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2

人间非常的寒冷,今天不仅没有太阳,连月亮的光芒都没有。天河的冰冷直接从云层里透下来,飘荡在空气里。

站在云端,看人间一片死黑里点点火堆,屏翳叹气,取下云龙颈子上的云灯挂在天边,一点微弱的光芒稍抵了天河的寒冷。

翩然来到人间帝王宫殿里,屏翳越过那些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人,凝视着被人们所包围的,龙床上那个濒死的老人。

那就是后羿,当年驱逐六大凶兽,荡平人间,被无数黎民颂称为英雄的男人。

也是他,射落了天界九个太阳,直接导致现在的一片黑暗。

飘了过去,屏翳在极近的距离凝视着丝绸床榻上仿佛死去了一般的老人。

他知道,后羿是清醒着的,他只是太老了,老得仿佛象是死去了一样。屏翳也知道,在这些无数的人类里,只有后羿看得到他。

你又来了啊……后羿无声的说着

今天太阳没有出来。屏翳无声的回应。

我知道……

屏翳沉默了一会:你可知道,你的人民因为你而受到了怎样的苦难?

我知道……

屏翳沉默了很长时间,他凝视这个已经找不出当年一点英雄气概的老人:那么,你后悔吗?你为你当年做的事情后悔吗?

这回换成后羿沉默,他过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回答屏翳的问题:……后悔啊,可以说后悔,也可以说不后悔……不会后悔爱上羲和,但是会后悔以那样的方式去威胁她……没有办法,谁让我就是爱着那个会发光的女人呢……

说到这里,后羿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股奇妙的感觉连同画面一起涌到屏翳的心里。

存留在后羿心中的,是无比丰沛,灿烂、清澈而温柔的光。

在记忆里都温暖而美丽的光芒让屏翳想起了自己出生的时候所看到的太阳。

那时的他刚刚从西王母的昆仑山上诞生。当他从昆仑山上的神木上的花苞里向外伸出双手的时候,他的双眼就涌入了丰沛而清澈的光,给他生命的力量。

“屏翳啊,你真幸运呢,出生的这天正好是羲和走过天际,她可是十个太阳里最温柔的一个。“珍惜地抱着他,西王母对那时还不懂事的他说。

而阳光,就以如此温柔的印象烙印在了他的认知里。

屏翳沉默了,感觉到随着后羿思维的跳转,流进他脑海里的画面也逐渐淡去了,屏翳看着不再向他传达话语的后羿,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东皇已经决定了,让你在死后进入天界。”

说完,不管后羿脑海中陡然升起的巨大疑问,屏翳向外飞翔而去。

升上天空,到了自己龙车旁边,年轻的云神抬头,看着自己挂在天边的云灯,眼睛凝视着云灯里一小簇阳光的光彩。

“任性的男人!”

让这样的男人到天界来,东皇到底在想什么?

再度低咒了一声,看了一眼被黑暗笼罩的人间,听着耳边徘徊不去,乞求一般祈祷太阳早些出来的声音,屏翳没有取回云灯,他扬手,大片大片的丰厚云彩遮蔽了天空,把天河的寒冷稍微阻挡了一些,让人间不再这么冰凉。

没有光的天界里是一片死灰一般的沉寂,而在这寂静里,偏偏有着隐约的祈祷,在一片死寂里撩拨着名为彷徨的情绪,地上人类祈求的歌声飘荡在天帝华美的宫殿里,象是正在燃烧的火,撕扯着天庭里每一个喜欢着人类的神灵的心。

这歌声也传到了天庭最深处,囚禁罪人的雪洞里,罪人在这里流出的忏悔之泪蜿蜒成横划过整个天际的天河,冰冷的流淌着。

在雪洞里的羲和也听到了人类的歌声,她缓缓的睁开眼睛,从刚才的噩梦里苏醒,她很高兴有什么把自己惊醒,即使那是她所讨厌的人类唱歌的声音。

她刚才做梦了,梦到了以前的事情。

她梦到了当初后羿举箭面对她的一幕——她梦到了那枝射在她脚下的长箭。

而那种在听到长箭破空时瞬间的恐惧也在梦里重新上演了一次。

开始的开始,其实是一场非常美丽的相遇。

那时她还很小,以人类的时间来算,应该还是一个少女,身为太阳里唯一的女子,她被八个兄长和一个弟弟的喜爱所包围,那样的日子真的是每天每天都很幸福。

一天,她溜到人间去玩耍,意外地遇到了后羿。

后羿是从天上到人间去的半神,是上天给人类的王,他勇敢强壮而聪明,这个狮子一样的男人给羲和留下了相当的好印象。

以后,她经常到人间来,她帮助后羿建设他的国家,也帮助他改善人民的生活,她觉得自己这么做没什么,每一个朋友之间不都是这么互相帮助的吗?

