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站在天庭的中央,屏翳忽然发现,如果没有光明与黑暗交替的话,天界其实是一成不变的。

带着永恒肃穆的神祗们、不变的庭院、不变的天空,一切都和无数个过往仿佛。

屏翳看着那盏在天边摇曳的云灯片刻,低头,发现大司命正无声的向自己走来。

在他面前停下,有着雪样银发的男人开口:“后羿的命数即将完结。”

“那常羲应该已经出发去迎接他了吧?”屏翳说道,下意识的伸手到袖子里,触摸到云的绵软;那是沾染了常羲鲜血的云彩,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带在身边。

大司命没有立刻回答他,银发下细长的眼睛凝视着远处的天空,过了一会他才点头,“是啊,常羲已经出发去接后羿了。”

“大司命,您是这个天界里最智慧的人,你可以告诉我吗,东皇到底在想什么?如果把后羿接到天庭,羲和应该更加不会出来了才对,不,依照那女人的性子,说不定她会一整天一整天的照在外面,不肯再回来也说不定,这对天界有什么好处吗?”

“……”大司命顿了一下,高深莫测的开口,“……也许东皇有自己的考量。”

“……您知道什么。”屏翳肯定的说到,他看了会大司命,在对方脸上找不到表情,仰头去看天空中悬挂的云灯。

“东皇的意思呢,大概是重病下重药。如果我想的没错,东皇是想一次解决掉后羿和羲和两个麻烦。”

听到这里,屏翳敏感的抬眼看他;大司命是天界最为睿智的神,他既然这样说,想必就跟事实相去不远,但是东皇到底是想怎么做呢?

知道屏翳在看他,大司命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他挂在天边的云灯,随即拍拍他的肩膀,“屏翳,也许现在的天界里拿那个凶女人有办法的人只有你了,无论后羿怎样,现在让羲和出来会比较好吧。”说完,又暧昧模糊的笑了一下,不再理他,大司命继续无声的向晋见东皇的大厅而去。

看看天上挂着的云灯,觉得大司命似乎知道了什么,屏翳不禁觉得脸上一热,招手取下了云灯,他细细摸索着手掌里温暖的云彩。

这是羲和送给他的,虽然羲和可能已经不记得了。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当时他刚刚做了云神,经常驾着白龙拉的车子来往于天空之中,长长的云带缭绕在白云里。云神年轻俊美,让天河旁边为织女汲水的小花精们都绯红了容颜。

一次,他在夜间巡游整个天空,云带不小心卷入了龙车的轮子里,他只能沮丧的蹲在天河旁边和车轮缠斗,而白龙则好奇的看着他,把炽热鼻息喷吐在他的头顶。

然后,他遇到了羲和。

驾御着赤龙拉的龙车,连行走都可以让整个天界充满光明的女子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羲和的光芒笼罩了他全身,他不知怎的害羞起来,想起自己出生时,也是这个女子的光芒包围着他,就止不住暗暗脸红。

羲和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明丽的笑容眩惑了他的眼睛。“你怎么停留在这里?”她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龙车,“是龙车坏了吗?”

他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想告诉她,自己是因为太暗了而把云带卷到车轮里。

羲和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和龙车,便向他伸手,“给我一团你的云吧。”

屏翳虽然不知道她要云做什么,却还是听话的把他最柔软洁白的云放到她掌心。

棉絮似的云在羲和手掌中变成了一个小巧而精致的灯,她从自己的光芒里取出了一点,放进云做的灯里,一盏灯笼就出现在了她的掌心。

羲和微笑着向屏翳伸出手,把云做的灯笼递给他,“这样即使是晚上巡游也不会出意外了。”

说完,她笑着向他摆摆手,向远处的天空而去,所到之处,黑暗纷纷退后,一天也就与焉开始。

屏翳愣愣地看着她,掌心里是小巧的云灯,他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直到这时,他才收回自己的视线,看着掌心的云灯,觉得他的心也被里面跳跃着的光芒所温暖……

于是,每夜每夜,当他驾御着龙车飞跃天际的时候,云龙颈上便是一个小小云灯,里面一点永远不会消失的太阳光芒。

于是,他每次巡游天宇的时候,总是不忘记在天空里布满最柔软洁白的云彩,希望当她的龙车飞翔过天际的时候,自己柔软的云彩能减少她龙车的颠簸。

于是……

——闭上眼睛,他命令自己不可以再回想下去。

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大司命抛给他一个淡然的笑容,捏紧手里的云灯,屏翳转身离开,向天界最深处。关押罪人的雪洞所去。

“真是受不起挑拨的小孩子。”看着屏翳匆匆离开的身影,大司命轻笑起来,摇头,去晋见东皇去了。

来到雪洞门前,屏翳凭着一腔意气推开了门,在看到雪洞里的羲和之后,他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生硬的介绍自己:“我叫屏翳。是常羲的朋友。”羲和抬眼看闯进来的人,发现来人有着和漆黑天空一样颜色的发丝。

