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回到了教室,在上自习课之前,玫瑰被老师抓去教训了整整半节课,终于睡饱了的小我晃晃悠悠的回来,看到该有人的同桌没人,后面经常没人的地方倒坐着个难得一见的大活人,她笑了起来,整个人无骨蛇似的趴在他跟前:“我说,玫瑰呢?”

“不知道,被老师叫去了吧?”小我戳戳他:“怎么了?”

“没人带她去实验室,也没人告诉她,旷课了呗。”大大声的恶来说道。有几道眼光扫过来,他一一狠狠的瞪过去。

“这姑娘就朝死里笨,敢情长着嘴不会问的啊?这点小伎俩就把她涮了?人哪,被欺负的时候要反省。”小我不怎么优雅的打了个哈欠。

“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似的,万毒堆里泡出来的吗?”恶来不怎么高兴的顶回去。

“哟,生气啦?”这回干脆戳上了他的脸。

“王我,你再动手动脚,女人老子一样打!”

“狠话说多了就不可爱了。”照样戳,还捏。

一巴掌拍掉她的爪子,恶来把整张脸埋在胳膊里:“姓王的,你有初中的数学课本吗?”

“没,早在中考完了满操场当废纸撕着玩了。”眼珠子一转,“你问这干啥?”

“玫瑰说要帮我补课。”

“补课?”小我不大的眼睛越发眯成了细细的月牙:“来,跟好友把事情说通透了。”

恶来也不打算瞒她,一五一十的说了。

听他说完,小我若有所思的眨了下眼睛。

“嘿,这姑娘有意思。”咧开了嘴,小我拍拍他:“乖,教材自个去书市买啊。”话刚完,就在恶来要装横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玫瑰走了进来。

玫瑰走路无声无息,深蓝色的裙子,镶着三道黄边的领子柔软的覆盖在肩膀上,她走进来的时候,教室忽然鸦雀无声,视线都看向她,她不动声色,没有让任何人看到她面容上有他们期待的张惶。

她仿佛当周围一切是虚无,直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看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小我,小我笑眯眯的把她的书包什么都拽了出来,放在里面的位置,才笑眯眯的又看她。

小我说:“怎么能让你这样的美人坐外面呢?被人欺负了去,调戏了去,多可怜,你说是不是啊?所以你就坐里面吧。被欺负被调戏都先过我这关啊。虽然说人哪,被欺负的时候应该反省,但是到底错的是欺负人的不是?”

说话的时候小我故意放大了声音,足够教室里谁都听到的,伴着笑眯眯的眼神扫过去,却让大部分看她的人不是转了头就是沉默。小我热心的拍了拍她:“怎么还不坐下?”

玫瑰点点头,坐在了里面,小我这时候忽然想起来,转身对着恶来龇牙:“点心呢?”

“吃光了。”

“切,这种时候你小子就不记得我。”

玫瑰仿佛什么都没听到,却在小我转过头的时候把手里散发着香气的纸盒塞到了她手里。淡淡的开口:“吃吧。”

“啊——!!”你小子见着美女就忘记恐龙了?是吧?”小我尾音拖的长长的,接过了纸盒,恶来看看玫瑰又看看小我,干脆彻底把脑袋埋在臂弯里。

耳畔是小我不满的声音:“我跟你说,甭以为有恶来罩你你就不怕,下次你不记得买路财分我一半,别想着进来!”

玫瑰看看喋喋不休的小我,再看看装死的恶来,拈了一小块巧克力松饼,瞅准,塞到她嘴里。看着小我愣了一下的表情,玫瑰淡淡的微笑了起来。

玫瑰的第一个微笑,恶来没有看到,小我看到傻掉。

看着小我,玫瑰持续着微笑开口:“没谁欺负我,不知道实验室的地点,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小我咀嚼着这个词儿,撇嘴:“真文艺少女,我说你不是打算当文学青年吧?”说完,她勾住玫瑰的脖子,“不过,不错,你有意思,我决定喜欢你。”

玫瑰眼波流转:“真漫画少女,我说你不是打算当漫画青年吧?”

完全的回敬,又让小我愣了一下,随即,她大笑,恶来趴在桌子上,不解的看着跟疯子似的小我。

第二天玫瑰脸上多了快淡淡的红肿,她的母亲是调过来的数学老师,自己女儿犯错误缺课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去。

小我盯着她脸上的印子瞧了半晌,摇了摇头,“真狠……要不要去医务室上个药啊小膏什么的?”

