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你一开始就知道东皇的计划?”

“没有,是在事情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想明白的。”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想明白。东皇就是打算让羲和打开心结,但是后羿也不能就这么魂飞魄散,所以……”

“所以你们就制订了这么一个危险的计划?假如当时我不知道你就在附近,真的射了后羿,你该怎么办?”

“诶呀……事情到了那一步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办。”

“……”屏翳看着对面笑得非常自然的大司命,有那么一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大司命悠然的看着他,“假如你没把计划想明白,你不会射后羿,也不会让羲和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肯定句让屏翳红了脸,他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起身告辞了。

大司命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对了,今天是羲和正式恢复太阳职能的第一天,怪不得……”

屏翳不答,朝外走去。

大司命悠闲的喝茶。“屏翳,你知道为什么东皇要选你作为这个计划的执行者吗?”

听到这句话,屏翳忽然加快了脚步,大司命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诶呀,我只是想夸奖他聪明强大罢了,跑这么快做什么……”

屏翳快步离开了大司命的住宅,刚出门口,他就看到常羲正在等他,还没等他开口招呼,常羲已经向他行礼,“以后,我姐姐就拜托你了……”

很想说你怎么和大司命一样啊,但是没说出口,屏翳看着面色慎重的常羲,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拍拍他的肩膀。

“我会的。”

说完,他驾驭着龙车而去。

到了东边的天门,一身光衣的羲和正要驾驭龙车启程,看到他来了,羲和停下了脚步,随着屏翳的走近,她的袖子在风里飘动,拂过他的云带。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肯出来吗?”看了他一会,眼神转移到了脚下的白云上,羲和平和说道。

“……因为人类伤害了你的和你的兄弟们。”后羿杀害了她的兄弟,导致了羲和从此之后极为痛恨人类。

“……你只说了一个表面的理由而已。”羲和笑道。“虽然我的确讨厌人类,不愿意给人类阳光,但是最主要的理由,其实是我在害怕。”

“……”屏翳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的意思,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根本不需要说话。

“……我从那天起就很害怕。”羲和慢慢地说,“我很害怕,害怕我在天界巡游的时候,是不是随时都会有足以杀死我的神箭射上来、是不是又有人类正在思考怎么对付我。我总是害怕着,最后,有一天,我发现我害怕到根本无法踏出天门一步。”

“想不到吧?”她笑着说,双眼仍旧在看下方的人间。

屏翳没有说话,他只是凝视着前方羲和单薄而纤细的背影。

说道这里,她看着身后清俊的青年,妩媚一笑,“人们都说羲和是为了自己的兄弟才不肯出来的,谁知道太阳女神居然只是和胆小到如此地步的女人呢?我当初非常非常严厉的拒绝了后羿的求婚,可是如果说他再次把神箭对准我、再次威胁要杀掉我的时候,我还真的能坚持自己的意念吗?我没有自信。”

她无数次的问过自己,问自己是否还能再次在神箭的威胁下坚持自己的信念,她发现,她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

她体会过了那种痛苦和恐怖,所以,她害怕,所以,她可能会屈服。

而这样的她让她自己都痛恨。

如果她屈服了,那她的兄弟们不是白白牺牲了吗?如果她屈服了,那她以前的坚持算什么?

所以,她不要出去,即使是被锁在天界最深的雪洞里,只要她不出去,就不用面对自己的恐惧,就不会有屈服来威胁她。

她用所谓的骄傲去掩盖自己的恐惧,然后怯懦的躲藏在雪洞里。

这才是真相,这才是她不在人间出现的真相,厌恶人类是一个小小的理由,最大的理由是,她害怕。

说完,她把视线调转回下方的人界,不去看身边的屏翳。

他一定在笑话她吧?笑话她不过是一个如此的女人而已,笑她是个会被恐怖击败的女人。

是的,她不过如此而已,一个无能软弱而偏偏要用骄傲来掩饰的女人。

她不是为了自己兄弟们而要惩罚人类,只是单纯的害怕而已,这样,屏翳就会离开了吧?

离开她,再也不要回头,再也不要关心她,就这样离开才是最好。

不要——再用那么没有阴霾的眼睛凝视她。

屏翳还是没有说话,他依旧只是凝视她,也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羲和以为屏翳已经离开了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有什么正在牵拉着她的袖子,她回头,看到屏翳正轻轻的把自己的云带和她长而雪白的袖子系在一起。

“你在做什么?”她惊讶。

屏翳却只是一笑,“……不做什么,我只是想以后每天都陪你出来。”

“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我以后每天都会陪伴你出来。”他温柔的微笑着,手指一动,立刻有无数白云向他围绕而来。

“……当你在天空上行走的时候,我就会化成云跟在你身边,就算有人想要杀死你或者威胁你,他们也要先杀了我才可以,对吧?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吧?”他说着,黑色眼睛凝视着她,温柔而带了点诱惑。

“……你……”只说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羲和看着袖子上被他亲手系上的云带。

她忽然觉得眼睛里有很热的东西正在翻涌着。

他说他要保护她。

他说他愿意以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她。

他说他愿意化成云围绕着她,不让她再受一点人类的伤害——

她想要说些什么,却没开口,她知道,自己现在要开口的话,一定会哭出声音来。

这个时候,她不想哭,也不能哭。她不要在一个男人面前哭两次。

看着她,屏翳微笑,他登上龙车,向她伸出一只手去。

她有些颤抖,看着屏翳对她微笑,她下意识的也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在一片辰光中把自己的手叠放在了他的掌心。

她的手立刻被握住,屏翳带着她上了龙车,一朵朵莲花似的云从她脚下流淌而过,龙车的轮子带起了金黄色的轨迹。

小巧的云灯重新挂回了白龙的颈子上,一片灿烂光辉洒向了天宇之上——

“……我以后每天都会陪着你出来巡游天际的。”他让她站在龙车的前驱,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拥抱她,让她被自己和一层层的白云包围,感觉不到一点寒冷和恐慌。

“……一直一直都保护我?”她问道,没有回头,黑色的发丝在云层里飘荡着。

“……一直一直,我会一直这么保护你,然后我们一起看人类,你就会逐渐的喜欢上他们的。然后……你也会原谅曾经那么伤害过你的后羿……”

这才是东皇的意思吧?彼此的忏悔和宽恕。

他承诺,把手掌压在了她雪白的袖子上,感觉着她袖子里纤细的手掌轮廓。

羲和没有撤开自己的手,她向后微微地依靠,虚虚地靠在他的怀抱里,感觉他的温度和气息。“……真的?”

“真的。”

“永远?”

“永远。

听着他的承诺,羲和回头,对他嫣然一笑,绝色的容颜不再冰冷,而是盈满了温柔的颜色,她笑,乌黑的眼睛却流淌下了泪水。

她微微呜咽着,却微笑着,“真好……”

她说。

他没有说话,只是扬袖拥抱住了她,抱住了自己从一出生就爱慕着的太阳。

于是,人间重新听到了笑语欢声,而人们对太阳的赞美也轻轻地飘到了天界之上——

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

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

驾龙輈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

长太息兮将上,心低徊兮顾怀。

羌声色兮娱人,观者憺兮忘归。

絙瑟兮交鼓,箫钟兮瑶虡;

鸣篪兮吹竽,思灵保兮贤姱;

翾飞兮翠曾,展诗兮会舞;

应律兮合节,灵之来兮蔽日。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

撰余辔兮高驰翔,杳冥冥兮以东行。

全文完

6251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