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如果要找个词形容这两年的中日关系,那一定是“别扭”。围绕钓鱼岛、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日本修宪这几个撕扯东亚人民神经的话题,中日外交部和军方的发言人每个月都至少要交锋一两回,两国大使甚至辩到了英国的电视节目上。习主席去俄罗斯看索契冬奥会,日本首相安倍连忙把预定计划改了,也飞到索契想说见上一面,但是中国外交部马上放了话:不见。到这一步,恐怕是瞎子也看得出来两国关系的”不一般“了。

中日关系的别扭建立在历史的原因之上,于是由此延伸出的各种军事、经济和政治往来都蒙上了一层难于言表的面纱。例如,当中国首脑访问日本,或解放军将领访问日本军舰时,身后飘扬的太阳旗总会令人心中五味杂陈。而那些开遍中国各个经济开发区的日本工厂门口,也总会飘扬着一面猛一看总会令中国人觉得有些恍惚太阳旗。每个中国人在街头遭遇日本人时,第一反应通常都会犹豫一下,犹豫着是该以怎样的态度和表情面对,这种恍惚和犹豫恰恰是无法磨灭也无法掩饰的民族伤痕。而我相信敏感的日本民众也能感受到这些别扭。

其实日本是更希望能抛开历史上印记与中国实现书面上的“中日友好”的,因为他们太需要中国资源和市场了,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这个残酷的现实,首先表现在政治层面。中日两国自身意识形态不同,而且因为战败国的原因,日本承担了美国在东亚太多的不可推卸的职责和压力。对美国是马首是瞻,美国需要的是一个经济发达的日本,而不是一个政治军事也强大日本。所以到现在,日本都算不得一个政治大国。

何谓政治大国?很简单,就是在国际舞台的影响力。日本真正成为发达国家的时间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但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一直都若隐若现,除了本国的民族性以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受到美国钳制。

什么是影响力?无非就是出现一个状况,你的言论和立场能能够起到左右其发展方向的作用。为什么说中国近几年在国际上影响力大了?最简单的例子,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中国的态度左右了西方发达国家想要制定的规则,而中国代表的是发展中国家。这在以前恐怕是不存在的事,所有的制度和规矩都是欧美订的,其他国家只有服从的份儿。

日本如果是一个政治强国,不用说别的,至少早该摆脱开美国的钳制了。鲜活的例子就是德国。二战后德国被美国和前苏联一分为二,比日本更惨吧,但没过多少年,德国统一了,现在依旧是世界排名前三的强国,虽然作为战败国不能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只要是德国能造的,都是最先进的,而且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不论是欧盟还是早先的G8再到后期的G20,德国的态度都是举足轻重,根本不会随便听命于谁,哪怕你是美国。很多时候人们都会忘记德国是个战败国这一挡子事,因为战败国所受的钳制已经被其他锋芒所掩盖了。

但日本不同,日本一出现,无时无刻不让人看到战败国的影子,无时无刻不维护着美国的利益。鉴于此,与我们一衣带水的日本更像是美国横在中国门口的一把钢刀。这让我想起了一个词:立马横刀。日本的国土可为美国立马,美国的武器可为日本横刀。

而就经济层面来说,在中国崛起之前,日本以美国最大的债权国的身份存在了很多年。勤劳智慧的日本人民全心全意的发展着本国经济,用创造出来的财富无私的大力的支援着美国的四化建设,这种精神谁人闻之不为之动容呢?终于在八十年代的一天,日本的经济发展到强大的将要超过美国,甚至对整个世界都开始起到一定影响力的时候,美国摁住日本的脖子签了一个《广场协议》,表面上美国说自己的美元没有那么值钱,所以导致了贸易逆差。其实是美国自身财政赤字严重,也就是负债太多了,周转困难,于是让日元升值。

