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延面色阴沉地从低矮的城垣望下去,城脚下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具袁军士兵的尸体。这些战死者身上只有少数人披着几块皮甲,大部分尸体都只是简单地用布衫裹住身体。手里的武器,也只是简陋的木制或竹制长矛,甚至连一面小楯都没有。

这种胜利并不让刘延感觉到快意。从装备判断,这些不过是冀州各地家族的私兵,被袁绍强行征调过来,一来可以充做战争的消耗品;二来变相削弱那些家族的实力。这样的士兵无论死多少,袁绍都不会有一点心疼。

刘延抬头看了看远方,袁军的营寨背靠黄河而设,旌旗招展,声势浩大。这些袁军部队是从黄河北岸的黎阳渡河而来,牢牢地把控住了南岸的要离津,然后从容展开,将白马四面围住,骄横之气,溢于言表。

可刘延又能做什么呢?这一座白马小城不过三里见方,他这个东郡太守手里的可战之兵只有两千不到。算上白马的居民也不过才一万多人。而此时包围小城的袁军,仅目测就有一万五千之众。

以袁军的威势,只要轻轻一推,就能把此城推倒。白马一陷,冀州大军便可源源不断地渡过黄河,直扑官渡,在广阔的平原地带与曹操展开决战。可奇怪的是,对面的袁将似乎心不在焉,除了派出一批大族的私兵试探一下守军的抵抗意志以外,主力一直按兵不动。

刘延摇摇头,白马已是孤城,现在想什么都没用了,只有殉城战死或者开城投降两个选择。他叮嘱城头的守将几句,然后满腹心思地沿着青石阶梯走下去。他刚一下来,立刻有一名亲随迎了过来。

“抓到了几个袁军的细作。”亲随压低声音对刘延说。

刘延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大战持续了这么久,各地的细作都多如牛毛。他淡淡道:“当众斩首,以安民心……哦,对了,尸体别扔,也许还能吃。”

亲随有些踌躇:“这两个细作,有点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

“要不您亲自去看看?”

刘延眉头一皱,没说什么,这名亲随跟了他多年,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他们离开城墙,来到城中一处紧邻兵库的木屋里。木屋里站着两个人,他们没被绑住,但四周足足有八名士兵看守,动一下就会被乱刀砍死。

这两个人年纪都不大。一个大约二十岁上下,面白无须,两道蚕眉颇为醒目;他身边的根本还只是个大孩子,细眼薄唇,下巴尖削,小小年纪额头就隐有川字纹。两个人的穿着都是青丝单衣,濮巾裹头,一副客商打扮。

刘延在路上已经了解到了详情。一接到袁军渡河的消息以后,白马城立刻封城不许任何人进出。同时城内大索,凡是没有户籍或没有同乡认领的人,都会被抓起来。这两个人,就是在这时候被抓进来的。

 “你们叫什么名字?”刘延问。

“我叫刘平,这是我的同伴魏文。我们是行商之人,误陷入城中。”刘平略一拱手,不卑不亢。

刘延冷笑道:“曹公与袁绍对峙已经半年多了,天下皆知,又有哪个商人胆敢跑来这里来?分明是细作!”他假意一挥手:“拖出去杀了。”听到他的命令,几名士兵上前正要动手,刘平挡在魏文前面,厉声喝道:“且慢!”士兵们都楞住了,手里的动作俱是一顿。

刘延心中大疑。刘平说这一个字时的神态和口吻,都带着一种威严,这是身居上位者特有的气质,学是学不来的。这两个人的身份,似乎没那么简单。他又重新打量了两人一番,觉得那少年的面孔有几分熟悉,却一时说不出。

“你们到底是谁?”刘延问道。

刘平把手伸进怀里,这个动作让护卫们一阵紧张,刘延也下意识地退了一步。那少年见刘延如此胆小谨慎,发出一声嗤笑。刘延却面色如常,他如今身系一城安危,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刘平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远远扔给刘延。刘延接过一看,原来是一条柏杨木签,签上写着“靖安刺奸”四个字。

这四个字让刘延眼皮一跳,这——是靖安曹的东西!靖安曹是司空府内最神秘的一个曹,这个曹的职责众说纷纭,没人能说清楚,无数的传言总是和刺奸、用间、刺探、暗杀等词语相联——唯一能够确信的是:靖安曹的主事者,是军师祭酒郭嘉。

靖安曹的人无处不在,行事却极端低调。即使是在如今的白马城中,刘延相信也有靖安曹的眼线,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他用手摩挲着木签的粗糙表面,缓缓开口道:“仅凭这一条木签,似乎不足为凭。”

