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东皇太一的宫殿里,是永远的庄严肃穆,波澜不惊,半跪在一片鸦雀无声之中,云神屏翳恭敬的等待七彩云气缭绕后的天界统治者下达命令。

听完他的报告,层层云蔼后的东皇沉吟了良久之后开口;“这么说,后羿真的快……”

他话未说尽,东皇身边丹犀下银发玄衣,掌管人间生死命数的大司命答道:“臣已经仔细核对过了生死簿,后羿的命数确实就在这几天了。”

“这样啊……”应了一声,七彩云后白玉座上又没了声息,屏翳也不做声,只是耐心等待东皇的指示。

“屏翳。”过了不知多久,东皇忽然开口说道:“你去向月神常羲传令,告诉他,做好随时迎接后羿的准备。”此令一出,丹犀下众神虽然都忍住了没有出言反驳,但是疑惑和不满的浪潮还是在一向肃穆的大殿上波动了开来。

后羿啊!是那个射杀八个太阳后射伤常羲,让他只能做个月亮的后羿啊!

月神常羲除了是月神之外,还负责接引人类的英雄在死后进入天界享受神灵待遇,但是,让常羲去接后羿,东皇到底是怎么想的?

上一个有这样殊荣的人类是黄帝,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下一个被迎接入天界的人会是后羿。

仿佛察觉到了臣子们的想法,东皇的声音在彩云后响起:“就算他杀了太阳,但是他捕杀窒窳、封稀、修蛇等等为害人间的怪物,拯救了亿万黎民苍生,功绩还是足以升上天界的。”说完,东皇就沉默下来,而知道他已经心意已决的臣子们也不再说话。

确定东皇没有再吩咐他的意思,屏翳行礼之后起身去执行自己的任务。

走出天门外,屏翳抬头看着丝毫没有光亮迹象的苍天,浩瀚天河横亘在无垠天际,一片凄深里流淌着没有温度的水波。他伸出手,看着落在自己手掌上的黑暗,耳边也隐约传来人间的祈祷吟唱,在黑暗天空里听来分外凄凉。他很清楚,今天太阳又没出来。

那个任性的女人!暗自在心里低咒了一声,屏翳驾起自己的龙车穿越过银河,感觉着寒气刺着他的身体,深吸一口气,他向月宫而去,云龙颈上的小小云灯摇曳出一片光的轨迹。

月神常羲的宫殿在天河的西边,天的尽头。

远远的就看到了支撑着月宫的桂树,神龙无声地滑到树顶上,月宫里一片暗沉,它的主人还没有回来。

屏翳安静的等着,过了片刻,银河彼岸传来了龙车碾在虚空上的轰鸣声,一辆青白的龙车飞驰而来,月光的痕迹从车轮下延伸而出,向远方而去。

“常羲!”龙车落在屏翳面前,月神常羲从龙车上下来,屏翳迎向好友,年轻的月神似乎想回他一个微笑,但是刚扯起唇角,他就用力按住了胸口,指头下面青白色的长袍上隐约渗出血迹。

“……伤口还是没有办法愈合吗?”看着他胸口上开始越来越多的红色,屏翳拧起眉毛,他凝视着常羲,而常羲则回他一个虚弱的微笑。

“好不了了,被后羿以天帝所赐的神弓所伤,能拣回一条命已经不错,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说完之后,常羲看着依然是黑暗的天空,他苦笑了一下;他的姐姐,天上唯一的太阳,今天又没有出来。

他看向屏翳。“今天找我,该不会是来找我喝酒吧?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屏翳沉默了一下说道:“后羿快去世了……”他话没说完,就不再开口。

“东皇要我去接他?”了解他话里未完的意思,他道出屏翳的来意,太过无波的语气让屏翳拧起眉毛。

看了友人一眼,常羲转身,拉车的青龙也通灵抖擞龙鬃,等候着主人上车。

“你要做什么去?”

“姐姐今天还是没有出来,我只能代替她到人间走一次了。”自从他被后羿射伤之后,他的光芒就非常微弱,以至于无法再做太阳,只能做在晚上发光的月亮,但是他喜欢人类,不能看着人类在没有光明的日子里痛苦。

纵然,他的光芒比不上他的姐姐,但有光明总是比黑暗要好,即使只是一点点光明,也会让人间少几分冻饿苦楚。

屏翳眉头一拧,拉住他的车,“你不要命啦!”箭伤迸裂还想去巡行天界,分明是找死!

常羲没说话,只回他一个微笑,扬鞭而行!

龙车刚要起步,他胸口箭伤忽然爆裂开来,瞬间,鲜血喷涌,常羲立刻成了一个血人,他摇晃几下,倒了下去!

屏翳身上云带一动,大朵白云平地涌起,接住了常羲的身体,“还逞强?”又担心又生气,屏翳忍不住斥责。常羲勉强动了下唇角,随即昏迷过去。

看了一眼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常羲,他摇摇头,把他交给从月宫里出来的卫士宫女。他也不说话,只看了眼满地被常羲的鲜血染红的云彩,收起了它们,驾御龙车飞越过偌大的星河,向人间而去。

690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