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匹纯白的骏马跃出草丛,四蹄敲打在铺满鹅卵石的河滩上,发出犹如战鼓进击般的急促鼓点。马背上的骑士似乎还嫌不够快,单手持缰,另外一只手重重地拍了一下马臀。骏马昂首嘶鸣,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左旁河林中扑簌簌惊起数只灰白羽翼的飞鸟,拍动翅膀盘旋数圈,朝着北方飞去。

此时已经四月光景,江东之地早已处处皆有孟夏的气象。丹徒之地毗邻长江,更是林木繁茂,水草丰美,侥幸渡过冬季的兽类都纷纷活跃起来,正是狩猎的好去处。

骑士猛然间看到左前方一只鹿影跃过,他立刻拉紧缰绳,让坐骑的速度降下了,然后双足紧紧夹住马腹,从肩上摘下弓箭,利索地搭上一支青绿色的竹箭。

可还未等骑士将弓弦拉圆,他虎目突地一凛,握住弓身的左臂轻转,把箭头重新对准了右侧的一处小山坡。那山坡上出现了三个人,他们徒步而来,身披无肩皮甲,手里各自拿着一副木弓,腰间还用一圈山藤别着环口刀。

“来者何人?”骑士喝道,保持着满弓的姿势,他的坐骑乖巧地停下了脚步,以期为主人获得更平稳的射姿。那三个人看起来颇为惊慌,互相看了看,最终一个年级稍大一点的汉子壮起胆子上前一步,半跪抱拳道:“启禀主公,我等是韩当韩校尉的部属,在此猎鹿以充军粮。”

“哦……”骑士拖了一声长腔,手中弓箭微微放低了几分,旋即又问道:“既是猎鹿,为何身披甲胄?”

“此地靠近射阳,常有陈登的军士出来樵采。所以韩校尉叮嘱我们外出都要披甲,以防不测。”

    骑士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他扫视三人一圈:“韩当治军一向严谨,细处不苟,如今一见,果然不错——那你们今日可有什么收获?”

  

   听到这个问题,三人的表情都轻松了点。为首者起身抓了抓头,羞惭道:“可惜我等运气不好,至今尚未猎到什么大物。”

   “打猎可不能心急,你动,猎物也在动,谁能先发制……”那一个“人”字尚未出口,骑士手中的竹箭猝然射出,霎时贯穿了为首汉子的额头,那人瞪大了眼睛,登时仆倒在地。

剩下的两个人慌忙抄起木弓,朝着骑士射去。可惜骑士的速度比他们更快,从箭壶里取箭、搭弓、射出,一气呵成,第二个人的箭还未射出,额头便被一支飞簇牢牢钉住。不过两位同伴的牺牲,终于为第三个人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弓弦一振,利箭直直朝着骑士飞去。骑士不及躲避,就将手中的硬弓在身前一横一拨,竟将那箭矢拨开来去。

“你们到底是谁?”骑士在马上喝道,他的神态与其说是愤怒,倒更接近于兴奋,那是一种嗜血的兴奋,像是猛虎见到了弱不禁风的猎物一般。

“狗贼!你还记得被你绞死的许贡吗?”第三条汉子一边大吼着,一边搭上第二支箭。骑士听到这个名字,略微有些意外:“你们是他的门客?”

“不错!今日我就要为主公报仇!”汉子又射出了一箭。可惜这一箭仍是徒劳无功,被骑士轻松拨掉。他的反应速度与臂力都相当惊人,这把区区数石的木弓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那个老东西,倒也豢养了几名听话的死士嘛。”

骑士舔舔嘴唇,露出嗜血的兴奋,笑容却突然僵住了。他的右耳捕捉到一声细微的弓弦振动,这声音不是来自前方,而是从身侧的密林中发出来。骑士毫不犹豫,瞬间翻身下马。与此同时,一支利箭破空袭来,直接射穿了骏马的头颅。马匹连哀鸣也不及发出,便一头摔倒在地。骑士避过马匹倾倒的沉重身躯,迅捷地伏低了身子。

那支射穿了马头的弓箭,长度足有二尺三寸,箭杆粗大,还刷了一层深灰色的漆。骑士知道,能发射这种箭的大弓,规制至少在二十石以上,一个人无法操作,射箭时必须事先固定好弓身,再慢慢绞紧弓弦——换句话说,他与许贡门客的相遇不是偶然,而是一次有预谋的伏杀。这周围已经被不知名的敌人架设了死亡陷阱,只等他进来。此时不知有多少大弓,已经对准了这片狭小区域。

又有四支大箭从林中飞出来,将骑士的躲避方向封的死死。骑士一个鱼跃,借助马匹庞大的身躯,勉强避开了这凌厉的杀招,可也被逼到了一处没有遮掩的开阔地。

就在这时,他听到,林子里正对着自己的方向,响起了一声轻微的金属铿锵声。

“妈的,是弩……”

骑士骂了一句脏话,这次他再没有机会闪避了。弩箭要比弓箭穿透力更强,飞行速度更快。它从骑士的右腮穿过,撞飞几枚臼齿,然后刺入口腔,狠狠扎入另外一侧,立时血花四溅。骑士发出一声惨叫,身子晃了几晃,露出了更大的破绽。这时第二枚弩箭从另一个角度飞出,正正刺中他的左侧面颊,强劲的力度让骑士倒退了数步。但令人惊讶的是,骑士顽强地保持着站姿,他不顾鲜血淋漓的脸部,右手抓紧弓身,左手扣弦,还试图对准密林深处的卑劣伏击者。

地面微微发颤,远远的传来无数急促的马蹄声,似有大队人马不断迫近,“孙将军!”、“主公!”的呼声此起彼伏。唯一还活着的许贡门客惊慌地望了一眼树林,林中依然安静,但一种无言的杀势悄然弥漫出来,仿佛有一双严厉的眼睛自林中注视着他,那种沉重的压力,甚至要大过对死亡的畏惧。

许贡门客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拔出腰间的环口刀,对着骑士大喝道:“孙策狗贼,受死吧!”冲了过去。骑士猛一转身,用尽力气射出最后一箭……

建安五年四月,故吴郡太守许贡门客三人,刺孙策于丹徒。孙策击杀三人,面中两箭,回营后不久即重伤身死。人们在感慨小霸王英年早逝的同时,也对许贡门客不忘故主的义烈之举表示钦佩——至少绝大多数人是这么认为的。

85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