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淡淡的薄菏香,乔西抱着席烁后,安稳地缓缓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西西,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席烁情绪微澜地问。

他没睡着?

 “我知道……”话未说完。

席烁猛地转过身来,压住她的身体,黑亮的眸子如火般的盯着她,低沉而热切的声音,“知道就好……”说完一低头,迅速准确咬住她的唇。

“席烁!你轻点!轻点!”乔西胡乱地发声,被他吻的呼吸困难,心头一急,用力一咬。

席烁吃痛地“嘶”了一声后,老实了。

两人平躺在大床上。

乔西弱弱地问:“还疼不?让你轻点轻点,你不听。”

“人家憋了那么多年了。”席烁喘着气又是委屈又是哀怨的。

还人家喔?一个大老爷们用“人家”把乔西说的起鸡皮疙瘩,席烁矫情肉麻起来,乔西一点都罩不住。“那、你、你温柔点……”

“老婆……”席烁感激地望向乔西。

一分钟后。

席先生得意地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没穿衣服。

席太太害羞地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没穿衣服。

席先生佯装羞涩地掀起被子往里看。

“不许看!”席太太命令。

席先生连忙住手,盖好被子,像个乖宝宝一样,躺好。

席太太羞答答地说:“现在可以了。”

席先生一个翻身,饿狼一般扑向席太太。

在妖精打架的过程中。席太太还不忘大声吼道:“席烁,你个变态,温柔点!”

“哎呀,西西,知道啦,知道啦。”

接着连结实的大床也跟着哼哼唧唧起来。

窗外明月当空,清风徐徐。

乔西曾经认为席烁的存在只是一种平凡日子的写照,注定婚后会是一直重复着单调的重复,生活也不过就是如此重复的过都会。可是,从始至终席烁的存在都以另一种鲜活的姿态跳动着,每天都不一样,一点点影响她,渗透她,时而愤怒,时而甜蜜,时而有隐隐的痛……较之从前她多了份安心。

林磊无非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一个缩影,给你甜蜜的一课,再当头捧喝,让你知道甜到深处当自醒,不然苦到无边。

乔西知道。

 

次日一早,阳光洒在她光洁雪白的皮肤上,像是蒙上一层薄薄的白纱,席烁歪在床上,浅铜色的皮肤裸露在外,笑意浓浓地看着熟睡的乔西,伸手抚摸她的脸蛋。

柔软、温柔盈满心间。抬头看了下天空,重新拉了拉被子,将熟睡的人抱在怀中,继续睡,迟到就迟到吧!

乔西一觉醒来,啊啊啊,九点了!!!

乔西胡乱地穿上工作服,快速地洗漱一下,拿起包包走向玄关。席烁依然坐在阳台悠闲的看报纸喝咖啡。

 “我送你。”席烁淡淡地说。

乔西一看到席烁,脑子里就自然地冒出昨晚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幕,红着脸,垂着脑袋说:“你怎么不叫醒我?”

 “昨天你那么累……”席烁悠闲地回答。

乔西的脸已经红的像西红柿了,赶紧逃离,“我不要你送了!”

最后还是他送她到公司,一路上,她都垂着脑袋,手指扯着自己的衣角,扯来扯去。席烁含笑看着她。

 “老婆,下班我来接你。”她下车时,他说。

 

席氏大楼,某人一脸餮足了的表情,笑眯眯地对待每个人,亮瞎了所有人的眼,一向严谨冷酷的闫清,也被席烁突然热情的问好,给惊呆了。

席烁一向傲慢淡漠,这是在外人眼中的形象。这点乔西是从未见过的。突然在所有人面前均是如此平易近人,笑若春风,这是席氏员工是从未见过的。于是员工们之间开始八卦起来。

 “何小姐的花儿起作用了?”

 “两人可能已经……”

 “喔!”

 “……”

原来这样啊!一群人意会。她们并不知道是慕乔西的作用。

 

这会儿,慕乔西无精打采地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好困。还好今天领导不在,又没什么事情,再睡一会儿吧,再次不顾形象地趴在办公桌上,趴的太久了,合身的工作服微微被拉起,腰部隐约一块淤青,正巧被小麦看到,小麦关心上前便问:“西姐,你腰上怎么了?是不是撞哪儿上面了?要不要买点药涂一下?”

呃!受伤,乔西立马坐直身体,摸了一下腰,电石火花间明白腰部是怎么回事,唰的一下脸通红通红。

 “西姐,是不是撞哪里了?!”小麦询问。“西姐你脸怎么那么红……”

乔西尴尬地笑说:“趴的太久了,供血不足……供血太足……”一会儿不足,一会儿又足,她自己都逻辑不清语无伦次了。

席烁,你给我等着!乔西恶狠狠地想。

下了班,回了家,吃了饭,洗澡时乔西看到身上一块块淡淡的红痕,才想起来,自己是要和席烁算账的。就怪他表现的太好,又怪自己一看到他,那个心跳呀,扑腾扑腾的。

于是——

 “席烁!”乔西鼓足勇气,势必要将此事说出来,放到台面上讲。两人婚后,但凡看不过去,忍不了的,乔西都会开一次家庭会议,虽然会议成员只有两人,她和席烁。虽然会议的结果往往都是差强人意,甚至大多数都是席烁逆袭。

但是,在自身家庭影响下,一有事爷爷就会召集全家围着饭桌详谈,她也是其中之一,她实在想不到还有其它办法。

 “嗯?”此时席烁全身舒展地依靠在沙发上,惬意的姿态,狭长的眼睛缓缓地投来一记蛊惑人心的目光。“西西喊我?”

乔西赶紧避开,手不自然地摸了摸腰,又用力的拧了一下。其实也不疼的……算了!还是不说了。太羞了。

谁知,忽觉下身一凉。

席烁已站在身边,很自然地掀起她的睡衣掀到腰部。

乔西赶紧捂住腰部,拽过衣服,立马弹开,不忘手忙脚乱地把裙摆给拉好,涨红了脸骂道:“你个变态,你干什么?!”

席烁貌似无辜的说:“对不起,昨天太用力了,今天不会了。”一点也没有愧疚的意思,甚至看着红痕,眼中浮出异样的光芒。

乔西恼羞掺半,变态外星人,一点都不知道羞,当众掀女生裙子……流氓!

等等!他说……今天不会了……

 啊!未喊住口,席烁已打横将她抱起,堵上她的嘴,任由她四肢扑腾,都无用,抱着她走向卧室,被吻的晕头转向,最后是双手紧紧的拽住他的衣领。

直到两人大口大口的喘气,席烁才有时间,“一看到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说完便扑了上去。

十几分钟过去了。

卧室里传来各种声音——

 “席烁,你个大变态。”

 “老婆,没变态,正常的亲密接触啦。”席烁懒洋洋的声音。

 “你给我滚!”乔西吼道。

 “老婆,你这样好性感,让我好兴奋呢。”

 “……”

所以说,乔西就头疼,在她看来,人人都夸席烁,只有她知道他没节操,没底线,一个奔放到极点的男人。

 

32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