“英语课。”淡淡回她三个字,玫瑰用眼神告诉她,她和她不一样,没有堕落到跑去医务室睡大头觉的好习惯。

小我耸肩,恶来在铃声响起的瞬间进入教室,看到玫瑰脸上的伤,他瞪大了眼睛,下一秒拧起了眉毛,转身走了出去。

小我和玫瑰对看一眼,玫瑰先垂下眼去,没有说话。

恶来下午回来了,丢在玫瑰面前一个袋子,上面是一厚摞数学课本和练习册,压在最下面的,是一堆消炎止疼的药膏。

“我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好,就什么都拿了点。”恶来挠着脑袋说,玫瑰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她笑了笑。

恶来发现,玫瑰的笑是从眉毛开始的,漂亮的没有修过的眉毛轻轻向上挑动,睫毛向下颤动一下,然后抬起,漆黑的眼睛里有笑的纹路,嘴唇也浅浅的勾出一个弧度。

那样的笑容,炫惑了他的眼睛。

“谢谢。”她很低的说。

看着她拧开药膏细细的抹,恶来突然把她的刘海撩开,玫瑰一惊,向后一倒,椅子一声脆响,恶来伸手一捞,以暧昧的姿势半环着她,皱起好看的眉毛,“真狠,打哪也别打脸哪……”

玫瑰心里无端的忐忑了下,忘记自己应该拂开他放在自己脸上的手,但是有那么瞬间,脑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带着干爽味道的指尖在肌肤上移动的感觉。

恶来似乎觉得有点不对,但是却没移开自己的手。

就在这时,小我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她翻着恶来买的课本,向高她一个半脑袋的男生勾勾指头,恶来戒备的凑了过去。

“明天再买一套初中到高中的英语课本吧。”

“……做什么?”

“我要帮你补英语。”小我笑咧了嘴,眼睛里晶光闪烁:“折磨你。”

这瞬间,不知怎的。玫瑰松了一口气。

 

近乎奇迹的,恶来开始上课了。上自习课的的时候,玫瑰给他讲数学,上课的时候,小我给他讲英语,虽然他几乎是每一秒都露出一个和上一秒截然不同但是同样是写着生不如死四个字的表情。不过,恶来在听,不耐烦但是很乖的听。

玫瑰肯定,恶来很聪明,非常非常的聪明。他成绩不好只是单纯的逆反心理以及开头不会越来越不会搞成的恶性循环。其实只要他肯上心,学的非常快。

“要是高一遇到他开始教他的话,说不定是在培养劲敌哪。”这是小我下的注脚。

玫瑰同意。

但是,她很开心。

坐在位子上,看着恶来咬着铅笔苦思冥想,她就觉得很开心了。

“这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小我再次下了精确的注解。

 

老师在周五放学的时候宣布下个礼拜三段考,已经习惯了各式各样考试的孩子们没什么表情,不过点了点头而已。

小我早就翘了最后一堂课遁回家游戏去了,值日生开始打扫教室,玫瑰坐在座位上翻着手里的书。

“不走?”挎起了单肩帆布迷彩包,恶来坐在她前桌的的桌子上,潇洒的脚踏椅子靠背,露出了一个女生私底下议论的时候说帅气的表情,“今儿大爷高兴,要大爷送你回去吗?”

“我等我妈。”玫瑰没抬头看他,低低的回答。

“今天教职工大会,你要等到猴年马月去啊?”

“我等我妈。”再次回答他。

恶来泄了气,刚要走,看到值日生匆匆把扫帚和拖布放到后门角落,抓起书包冲了出去,偌大的教室立刻安静下来,只有他和玫瑰。

玫瑰坐在墙边,漆黑的头发在夕阳底下是金红的色泽,她单手托着下颌,苍白的指头翻动书页,像是雪白的蝴蝶在雪白的花朵之间飞舞。

金红色宝石溶液一般的阳光流淌四散,玫瑰就像是沉浮的海洋里的小小孤岛,恶来叹了口气,忽然不想走了。

他又坐回桌子上,拽过英语课本,闷声闷气的背起单词来。

玫瑰向他的方向靠近了一点,侧了头,漆黑的发从白色的上衣上流淌过去,黑白分明,不可逾越。

恶来忽然笑了一下,玫瑰看到他嘴角弯起的弧度,轻声的问,“笑什么?”

