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姑娘,”受了伤的女孩子支撑着从床上坐起,咳嗽着问道,“你知道冰雪谷怎么走吗?”

丹枫正低头拨弄着炭火,闻言抬头诧异地看着她,“问这个做什么,死人呆的地方,你也想去吗?”

女孩子捂着胸口,咳嗽几声后道,“姑娘有办法吗?”

丹枫嗤笑一声,复又把头埋下去,“叫什么名字?”只听得这样一句话传来。

“啊?”

看见女孩子茫然的表情,丹枫简单地补充道,“你的名字。”

“葵。”

“算得上是个好名字,”丹枫起身,拍拍身上落的灰屑,扭头对着葵道,“好好休息吧,雪下得很大呢!”

“哎,你——”葵伸直胳膊,倾斜着身体想要拉住什么,却无力地颓坐在床上,眼见着丹枫的身影自掀起又落下的残破竹帘后消失。

纷纷扬扬的雪漫天而下。

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从苍穹坠落而下的,只有雪,洁白的、轻盈的、无尽的雪。

果真令人怀念呢!

她张开双臂躺在冰冷的雪地上,素色的衣服与雪的颜色融为一体,整个人像一只白色的大鸟。像羽毛一样的雪花落下来,落在她的脸颊上,连融化也没有,就这样堆积起来。整个身体,渐渐都淹没在一层一层的雪中了。

无边无际的雪,无休无止的雪,自苍穹坠落,茫茫中,一切都不留痕迹。

……

冰雪谷这个地方,有着非常美丽的传说。

相传其中有一口寒玉冰棺,里面躺着位绝世的美人,当真惹人遐思。

只不过,有没有美人不好说,但这地方,有去无回倒是不假。塞北之地,八月飞雪。而此处,积雪终年不化,暴风雪说来就来,是胡人都不敢踏足的死亡之谷。进去后,只见白茫茫一片,哪里能认得什么路途。

所以,即便有好奇者误入此处,不识方位,到头来连美人的影都没见着,反倒白白丢了性命。久而久之,便无人去探查了。

但丹枫却知道,这个传说是真的。冰雪谷确有个地方,放着口寒玉冰棺,里面也确然躺着个美人。美人眉心有一颗小痣,面容如生,当真倾国倾城。

葵想去的,就是这个地方。

丹枫答应了带路。为什么不呢?不过是双方都满意的交易罢了。孤心,风清扬留下的唯一的东西,刺穿她胸膛的一把剑——当真是划算的买卖。至少那时候,这把剑就比她的命值钱多了。

薄暮时分,昏暗的日光在西边最后一次挣扎后,天色迅速昏暗下来。丹枫看看前面出现的一溜岩洞,长舒口气。葵不顾大半日行走的筋疲力竭,兴奋地向前跑去,却在大大小小的洞口前停了脚步,求助地看向丹枫。

丹枫缓步上前,走进侧边一个很小的洞口。两人摸索着行进一会儿后,里面忽然开阔起来。外面天已经擦黑,洞中倒十分明亮。葵看着周围千奇百怪的冰柱,十分好奇,目光四处流连,却也不多说话,只匆匆跟上丹枫的脚步。踏踏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洞中回响,冷意愈发渗人。

外面依旧是肆虐的寒风,岩洞内却安静的如同静穆的时间洪流。多少年了,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却依然是旧时模样。走进深处,不停地拐来拐去,终于到了大殿。大殿正中,仍是方方正正的寒玉冰棺,只不过旁边多了一个人。

玄衣的男子长身玉立,背对着两人,一动不动,似乎已站了千年万年。

“谁?”这声音像一颗石子投进深不见底的湖中,丹枫心头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个人回过头来,他有一双极为深邃的眼睛,盛满了风雪和岁月,仿似能看透一切。丹枫从不畏寒的身体,从内到外浸透深深的寒意。

“公子,是葵。”

他默了半晌,弯下腰来,修长手指轻轻抚上棺中女子的脸颊,唇角动了动,温柔地呢喃了几个字,然后合上了棺盖。

“从遥远的时光中走来的人啊!”玄衣的青年盯着丹枫,像是在吟唱古老的诗句一样说道。

如吟唱一般的咏叹:“刀光、剑影,无处不在的风声。”

