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不过稍后在S市跟咱们见面的是他儿子,赵书廷,也就是赵氏现任CEO,赵老先生本人这两年身体不大好。”

“看样子,赵家上下对这个case还挺重视的……”从别人口中听到赵玉笙的名字,还有那个多年前曾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异母兄弟,宁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身体的颤抖。

欧驰却把她肢体的僵硬当做紧张,有些好笑的坐在沙发另一端,而且刻意坐的离宁诺更近了一些:“是啊,听说这是赵老先生多年的心愿。”

“整个设计方案做下来,加上酒店开业初期的一些投入,少说要六七千万,而且听说赵老先生要的很急,很多地方的价码自然开得更高了。”

“大概是为了什么人吧……”宁诺轻声说。

见欧驰看她,宁诺调整着自己的面部表情,端起杯子喝了口微温的红茶,慢慢的说:“男人不都这样么,功成身退,闲来无事,就会想起一些年轻时的人,或者事儿。然后心血来潮,就会做出一些在常人看来无法理解的事情来。”

欧驰被她说的直接笑了出来:“没想到宁诺你对男人还挺了解的。”

“难道我说的不对?”宁诺的表情一直是温和的,只是说这话时瞟向欧驰那一眼,竟有点儿让人呼吸一窒的犀利和妩媚。

欧驰是什么人,短暂怔神以后很快就反应过来,继续之前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也不一定吧。”

“看一个人怎么选择自己的生活,如果他觉得权势高于一切,那么婚姻家庭朋友等等自然都是可以舍弃的,自然,这样的人年纪大了,想起以前的事儿难免有点惆怅,不过不一定会后悔。”

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宁诺突然抬头看他,就见欧驰顿了顿,继续说道:“至少我见过的,再难过都不会觉得后悔,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会做同样的选择。”

“另外一种呢?”

“另外一种就是把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心爱的女人一走就觉得天崩地裂,走投无路,酗酒吸毒的事儿都干得出来。虽说是挺痴情的,可这样的男人你会要么?”

宁诺不答反问:“那你属于哪种?”

欧驰双手摊开,嘴角微挑:“很明显我两种都不属于。”

宁诺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与当年的赵玉笙和其他男人不同,这男人确实有不做任何选择的资本。家世背景了得,所以不用为了权势地位挣扎;外貌条件出色,更从来不会因为女人发愁。

欧驰把她这个微笑当成默许,那双棕黑色的眸子染上几许温度,悄然将人锁定:“不信的话,可以试试看。”

宁诺不明所以的看他。欧驰此时的眼神变了,不像邀请她加入C&L时的沉着诚恳,也不像刚刚对她表示质疑时的犀利精明,而是包含着某种轻易让女人脸红心跳的热度,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能让对面被他凝视的人手足无措。

要是放在以前,宁诺或许会直接低下头选择逃避,因为她知道,欧驰这样的男人,尽管风流多情,却不会强人所难。只要她什么都不说的移开视线,欧驰自然就会放掉她,拾起之前的话题,轻而易举又无比自然的揭过这个尴尬的片刻。可从昨天晚上翻看母亲那些遗物,到后来连夜绘制那些画稿,再到清晨醒来一个醍醐灌顶的热水澡,以及后来在欧驰面前的失算和失态,此时的宁诺,已经完全被心里那个疯狂的念头攫住了心神,过往的一切,如同夏夜里掠过耳边的风,随着她疾步向前而快速的倒退、失色,脑海中仅存的清晰念头,化作魔鬼的呢喃呓语:抓住这个男人,借由他的手,你才能实施最完美的报复。

心底的震颤和挣扎仿佛历经了沧海桑田,现实中的钟表秒针不过轻轻拨动三下,宁诺眨了眨眼,眼睛轻轻往斜下方一瞥,脸上的慌乱和羞涩,不用排演练习,已经完全恰到好处。欧驰看在眼里,目光微闪,唇边调笑不变,转而拿起杯子,轻轻一磕宁诺手中的茶杯:“那就祝……我们此次旅途顺利。”

宁诺双手捧起杯子:“旅途顺利。还有……合作案马到功成!”

说完,竟然将杯子里已经凉透的红茶一饮而尽。

转身拎着包包走出办公室的宁诺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丝毫没有留意到,重新回到办公桌边,已经低下头佯装工作的男人,在她走出门口的瞬间再次抬眼,脸上浮现的若有所思的神情。

87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