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骊珠是很活泼的孩子,但是却并不好亲近。谁都知道阳泉帝宠她,有多少人对这十几岁大的孩子谄媚巴结,但是骊珠一概都不理会。从那日太液池边见到他开始,骊珠就只看他一个人,

长生长生,她经常这么一叠声的叫,那对美丽的淡灰色眼睛笔直的看他,清澈如水,没有丝毫的阴霾和扭曲,从不转开。

骊珠总能轻易的找到他,无论他在那里,是在深宫一角还是重重人海,只要他回眸,必然就能看到那双淡灰色的眼睛那样一瞬不瞬的看他。

在那双眼里,他便是这个世界。那样笔直的注视,几乎让长生毛骨悚然起来。

常有宫女说,四皇子和骊珠殿下关系就是好,仿佛是前世的缘分。

缘分?分明是冤孽。长生冷冷的想。

骊珠攀上了他的颈子,和风吹动了她长长的发丝,她定定看他,神情里无端带了一点忧伤的成分,完全不似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

他忽然想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骊珠越来越少笑了。

“我喜欢你,长生。”她的语气凄惶了起来,“长生,你也喜欢骊珠好不好?”

长生温柔的摸了摸她的长发,“我一直喜欢你啊。”他把鼻尖顶在她的鼻尖上,慢慢摇晃她的身体,“我一直都最喜欢骊珠。”

他的语气温柔得象是在哄自己最心爱的少女,却在笑颜后淡淡的想,人类这种生物,装作自己喜欢上了什么爱上了什么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少女用奇妙的眼神看了他片刻,随即轻轻的摇了摇头,依偎过去,“长生喜欢莲花?”

“喜欢。”

“那好,那就让莲花一直开着吧。”她带着一种孩子气的天真宣布着,说完之后,笑容消失了,依旧是那样淡淡忧郁着的表情,“因为,骊珠喜欢长生。长生长生,我选你了。”

长生当时只一笑,只把这话当作孩子的戏言,结果,从那一日开始,太液的莲花却正如骊珠所言,再没有败过。

皇子们在京城盘桓了很久,一个又一个不着痕迹的被遣回封地,到了第三个年头,只剩下四皇子长生一个人了。局势豁然明朗,阳泉帝已经决定让长生继承他的皇位。

立他为太子的那一天,阳泉帝把他召入了深殿,在广阔深远的内宫里,只有父子二人相对。

“你要做太子了,长生。”

他跪倒在地,恭顺的答应,宝座上的男人走了下来,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他的身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立你为太子吗?”

是啊?为什么呢?众多皇子中,他既不居长又不居嫡,虽然颇有贤声,却也不是皇子中最富有才华的那一个。是因为骊珠吧?

阳泉帝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慢慢弯下身子,和他平视,一字一句,“是为了骊珠。”阳泉帝又靠近了他一点,声音里几乎带有恶意,“……骊珠爱你。”

“她希望你做王。”他低下头,声音里似乎在诉说一个恶毒的秘密,“你爱她吗?长生?”

长生只觉得一惊,他下意识的抬眼,名为他父亲的男人却低低的笑出了声音。

“不过,这并不重要了,她爱你她喜欢你,这就足够了。”

“长生,作为父亲,我只提醒你一句话。”

“你不爱她,她会死去。”

那又如何,与我有什么相干呢?他几乎想把这句话冲口而出,桀骜不逊让他抬起头来和自己的父亲对视,又刹那惊觉到这样的不妥,即将成为太子的皇子恭顺的低下头。

长生清楚的感觉到,面前和自己有相同血缘的男人,从内心深处无比期待着自己的不幸。

阳泉帝慈爱的伸出手,抚摸他的长发,轻声对他说,“你怎么样我不关心,但是长生……”

他忽然收紧了掌心,头发被拉扯的疼痛让长生瑟缩了一下。

他听到自己的父亲一字一句的说:“但是,你必须要让骊珠幸福。”

“不然,你有什么存在价值。”

长生在这一瞬间,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在宫院的一角唱着歌,寂寞死去的女子。

阳泉帝一点一点的放开了手,他几乎是险恶的微笑,“……别让自己不幸。我的儿子。”

说完,他厌倦一般的挥手,让长生退下。

儿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统治偌大帝国的男人忽然轻轻叹息。

“……骊珠……你看,我的儿子在犯跟我一样的错误呢……我不期待看到他幸福的,我没有办法看到他获得我得不到的幸福而不嫉妒。但是……”

“……骊珠,我怎么舍得让你再一次不幸呢……”那个男人慢慢的闭上眼睛,向殿外看去,却是一池再开未败的莲花。

长生却远远的回头,凝望着暮色里的宫殿。父亲,你果然爱那个女人的孩子胜过爱所有人。

被立为太子的当天,赐婚他和骊珠的旨意也降下。

骊珠难得的穿上了正装,当她跪向地面的刹那,金黄色的长长衣袖向两边铺展开,上面翻卷着的大红牡丹盛开在了寂静的阳光之下,让看的人有一种她被盛大的花业包围一般的错觉。

接旨谢恩,等她站起来的时候,长生本来以为会看到一张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盈盈婉转的笑脸,却看到了一张几乎是忧愁的面孔。

已经长成了一个可以出嫁的女子了,她那样站在阳光里,四周金黄色的光彩却似乎无法为她增添哪怕一点点温度。

长生忽然迷惑起来。

他发现,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她的笑脸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忧愁一般的哀伤。

仿佛她早就知道了什么,却悲伤的不予揭穿。她向他走来,尽可能的伸出双手,拥抱住了他的身体,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我爱你,长生,我只爱你一个人。”

有那么一瞬间,那早就说习惯的谎言竟然不能说出口了,过了片刻,他扳起她的脸,看着那双淡灰色的眼睛,温柔的微笑,“我也爱你,骊珠。”

她却凄惶的笑了,然后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唇角。

781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