“你好漂亮。”

“……”看着恶来真心赞美正直无辜的视线,有那么一刻,玫瑰在想,要不要给他一耳光。

最后,她垂头,拢了下头发,笑了一下。

恶来眨眨眼,想说什么,最后几乎是害羞的什么也没说,把头埋在了书本里。

礼拜天小我忽然打电话给玫瑰,当时玫瑰正在洗衣服。

“姑娘,跟我逛街吧。”她在电话里对玫瑰说。

玫瑰想了想,妈妈出去给人补课了,她拍拍手里的肥皂泡沫,瞄瞄钟,跟小我约了个时间和地点,就出门了。

到了约好的地方,小我穿了一套明黄色的休闲服,色泽之鲜明让人离了她很远就想闭眼睛。

玫瑰是淡蓝的裙子,蓝色非常淡,乍看之下让人以为是白色的柔软裙摆随着走动,在光线的折射下隐约渗出一抹蓝,仿佛流水被禁锢在了丝线之中。

头发扎成一束,朴素的橡皮圈,玫瑰走向小我,矮她一点圆圆胖胖的姑娘把她扯进有空调的商场,扇着手绢吐气:“等下啊,咱们先吃肯德基去。”

“还有谁?”玫瑰以为就她们两个,小我在班上算特立独行,自己呢?说好听了是稳当说难听了是孤僻,都是没朋友的主,还有谁会来?小我没答她,伸长了脖子朝外看,看了半天,看到一抹高高瘦瘦的影子,她快乐的舞动手绢,让那夸张的夏威夷花手绢飞的像面旗帜。

恶来。

玫瑰看了一眼身边的小我,又看看恶来,依旧娴静的站在当地,等着那个染了纯金色头发高高瘦瘦的男生向她们走来。

玫瑰看到恶来直直朝她们走过来,穿过人流,目光毫不转移,锁住她们,坚定不动的。

长腿跨了几步就到了她们面前,玫瑰看他一眼,微微敛了眼睫,转眸看旁边的小我:“等的就是恶来?”

“是啊。”小我笑眯眯的,“等他来付账拎包。”

恶来似乎很习惯了,双手插在裤袋里,左右看看,在眼神回到玫瑰身上时,笑了一下,漂亮的眼睛眯细,露出一口白牙。

那一瞬间,玫瑰不自觉的想着,恶来应该去拍牙膏广告。

他的笑容真好看。

先去肯德基,小我不厚道的点了一大堆东西,玫瑰什么都不吃。恶来站在桌子旁边,低头看着她,头上是冷光,恶来的影子罩在她裸露的肩上,有一点点凉。

他敲敲她的桌子,修长的指头骨节分明,“要吃什么?”

“……我自己去点。”

恶来的手按在她的肩上,“看不起大爷啊?出来逛逛连吃饭都要女生自己掏钱,你说我以后在江湖上怎么混?”说完,睨了一眼还吵着要追加蛋塔、一脸期待的小我,“你对面那只非人生物例外。”

“你这是严重的种族歧视!”小我愤怒的挥动餐巾。

恶来一巴掌把她拍下去,拽起玫瑰,“走吧,去点吧。”

“我说了我自己点。”玫瑰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定。

恶来大度的点点头,“可以啊,你点我付账。”

“……我不习惯这样。”

排在了队伍后面,恶来牵着她的手,转身看她,笑眯眯的说,“你就当是我的补课费吧。”

玫瑰想了想,释然了,指向高挂的餐牌,“我要冰可乐。”

“你可以多要点没关系。”

玫瑰摇了摇头,“我就要一杯冰可乐。”

“不是吧你,把自己看的忒便宜了,现在补课费时价一小时五十块,你要不要收?”恶来有趣的摸摸她的头发,伸手取过冰可乐放在她的掌心。

玫瑰只是淡淡的看他,然后微笑。

“我确实就这么便宜。事实上,很多廉价品都是看起来很值钱而已。”

说完,玫瑰她握着杯子走开,留下恶来不知所为的挠头。

逮到了空,趁玫瑰离座,他一把抓住小我,眼神炯炯,“小我,你说你值多少钱?”

“我这么天上有地上无风姿秀雅绝代无双纯洁正直善良无辜花儿一样的美少女,自然是无价了。”恶来心里想自己脑袋也没被驴踢了啊,怎么忽然就瘸了?一个自比天价,一个自比一杯可乐。他觉得头开始疼了。

算了,女人就是比什么都麻烦的东西。

他想着的时候,玫瑰从外面回来,水淋淋的手,长长的,几乎要曳到地面的裙子泛着淡淡的波浪一样的蓝光。

恶来忽然觉得,玫瑰非常耀眼。

虽然嘴上说是逛逛街,可是实际上小我却什么都没买,就是一手抓着恶来一手抓着玫瑰,吊在他们两个之间,一家家店逛下来,多少身的衣服换来换去,把店员指挥的团团转,最后一声轻巧的“算了”,就潇洒走人。

玫瑰还是不怎么说话,小我问她款式怎么样,她只是笑笑,倒是恶来和小我一人一句,“死三八装可爱”、“我知道你嫉妒我穿裙子”这样没营养的话来来去去。

逛到了下午,玫瑰觉得有点累了,在商场里找了家店坐下,长长的裙摆从椅子上垂下去,压盖了她的脚踝。

小我和恶来有一句没一句的吵着什么,她低着头按着自己的脚。

忽然斜地里一声低低的问讯,恶来问她,“疼吗?”

