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4

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羲和向后退了几步,她恢复一贯的淡然表情,“……那么……”她看着他。

“屏翳,我叫屏翳。” 再度报出自己的名字,他发现和她对话比刚才被她勒住脖子还让人紧张。

“屏翳,我现在没有龙车,你可以带我去月宫吗?我想先去看看常羲现在怎么样了。”她提出自己的要求;那毕竟是她唯一的弟弟。

屏翳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她。

于是片刻之后,他带着手脚上还缠绕着星光锁链的羲和到了支撑月亮的桂树上。

赤脚踏到了桂树上,羲和不说话,也没有理会屏翳,她站在云彩上,凝视树上的月宫。

她微微起了嘴唇,露出了一个似哭又似笑的表情,美丽的黑色眸子里冰冷不再,却带了一点朦胧的水光。过了良久,她起身折下一枝桂枝,轻轻一摇,喷吐着金黄的桂枝向四周撒发光芒,羲和举高了桂枝,那一点阳光似的金黄照耀着被一望无际的黑暗所包裹的天宇。

从天河上吹来的风很冷,又带着冰冷的水气,冷得可以刺到人的骨子里,羲和身上轻飘的丝带在空气里彼此席卷,纠缠成一个又一个的结,手足上的锁链也在风里敲击出清脆的声音。

这样的羲和让屏翳看了心里一黯,他弹指,刹那间大团大团的云雾飘涌而来,围在她的身前,替她遮蔽去寒风的侵袭。

对他感激的一笑,羲和借助着手里桂枝的光亮,眺望着月宫里的景象。

她看到了躺在床上正喝着药汁的弟弟、也看到了常羲胸口上一片永不愈合的鲜红。

似乎在哭又似乎在笑的表情再次出现在她的容颜上,羲和摇头,白皙的指头松开,任凭手里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桂枝落向下面。

看着桂枝在漆黑的天宇里一边坠落一边闪光,屏翳知道,桂枝在片刻之后就会成为下界的人类所谓的流星。

专心地注意了片刻桂枝之后,他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女子身上,看着她向自己走来,随着她的动作,围绕着她身体的白云也急速地流动起来,一圈圈地环绕着她。

“带我去天边吧。”她平和的说着,语气里却有着隐藏的决绝。

屏翳没有说话,安静的点头。

又看了一会月宫里的景象,她低声吩咐屏翳:“走吧。”

俊美的云神无声的点头扬鞭。龙车被一团一团的白云包裹,向黑暗的天际奔驰。

在他们走后不久,青龙拉的车子载着常羲向下界而去——

站在屏翳身后,羲和没有回头,没去看桂树上她弟弟的宫殿。

在思考着什么,她安静的看着脚下流淌的云彩,心里有一点奇妙的感觉。

心有些乱,而且纷扰。

尽量离驾车的屏翳远远的,但是他身上的温度却总是能侵袭过来,环绕上她的身体,渗透进她雪白的衣服。

这是她第一次站在一个男人的后面。

羲和看着龙车下流动的云彩,忽然,她想起来,在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太阳还有十个的那时,不知道从某一天开始,当她驾御龙车在天空奔驰的时候,她的车轮下就总是有这样的白云。

从此,她的龙车再也没有颠簸。

她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面前那道有着宽阔脊背的身影,发现环绕在她四周的白云正默默地为她挡去天界的风寒,她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下意识的向他贴近,感觉着他的温暖保卫了她。

她就这么默默地站在屏翳身后,一动不动,任他在自己身前为自己遮风挡雨。

心里,有某个角落暖和了起来。但是——她咬住嘴唇,这个温暖不是她现在应该去想的,她赌气似的甩开包围着她的白云,寒气立刻窜了进来,让她不禁抱起了手臂。

当然知道她在做什么,但是屏翳忍耐住了回头的欲望,什么都没说。

整个天界黑压压的,只有横亘过整个天界的天河的光芒在一片黑暗里冰冷的闪烁着,到了东方天空的尽头,屏翳从龙车上下来,解下挂在白龙颈子上的云灯,他转身向龙车上的羲和伸出手去。

看着伸在自己面前的手掌,她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把自己的手交托给他。

他的手很温暖,比她的阳光还要温暖。

那样的热度让她在瞬间有了把手抽回来的冲动,但是她没有,只是任他牵引着自己下车。

当羲和的脚踏到地面的时候,柔和的光芒从她的身上渗透出来,白色的云层因为太阳的光芒而翻腾出美丽的金黄色,黑暗一点点消退而去,而带来这一片光明的,就是走在云层中的羲和。

羲和没有驾龙车、没有金冠光衣,她赤脚,一身宽大的白衣,白云似的袖子拖曳在身后,黑色的头发也在天界寒冷的风里舞动着。

她看起来就象是一个在云朵上跳舞的幽灵。

“到了。”屏翳说道,放开了自己的手。再握着她的手,他怀疑自己会被她的光芒所灼伤。

他不过是一个云神,从旁边凝视着她就是他所能拥有的所有幸福了。

按了下自己的掌心,觉得被他松开的手有一阵莫名的空虚,直接从屏翳身边走过去,羲和看着脚下不停飘动的白云,她只是看着,却不肯再向前踏出一步。

嘴唇抿成了一条线,羲和紧紧看着天边,不肯向前迈步,屏翳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只好安静的待在她身边。

过了很久,还是黑暗的天的那边,有辆龙车奔驰而来!