他是谁?她对他没有印象,不过是谁都无所谓了,左右不过是劝她出去的新说客罢了。

她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下身子,无奈被半冻住的身躯无法太灵活,她也不说话,只是尽量和他保持一个相对的最远距离。

看着一身单薄而被冻在雪洞里的羲和,屏翳挥手,大朵温暖的云彩出现在她身体四周,拥抱似的把她包围起来,羲和眨眨眼,下意识的抓住肩头的云彩,温暖在掌心留下奇妙的感觉。

“……你是来劝我出去的?”看着面前似乎不会主动开口的青年,无端的,羲和自己说起话来。

屏翳思考了一下,轻轻摇头,他从袖子里取出一朵云彩递到她面前,“我只是想让你看一点东西。”

看他一眼,羲和狐疑的接过白云,看着云朵上一点触目的血红。

“……这就是你想让我看的?”她拧眉毛,鲜血而已,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和价值吗?

“这是常羲的鲜血。”屏翳淡然的说着,然后不意外地看她脸色大变!

她激动的向屏翳伸出双手,拉住他的颈子,星光凝结而成的锁链叮当做响,“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常羲他怎么了?!”

“他现在很好。”任他扯着自己,屏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开始不顺,也许是因为面前的她,也许是因为脖子上那双勒紧他脖子的手。

“谁让他受伤的?!”羲和愤怒了,她试图站起来,冻结了她身体的冰雪开始发出动摇的呻吟。

常羲是她唯一的弟弟!她最温柔最和蔼的弟弟,谁要是敢再伤害她,即便对方是东皇,她也会让自己的光和火焰烧毁这一切!

明明是冰冷的雪洞里,眼前的这女子明明没有佩带太阳的法器,明明这么暗,但是屏翳却觉得自己正在被火焰凝视。

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他尽量以自己所能保持的沉稳说道:“没有谁伤害他,伤害他的就是你,你不肯履行太阳的责任,常羲想要代替你去巡行天宇,结果伤重复发,你觉得这个结果是谁的错误?”

“……”听到他这么说,羲和的手颓然地松开,她绝望地看着面前清雅的青年,雪白的袖子掩住了面孔。

她一动不动,那样子让屏翳以为她正在哭泣。

他很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最后,他只能唤来白云,轻柔地包裹住她纤细的身体。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之后,羲和从袖子后面发出声音,“……你叫屏翳是吧……”

“是的。”他点头,心里一阵紧缩,他成功了是吧?他即将成功的把她从这雪洞里带出去!

羲和抬头,从袖子后面看他,“我不会出去的!”

“——!!”屏翳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常羲是她弟弟啊!她难道可以不管常羲的死活吗?!

“反正经过这次之后,常羲周围的人自然会拦着他,不让他轻举妄动,我也不必为他担心。”

看着羲和,有那么一瞬间,屏翳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两个人对峙着,相当长的时间谁也不说话。

最后,屏翳挫败的摇头,他愤怒的低吼!“随便你这个女人好了!你就在这个雪洞里一直被禁闭吧!你等着听你弟弟的死讯!”

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羲和没有说话,她安静的看着屏翳,云神更加愤怒,他大吼:“反正你什么都不在乎了,就算是后羿到这个天界来——”说道这里,他猛的捂住嘴巴,退后;糟糕,他连不该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你说什么?”过了一会,羲和眯起眼睛说到,她缓慢的站起来,束缚住她身体的冰雪发出了动摇破碎的尖叫。

捂住嘴,屏翳后退,羲和从容的逼近她,眼睛里闪烁着光彩,她微微勾起嘴唇,“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屏翳抿住嘴唇,不肯说话。

“你说后羿要来这天界?”她说着,逼近屏翳,身上的冰雪逐片剥落,手腕上的星光锁链也一点点寸碎。

“……是的。”屏翳嘶哑着开口。

“因为他快死了?”羲和冰雪聪明,一点就透,从屏翳的表情上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她眼底流淌过愤怒的颜色;那个杀害她兄弟的人竟然可以在死后到天界来享受神的待遇?!

不可饶恕!

她靠近屏翳,几乎是嘴唇碰着嘴唇,“屏翳,你胜利了,我离开雪洞——”

屏翳的心一紧,他无声的看着羲和,看着她奇妙的笑容。

这样好吗?让羲和知道后羿要到这天界来?好吗?但是他的目的却达到了,羲和从雪洞中出来了,她不必再接受惩罚、常羲也不必再为人类操心,人类也可以再见到阳光,这样就是最好了,不是吗?

但是为什么,他觉得心里惶惶的?他看向羲和,羲和却不再说话。

573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