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巴黎圣母院》的雨果老师说,当命运递给我们一个酸的柠檬时,让我们设法把它制造成甜的柠檬汁。雨果老师告诉了我们,当一个人面临倒了八辈子血霉的艰难处境时,他应该有的正确态度。

但他就是没告诉我方法。

我设法了一百遍也没将死在高速公路上的畅行者重启成功,好半天才想起来可以打售后电话。周密地计算好了一切,却由于高估了自己的开车技术,导致跑路不到七小时就因车技问题被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高速路,这真是个令人无言以对的开始。

电话接通,我跟客服描述清楚就是喝水的时候把水泼手机上了,手忙脚乱找抽纸时不小心按到了哪个按钮,车载电脑就突然报错,车就停了,然后就死也启动不了了,问他们能不能远距离给我指条明路。

客服先生温和地说:“小姐,我们会以最快速度派遣救援车和工程师过来救援,离您最近的救援在450公里处,到达您爱车的位置不出意外大概需要4个小时左右。”

我踢了一脚我的爱车,问他:“先生,我要等四个小时?”

客服先生充满人文关怀地说:“小姐,您带ipad没有?您可以看两三部电影舒缓下情绪,我给您推荐两部,最近新出的《无人区里有只鹌鹑》和《来自星星的你我他》都很好看。”

我心算了下时间,心如死灰地说:“先生谢谢你,你们还是先尽力赶过来再说吧。”

他说:“好的小姐,您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我思考了两秒钟,尽量心平气和地对他说:“先生你们车上的按键实在搞得太多了,你们今后的设计理念能不能向苹果公司多学习学习,比如只做一个home键,有没有这个可能?要你们觉得有困难,把苹果公司收购了,把他们做技术的搞来给你们做设计,有没有这个可能?”

客服说:“……小姐,您提了一个好问题,我跟总部反映反映。”

 

我逃得是不太专业,但逃亡路上还花六七个小时跑去4S店修车这显然就太过离谱了。我打开危险报警闪光灯、示宽灯和尾灯,从后备箱里拎出个登山包,经过一番艰难取舍,往里边塞了贴身衣物和一袋苹果一袋橙子俩火龙果以及药匣子,使劲按了按,努了把力把化妆包也塞了进去,然后拎着个保温杯背着包靠在应急车道的护栏旁,看有没有路过的车愿意停下来载我一程。

手机地图显示最近的小城在二百五十公里外,看来还是搭顺风车先去城里住一晚,明早再看是不是能租个越野车继续向北开。对了,保险起见,再租个司机。

 

寒风凉薄,一个小时里,三辆车从我身边视而不见地呼啸而过,世情真是比寒风还要凉薄。第四辆车停下来时我起码愣了五秒钟,很难不怀疑它之所以停下来是不是因为爆胎了。

汽车头灯的强光里,跳舞的雾尘无所遁形。高个男人打开驾驶门走下来,单一的强光下我没看清他的脸,只看到他走近的身形,那身形却突然顿住,良久,叫了我的名字:“聂非非?”

我拿手挡了挡眼睛:“……你谁?”

他走到我跟前,整个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略长的头发,穿铅灰色皮衣和高帮靴,混血的缘故,脸部轮廓很深,眉眼极其英俊。

我看了他半天,在大脑里搜索出三个字:“阮奕岑?”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淡淡道:“是我。”

我说:“你还真是阮奕岑啊……”

他右手从皮衣口袋里拿出来,完全省略了叙旧这一步,敲了敲我的前车盖:“出什么故障了?”

我配合地也省了叙旧这步,将刚才和客服的对话重复了一遍给他听,他打量一眼我的车,有条不紊地道:“你打个电话给客服,让他们先把车拖回去修好,我先载你去C市住一晚,明天送你去他们店里拿车。”

记忆中的阮奕岑从没这么古道热肠过,我被他搞得不胜惶恐,说:“你载我一程去C市就好,明天我租个车,这车就先扔4S店里,我赶时间。”

他转头看我:“赶时间?你要去哪里?”

我跑路还是不够专业,竟然脱口而出道:“长明岛。”

他怔了怔:“你去那里做什么?”发问的速度和强度就像审犯人。

我用尽平生智慧尽了最大努力在一秒内编出个借口:“去旅游。”

他说:“大冬天去长明岛旅游?”