那是常羲的龙车!

屏翳感觉到身边的羲和立刻紧张了起来,随即,他也知道为什么羲和要站在这里的用意——她在等载着后羿的常羲来!

她想做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必须要阻止她要做的傻事!

羲和完全不理会屏翳,现在她的眼里只有常羲龙车上的那个男人,她看着常羲的龙车停在远处,看着走下来的英武男人,她的胸膛里沸腾着火一般的情绪。

后羿——是后羿——

那是杀了她兄弟姐妹的男人,当年太阳被射落之时,为了避免她下凡泄愤而乱杀无辜,东皇让她的身体无法越过天界,她苦苦等了这些年,终于等到了后羿!羲和感觉着胸膛里涌现出一阵战栗一般的情感,只觉得掌心一阵战栗。

再过一下就好——她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力量,默念咒语,不让周围任何人发现她身体里的力量正在凝聚中。

察觉了她的异样,屏翳不着痕迹的向前一步,挡在羲和身前,羲和眉毛一拧,向斜后方跨步,让出屏翳和后羿之间的一段距离。

在来天界的途中就恢复了最强劲的青年外貌,后羿看向对面的女子,想要上前,却发现屏翳挡在羲和身前。

伸出去的手在半空里划了个颓丧的弧度,垂到了身子旁边,后羿勉强的笑着:“羲和……”他看着没有表情的羲和,脸上浮过哀伤的表情。

被他伤害过的女子,已经再也不能对他微笑了。

长久波澜不惊的心在羲和冷漠的注视下生生揪疼了起来,后羿什么也不再说,只是默默的低头。“对不起……”向面前被星光的锁链束缚着的女性低头,他安静的说,虽然说什么也已经晚了,但是对不起却还是要说的。

“……对不起吗?”羲和冷笑了一下,忽然扬手,手中一支黝黑长箭直指后羿!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一切吗?!不可能!

手掌中瞬间精光大绽,东皇赐下的长箭在太阳神的掌中发挥了最强的威力,即使是后羿,也绝技受不了这一箭!

那个男人就要死了!羲和心里一阵快意,在抖手掷出长箭的瞬间,她觉得自己手腕一紧,所有力量都被阻断,长箭生生堕地——

“你——!”她回头怒瞪着抓住她手腕的屏翳,咬牙切齿的听着长箭落在云上的声音,她随即愤恨的瞪向后羿,却看到自己弟弟正挡在后羿身前。

“常羲!你为什么要保护他!”连她的弟弟都要背叛她?

没等常羲说话,屏翳怒吼道:“因为他担心你!”这个蠢女人,她不知道吗,现在后羿已经是神的身份,随便射杀了后羿,她要背负上屠神的罪孽!常羲并不是因为想救后羿而挡在他面前,而是因为不想让她做错事!

羲和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那又怎么样?!他杀了我所有的哥哥,就算是我现在杀了他,有谁可以说我什么不对吗?!”

“那你就把你弟弟射个对穿啊!”屏翳愤怒的挥手,掌心全是被她的力量烫伤的痕迹。看着屏翳血肉模糊的手掌,羲和只觉得心里一疼,恨恨咬住嘴唇,虽然不再说什么,却满心满眼都是不忿。

屏翳也软了心神,他凝视着羲和,摇头,“……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羲和一笑,森寒。“因为你没死过兄弟!”

立刻想反唇相讥,却最终还是忍住,屏翳低头拣起长箭,在远处,后羿绕过挡在他身前的常羲,看着对面的羲和。

“……羲和,如果你杀了我可以息怒的话……我这条命你尽管拿去好了。”一命换八命,其实还是他亏欠的多。

羲和向屏翳伸手,“把箭还我。他自己说要抵命的。”

“你也会死!”

“我认了!”

屏翳气结,刚想说话,常羲淡雅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我不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吗?那我所有的亲人都不在了……”常羲的声音淡然,却听的羲和心里一抖。

是啊,她要是也走了,那常羲还剩什么,常羲什么都没有了……

说完这句,常羲似乎还想说什么,身子一晃,栽倒在龙车上!

羲和想要跑过去看看自己的弟弟,却最终没有过去,她扭头,不去看巡视天界的仙官送走伤口再度迸裂的常羲。

这是她的错吧?她害常羲这样的——但是跟这样的自己想比,后羿更加不能原谅!