“有点。”逛的太久了,她是不常走路的人。

恶来在她面前蹲下身子,掀开她的裙子。玫瑰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大跳,按下裙子,却不慎按住了他的手。

“别弄的我觉得自己瘟疫似的。”恶来正直的看她一眼,“我想看看你的脚是不是扭到了。”

玫瑰还是不肯放开裙子,小我掰着她的手指头,“你就让他弄,他手艺好着呢,他们那伙人打架回来都是他给料理筋骨的。”

也不管她的抗拒,恶来拽过她的脚,仔细捏了捏,发现没什么问题,一副专家的口吻:“没事,就是肿了点。”

抬头,正好对上她垂下的眼,玫瑰深黑色波澜不惊的眼底有隐约的破裂,仿佛有什么在流动一般晶莹璀璨。

那一瞬间的玫瑰,有生动的美,不再是白瓷人偶的印象。

恶来看愣了,觉得心跳的怦怦怦怦。有什么鼓荡而出,有什么想说却又欲说还休。

深黑色的眼睛和撒满阳光的眼睛瞬间交汇,彼此错落,凝视了片刻,如流水一般了无痕迹的晕开。

玫瑰慢慢调转目光,不去想印在视网膜里的,那张浮着淡淡金黄阳光的容颜,但是又舍不得立刻离开。

小我也忽然沉默,她掉头,看向商场里无限延伸的通道,两边店家那些从缝隙里招摇出来的五彩斑斓的颜色和衣服。

瞬间静谧,遂成时间与空间的算式。

恶来放开了她的脚,却依然是半跪的姿态,配上玫瑰水蓝色的裙摆,仿佛骑士与公主。

这时,忽然有了包了铜的高跟鞋底敲打地板的声音急急而来。打破迷梦。

三人一起看去,恶来起身,

一道火辣窈窕身影急冲过来,挂到了恶来身上,毫不避讳的抱住恶来的腰。

张扬的美人,火红的发,脚下踢踢踏踏的细跟长靴包在修长的腿上,身上是一朵朵红纱玫瑰缀成的裙子,鲜艳热辣,尽是曲折青春的味道。

美人看看小我,小我“嗨”了一声,挥舞了一下爪子,美人回了甜甜一笑,“我姐。”涂了丹红的眼睛看向玫瑰,又看看恶来,不依地娇嗔,“那是谁啊,小来。”

“玫瑰,恶来的同学。”小我抢下答道。

“我叫菜菜,小来的女朋友。”美人大大方方。

玫瑰弯起唇角恭维:“真般配。”

恶来不干了:“唉唉唉,别瞎说啊,我和你可是一清二白啥事都没有的。”说的时候,玫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恶来在看着自己,后来事实证明,那不是她的错觉,因为恶来确实是在看她,这是小我说的。

心跳急了点,看着那鲜艳的红挂在恶来的肩上不依不饶的小女儿姿态。玫瑰觉得某个地方莫名疼痛。

 

那天菜菜和恶来去和朋友唱歌了,一路上菜菜兴致勃勃的计较,这个情人节一定要和恶来过,恶来说去去去,小丫头一边待着去,说的时候似乎有意无意看了眼玫瑰。

玫瑰大家闺秀敛目不看,只凝视着自己的裙摆。

恶来本来执意要拉她们两个同去,但是玫瑰不去,她有礼貌的说回去还有事情做,小我说玫瑰不去我去有什么意思?

所以小我和她回家了。

两人坐在公车上,小我不开口,本来就不喜欢说话的玫瑰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快到小我家了,她忽然开口,却是侧头看着窗外渐渐落下的太阳。

“菜菜人不错。”

“看得出来。”

“那姑娘按咱学校里的说法,算是社会上的人。”

“那又怎么样。”说完,玫瑰也侧头,看向小我视线所趋的方向。

一线远山是深深的黛青色,红的像血的阳光叠在山头,仿佛那是它最后的依靠。

“……确实不怎么样。”小我点头,“只不过可惜了一个那么好的姑娘。”说完,她不再说话。

玫瑰不知道她说的姑娘是谁,是她,还是菜菜。

她不想知道。

37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