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两周后,南城以江南水乡为主题的“莲说”茶屋里,宁诺塞着耳塞,将绘图板上完成的线稿导入电脑,正要针对人物的头发和服饰填充颜色,突然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这种感觉已经持续了几分钟,刚刚她忙着导数据,顾不上留意,可这种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而她又没有刚才那么手忙脚乱,所以她拔下耳塞,抬起头——

就见不远处斜对桌的一张方桌边,面对着自己的方向,坐着一个男人,欧驰。

显然这样的男人不太可能在这种地方单独出现,这一次,他的对面又坐了个美人。与上次那位不同型不同款,上次那位打扮的时髦靓丽,画着精致妆容,典型的OL打扮。而这次这位穿着一件斜对襟的小马褂,下身一条同款同质地的长裙,水墨底色,袖口衣襟的地方绣着几多淡蓝色的马蹄花,挽在脑后的发髻别了一支梅花银簪,整个人无论妆容还是气质都与这间茶屋的噱头一样,江南水乡般,满溢着一种曼妙婉约之美。

宁诺抬头的同时,欧驰与坐在他对面的那位美女一起往这边看了过来。欧驰的目光直率、泰然,丝毫没有偷窥已久的人那种心虚不安;而那位美女的正面比背影还有看头,看向宁诺的目光里闪耀着某种况味不明的晶亮。

面对这两位毫不掩饰的审视打量,宁诺面无表情轻扯嘴角,伸手从包包里掏出钱夹,拐着脚朝两人走了过去。

那位美女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随后又很快掩饰掉了,欧驰则不动声色的继续望着她。宁诺走到跟前,从包里掏出两百块,放在欧驰手边的桌面上:“医药费你已经付过了,这是上次你帮我垫付的水钱。”

欧驰在宁诺即将转身的瞬间开口道:“我的建议上次没有说完,相请不如偶遇,既然今天又碰到宁小姐,不如一起吃个饭,谈一谈合作的事怎么样?”

宁诺轻巧的摇头,毫不婉转的拒绝:“谢谢你的赏识,不过不用了。”

“画一张这种稿子,抵得上你画二十张那种卡通人物还有剩。”

宁诺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盯着他看了三秒钟,最终发觉这个人不是刻意诋毁她目前的创作,而是真的不知道那种人物图,与所谓的卡通人物完全是两码事。她微翘起嘴角,露出一抹有点小狡黠的笑:“但是我就是喜欢画卡通人物。”

欧驰一时吃不准她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沉默片刻才慢吞吞的说:“宁小姐,作为一名伦敦大学建筑设计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你职业生涯所能达到的高度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目前为止你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在浪费我的时间以及你的才华。”

有那么一瞬间,宁诺感到一种全身上下的汗毛都倒竖起来的悚然,随后看到欧驰望着她的眼神中没有她所预料的鄙夷和嘲讽,她废了很大力气才张开双唇,喉咙模糊发出声音的同时,她才发现,不过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她的脊背以及脖颈全湿透了,湿漉漉的一身冷汗。

“私自调查他人是违法的。你……”

欧驰皱起眉毛看她:“宁小姐,我觉得我刚才话里有很多个重点,每一个都比你现在关注的这个重要的多。”

宁诺双膝发软,转身就走,有人却比她更快的站起来,挡在面前。

是坐在欧驰对桌那个温婉美人,站起来的时候,宁诺才发现两人差不多高,不同的是宁诺的站姿有点瑟缩,而面前这个女人脊背挺的笔直,温和的目光和笑容都让人如沐春风:“宁小姐,请坐吧。阿驰没有恶意,他是真的想聘用你,相信我,跟他合作没亏吃。要是想回敬他之前害你崴伤以及调查你隐私的罪过,用你的专业讹光他的存款就是最好的途径。”

宁诺还没有完全从之前的震惊和不安中回过神,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下意识的扶住她伸过来的手臂,在欧驰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女人有些惊讶手臂上传来的湿冷触感,反手一握宁诺的指尖:“这么冷?宁小姐你是不是哪里觉得不舒服?”