可是不能原谅又如何呢?她再没有可以致那男人于死地的办法了。

近乎绝望的看着远方被仙官簇拥着离开的弟弟,再看了一眼后羿,她惨笑,转头,雪白的衣服飘荡着。

“你要去哪里?”屏翳问到。

她回给他一个淡然的眼神,“雪洞。”这个天界有后羿在,她不会再出来一次,就让黑暗笼罩整个世界吧,所有的人都死了算了,反正和她也没有关系了。

“……你这个女人在想什么?”

“我是一个愚蠢的女人,你还管我做什么?”她恨恨的瞪回去,转身离开,步子还没迈开,就被屏翳抓住了手腕。

“你闹够了吧!”

“没有。”羲和冷静的回他,黑眼冷酷,“除非让我杀了后羿,不然我绝不走出雪洞!”

“……即使常羲死?”

她的眼神痛楚了一下,“……即使常羲死!”

屏翳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手,直视着他,“你说真的?”

“我自然是说真的。”

那是决绝的,不惜一切的眼睛,屏翳摇头,“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没有。”

招手,让云彩在手中幻化为一把弓箭,屏翳张弓搭箭,瞄准了对面的男人。

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羲和杀了后羿而被怪罪,也无法让羲和就这么回到雪洞,不再出来——他也无法做到。

那个女人,说不会出来就不会出来,先不说天下黎民被黑暗折磨,只要一想到她以后永远都要在冰寒雪洞之中不再出来,他就觉得心里一阵阵的疼痛。

不忍心看到羲和被囚禁在雪洞,然后一点点冻结,也不想再看到她那种强忍着所有情绪的表情,屏翳决定,由他的手来斩断一切!

一点点把长箭瞄准对面不打算躲闪的男人,屏翳没看羲和,只是淡然问道:“你真的要杀他?”

“你想做什么?!”他想做什么?他想杀了后羿不成?羲和紧张的拉着他的手臂。

擅杀神灵,是大罪!他阻止她不做,怎么可以自己犯?

“回答我。是不是非要杀他?”屏翳依旧不看她,沉声说道。

被他震住了,羲和答道:“是……”

“那就好,虽然我认为怨怨相报最是无谓,但是既然你已经这么决定了,我就替你杀了他,这样你无罪,也可以继续做太阳。”瞄准了,张弓。

“你疯了吗?!”他总是吼自己在想什么,但是现在她只想撬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灌的是不是石头!

看着他们争执,后羿微微的苦笑,仿佛怀念似的眯起眼睛,他直视屏翳,用拇指点了点自己胸膛,“小伙子,瞄准这里!”

“我会的。”屏翳点头,不去管手臂上的重量,他瞄准,弓弦逐渐拉紧。

弓被拉成了一个圆满的弧形,长箭逐渐灌入屏翳的力量,开始发射出红光,屏翳淡然问道:“羲和,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一点快乐都没有吗?”

“怎么会有?!”她理所当然的矢口否认,却在说完之后按住了胸口。

真的没有吗?真的从来都不愉快吗?

真的一点美好的记忆都没有吗?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不断的退缩。

屏翳终于回头,安静的看她,俊美的云神什么也没说,只是露出沉稳的笑容,手里弓弦一抖,长箭脱弦而出!

后羿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她不要屏翳为了他背负起杀神的重罪!眼神恐惧的凝视着脱弦的长箭,羲和猛的跌坐在地上,凄惨的低吼着:“不——!!”

长箭破空的锐利声音排开天界的白云,但是羲和凄惨的叫声生生把锐响压制了下去,就在这时,大司命淡然无波的声音悠然的回荡开来,只见一道白光缥缈,击中疾飞长箭,一声清吟陡响,饱含屏翳神力的长箭在天空中化为一道轻烟,消失无形。

大司命玄衣飘荡,手中一卷淡青色的文卷,他看向羲和,“羲和,你还要杀后羿吗?”

看看那个当初曾经是她最好朋友的男人,再看看身边握弓的屏翳,羲和跪倒在地上,虚弱的摇头。

“那好。”大司命颔首,面对后羿。“后羿,东皇招你到天界来,就是为了审判你的罪,赏赐你的功绩。你平定天下有功,但擅杀太阳有罪,功过不能相抵,就罚你在人间轮回八世,平定天下动乱。”说完,大司命手中书卷一抖,后羿的身体逐渐迷模糊起来。

开始变得透明的男人,凝视对面的女子,低头,低声的说道,“对不起——”

看着后羿,心里一时说不上什么滋味,羲和只能虚弱的惨笑,最终,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掉头,不再去看那个男人。

无法去原谅他,但是却也无法再象以前那样憎恨他,这样的情感让羲和想哭。

大司命的身影和后羿一起消失了,抱着膝盖,羲和低低的开口,“……我还是没办法原谅他……”

“换了是我,我也不会原谅他。”屏翳平和的说道。

“但是,我确实和他有过非常愉快幸福的时光,想到这里……我忽然无法……再想以前那么恨他……”说道这里,羲和把脸埋到膝盖中,安静的、寂静无声的哭泣着。

屏翳没有劝她,只是坐在她身边,安静的陪着她,用白色的云把哭泣的羲和包裹起来。

59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