“那么加上这个呢?”那个名叫魏文的少年昂起下巴,又扔过来一样东西,眼神里满是不耐烦。

刘延捡起来一看,发现是一块精铜制的令牌,正面镌刻着“汉司空府”四字,背面獬豸纹饰,牌头还雕成独角。刘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位到底是什么人,不光有靖安曹的凭信,连司空府的令牌都有。

“还不快把我们放开?”魏文叫道。刘延不得不亲自上前,将他们松了绑。两人舒缓了一下手脚,魏文没好气地伸出手来:“看够了?还给我。”刘延把令牌与木签双手奉还,魏文抢回去揣好,眼睛骨碌碌地盯着刘延,不屑道:“你不专心守城,反倒与我们这些客商为难,胆量也太小了吧?”

刘延淡然一笑,没说什么。刘平淡淡地喝止道:“二公子,别说了,刘太守是职责所在。”魏文气鼓鼓地闭上嘴,自顾朝门外走去。门外士兵看到大门敞开,出来的却不是刘延,“哗啦”一起举起钢刀。魏文脸色霎时变了几变,似乎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连连倒退几步。直到刘延发出命令,士兵们才收回武器。魏文昂起头,努力地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你这些兵倒是调教的不错。”

一听少年这居高临下的口气,刘延可以肯定,这两个人绝不是什么客商。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刘延已经打消了追究的念头。靖安曹做事,不是别人可以插手的。他是个极度小心的人,不想因为一时好奇而搞砸郭祭酒的计划。

“如今城中纷乱,各处都不太平。两位一时半会是无法离开,不如去县署少坐,也稳妥些。”刘延客客气气说。刘平一点头:“恭敬不如从命。”

刘延带着刘平和魏文离开兵库,朝着位于城中心的县署走去。此时街上已实行禁令,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只偶尔有一队士兵匆匆跑过。整个白马城陷入一种焦虑的安静,好似一个辗转反侧的失眠者。他们走过一处空地,几个士兵拿着石头在往一口井里扔。

刘平和魏安一直在悄声交谈,还辅以各种手势。走在前头的刘延感觉,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奇怪,既不像主仆,也不像兄弟,那个叫魏文的小孩子虽然听命于刘平,但总不经意间流露出颐指气使的气度;而刘平对魏文说话不像长辈对晚辈,更像是上级对下级,还带着点商量的口吻。

这时候意外出现了。

两个黑影突然从两侧低矮的民房顶跃下,速度如影似电。刘延与他的护卫刚露出惊疑,两道寒芒已然刺中了刘延的小腹——却发出了“铛”地两声脆响,刘延整个人朝后头倒去,从破损的布袍下,隐约可见铜光闪耀。原来刘延为了防止被刺杀,在外袍下还穿了一身铠甲,这个人真是小心到了极点。

刺客还要继续挺刺,这时候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居然是刘平。他先拽开失去平衡的刘延,然后飞起一脚踹开亲随。只听一声惨叫,原本注定要切开亲随脖颈的刀锋,只斩入了大腿。两名刺客见一击未中,不见任何迟疑,立刻拔刀各自跃上房屋,很快消失在视野里。

那些还忙着填井的士兵扔下手中的石头,都跑了过来。刘延挥着手吼道:“还不快去追!”他们连忙转身朝着刺客消失的方向追去。

“您没事吧?刘太守?”刘平问。刘延脸色煞白地从地上爬起来,勉强点头。这次丢人可丢大了。这城里经过几遍盘查,把两个靖安曹的人当细作不说,居然还漏掉了真正的刺客,一漏就是两个。若不是他生性谨慎,恐怕此时白马城已陷入混乱。

“谢……谢谢先生救命之恩。”亲随捂着潺潺流血的大腿,冲刘平叩头。刚才若不是刘平及时出手,他早已成了刀下之鬼。那剑斩的力道极大,他的大腿被砍入极深,可想而知若是加诸在脖颈上,会是怎样一番景象——他刚刚还指控这人是细作,现在却被救了一命,这让他有些惶恐。

“不客气,同行之人,岂能见死不救。”

刘平温言一笑,回头去看魏文,却发现他站在原地,眼神有些发直。刘平问他怎么了,魏文嘴唇微微颤动,低声道:“这……这种剑法,好熟悉……对,就是噩梦里那种感觉,我曾经经历过,不会错。”魏文双股战战,试图向后退去,却被刘平按在肩膀上的手阻住。

“别忘了你为什么来这里。”刘平悄声对他说,似乎也是对自己说。魏文咬着牙攥紧拳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针对刘延的刺杀引起了一场混乱,守军对城里展开了又一轮搜捕。刘延赶紧把他们两个人尽快返回了县署,加派了守卫,然后吩咐奉上两盏热汤压惊。刘平坐在尊位,魏文坐在他的下首,两个人端起汤盏略沾了沾唇,旋即放下,他们的举止风度,一看便知出身大族,这让刘延更生敬畏。

刘平开口问道:“如今白马四面被围,不知刘太守有何打算?”