我说:“我就喜欢大冬天去长明岛旅游。”

他目光锐利,审视了我起码十秒,突然道:“真巧,我也去长明岛旅游,正好顺路,不如一起吧。”

我愣了,问他:“你真要去长明岛?”

他已经走到他自个儿的车后去打开后备箱,半身都隐在阴影中,低声道:“对,公司在那边有个年会。”

他这个理由很站得住脚,我一想阮奕岑他们老家在H市,和S市的聂亦家相隔足有两千公里,且一个搞生物制药一个搞景观设计,真是八竿子都打不着,心中顿时淡定。

这可不就是命运给了我一个酸柠檬,我靠运气就把它搞成了一杯甜柠檬汁?

都还不用去租车行,上天就自动给我掉下个奔驰ML650,还配了个司机。上天待我何其仁慈,简直要怀疑我是不是上天的私生子。

阮奕岑问我:“你车上有没有东西要搬过来?”

我说:“有一点。”

他走过来打开我的后备箱,俩饱受车顶压迫的柚子立刻掉下来砸在他脚上,我赶紧跑过去捡起来。他目视面前堆到车顶的物资,问我:“聂非非,这是一点?”

我赔笑说:“你要觉得多了,就看着搬,呵呵,看着搬,我不讲究。”

 

坐上阮奕岑的车已近十点半,天上银月依旧,车窗外可见黑色的林木融在黑色的夜里,因是不同程度的黑,竟也称得上是种风景。

真是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阮奕岑再见一面。当年我和他可是差点不共戴天,那时候我气性大,半夜都想跑去砸他们家窗户,结果六年后江湖再见,彼此竟然都能表现得这么自然……我叹了口气窝进座椅里,不由佩服自己的宽容,果然是药吃多了,心灵也得到了净化。

 

女朋友之间经常会聊一些恋爱话题,阮奕岑曾在我和康素萝泡汤闲谈中出现过一次,在有关初恋的话题里,而且是在话题的后半段。但其实很难定义该不该把阮奕岑放进我的初恋。

话题始于康素萝唠叨完她自己的初恋,回头特别自然地就开始夸奖我:“非非,真的,我觉得你特酷,你说一个人吧,刚认识那会儿大家不熟悉可能会觉着酷,久了也就那样儿,你倒挺奇怪,你说我连你穿秋裤的样子都看过了,我怎么还是觉着你酷?”

我说:“那是因为我就是酷。”

她说:“但我就是特不明白,你这么酷一人,你还搞暗恋?你们酷哥酷妹界不都兴看准了直接就上吗?”

我说:“看过变形金刚没有,威震天酷不酷?他那么酷不还暗恋擎天柱?”

她说:“不对吧,威震天不是和大黄蜂一对吗?”

我说:“你这个CP观倒是挺新颖别致的。”

她想了想说:“聂非非,你丫带着我歪楼了。刚我们说什么来着?”

我往池子壁上一靠,说:“暗恋。”叹了口气说:“聂亦是我男神,你别拿暗恋俩字儿亵渎他,我这辈子能再见一次活的他已经心满意足,就跟你们追明星一个样。”

她说:“我不追明星……”

我喃喃说:“你们追明星吧,明星还开个演唱会,你还能买票去参观,要见一面其实也不难,聂博士那可真是活脱脱一朵实验室里拿军事级安保系统供起来的高岭之花,那实验室还建在珠穆朗玛峰上。”

康素萝怜悯道:“你别感伤了,其实我没说你暗恋聂亦,我是说你暗恋那个什么什么阮奕今,说是你以前那个大学的学长,我听你妈说的。”

我说:“小学语文及格没有?人叫阮奕岑,有点文化成不成?”一想:“不对,我什么时候暗恋阮奕岑了。”

她缩在一边:“你妈说的。”

我都想伸手过去照她脑门来一下,我说:“你妹啊,我这么酷,我能主动暗恋人吗,我妈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不会动脑子自己想想啊。”

她简直要缩成一团:“那、那你妈说的,你都快跟人订婚了。”

我拿起池沿子上的红酒一饮而尽,说:“是有这么个事儿。”

 

