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个人物品都收拾妥了?”欧驰示意她坐下,一边从饮水机给两人倒了两杯水。

这次两人依旧坐在上次谈话的皮质沙发上,宁诺有些拘束的放下包包和笔电,点了点头说:“都收拾好了。”

欧驰翘起二郎腿,靠坐在沙发一端,又看了一会儿手上的画稿,抬起头来看端坐在沙发另一端的宁诺。

“你好像,有点紧张。”不是疑问句。欧驰这个人,向来是要么不说,说出来就要正中红心。

宁诺的背脊挺得有些僵直,右手食指和拇指无意识的捏搓着裙子的纯棉布料。这份近似于复仇的甜美果实来的太晚,且完全不在她意料之内,而那种从内心最深处迸发而出的,岩浆一般火热的激动和急切,是她想掩饰都来不及控制的。

不想泄露更多的个人情绪,宁诺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横在下巴上的食指动了动,欧驰微眯着眼打量着她的侧脸,慢慢的说:“不用担心,前几次我都会陪你一起过去。应酬方面,如果你个人不喜欢,我这边不会勉强你。”

宁诺摇了摇头:“如果有需要应酬的地方,boss您只管说,我没问题。”

见欧驰还是之前那副神情打量着她,宁诺一面在心里懊恼这个人的不好唬弄,一面不卑不亢的说:“过去两年多都只是画图,没怎么和人打交道,另外建筑方面的设计图画的也少,我担心自己会出岔子,给您或者C&L添麻烦。”

“我看你跟他们处得还不错,楚枫和Alice都很喜欢你,莫云生不是刚还嚷嚷着要跟你约会?”欧驰有些戏谑的一挑眉毛,接着说:“其实所有人都一样的,我相信你在这方面会很快适应过来。至于出岔子什么的,谁都有办不好事儿或者说错话的时候,自己多留点儿神,我也不是个绝对不允许手下人犯错误的领导。”

宁诺缓缓点了点头,表示这些话自己都很认真的听进去了,就听欧驰最后又添了句:“你叫我boss没问题,‘您’这种尊称咱们就省了吧。别搞得我跟个老头子似的,宁小姐,好像我也没有大你很多?”

在这之前,除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欧驰给他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异性所带来的冲击,尽管她一直都知道他长得不错,个人能力很强,家世应该也很好。除了第一次,欧驰面对着她跪在地上帮她处理烫伤,以及强势的坚持带她去诊所,抱进抱出最后还把她送回公寓,让她本能感觉到小小的不安,后面几次接触,两人胶着的关键都在工作方面。这些天相处下来,渐渐地,在宁诺心中,欧驰开始是危险强势的同行,后来则是诚恳邀请自己入伙的建筑界精英,到现在,两人之间的身份和界限更分明了,就是简单的老板和下属的关系。

宁诺本来就缺乏与异性相处的经验,所以欧驰在她心目中逐渐成为了一个性别模糊的个体。直到欧驰的这句玩笑,才让她觉醒过来,眼前这个人,不仅是对她有再造之恩、知遇之恩的新领导,同时也是一个男人。而且,宁诺默默的在心里加上后半句,应该还是个可以称得上“声名狼藉”的男人。

面对这种不知道该如何对答的问话,通常宁诺的反应是沉默以对。显然,眼前这位对象不是她有资格可以沉默以对的,所以宁诺静默片刻,才轻声说:“我的个人资料昨天下午交给Alice了,她今天好像不在……”所以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欧驰才没有看到?

“我今年25岁。”

欧驰简直要被某人这种严阵以待的态度逗笑了,而他也确实笑了出来:“宁小姐,或者我一直叫你宁小姐让你比较拘束?其实我们平时以名字相称就好。”

“我叫你宁诺,有外人的场合你愿意叫我boss也可以,平常像现在这样,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

见宁诺还有些迟疑,欧驰只能又加了一句:“我希望大家可以在一个比较轻松的氛围里工作,之前楚枫他们叫我boss,开玩笑的成分比较大,其实私底下他们也都直接叫我名字。”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宁诺还能说什么呢?她试着开口叫了一声:“欧驰。”

欧驰微微一笑:“这就对了。”

见他这会儿好像还没有要谈工作的意思,可两个人好像又实在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聊,想了想,宁诺问:“那个……Alice今天好像没在?”

“她临时有个面试,所以请了半天假。”

宁诺有些惊讶:“她要走?”

欧驰的表情似笑非笑:“她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毕竟,”欧驰耸了耸肩,故意一脸严肃的说:“不是我不放人,实在是那丫头对雇主太挑剔,除了我这个实在亲戚,貌似很少有人可以受得了她那个脾气。”

“她不像是个难相处的人。”

“那是你没见到她对待其他人的态度。”

应该是“对待其他那些女人的态度”吧,宁诺默默地想,她记得光昨天一天,Alice那个小丫头就对欧驰的“女朋友们”吐槽了不下三遍。可见这姑娘内心的怨念有多深重。或许这才是Alice忍不住告假去面试别家的原因?

欧驰打量着宁诺:“你好像很喜欢说着说着话就自己一个人发呆。”

宁诺有些惊吓的抬头:“啊!对不起……”

聊了几个回合,也不见这女人在自己面前真正松弛下来,欧驰暗自叹了口气,把手上的资料递了过去:“要不要谈谈你这些画稿?”

一提到工作,宁诺整个人顿时轻松许多,看人的眼神都是亮闪闪的,并且会主动与欧驰进行眼神交流:“昨天那些资料我都仔细看过了,对比那些照片以及我之前的一些设计稿,我重新画了一张图。”

欧驰从她手里接过那张平面地形图,仔细看过之后,眉目微敛:“你为什么会认为这个地方是在一座山上?”

宁诺愣了愣,捏着裙子的手指渐渐攥出一手的汗:“我……对不起,我……”

犀利的眼神瞬间一转,欧驰略微柔和了眼色,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宁诺,我们现在是在讨论。”

宁诺深吸一口气,才点点头:“我知道,对不起,我很久没有做这方面的沟通,有些不太习惯……”

“没关系。”欧驰转而看向放在两人中间的画稿,手指着庄园核心的位置说:“你的这个想法与合作方不谋而合,对方确实要求在S市郊的一座山坡上建立这个度假酒店。不过这里不能放小洋房……”

宁诺这次不敢再轻易说出什么判断性的话语,刚刚因为这些画稿,她已经一连两次失态,而且以欧驰这么精明的男人,应该已经觉察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不过他没有坚持挖掘下去,也给了自己转圜和喘息的余地。

她抬起眼,看向欧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就见欧驰勾起一边嘴角,说:“我觉得还是等你到了那里,我们一起看过实景再具体说。”

宁诺镇定微笑着回了个“好”字,又问:“这些图你会直接拿给咱们合作方看吗?”

“我昨晚看了那些照片,头脑发热画了这一大堆。要不,还是像你说的,等我到了S市看到实景,然后咱们好好规划研究后再细说……”她已经接连走错两步,不能再想到哪儿就做到哪儿了。尤其面对欧驰这样精明的男人。宁诺现在不敢有丝毫大意,她必须暂时摁熄心头熊熊燃烧的那团火焰,不然恐怕她还没有见到赵玉笙的面,就先折在欧驰手里了。

欧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暂时没必要给他们看这些。”

宁诺暗暗松了一口气,又说:“我听说咱们这次的合作方是赵氏?”

“嗯。”欧驰起身又接了些水:“这次合作案是赵氏总裁赵玉笙先生本人提出的。”

73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