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这是有可能经历过的青春,琐碎的故事。

故事中,恶来有一双飞不起来的翅膀,玫瑰长着只能伤害自己的刺,我有一个奇怪的名字。

 

§第一节§

玫瑰刚到高三(四)班的那天,天气很热,老旧的高高窗户上换气扇吱呀吱呀地响,动物园笼子似的窗户栅栏外面白花花的太阳照着沥青的跑道,几株萎靡在教学楼影子里的植物,腊绿的叶子上泛着苍白的阳光。

恶来在睡觉。小我在看着睡觉的恶来。玫瑰在数着讲台上被窗棂切成一块一块的光影,忽然觉得有点像自己宝贝的那条白格子裙。

小我看着吊扇刮起来的风尾巴在恶来头上打着旋,他的桌子上随随便便丢着磕出无数道伤痕的腕表,指针一丝不苟而刚硬的履行自己的义务。旁边的座位空着,和她的座位一样,似乎是教室里孤零零的两座连在一起的孤岛。

老师干巴巴的介绍,出口的一堆套话,说她是班上新转来的同学,叫玫瑰,大家要好好相处。

底下一片黑压压的头颅,中间几点蠕动的白是翻动的书页,没人理他,但是这显然让老师很欣慰。

恶来依旧在睡觉,小我则开始数他手表上的刮痕,她似乎觉得回头还不够,干脆转过身子,整个人趴在了恶来的桌子上。

玫瑰看着小我的背影,一色统一的白纺纱校服的领巾垂在小我的背上,上面三道黄色的边。

玫瑰下意识的向肩头看去,覆在肩上的柔软领巾上是暗淡的两条蓝色纹路。

老师从怀里掏出了麂皮布,擦着汗湿的眼镜,左右张望,要给玫瑰安排一个座位。

四班是重点高中的升学班,是全校力保的精贵苗子。这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度,次位就是地位,成绩好的坐前面,成绩差的坐后面。

玫瑰以前的学校也是这样,她很清楚。

老师看着她手里的成绩单,再看看下面黑压压的人头,几次张口,几次又咽了回去。

玫瑰垂了头,漆黑的眼睛看着脚下随着树影变幻的光影。

看了半天,老师清清嗓子,问谁要和新来的同学坐在一起。

底下没人回应,倒是有人抬头,没有善意的眼光看着讲台上的玫瑰。

小我拿起恶来的表,打算朝地上摔摔看,恶来咕哝着什么把表从她爪子里抢回来,小我笑了起来,凑近恶来,“瞅瞅,大伙的眼神跟草食恐龙看着霸王龙似的。”啧啧,至于么?新进来一个小姑娘罢了,不外乎多个人走七月的独木桥,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大学扩招,银子足够有什么不行的?

恐龙?恶来刚才听的模模糊糊,他眯起没睡醒的眼睛,越过小我一动一动的肩膀,看向讲台。

格子裙似的光影,站在哪里,披着漆黑头发,有一双垂敛的漆黑眼睛。

讲台上的少女一瞬间让恶来觉得是母亲送给表妹的法国白磁人偶。

老师又问了一遍谁要和玫瑰坐在一起,看着她握着书包的手。

看看没人回答,老师只好点了一个坐在中间的人,话还没说完,忽然从教室后部传来一声巨响!

玫瑰抬头,看向了他。

漆黑瞳孔里的少年修长,有一张挑衅的面孔和染成金黄的头发。只看了一眼,她淡淡垂了眼睛,看着自己一双穿了白布鞋的脚。

恶来一脚踏在地上,一脚撑在他踢开的桌子上,双手悠闲的挂在椅子背后晃荡。

所有人都回头看他,看到他不逊的脸和小我纤细的背。

老师本想发话,但是看到是恶来之后,只能小声的咕哝了一句什么,不再说话。课堂本来的静谧消失了,周围浮动起窃窃私语,看着玫瑰的眼神恶意十足,扫向恶来的时候,微微曲折了一下,先落到他身后插着拖把的桶上,再迂回的折射到他身上,随即跳开。

玫瑰白色的上衣蓝色的裙子,仿佛定格在光和影中间的一帧照片。

恶来坦坦荡荡的不在乎,咧着嘴露出似乎在笑的表情。

小我还在研究他的手表。恶来朝她撇了下嘴唇,“一块破表你至于吗你?”

小我不理他,回头看了一眼玫瑰,笑了一下,很认真的转头问恶来,“这表借我摔摔吧?”

“你摔了它老子摔了你!”他回她,又揣了一脚桌子,桌脚缠着了小我的椅子,又是刺耳的响声。

“你再踢一次你等着。”小我不怎么认真的警告。

恶来没理她,等了一会儿,恶来不爽的看着讲台上的玫瑰,“说你呢!刚转学过来的,这边,你坐我旁边!”

这次,玫瑰抬头看他的时间长了一点,黝黑的眸子寂静无声,漆黑的倒映着恶来一头恣意的颜色。

她稍微退开一点,动作的时候裙子飘荡成优雅的姿态。

恶来靠在椅子上,这次干脆两条腿都架在桌子上,染了金黄的头发下桀骛的深褐色眼睛看着玫瑰。

玫瑰看到他眼底自己一丝不苟的倒影,长睫微微震动,慢慢垂下眼。

淡定,冷漠。

“喂,什么恐龙的!说你呢!”恶来的耐心显然快用完了。

低低的笑声爆了开来,玫瑰不为所动,依然故我的看着脚尖,小我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她,话确是和恶来说的,“人家好好一花儿一样的纯洁正直美少女,,说人家恐龙,不熟归不熟也是一样要告你诽谤的。”

懒的听她唠叨,看着玫瑰没动静,恶来提脚又要踹过去,还没抬脚,看到玫瑰向身边的老师点了点头,玫瑰抱着书包,向他走来。蓝色的裙子飘扬间仿佛深深的一汪潭水。

她裙子的下摆飘扬起来,在经过小我的时候拂过小我的膝盖。

膝盖上有一丝丝凉,小我看了一眼恶来,他似乎正准备笑出来。

又是一声巨响!老师在讲台上几乎跳起来,神经质的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

小我不慌不忙的把脚从桌子上撤下来,起身一把拉住玫瑰,按在了自己身旁。“坐这儿。”说完,她转身朝恶来龇牙,“我真想摔一次你的手表,看看怎么样才能坏。”

恶来没说话,死盯着玫瑰。

玫瑰看了他一眼,深黑色的眼睛像是一个黑洞,她站在小我和恶来之间,不说话,宁静了半晌,玫瑰垂眼,放下布格子的书包,坐在了小我身边。

扫了一眼,教室安静了,小我看了看老师,老师移开视线。

小我拉了下玫瑰的袖子,微笑,“我叫我,王我,后面那个是恶来。”

“玫瑰。”她安静的回答自己的名字。

声音很“清”,那么浓艳的名字,有个冷清的声音。

玫瑰转学第一天,她的同桌是个有奇怪名字的女生,我,王我。

身后是恶来,有“风神”之名,眼神凶恶的男生。

 

到了很久很久以后,玫瑰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恶来会让她坐在身边。她好奇的去问恶来,恶来想了半天,丢回给她一句话,那你为什么会走向我呢?

同样,是无解的答案。

5481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