对面欧驰的目光利剑一般投射过来,宁诺不能确定他到底调查到多少,条件反射般的低下头,有些难堪的避开他的目光。

欧驰和站在一边的美女都有些摸不清宁诺此刻的态度,两人短暂的交换眼神,最后还是女人先开口说:“宁小姐,我姓蓝,蓝舒,是这间茶屋的负责人,想喝什么,我可以帮你调。”

宁诺摇了摇头,蓝舒松开她的手,快人快语的说:“这样,我帮你拿主意吧,你歇一会儿。等饮料上来了,你和阿驰再慢慢聊。”

 

蓝舒走开的这十几分钟,对欧驰来说可能十分漫长,对宁诺来说却仿佛还不够长,尽管每一秒钟她都如坐针毡、心如火燎。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确定到底该不该开这个口,因为她不知道该不该直截了当说出当年那件几乎要了她命的事,让欧驰彻底打消聘用她的念头。欧驰这样的男人她是了解的,一旦认准目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样的男人自信、骄傲,同时也有自信和骄傲的本钱。他们大多目光精准,头脑睿智,自持且有一点小冷淡,口才过人,领导力和个人魅力都卓然超群。

这样的人她过去曾经认识并交往过,最终的结果令她至今心有余悸。

最终在蓝舒端着一杯舒缓情绪的花草茶,放到她面前的时候,宁诺终于捋顺思路,暂时恢复镇定。

她抬起眼,看向面对着自己,一脸平淡却志在必得的男人:“对不起,欧先生,我想我不能答应你的邀请。”

欧驰的脸上终于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惊愕。他以为自己面前这个女人之所以沉默超过十分钟之久,是因为她在考虑并衡量这其间的利益得失。显然,他之前的判断有了偏差,他对宁诺这个女人的了解,也没有他自以为的那么透彻。

第一句话说出口之后,后面的坦白似乎也不那么困难了。宁诺轻轻吸了一口气,从桌上端起那位蓝舒小姐不久前特意介绍的,据说是为她特调的一杯特色饮料,从眼角的余光看去,透亮的玻璃杯里的液体漂亮剔透,深浓的枣红色让人看起来就觉得心间一暖。可此时此刻,尝在舌尖,除了近乎无味的苦涩,她什么味道也品不出。

“你既然已经找人调查过我,那不妨调查的再深入一点儿。”

欧驰微蹙起眉,就见眼前这个在一分钟前还忐忑不安的女人,几近无色的白净面容上,乍一看没什么表情,可无论是微微翘起的唇角,还是那双黑漆漆没有光彩的眸子,都显出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嘲弄。有那么一瞬间,欧驰无法分辨,这种嘲弄到底是针对他,亦或是针对她自己。

思绪模糊间,宁诺已经站起身,眼睛没有再继续盯着欧驰,而是看向门口的方向,目光好像没有焦距一般,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一个人光有才华是不够的,还要有对一些东西的执着和热情,以及最基本的职业操守。这些东西我现在都没有了,欧先生,下次再选人时,还是调查的彻底一些比较好。”

她拖着有些跛的脚,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桌子,简单收拾过后,步履蹒跚,脊背微微有些佝偻,对她这样年纪的女人,尤其是她本身的外貌条件,这样的行走姿态实在是卑微到令人难以置信。蓝舒一边摇着头,款款从另一张桌子挪了回来。一只手撑在桌面,一脸惋惜的说:“可惜了。”

欧驰这个人,对待美人总是格外有耐心的。所以他抬眼问道:“可惜什么?”

蓝舒在宁诺坐过的位子重新坐下来,一只手扶着那杯枣红色的热饮,轻轻摇晃着,啧啧道:“可惜我一杯特调的热饮,可惜那个女孩儿……”故意顿了几秒,等吊足胃口,才继续说:“年纪轻轻的,就跟经过什么大灾大难似的,整个人都毁了。”

毁了。

欧驰刚刚那种模糊不清的感觉,此刻终于有了明晰的界定。姓宁的那个女人,无论是行走的姿势,还是对待自己专业的态度,都在述说着一件事。她不在乎自己是否在建筑设计这方面拥有多少才华,也不在乎画一张那种幼稚的只有校园小女生才会喜欢看的人物图能挣多少钱,更不在乎像他这样的业内专业人士对她有什么评价,她的所作所为,就是在自我毁灭。

难得的,欧驰这个情绪鲜少外露的家伙,当着蓝舒的面,挑了挑眉毛,露出一种志在必得的神情。

蓝舒看着男人走远的背影,指尖轻触着玻璃杯的滑溜外壁,无声笑了出来。

10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