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王我已经确定了保送的名额,恶来是整个年级最差的学生,爹妈有钱硬塞进来的,玫瑰是高三的转学生。

恶来是被老师当作害群之马丢到最后一排去的,王我是自己坐到后面去的,玫瑰是被恶来拉过去的。

他们都是异类。

人总是这样,借着把自己划分在大众之中来换取所谓认同,再反过来去践踏异己,借助名为大众的力量。

特立独行者永远受人排挤,甚或,“与我不同”也成为以大众的力量排除非我族类的可爱理由。

而他们都是异类。

玫瑰坐在小我旁边,恶来的前面。大抵因为这个关系,她被当成小我和恶来一党,被隐隐约约的排斥。

但是也许原因是多方面的。

例如她成绩很好,考的几乎和小我一样好。

例如她有一头漂亮的黑发。

例如她总是垂着的、深黑色的眼睛。

没人和她说话,她只是多出来的竞争对手。

欺负的方式不是在桌子上画乌龟,也不是在书桌里放死老鼠,这么华丽又明目张胆的欺负方式只该出现在漫画和小说里,现实中接近成年的孩子们的报复更加残酷而无声。

排挤,漠视,这是最大的武器。

她的旁边只有小我和恶来,小我无所谓,恶来不在乎。

玫瑰孤零零的在角落里绽放。

 

恶来嚣张的无所谓,小我不在乎的无所谓,玫瑰沉静。

玫瑰不喜欢说话,不像她的名字,更像朵开在墙角的小白花。

安静沉郁的坐在那里,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别人和她说话的时候,她安静的听着,然后微笑。很安静很安静的微笑,平整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白皙的可怕。

一天,小我借口生理疼遁到了医务室睡觉,补昨天晚上通宵游戏的觉。下午的课是化学,要去实验室,所有人几乎都是直接去实验室,没有人通知,大家都知道,大家也都很有默契的认为玫瑰也该知道。

玫瑰认真的背单词,当她发现教室里人越来越少的时候,她有些惊讶的看看挂在黑板上的钟。走到该上课的时间,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玫瑰追出去,连同学的背影也没看到。

想了一想,她走回教室,打开书本,开始温习昨天的课程。

她刚坐下,教室的后门忽然闪开了,恶来推门走了进来。玫瑰看到恶来,只是轻轻闪动了一下眼睛,恶来却大大的惊讶。

恶来是定了性的坏学生,不来上课的时候比来上课的时候多,但是玫瑰不是,玫瑰是优等生,为什么玫瑰会出现在这里?

看出了他眼睛里的疑问,玫瑰翻开了下一页书,声音平稳,“这节应该上化学,但是人不知道都去哪里了。”说完低头,继续看复杂的公式。

恶来看了一会儿玫瑰。

午后的阳光非常强烈,射进教室里的光彩浓烈又模糊,照在她的身上,把漆黑的头发染上了一点点的金黄,发丝下若隐若现的颈子越发苍白。

恶来忽然一把拽起玫瑰,拎住她就往外跑!

玫瑰的手里还抓着书。被他猛力拉起来,几乎撞到他的手臂上!

恶来抓着玫瑰向教室外跑去,刚跑到楼梯口,上课的正式铃声大响。

“来不及了。”玫瑰轻轻的说,挣脱被他握着的手。

恶来有些呆呆的看着她,玫瑰转身朝教室走去,想了想,转过身,看着恶来。

“你下午要做什么?”

“不知道,没想好。”双手插在裤袋里,他无所谓的说。

玫瑰看了看自己手掌里的书,叹气,问道,“你喜欢数学吗?”

“还好,没英语那么讨厌。”

玫瑰点点头,向楼上走去。

“喂,教室在那边。”实验室没去成就连道也不认识了吗?啧啧,这打击很大。

“走啊。”听到他的困惑,玫瑰回头看他,深黑色的眼睛微微波动了一下。

看在恶来眼里却微微惊动了一下。

深黑色的眼波仿佛沉郁,又有如波浪。恶来觉得自己的脑袋犹如过期电脑,里面的硬盘跟不上CPU,傻傻的迈步走了过去。

他无言,玫瑰也不说话,片刻功夫,到了教学楼顶楼。

天气晴朗的一塌糊涂,天空上连云都看不到,高高的蓝。

玫瑰随意找了块地方坐下,秀气的把漂亮的腿盖在了裙子下面。拍拍身边的地方,“过来坐吧。”

“不去上课,老师不骂你?”

“已经迟到了。骂不骂随她。”

恶来看了她半天,坐了下来。玫瑰微微向他那边靠了一点过去,摊开了面前的书本,她的影子笼罩在他肩膀上,有微微的凉。

恶来看着她在他面前敛下的长长睫毛,过了好半天,直到玫瑰觉得奇怪抬头看他,促不及防的恶来在她眼里看到了清澈的自己,才凶巴巴的问,“干吗?”

“帮你复习。”

玫瑰回答的从容淡定。

恶来很高,不说话的时候眼神很凶,很多学生怕他。

大家都说恶来在社会上混,跟小混混在一起,成天逃课都在打架,但是玫瑰不怕恶来,什么样子的恶来也不怕。因为恶来虽然很少来上课,但是每次来的时候都给她和小我带好吃的东西,很琐碎的食物。看得出来是很精致的“手做”,被恶来很小心地包好,丢到她们面前。

玫瑰看着恶来,恶来扭过了头,别扭的抓起了地上的书,口气不善,“好好好,啥都听你的行了吧?”

玫瑰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把他转过来,整个身体横越过他,抓过了自己的书,平放在地上,手指在印刷的呆板的字体上滑动。

恶来看着她的手指头,呆了一下,随即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开始听她讲解。

四十五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到了下课铃打响的时候,玫瑰严肃的坐直了身体,拿起书,在掌心一合。

“恶来。”她叫他的名字。

“嗯?”他挠头。

“明天把初中的数学书带来吧。你需要从基础补习。”

平常恶来最讨厌别人说他学习成绩了,一个不爽都会挥拳相向,但是听到玫瑰这么说,他只是窝囊的哼了一声,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向门口走去:“走啦。”走到门口,他忽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纸盒,丢到她手里。

巧克力的香气。

合在掌心的时候,有微微的热度。却在瞬间灼烫人心。

玫瑰默默收好纸盒,点头,跟在他身后向下而去。

怕她跟不上,恶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站在和他差两级台阶上的玫瑰和他一样高,一伸手,把她抓到和自己一个台阶上,手在她头顶晃了晃,才嘲笑的开口:“好矮。”

玫瑰抬眼看他,淡淡的一句,“长那么高做什么?修棚啊?”

369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