是有这么个事儿。

我从十八岁开始相亲。

我爸妈的意思是,咱们做生意的,找女婿最好能找个互相帮衬的,社交圈认识的公子哥儿没几个好人,而且我一大学生还是该以学业为主,所以咱也不进社交圈,还是老实本分地靠相亲。如果相亲对象里有双方都比较满意的,那就先开始交往着,培养感情,要是实在相不上中意的,找个对我们家没什么帮衬的女婿他们也认了。但是不希望我一开始就有所抵触,非要找个圈子外的,其实就为和父母唱反调,却非要说什么是追求真爱。退一万步说,如果圈子里实在是只剩下人渣了,我再朝圈子外发展也不迟。

我觉得我爸妈说得不错,是这个道理,我又不是充话费送的,他们也不会害我,就老老实实配合相亲。

我爸妈给我挑的相亲对象,基本上都符合五讲四美三热爱,比如他们都会扶马路上跌倒的老太太,就算被讹了还是会继续扶。头两个我没相上纯粹是对方长相不符合我审美,我妈从中摸到规律,第三个就挑上了阮奕岑。

其实在相亲之前我就认识阮奕岑,我们一个大学,他大三,念商科,我大一,念海洋生物学,我们同在学校的水下摄影俱乐部,一起随团出去拍过几次东西,属于彼此都知道有对方这么个人物存在的关系。

阮奕岑那时候在学校里以桀骜闻名,长得是那种秀气的英俊,却骑重型机车,在手臂上纹身,听说还逃课,主专业是商科,辅修了个珠宝设计,商科念得一塌糊涂,在珠宝设计上展现的才华却令人瞠目结舌,有设计院之花的美名。

因为他太有个性,我感觉我也挺有个性的,可能是一山不容二虎,虽然同在一个社团,一直也没熟起来,两人连对话都只有过一次。

那是第一个学年寒假,社团组织去三亚那边的水域拍东西,社长因为感冒嗓子废了,让我帮忙一个一个人挨着通知。

我拨通他电话,问他:“阮奕岑是吧?2月7号组织去三亚拍东西,你去不去?”电话那头他沉默了很久,我都以为拨错号了,他才说:“聂非非?”

我说:“是我。你去不去?”

他说:“你为什么问我?”

我愣了,想说社长让我问的我就问了呗,这还有什么为什么。我这么想的就这么说了。结果他啪一声挂了电话。后来他也没去,但那次三亚拍摄还挺愉快的。

这事过了大概有半年,我们就相上亲了。

我其实一直觉得阮奕岑不太喜欢我,有个性的人彼此看不惯这很正常,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相亲完了就跟我妈说这事儿没戏,对方可能看不上我,因为我太有个性了。

结果第二天我妈跑来跟我说,对方觉得可以先相处下去,问我什么意见。

我傻了半天,说:“他长得是挺好,但我也没觉着喜欢他,当然我也没觉着讨厌他,某些方面我其实还挺欣赏他的。”

我妈说:“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你先抱着能和他培养出感情的积极心态试着和他接触,要实在培养不出来再另说,又不是让你和他相处着就一定要结婚。我看这孩子除了经常逃课不太好,其他倒是蛮好的。”

我就和阮奕岑先相处着了。

 

378549 阅读 101 评论
  • 比肩

    唐安陈陈

    爱你,不能只是攀援的藤曼,亦是比肩的乔木。追随你的脚步,因你在这里,我会一直努力。(0回复)

    3 年前

  • 四幕戏

    新寂冥

    七七要当位亲妈啊,不要虐文!(过程可以虐,结尾手下留情啊)(0回复)

    4 年前

  • 高岭之花

    小妮

    非非对聂亦的感情真的很深啊,连暗恋都是亵渎,除非逼不得已她怎么舍得离开呢,前面提到非非河、非非岛应该是和聂亦的美好回忆吧,那至少那时候是爱了吧,哎,他们经历了什么呢?煎熬啊(0回复)

    4 年前

  • 海是没有墙的城

    其实我只是弱弱的想插一句:非非不是在上一篇把手机扔到了车窗外么?(3回复)

    4 年前

  • 阿颜

    七七,我终于找到你了!π_π刚把《华胥引》又给看了遍,看一次心疼一次,四幕戏不会是悲剧吧?(0回复)

    4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