住了:“我来吧。您把钱放在茶几上了是吧?十张水票两桶水,您这次就用两张还是下次开始用?这次就用的话正好200块。”

宁诺一时迷惑于钱的来源,怔忪的点点头。直到门板再次阖上,而她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那张烫金名片,一切才再次清晰起来。

而那句折磨了她整整半个小时的话语再次在耳边响起。这个欧驰,有一句话是说对了。

这些画稿,都是废稿。而类似这样的废稿,两年的时间里,她画了不止十倍的数量。

92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