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湮水城,是大胤的极北之地。这里酷热与苦寒交替,戍边的人中,有近三分之一劳累而死。翻过城墙,就脱离了大胤的土地。一路向北,会经过一片闪闪发光的白树林。

传说中,那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而随着漫长冬季的无休无止,这些白得发亮的树木正遭受着灭顶之灾,草原上的牧民将它们砍掉当做燃料,用以抵御冰雪的寒冷。即便如此,食物的缺乏迫使强悍的戎羌一族不得不南下抢夺粮食。正在修筑的城墙,便是为了阻挡他们的铁骑。

多少年了,即便大楚兴盛时,风清扬将军将他们的族人赶到沙漠腹地,几百年后,遭受重创的顽强牧民仍然能抵抗住冰雪与干旱,回到战败的地方,并觊觎着南部的土地。土地,是人一生的追求。

暂且将平安安顿在自己从前住过的竹楼里,给他准备了些粮食和水。农家的孩子,自理一向没什么困难,相当好养活。何况,跟着自己的这些日子,他一直很乖。她让他不要乱跑,在那里等她。

走的时候那孩子倚着门框,忧郁的眼睛眨也不眨望着她。

她心下讶异:“怎么了?”

那孩子的唇动了几下后嗫嚅道:“你会回来吗?”

原来是在担心这个吗?她忽然觉得有些心酸。她点点头,折回去安抚般摸摸那孩子的头,离开了。

丹枫一路向北,并没有什么目的,只是一个算命的瞎子告诉她,她会遇上一个人。算命的话她本是不相信的,他们可以推演命格,可是她没有所谓命格。但这个算命的说她非转生之人,倒的确不错。或许眼盲之人的确比较接近神灵吧。趁此机会,给自己一个回到故乡的理由,倒也不错。

白树林里,咯吱咯吱的声音传来,不知是谁行走在厚重的积雪上。是猎人吧,冬天这里有不少狍子和雪兔。她躺在一棵树下,冰雪的触感浸入体内,回想起多年前的雪夜。

 

京畿最大的酒楼屋顶,她拿着顺来的酒自斟自饮,听雪花飘落。躺在房檐上,已是半醉半醒。剑气声破空而来时,她来不及躲避。那是极快的一把剑,稳稳地没有丝毫偏差,刺进了她的胸膛。是碎裂的声音。

甜腥的血气涌上喉头,溢出嘴角。她朝着面前玄衣的青年笑笑:“就这样死去,多好。这样大的雪,没有人在乎到我……”

鹅毛般的大雪飘落,落在身上,与衣服的颜色融为一体。丹枫在他面前,一寸一寸拔出那把剑,血从指缝中漏出,滴下后开出大朵大朵的红色芙蓉。他的目光中除了惊诧,还有心痛,她想她不会看错。欠他的,这样还了。

沉睡了有多久呢?十年?二十年?

不过七天七夜罢了。

遗留在世间的生魂,依托他人的寿命,以虚无缥缈的形态延续下去。丹枫醒来时,剑眉星目,威名远扬,让天下女子为之倾倒的风将已经那样老了,满头青丝尽如雪。他的手抚上丹枫的脸颊,粗糙得有些疼痛。丹枫迎上他的目光,那是一双美丽的眼睛,像深山中的泉水,清亮明澈。可现在怎么全盛满了哀恸?

“为什么?”叹息一样的声音。

“看到你要离开我,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的唇角微微上翘,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

……

 

“好久了吧……他的脸,”丹枫在树干上敲敲伞面,上面积的一层薄雪便扑簌簌落了下来。她叹口气,继续自言自语道,“现在都记不大清楚了。”

 

沉重的呼吸声,凌乱的马蹄声,在空旷的林地里回响。

“抓住他!快,跟上!”

“驾,驾!”红衣的女子左手拉着缰绳,右手扬起长鞭,正没命地奔逃,后面紧紧跟随着几个背着弓箭的骑兵。忽听一声惨叫,那红衣女子左肩中了箭,便松了缰绳,直直地就要从马上坠落下来。

救还是不救?

她可不想凑这样的热闹。那些人是死是活,与自己有何干系?与人打交道,是最麻烦的事情。与官兵扯上关系,更没什么好事。

她撑开伞,躺在树上,睡个午觉或许不错?

听见骑兵们下马的声音,那个女子估计会丧命此处吧。真是可惜了,远远看过去,是一张极为美丽的脸呢!她这样想。

雪光有些刺眼,丹枫微微眯了眼,往那边瞟了瞟,女子捂住肩头,血顺着指缝渗出。她的脸色十分苍白,嘴唇抿得很紧,勉力站起身后,从后背抽出长剑,不要命地冲上去和几个骑兵厮杀。

当丹枫留心到长剑流动的幽蓝光芒以及剑柄处繁复美丽的镂空图案时,红衣女子正落于下风,身上衣服在打斗中多处撕裂,血滴在雪地上,格外鲜艳。眼见一个士兵就要在她背后砍下时,丹枫悄无声息出现在骑兵身后,一个利落手刀,骑兵就昏了过去。

见到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子,骑兵们和红衣女子都面露惊诧。但不容多想,一群人又冲了上来,红衣女子刚要向前,丹枫直接把她整个人推倒在雪地里,自己夺过剑就砍。招招致命,杀意毕露,须臾之间,除了两个女人,竟然没有一个活口。

是那个人说的,好的剑客,不需要技巧,够快够狠,就够了。

她握着剑站得笔直,雪光在剑身上折射出刺目的白光,最后一滴血正从剑尖滴落,落在雪地上。她收了剑,转身去看自己救下的人。

红衣女子早就晕过去了。

她摇摇头,这真是最坏的情况。从死人身上扒下狐裘和大氅,还好一会儿四散逃去的马被她抓回来一匹。好不容易把昏倒的女子放上马背后,丹枫牵着马,去找住的地方。

宿在一个猎人留下的废弃砖房里,翻找后里面倒有不少东西,还有一些现成的干草药,省了很多麻烦。

等红衣女子悠悠醒转过来,已是深夜了。

听见床上的响动,丹枫把火盆里的炭火拨得更旺了些。她的侧脸,映着昏黄的光,在冰冷的空气中徒显得鬼魅。

“你,你是谁?”女孩子牙齿打着颤,显然又冷又害怕。

丹枫看向她,微微蹙眉,“既然还发着烧,就躺下来。”冬天穿的如此单薄,失血过多,不病才怪。

女孩子觉得她话间有种让人安定的语气,乖乖躺好,用大氅盖好。她的身上盖了很多件东西,压得沉沉的。虽然还有些冷,脸颊上却带着不正常的红晕。烧应该还没退。

她安安静静地躺了好一会儿,丹枫以为她睡着了,抬眼一看,却见她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

“不要动。”丹枫叮嘱了一句,走到外面抱了些柴。下雪天散落的柴都是湿的,她花了很大功夫才把火点着,现在烧已经容易许多。

丹枫埋头拨弄着炭火,火星溅起,她坐直身体,微微眯了眼睛,目光透过跳动的火苗,停留在挂在墙上的那把剑上,神思陷入到久远的记忆中。

那想要遗忘的,经过了百年的岁月,如同缠绕的梦魇,依然不得了断。这便是此生要付出的代价吗?

1831 阅读 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