美国这样做造成的结果就是严重的打击了自己的债权国——日本。日本自身经济基本是靠出口,日元一升值虽然造成原料便宜,但出口价格随即跟着猛涨,价格优势没了,产品竞争力自然而然跟着没了,赖以生存的出口一崩溃,日本经济随即萎靡了。加上因日元升值而导致大量热钱涌入日本,老百姓的购买力也生猛了,热钱闻着肉味统统窜进股市和房地产,那么多钱进去了,股票和房地产能不跟着涨吗?可实际上人民手上的股票地产根本不值那个钱,那么多涨出来的就是泡沫,都是虚的。热钱的操纵者见赚够了,把钱一撤,虚构的泡沫经济大厦转瞬不见了。老百姓之前买的房子和股票也全砸在了手里,原先一百万买的房子,现在5折挥泪跳楼大甩卖再买一送二搭上装修家电都没人要,整个日本进入了传说中的“失去的十年”,就是说在那之后的十年,日本经济基本处于原地踏步。

当这些灾难降临的日本的头上时,美国一摊手说,你看,中国造的东西那么便宜,对我的经济造成了威胁,我的人民失业了,东西卖不出去了,产生了恶性循环,殃及池鱼在所难免。而你就是池子里的那只鱼,这一切都是中国的错,你得跟我站在一条线上,一起对抗中国,不然中国翻身后我只能喝汤,你就连汤都喝不上。日本眼观鼻鼻观天,掐指一算,好像是这么回事,就算不是也得是,因为日本从来不对美国说“不”。接着在中国经济腾飞的这些年里,日本充当了美国扼制中国的排头兵。

有人会问,难道日本就那么任美国宰割吗?答案是否定的,《广场协议》之所以能签订要归功于美国给日本画得那个饼,当然,关键不在那个饼画得多么逼真,而在于日本愿意信。当然,那之后日本不再愿意信了。但殊不知美国早已玩弄日本与掌股间,由不得他不信。

2009年,在势如破竹的金融风暴袭击下,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通用和克莱斯勒都宣布申请破产保护。把这一切归咎于金融风暴可能多少有些冤枉金融风暴,美国汽车业一直以来就被日本的汽车压的抬不起头来,这下接连两家要玩完,美国政府不能坐视不管,本着一切错都是别人的处事原则,美国这次把矛头再次对准了日本,而且指名道姓就是丰田公司,将世界汽车业头把交椅上的丰田拉进了召回门。这对同处于金融风暴下的日本,无异于雪上加霜,日本表现的依旧无怨无悔,即使是美国把世界汽车头号霸主的日本丰田公司一杆子打下马也毫无怨言。

不知道丰田公司的老板丰田章男前往美国,面对美国法官严厉质问时嘶哑着嗓子道歉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只是序幕,因为美国要保卫的是自己的汽车业。号称汽车上的王国的美国,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这方面被日本骑在脖子上?日本也许不高兴,但是还来不及不高兴,美国及时在另一个场合闪亮登场了,那就是日本与中国的钓鱼岛之争,与俄罗斯的北方四岛之争时,美国含含糊糊的站在了日本一边。

与美国共了几件事下来,日本多少明白了,作为同盟的美国尚且对自己下如此毒手,不要说隔海相望的那个有着解不开的疙瘩的中国。偏偏日本这些年对中国的依赖性越来越大。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应周恩来的邀请来我国访问,双方于同年9月29日发表两国政府联合声明,宣布侵华战争造成的中日双边不正常状态结束,并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从那年起,中日两国之间的贸易业正式启程。仅1972年当年中日双边贸易额就达11亿美元。当然,这区区的11亿美元对于当时的日本可以说不值一提,但是对中国却是一个质的变化。

众所周知,上世纪70年代是中国建交热潮,对此,原子弹试爆成功可谓功不可没。在那之前,不要说建交,即便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个合法国家的都屈指可数,当中国罗布泊深处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后,二战后的世界格局跟着起了化学反应,识相的纷纷拐弯抹角的和中国建交。如果说朝鲜战争,中国的军力让世界知道了中国的话,那么原子弹的爆炸就是让世界接受了中国。全球趋势如此,日本又怎能背道而驰?所以又回到了第一章的论点——如果没有核武,中国的外交道路将走得更加艰难。中国加入了核俱乐部,给我们的外交活动带来了太多太多的利好。