刘延心中一凛,若刘平问的是“如何应对”,他还可以从容回答;可他偏偏问的是“如何打算”,这就是存了试探的意思在里头。袁绍大军压境,许都这边难免人心浮动。这两个人,说不定是曹公派下来检校军心的……

想到这里,刘延苦笑一声道:“如今之局,已非在下所能左右,惟有拼死殉城而已。先生问我,真可谓是问道于盲了。”他将城内外局势据实相告,刘平听了以后,沉默不语,面露难色。刘延看出他心思,又道:“如果两位是要急于出城,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刘延叫手下取来牛皮地图,铺在两人面前,用盛汤的杓子边指边说:“袁军虽然势大,但我白马城也并未全无出路。两位且看,在西南处,如今还有一条宽约数里的通道。不知为何,袁军至今不曾到此,只偶尔有斥候巡逻。若是有快马,两个人要冲回南方,不算太难。”

魏文伸着脖子端详了,忽然抬头问道:“你们的信使,是否就是从这条路去给我……呃,曹公报信?”

“不错。”

魏文道:“袁军兵力如此雄厚,却围而不攻,反而留了一条单骑可行的南下通道,你难道看不出什么问题?”这小孩子语气尖酸,说的话却大有深意。刘延重新审视地图,一言不发。魏文忍不住身子前倾:“我问你,我军与袁军若是决战,孰强孰弱?”

“袁绍兵力数倍于曹公,又新得幽燕铁骑。若正面决战,我军胜机不大。”刘延答道。

魏文伸手在地图上一点:“白马城是黄河南岸的立足,乃是我军必救之地。袁绍放开白马的西南通道,明显是要你去向曹公求救,他们再围城打援,逼迫曹公主力离开官渡,北上决战。明白了?”

刘延脸色陡变。他只纠结于白马一城,这少年却轻轻点透了整个战局,虽说略有卖弄之嫌,却也显露出高人一等的眼光与见识。黄河与官渡之间是广袤平原,在那里两军展开决战,曹军败多胜杀。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刘延就是战败的第一个罪人。一想到这里,刘延顾不得礼数,霍然起身,额头沁出细细的汗水。

“得马上派人去警告曹公!”

“不必了。”魏文摆摆手,“我都看得出来,曹公会看不出?你老老实实守你的城就行了,不要自作聪明,乱了阵脚。”教训完刘延以后,魏文颇为自得地瞟了刘平一眼,刘平却是面色如常,镇定自若地啜着热汤。

刘延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两个年轻人,定是十分重要的人物,可不能折损在了白马城中:“我马上安排快马,打开南门送两位出去。”

刘平却摇了摇头:“多谢太守。不过我们不是要南遁,而是北上。”他轻轻在地图上一点,眼神透出几丝坚毅,指头点中的位置正是如今白马城外驻扎的袁军营盘。刘延手一抖,几乎要把手边的汤盏碰倒。

“您这是……”

“我们去试探一下,看看袁绍对汉室还有多少敬畏。”

“汉室不就是曹公嘛,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刘延心中暗想。

——————————————————————————————————————

与此同时,在那一处被指头压住的袁军营盘门口,一场酝酿已久的混乱即将爆发。

一大队剽悍的骑兵安静地排成三队阵列,他们个个身挎弓箭,腰悬长刀。他们所处的位置有些奇怪,前面一半已经出了袁军主营的辕门,后一半却还在营中,好像一条出洞出到一半就卡死在那里的蛇。

在队列的最前方,是一个全身披挂的黑高汉子,他正好整以暇地用一把宽刃大刀修建着指甲。他胯下那一匹乌丸骏足有些不耐烦,因为缰绳不在主人手里,而是被一个怒气冲冲的文官抓住。那文官身后不远还站着一员大将,但看上去似乎他完全没有帮手的意思。

“颜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郭图喝问道,用力去拽缰绳。可那坐骑四蹄如同生根一般,纹丝不动,郭图拽不动,只得悻悻松开手。颜良身后的骑士发出一阵哄笑。

颜良收起大刀,诧异的表情略带做作:“郭监军,我不是给你行了一份公文么?延津附近发现了曹军斥候,我身为先锋大将,自然得去查探一番。”郭图冷笑道:“这等小事,何须大将亲自出马!你根本就是想去游猎吧?”