结果,在有一天,后裔忽然对她求婚,她很惊讶,笑着拒绝了。

她很清楚,她对后羿的喜欢仅仅是对朋友的喜欢,而不是可以缔结婚姻的喜欢。

她以为拒绝了后裔之后,他们还是能做朋友,但是她想错了。

在她拒绝了后羿之后,人类的王先是恳求、然后是哀求,因为愤怒而咆哮,最后,他威胁她,威胁她如果不嫁给他,他就会杀了她所有的兄弟。

她不相信,她甚至天真的以为,在第二天早上,只要她老实认真的和他说清楚,后羿就不会再生气。

但是,她等到的却是一枝射在她大哥胸口的神箭——

接下来的九天,她的兄弟们明知道危险在前面,也不能违抗天帝的命令,他们一个一个驾着龙车巡游天际,一个一个被后羿射杀,最后,当轮到她的时候,那枝箭最终射到了她的脚边。

当时,她几乎已经感觉到长箭射透了她的身体,而那种恐惧的疼痛也深深烙印在了她的灵魂之中,虽然那枝箭不过是射在她的脚下,但是那种疼痛和恐惧却一点也不亚于被真正的射中了——

不,其实那比真正被射中还要恐怖,当她背过身子不去面对后羿神箭的时候,其实她是非常害怕的。

她真的害怕后裔会毫不犹豫的射杀她,但是她的骄傲和因为九个兄弟被伤害的愤怒支持着她,让她不至于被恐惧所打倒。

虽然后羿因为无辜伤害太阳的罪行被夺去了神的身份,在人间做为一个普通的人类逐渐的老去,可是她却无法再回到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时候……

想到这里,她冷笑,默念一声咒语。掌心里浮现一支长箭。

黝黑的长箭隐隐泛着红光,正是当初后羿射向她的箭。

这支箭,她保留着,作为一种支撑自己信念的东西小小心的保存着。

长箭在雪洞里通体冰冷,羲和却一次一次的抚摸它,带着仇恨的意味。

就在这时,风里的祈祷声强了点,收起长箭,她开始专注地倾听人的类祈祷声,听着听着,她笑了起来,被星光凝结成的锁链扣住的手掌支着下巴,听的很是悠闲,时不时还合着人类隐约的祈祷声唱上几句。

雪洞里很冷,羲和长而雪白的袖子被冻结在了水里,象是凝固在银河里的白云。

和着人类祈祷的节奏,她轻轻地哼唱着,嫣红的嘴唇带着柔媚而残忍的笑意。

“羲和!”无数声带着警告意味的声音响起,余音缭绕回荡,不断撞击着被冰雪覆盖的墙壁,然后集中到她的身上,震荡得她耳边几丝纤细的头发也随之飘扬。

她没有反应,警告的声音再次叫着她的名字,“羲和!”

“我没聋,你们叫一次就够了。”她淡然回答,觉得人类祭祀的声音逐渐弱下去。开始听不清楚了。

大概又是一个祈祷巫师死在祭台上吧,她事不关己的想着;反正人类那么多,死几个又如何?

“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才会悔悟?!你什么时候才肯认真履行身为太阳的责任?”代表着天界法律的声音严厉地说道。

她却不在乎的轻笑,“我高兴的时候。”

“羲和!”

“不过是半个月没有出去而已嘛~~~”她朝被冻得发红的手掌吹了口气,感觉麻木的肌肤被热气拂过,带起刀割一般的痛苦,她满足的微笑了下。

“你可知道,你一天不出去,人间会有多少人兽冻饿而死?!”

只要她肯履行自己身为太阳的义务,她随时都可以离开这个雪洞,但是她却宁肯被锁冻在这里也不肯去履行自己的责任——

黑色而妩媚的眼睛从下向上的抬起,完全没有感情的凝视着空间里声音流淌过的无形轨迹,羲和牵起袖子掩住了容颜,只露出一双冻结一般的眼睛。她从结着冰凌的袖子后面笑着说:“他们既然把后羿那个杀害我兄弟的凶手当做英雄,那就去祈求他们的英雄去保护他们啊,来求我做什么?人类的事,不是该由人类自己来解决吗?”

“……羲和啊……”声音无法可想地叹息着。

同时,人类的祈祷声也逐渐淡去、消逝……羲和淡然地闭上眼睛,不再有一点反应。

而代表天界法律的声音也决定结束今天徒劳的劝说,挫败的慢慢淡去。

当声音彻底消失的时候,羲和张开眼睛,把脸埋在了冻结的袖子之间。

雪洞里很冷很冷,冷得超乎人的想象,冰冷一点点渗透入她的身体,把灵魂也一点点的侵蚀。现在整个雪洞里除了她的呼吸之外,就没有一点声音了

在这个雪洞里,什么都感觉不到,连时间的流逝也感觉不到。

她只能安静的、孤单的一个人坐在这里。

她眨了下眼睛,听着自己呼吸的声音回荡在雪洞里,一声声的,然后慢慢的消去……

就在这时,雪洞的门被打开了。一道修长的身影和光线一起涌了进来——

625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