话题回到中日贸易上,起初中日两国的贸易对于日本来说根本排不上号,中国出口的以原材料为主,煤炭、木材、矿石、农产品,搁到现在都属于战略物资,而日本出口给中国的以电子元器件为主,换成现在的说法就是:用过之后处理的成本都高过产品本身带来的价值。但是又有什么办法?1972年日本可以很大方的说:你能卖给我什么?我都要。中国也只有上述的那些产品可以出售。同样搁到现在,日本敢说你卖什么我买什么的话吗?小到针头线脑、袜子鞋垫,大到汽车轮船、高铁飞机,中国造的产品能把日本全方位立体式的占满了。日本在那个时候从中国进口储备了大量的原材料,尤其以木材、煤炭、钢铁、稀土资源为主。但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中国对于这些稀缺原料的出口已经收缩得很紧。

而与此同时,中日两国贸易额已经惊天地泣鬼神了。在2010年,中日双边贸易额从1972年的11亿美元增加到3030.6亿美元,可谓越涨越快。截至2006年末,日本在中国实际投资累计达到579.7亿美元,累计投资项目为37714个,有数千家日本企业分布在中国各个地区。而中国又越来越强硬,随便从稀土上搞搞小动作就够日本喝一壶的,不要说每年还向中国出口的大批商品。再加上与中国的竞争逐年走向白热化,当这一切纠结起来的时候,注意力自然而然就会联想到战争。没错,有时候很多事纠结到最后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迎接战争,二是发动战争。

最后,就是军事层面。中日两国在近代战争史上有两次耳熟能详的战争,即甲午战争和抗日战争。虽说一人赢了一场,但是中国始终是最大的受害者。对于抗日战争的输,日本在骨子里是不服的,至少他们不认为是输给了中国,而是输给了美国,输给了苏联。

这么多年来,日本也不时的发出类似的声音,认为二战的战败原因是面对的敌人太多。又是中国,又是美国,还有苏联,美国还给扔了原子弹。在日本看来,是对手赖皮。问题在于战争不是小孩打算,还能约好单挑,然后就真的一对一。不论哪里的战争,只要一打响就会有血腥味,而血腥味在陆地就会召来猛兽,在海洋就会召来鲨鱼,那绝对不是两个国家的事。不要说两个国家打仗会召来别人了,中国想统一台湾能召来一群狼,中国西藏稍有个声响,立刻也能召来一群狼,不然的话,不说别的,朝鲜半岛早统一了。

就日本目前的状况,他是不会主动发动战争的,因为他本身没有军队,拥有的自卫队在各个方面都受到战败国协议的种种限制,也只能防御,所以一旦有人来袭,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给那个曾经坑过他害过他的美国身上。这听起来就是多么令人抓狂的一件事啊。试想一下,如果有人攻击日本,那么为日本而战的没有日本自己的军队,这个事实放在任何一个国家身上都是巨大的不安全因素,这就难怪日本严重缺乏安全感。放眼望去,他最大的假想敌也只能是中国了。这么多年来的经验,美国不会真的要他命,顶多就是养肥了割一刀肉走,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具体会怎么样,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中国的导弹可以打到他的本土任何一个地方,而且那些导弹可以携带核弹头,而且那些核武器正是中国自家产的。对于核武器,我想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比日本更了解其威力,而最了解核武器的日本却连核武器见都没见过,当然,引爆后的不算。

