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天,两人都起了个大早。建造度假酒店的地址选在S市近郊的一处山坡。当地人称呼这片山坡为“岚松岭”,宁诺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子轻轻打了个寒颤。

欧驰和赵书廷一左一右走在她两侧,前面领路的是昨天平安酒店那个大堂经理,听说他小时候就住在这一片儿的山里,对这里的地形地貌都很熟悉。男人不知随身带了多少条手帕,一路上都在不停的擦汗,每次擦完都放进左边口袋里,下次用时再从右边口袋里往外掏。

宁诺打颤的情形落在两人眼里,赵书廷比欧驰更快开口问候,一只手格外自然的搭在她肩头:“是会冷么?”

“是我疏忽了,宁诺你是女生,肯定比我们怕冷。”一边说着,赵书廷已经把自己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肩上。

欧驰休闲服的拉链拉到一半,见此情景,手上动作略一停顿,面上依旧淡淡的,嘴角却无声的抿紧。

宁诺拢了拢搭在肩头的西装,犹豫片刻,朝赵书廷抿出一朵笑:“谢谢。”

赵书廷穿着衬衫马甲,双手帅气的插兜,笑意盎然道:“别客气。”

前面领路的经理原本还想介绍些当地的风景特产,扭头的时候发现气氛不对,蠕动着厚厚的唇,又默默转回头去。

倒是宁诺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叫住他问:“孙经理,你刚说这地方叫岚松岭,有什么讲头么?”

“啊!”孙经理飞快扭头,局促的揉搓着捏在掌心的手绢,先看了看赵书廷,又偷瞟了眼欧驰,见两人均没有不快的表情,才飞快解释道:“我们小时候,这片山上都种松树,山岭居中的一个地方地势最高,起风的时候从那地方儿望下去,四面都是松涛。听说这名字是民国时咱们当地一个校长给取的,一直叫了好些年呢。”

“后来呢?”

“后来,啊,就前些年的事,政府规划山地,这片松树都给砍了。树都没了,有风也没那个意境了,所以这名字后来都没什么人知道了。”

欧驰低头看宁诺:“有什么好想法么?”

宁诺四下望了望,站住脚步:“孙经理,你还能看出当年那个眺望松涛的地方在哪儿吗?”

孙经理笑呵呵的一指几人面前不远处的一处山岭:“就是那里啦!”

欧驰已经从随身背包里掏出Ipad,翻到事先录入的一张地形俯瞰图,递到两人中间的位置。宁诺歪头打量,欧驰毕竟比她先接触这个合作案,对整块地形已经了若指掌,伸出食指指着其中一个标记成绿色的圆点:“这里。”

“既然要建造成度假酒店,应该有一个或多个主题的。这个地方靠近外围,我觉得完全可以做一个怀旧地标,种一小片松树,当中位置建一个亭子。”

“可以。结合县志和民俗,会博得县政府和旅游局的好感。”欧驰眼含笑意看着宁诺。

孙经理也在旁边不住点头。

宁诺又看向赵书廷,后者托着下巴没说话。

宁诺问:“赵先生有什么想法或者意见不妨直说,这样有利于我们后面设计规划全局。”

赵书廷摩挲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突然间又抬眼看向欧驰:“这次合作案你们就派她一个?”

“设计方案方面,我们会以宁诺的图稿为主,细节的变动和调整会参考你父亲和我个人的意见,其他的事另外有人负责。”

赵书廷转而将目光投向宁诺,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质疑和考量,以及一丝丝连他本人都没觉察的困惑。宁诺全部看在眼里,神情坦然迎接他的打量。

她会记得赵书廷幼时的模样,完全要归功于当年他们母子的耀武扬威,以及那天夜里母亲一滴滴落在她脖颈的冰凉泪水。可赵书廷当年比她还要小,而且,作为最终胜利的一方,他们才不会去留意被逐出门的丧家犬长什么德性吧!

赵书廷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露齿一笑,伸出食指指着她,对欧驰说:“我想一切开始以前,应该让爸爸先见一见她!”

“当然可以,如果赵先生认为这确实有必要的话。”欧驰对此毫不惊讶。毕竟指名C&L来做这个case的正是赵玉笙本人,宁诺作为此次设计方的核心,两人会见面只是早晚的事。

宁诺却是一惊。尽管早有准备,但第一她没想到这一点会由赵书廷提出来,第二确实没料到会这么快。正式加入C&L才不过三天,抵达S市刚第二天,这么快,就要让她跟那个人碰面了么?

赵书廷似乎很满意宁诺的反应,手指把玩着着袖口处的蓝宝石袖扣,笑着说:“那这两天,二位可以随意在S市各处景点转一转,有什么要求——”

一招手,孙经理握着手帕躬身上前。赵书廷继续道:“找孙经理。他办不了的事儿,欧驰你直接打我手机。”

“后天晚上是家母生日,家父不喜欢吵闹,所以会在家里办个只有熟人参加的小酒会,欢迎二位届时光临。具体地点到时孙经理会派车送两位过去。”

孙经理在旁边不住点头。

宁诺转脸,欧驰没有看她,伸手扯下她肩头那件碍眼至极的白色西装,扔回赵书廷怀里:“多谢。”

赵书廷拎住西装,笑容不改:“那就后天晚上见了。我爸爸喜欢和聪明又漂亮的女人打交道,”赵书廷朝她眨眨眼,“宁诺,那天一定要打扮的惊艳全场哦!”

手机响起的非常合时宜,赵书廷接起电话,朝三人摆摆手,转身朝来的方向走去。

孙经理一脸敬重的望着赵书廷远去的背影,直到那人影远得看不真切了,才转过脸朝两人一躬身:“欧先生,宁小姐,不知道二位现在想去什么地方。”

扔下一颗重磅炸弹,赵书廷走得格外潇洒,想着后天晚上的生日晚宴,宁诺的心头有些沉重,更没有了心思去思考那些玩乐的事。

“还要走一走么?”欧驰见宁诺不说话,就主动问。

“嗯。你要是有其他安排,有孙经理领路就行了,我想再四处看看。”

“今天起得有点太早了,会不会觉得累?”

“还好。”

“这个地方跟你想象中的还一样么?”

“比想象中要大。”

“会冷么?”

“嗯?”宁诺还没有从思绪中回神,身上已经罩下一件深色的休闲服。

脱掉外套,欧驰里面只剩一件贴身T恤,小麦色的手臂结实有力,胸膛和手臂随着主人的动作依稀显出肌肉的轮廓,与他穿着西装衬衫时的斯文清俊截然不同。

宁诺慌乱的抓住差点儿滑落的外套:“不用了,我……”

“怎么,他的衣服穿得,我的就穿不得?”

“不是……”宁诺被他的论调堵得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合适:“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穿着。”

宁诺拢着外套的袖子,小声辩解说:“你里面只有一件短袖……”人家赵书廷可是穿了衬衫加马甲呢,这能比么?

“我没他那么虚弱。”欧驰一本正经的说。

宁诺被他逗得差点笑出声,前面领路的孙经理突然间咳嗽得格外剧烈。

 

96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