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1111111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骊珠

她对他说,你不爱我,我会死去。

所谓,一语成谶。

长生第一次见到骊珠的时候,她还是介于孩童和少女之间的年纪。

那是一个黄昏,她坐在太液池边,赤裸白皙的足踝踢踏着硕大圆润的荷叶,淡金色的,一层一层迭起的纱衣长长的拖曳,领口是那种古老的款式,烟拢一样的层层叠叠中露出小小的肩头,上面有在夕阳里闪闪发光的金色长发。

远远的,长生听到她在哼着什么,淡淡的不成调子,却软嫩得如同花瓣上的露珠。

忽然,她停止了歌唱,转过头,淡灰色的眼睛看着他,额头上有一颗小小的晶石。

不知怎的,长生就伸出手臂来把她抱到了一边,“小心掉下去。”

那孩子晶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了他片刻,忽然就绽开了笑容,象只小动物一样依偎在了他怀里。她几乎是稚气的摸摸他漆黑的长发,和自己的头发比了比,得出一个结论,“嗯,你的比较漂亮。”她天真的伸手去摸他的眼睛,咯咯的笑着,“你有一双天底下最漂亮的眼睛。

长生只觉得她那样还带着孩子气的面容分外可爱,随手摘了一个莲蓬,细细剔掉里面苦涩的莲心,喂给她吃。他觉得自己在喂一只娇羞的小猫。

忽然,那个孩子灵敏的听到了什么,她一下子跳起来,长生怀里陡然一空,刚要吩咐她小心,却看到她被柳树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抱起,她象只什么小动物一样,在男人怀里滚做一团。男人抱着她向长生的方向走来。“骊珠,这是你长生哥哥。”

骊珠?他听过这名字。她是昊国的异数。不是皇子皇女却被娇养在内宫。

长生还知道,骊珠的母亲杀了他的母亲。

男人——他的父亲、昊国的阳泉帝,偌大帝国的统治者在他面前停住,小心的让怀里的少女倾身看他。

骊珠向他的方向伸出手,淡灰色的眼睛直直的看他,长生伸臂把娇小的少女抱到了怀中,展开温柔的笑脸,“我是燕长生,骊珠,你叫我长生就好。”

骊珠甜美的笑着,天真的伸出手抚过他俊挺的眉眼,揽住他的脖子,软腻的嘴唇贴上了他的面颊,隐约有冰凉的水的香气,“嗯。”她愉快的答应,然后无邪的咯咯笑了起来,她似乎在宣布一个秘密一般小小声在他耳边宣布,“我喜欢你的头发和眼睛,长生。”

还好,骊珠不讨厌他,长生淡淡的想着。

阳泉帝是昊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主,同时,他也有那样多的妃子——没有人认为这不对,包括那些在深宫虚掷华年的女子。

骊珠的母亲是阳泉帝生命中惟一的例外。

没有人知道她是谁,甚至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在阳泉帝登基的时候,他按照惯例独自进入神庙祈祷,然后,七天之后,阳泉帝带回了她。

那是个美丽得不象人类的女子,阳泉帝宠爱她,胜过一切的妃子,但是却依旧不能挽救她的生命,在一次宫闱事变之后,她死去了。

关于她的死,有太多的传言,其中最匪夷所思的一种,是说那个女人如同一面玻璃的镜子,在阳泉帝面前静静崩碎,化为了任何人也触碰不到的灰尘。

那个白发的老宫人说得活灵活现,她说,那个女人临死前对阳泉帝说,你不爱我,我会死去。

那样的八个字让长生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

他的母亲也是这样,阳泉帝不爱她,所以,她默默死去。

当年那场宫变牵连了阳泉帝所有的后妃,长生的母亲就是其中一个,那个出身尊贵的女子在用自己的青春和美丽装点了阳泉帝的人生之后,被送入冷宫,在一个梨花刚刚吐蕊的季节,沉默的死去,那时她惟一的儿子正在寂寞的看着雪花落下。

所有的皇子皇女全部被赶出京都,长生彼时还是个少年,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来不及见,就被送到了极冷的北方。

代替他们陪伴阳泉帝的,就是骊珠。

在那个女人死后不久,阳泉帝从神庙里抱回了还是小婴孩的骊珠,他对所有人宣布,她是那个女子的孩子。

北地经常下雪,看到晶莹雪花的时候,长生就会想到,那个在宫女口中化为烟尘的女子,是不是就崩碎成了这样的碎片?

每当想到这里,长生总是想笑,然后冷冷的想那个名字,想到胸口发疼,想呕吐的程度。

骊珠。

阳泉帝这次招回了所有的皇子。他老了,他需要一个可以继承这偌大帝国的皇子。

广大的金殿上,皇子们屈膝跪倒,长生跪在最后一排,听着他父亲说着什么。

忽然,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金殿上极静,谁敢这么放肆?所有人都愣住了,长生刚要抬头,,背上一重,柔软娇小的身子依偎了过来。

然后那么寂静的大殿上,骊珠娇软的声音肆无忌惮的响了起来,“长生长生,陪我去玩嘛~~”

长生惊讶的抬头,下意识的看了看阳泉帝,那个从来不苟言笑的男人居然露出了慈祥的表情,他招手,把骊珠唤了过去,扣好她身上长长的外衣,抱起她,慎重的交到了长生的掌心,“去吧,长生,好好陪她。”

长生点点头,抱着骊珠出去,来到了她最喜欢的水榭旁边,长生忽然想起,自己的母亲也最爱莲花,眼睛里有了一点惆怅的颜色。

小手忽然巴住他的面孔,骊珠精致端正的容颜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她几乎有些忧伤的看着长生清澈的褐色瞳孔,“长生,你不高兴?”

“……没有。”他柔声的哄着骊珠,那个孩子在凝视了他片刻之后,乖乖的伏在他怀里。

骊珠细声细气的说:“不要这个样子,长生,你不高兴,我也不开心。”

他忽然想笑,冷酷的想,你不开心与我有什么相干呢?

他真的笑了出来,却是笑得云淡风轻,温柔可亲。他抬起骊珠小巧的脸庞,落了软软的吻在她额头上安慰着,怀里的孩子发出了小猫一样的呜咽声,紧紧的攀住了他的颈子,声音仿佛是从长生的胸口发出来的一样。

9096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