丹枫终于明白,那奇怪的感觉来自何处。这个男人,那样的眼睛,吟唱般的话语,只有一种人会有——筑梦师。

又一个传说,一个真实的传说。

筑梦师的传说,始于近千年前神官太苍归位之时。九天的神官,万物造化因其而出,其因万物造化而终。

踩着流云拾级而上,归来的神官衣袂携裹了云气,与缥缈天际融为一体,一步一步行至九重天幻虚仙境中。下界吸聚了神官精魂的兰初花生长的土地上,自此便多了筑梦师的传说。

然而,没有多少人相信那些故事,因为众神的远去大抵上已经让神的本身成了传说。

太多的传说反而让那久远的年代,也变成传说。

正是由于种种的原因,近几百年来,有关筑梦师的传闻已经很少了。

丹枫知道筑梦师的存在,事实上,只要你活的够久,这世上的事情,传说抑或事实,你便会了解到底是怎样的真相。

筑梦师,据说生来拥有通灵之眼,可以看见游离的魂魄。青年的能力确为先天获得,只是这种力量一直沉睡,直到心爱之人死后的第三年,他出去打猎时意外堕马,死里逃生后这种力量才苏醒。三年,不多不少,足以让一份尘缘错过。

立在丹枫旁边的葵茫然看着两人,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但很快,她想起了自己的目的。看了丹枫一眼后,她犹豫了一下,迟疑着道,“公子,夫人病重,希望……希望你回去。”

“那又如何?”他脸上尽是漫不经心,过了片刻,一边唇角微微勾起,道,“母亲的情况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

葵看着青年,嘴唇动了动,没出声,然后沮丧地垂下了头,两手不安地绞在一起。

青年走到葵面前,拍拍她的肩膀,眼尾上扬,含笑说道,“你能来,我很高兴。至于母亲的事,你不必担忧。”

葵仰起脸,一双眼睛顿时充满了神采,却依然怀疑地问道,“真的吗?”

他点点头,眼尾余光扫过丹枫。

丹枫终于知道这个人是谁,江南四家之首——梅尧俞,素来只闻其名,若非自己久不问世事,不该认不出来。寒玉冰棺,世上没几个人能打造出来的东西,手艺出自南方,用了打磨玉石和水晶的工艺,而南方最擅长此种技艺,生意做得最好的当属梅家。

这世上最神奇的事情,是所谓死而复生。

丹枫是听说过的:江南柳家女儿柳如弦才貌双全,通晓音律,一双素手扬起便是绝妙的好辞。只可惜红颜薄命,年纪轻轻未曾婚配便失足落水而死。

世上人皆有执念、妄心。梅尧俞,据听说是最为洒脱的人。他并不能逃得了这些。爱别离,恨憎会。十五年前,那失足落水而死的柳家女儿柳如弦便是他的执念,他的妄心。他将她放在冰雪之谷,最为寒冷的地方,冻结住她十五岁的寿命。十五年来,寻尽一切方法,只为她能苏醒过来。十五年过去了,他一无所获,即便自己容颜未改,眼睛里到底有了霜雪的痕迹。想要维持不老有很多种办法,丹药、禁术、巫蛊,甚至是生魂的接引。但死而复生,难以成功是因为它是逆天而行,而不单单是禁术。

他等了十五年,终于等到一个机会。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生魂接引之术,更遑论复活之方法。但梅尧俞不同,他为了柳如弦,翻尽各种典籍,寻山访水,了解到并不奇怪。丹枫,从她走进岩洞中起,梅尧俞就感应到了奇怪的气息,直到回转过身,看到眼前的如虚幻般的人,破碎的、不完整,隐隐约约,难以捉摸,他才霎时想起破损断掉的竹简上记载的禁术——溯世。

据记载,要完成溯世之术,必要而不可或缺的是非转生之人的一滴心头血。“非转生之人”,直至这一刻,凭借筑梦师的感应,梅尧俞才知道这几个字到底指的什么。

溯世之术对天时地利要求极为严苛,柳如弦的复活只能等待合适的机会。但是这个合适的机会,到底在多久以后,谁也不知道。然而,于梅尧俞而言,既然已经等了这么多年,继续等下去,又有何不可呢?他唯一想要的,不过是那个人活着罢了。

梅尧俞提出的交易,丹枫没有理由不答应,她所付出的的,不过是彼时的一滴心头血,以之为引即可。作为交换,丹枫得了三个许诺,只要能力所及,随时可以兑现。江南梅郎,一诺千金,她早有耳闻。一滴心头血,的确痛,可这种痛,哪抵得上当日孤心所刺的万分之一?

对于双方,这实在都算得上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如果说梅尧俞等了十五年而不得,而丹枫则是等了四百年而不得。凭借这三个许诺,倘若残缺的灵魂,能在留存这世间的时候,找到曾经转世的故人,也许就不会有那么的的遗憾,可以毫无留恋地离开吧。

1299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