百年来,中国遭遇过太多的豺狼虎豹,首当其冲非日本莫属。中日建交几十年,中国和日本之间多数时间扣着一个“中日友好,一衣带水”的美丽光环,但那光环之下究竟是什么,中日两国的老百姓都明白。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国放弃了日本的赔款,这看上去本来应该是一件很豪迈的事,所谓一笑泯恩仇。但站在日本一个岛国的心态来讲,你中国未免有些一厢情愿。

站在日本的角度上思考这个问题,一切就很简单了:首先,我与你打了八年,这八年还是一个保留数字,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就有我的份,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我就根本没离开过,前后杀了你几千万人,掠夺了你数不清的资源财富,给你带来的损失何止是天文数字?可能到底干了多少丧尽天良的坏事,我日本比你都清楚,这些不是我不知道,而是我根本不敢承认,我哪承担得起这么大罪过?就算杀我几个来回也不够,可你大笔一挥说过去的就过去了,只要以史为鉴,创建新的友谊就好,你让我情何以堪?

当初赔款你不要,那会我也正困难,手头紧,人一穷,志一短居然就真的没给你赔,现在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清楚,关键是我不敢往深里想,早知道还不如把款给你赔了,两清了也好,总比弄成现在这样,欠着你那么多。你对我以德报怨没问题,问题是我何以报你的德?之前你中国一直贫穷落后都还好办,可眼看着你中国一天天强大起来,以前我分你口饭吃,现在你跟我抢饭吃,乃至让我没饭吃,以前你求着我要买我的技术和产品,要我给你投资开发,如今我得求着去你那投资,干点什么都得看你脸色,我选个首相不亲华,你都不高兴,你让我何去何从两茫茫。美国虽然欺负我,可这么些年也都习惯了,无非就是没事给我两耳光加一脚,最多吃饭连带喝完花酒都记在我的账上,我去买单就是了,可是你中国会怎么样对我?我真的没经验,风险大大的,试验的不敢做,搞不好死啦死啦的。

那么站在中国的角度该怎么想呢?也许真的是海纳百川打算跟你摒弃仇恨,发展友谊,共同发展。又或者是觉得得血海深仇岂能让你出钱就算了?眼光放长远,养肥了再杀!至于中国具体是怎么想的,不光日本猜不透,全世界都猜不透,能被随便猜透的,就不是中国了。

我觉得中国对日本的态度已经很明朗了,那就是总挂在中国外交辞令上的一个词“搁置争议”。这个词可圈可点之处很多,也很有意思。首先承认了中日之间有争议,争议分两点,争为武斗,议为文斗,意思是中日之间打架或吵架都会有。怎么办呢?当然是搁置。搁置是什么意思?通俗点是说:先不要管他,我们先聊点开心的事。问题在于把争议搁置了,不代表争议不存在,开心的事聊完之后呢?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先礼后兵”,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重要,与日本的竞争跟着越来越激烈,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还包括领土上,那么争议也会一直在积累的越来越多,即使是搁置,最起码也得有个搁置的空间吧,试想有一天,中日之间的争议已经没空间可搁了,是不是就得拿出来解决一下下?

中国所谓的搁置争议,不是因为我们的空间大,可以装的下大把的争议,而是在争取时间。这个道理我懂,日本更懂,因为中国从来没明确说过争议搁置到最后,将怎么解决。邓小平曾经对中国搁置争议的说法有过解释,他说现在既然没办法解决,那么就交给我们的后代,他们一定会有更高的智慧用更聪明的方法解决的。什么是更高的智慧和更聪明的办法?我看是更锋利的牙齿和更强健的肌肉、更硬的拳头才是。

对于科技,人类的智慧会受到种种局限性,但是对于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和军事智慧,自古都是一样的,古人的做法未必比当今的人差,当今的人做的事未必比古人的强。当然,虽然这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道理,这话还是不能挑明了说,不仅不能挑明说,还得多加几层窗户纸,所以邓小平又加了一个词:韬光养晦。意思还是一样——我们需要的是时间,是稳定发展的时间,发展才能强大,当强大到别人都不敢欺负的时候,很多问题自然就没了。

124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