被说中心事的颜良一点也不见惭愧,反而昂起下巴,理所当然地说道:“白马小城,交给监军你就足够了,我在营里呆的都快长毛啦,得活动一下筋骨。”

郭图一听,登时火冒三丈:“出征之前,袁公有明确训令,以我为前部监军,节制诸军。你难道想违抗……”他话还没说完,颜良双腿一夹,坐骑默契地向前冲了几步,吓得郭图不得不闪身避开。这一闪,之前说话的气势被打断,再也续不下去了。

“审时度势,临机决断,此皆大将之法。尔等颍川腐儒,何必管那么多!”

颜良逼退了郭图,哈哈大笑,一抖缰绳喝令开拔。郭图见拦不住他,转过头去,求援似地喊道:“淳于将军,您莫非要放任这个家伙胡闹?”

这一次先期渡河的袁军主将,是淳于琼和颜良。郭图作为监军随军,名义上地位比颜良高,但后者是冀州派的实权人物,兵权在握,郭图根本压制不住,只得求助于淳于琼。

一直一言不发的淳于琼听到呼喊,拨转马头冲到了颜良军前。颜良面色一怔,抱拳道:“老将军莫非也要阻挠?”

淳于琼咧开嘴笑了:“原本是要劝阻,可听颜将军说的有趣,老夫也动了心思,也想出去游猎一番。”这个回答让郭图和颜良都很愕然。淳于琼见颜良有些迟疑,眉毛一抬,又道:“怎么?老夫不够格么?”

面对这个请求,颜良眉头一皱。郭图一介文吏,斥退也就算了,这位淳于琼是军中老人,当年还与袁公平起平坐,轻忽不得。可真的答应让淳于琼同行?别逗了,那可是一个胆敢轻军入许劫走董承的老疯子,他会做出什么事来,谁都无法预测!

颜良在马上默然片刻,开口道:“既然如此,淳于将军不妨与我同行,以一日为限。万一白马这里起了变故,也好有个应对。”

一日为限,能打到多少猎物?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颜良这是在找台阶下了。淳于琼也不为己甚,笑眯眯地满口答应下来。颜良斜乜了郭图一眼,朗声笑道:“白马小城,即便是郭监军,应该也能看住一日,老将军不必担心。”

郭图被他如此讽刺,气得面色涨红,却无可奈何。颜良这次带了一共八千步骑,真耍其性子来,郭图还真吃不消。

淳于琼道:“既然如此,还请将军在营外少等片刻,老夫去取弓箭来。”颜良在马上略一抱拳,然后一抖缰绳,发下口令。他身后的骑兵一起呵斥坐骑,大队人马耀武扬威地开拔,令出即行,毫不拖沓,果然是冀州精锐。

郭图恨恨地把鼻前的尘土挥开,对淳于琼抱怨道:“明明有将军与我做先锋便足够,主公却还偏偏还要派这个冀州莽夫前来,真不知怎么想的。”

淳于琼昂起头,眯起眼睛吸了口气息,答非所问:“孟夏之时,最宜郊游,颜将军当真是好兴致呐。”郭图一楞,不知他意有何指。淳于琼把手伸向颜良渐行而远的背影,勾了勾指头:“颜将军游猎之意,只怕不在禽兽啊。”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郭图的肩膀:“郭监军你年纪轻轻,可不要跟老夫一样老糊涂啊。”说罢扬长而去,剩下一个惊疑不定的郭图。郭图也不是傻子,略做思忖便明白淳于琼的意思。

颜良这次公然外出,猎兽是假,争权是真。冀州派一向是袁家的泰山之镇,结果田丰被囚、沮授被叱,现在先锋的监军居然也落到了颍川人的手里,颜良若是不争上一争,只怕权势会继续旁落。

“莫非颜良是要试探我等……”

郭图想到这里,悚然一惊,匆匆回到营帐之中,提笔写下一封密信,封上印泥,然后叫了个心腹小校,低声吩咐道:“去黎阳,送蜚先生。”他侧头想了想,又写了一封。

8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