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今日果

她全想起来了,想起来她做的一切,也想起来他因为喝下血酒而失去了飞仙的机会。

她还记得,自己在做了那件事,跳下寒泉,她挣脱开他的手时,山君手指的温度——他不能飞仙,从头修炼;她坠入轮回,流落红尘。

她在寒泉中沉浮,却听到他最后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我等你!你仙骨在身,十世轮回,我等你一起修仙。”

他说他等她,等她一起修仙。

也许是这句话吧,她轮回八世,每世寿元不过五十,都是为他人牺牲,拯救万人于水火。

今世也不例外,皇帝异想天开,召集天下最好的能工巧匠要铸一口可音传百里的大钟,在钟上面镌刻自己的功绩,好向后世炫耀自己的文德武功。

她的师兄们走遍神州,寻得了天外陨铁来铸造大钟,三年开炉,熔炉里没有万名工匠梦寐以求的大钟,沸腾了三年的精铜和陨铁在炉中泾渭分明地咆哮。

皇帝大怒,他不怪自己异想天开,却怪工匠们办事无力。天颜震怒之下,皇帝下旨,要工匠们在三天之内铸出大钟,不然不只万名工匠要当场杀戮,工匠们一家老小也要明正典刑。

结果,在三天期限的第一夜,万名工匠连同他们的家人,都梦到天人入梦,告诉他们,若想大钟铸成,就要以纯洁无暇的十六岁女子投炉祭钟。

但是,没有人愿意站出。

即使知道三天之后大家就要同归于尽,也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谁也不愿意放弃自己多活两日的权利。

她也不愿意。

但是,把一万名工匠和一万个家庭的牺牲在心里掂量了良久之后,她毅然在第三天为自己隆重地化了妆,绾上了头发,在眉间一道天生红痕周围装饰彩绘,翩然来到炉台上。

朝想要抓住自己的绝望父兄嫣然一笑,她于众目睽睽之下纵身投进炉中。当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炉中时,铸炉自动合拢。当铸炉再度开启的时候,皇帝想要的大钟赫然出现。

当她投入炉中的瞬间,她就已经死了,她的肉身瞬间成为灰烬,她只能以灵魂的方式看着铸成的大钟、万名工匠的笑容,以及在欢声雷动中她父亲老泪纵横的脸……

她以一己之命换取了一万个家庭的圆满。

终止了关于今生的回忆,她弯起焦黑的嘴唇,扯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看着面前自己魂牵梦萦的男人。

记起来了,她全记起来了。凛冽的寒风中,她长跪在相国府前,为灾民请命,撞石狮而死,血染长街;弥瘴的密林里,她尽尝百草,为两淮患疫灾民找寻药材,甘作药引而亡,留下了一碗碗济世救人的“青璃汤”……轮回八世,皆为救人而亡,累积善行至今。

是他,她害他重新修行;为他,她让自己十世轮回。

她累世的善行,到了如今的第九世,只要她再入轮回,加上第一世的天生仙骨,只要成心向善,就可以在二十岁之前飞仙。

而她,也是第九次在黄泉入口看到山君了——他总是在这里等他,用那盏琉璃灯引渡她的灵魂。

她想笑,但是,泪水无法止住,她伸出手抓他的袖子。

“山君……你为什么在这里等我?”她问,山君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她。

“你在这里等我……是因为……你恨我吗?”她知道自己每一世的每一次都会问这句话,但是,她不能不问。即使,她知道山君每一世的每一次的回答都一样。

山君看着她,伸手,抚摩她焦黑的头发,然后微笑。“我不恨你,我等你十世轮回,然后一起修道成仙。”他非常温柔地笑了,“我不想和你分开,百年之后我来接你升仙。”

听着那每个轮回之前他都会说的话再次在耳边回荡,她点头,走向那黄泉路边低头煮汤的老妪,用焦黑残缺的手指端起一碗浑浊的汤汁。捧起碗,她回头凝眸,却看不清山君的脸,只能看到青色琉璃灯里摇曳着的一抹暗淡身影。

和着泪水咽下孟婆汤,她发现,不管尝过几次,那孟婆汤的酸涩总是能逼出她的眼泪——一碗孟婆汤,前尘往事忘。

是的,她要修仙得道,便要喝下这孟婆汤,让自己忘记以前种种,以及,那最初的眷恋——

她不愿喝,但是却不能不喝。

饮尽了汤,她将碗一掷。一声脆响中,她头也不回地走入六道轮回。

现在,她已然没有回头的权利。

看着她,山君久久地屹立着,直到他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这样好吗?”

过了很久,直到已经看不到那抹纤细的身影,他才回头看着为一个个亡魂煮着孟婆汤的苍老身影:“修仙得道本来就不需要前尘情感……就让她……彻底地忘掉我吧……这样,来世修仙才能事半功倍。”

他说着,转身离去,手中的琉璃灯锵然落地,碎成千片。

他身后,又是一声苍老的喟叹。

“痴啊……”

于是,当碎片里的青色光芒燃尽了之后,整个鬼界恢复了幽暗森冷,这里依旧是开天辟地以来一贯的沉寂、漠然……

什么光明都没有了,后面走来的懵懂魂灵,踏着琉璃灯的碎片和蜡烛的灰烬继续木然地向前而去……

643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