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五节§

从认识小我的那一天起,玫瑰就觉得小我是非常奇妙的人。

那是一个完全自得其乐的家伙,全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自己愉快就好。

正如现在,学校组织的寒假补习她本来不用来的,但是她还是来了,很愉快的打混。

恶来的成绩越来越不错,拜他的成绩所赐,小我和玫瑰有大把糕点可吃。

冬日里在僵硬的手指里笑口啃着恶来带来的点心,确实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恶来的爱好和他的外表完全不符合,他喜欢做糕点,未来的目标是做一个厨师。

这么说的时候,他温暖的笑着,玫瑰也想笑,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妈妈的话,于是笑容立刻淡成一个小小的漩涡。

小我小我,恶来委屈的拉着小我的衣服,玫瑰不理我。

该、活该、真活该!小我笑着打晃,顺道抢走他掌心最后一块糕点。

恶来现在在班级里地位高了起来,学校嘛。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小社会,谁成绩高谁就是班级里的老大,但是,相对的,也有人对恶来的成绩提高抱不信任的态度。

很多人说恶来的成绩提高根本就是抄的,但是恶来理都不理,说爱说说去,自己知道不就是了。

 

今天是2月13号,虽说学校三令五申不许这个不许那个,但是还是止不住人心浮动,越是离高考近了,人就越上浮躁,早就有些男生女生眉来眼去。

即将面对高考憋坏了的孩子,就剩下这么一点卑微的想头。偏偏这又是极大的忌讳,却又因为禁忌引发了向往。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而长大的孩子稚嫩的成人是最奇怪的。

但是对恶来和玫瑰而言,最要紧的是今天的考试,语文,恶来最弱的一科。

对小我而言,恶来的成绩关系到她饮食的福利,比什么劳什子的XXOO重要多了。

想对于公式满天飞的理科,恶来对一个词掰成好几个意思的文科一点辙都没有。每次考语文的时候,恶来都跟条死狗一样的摊放在后面呻吟。

今天恶来却心不在焉。

他趴在位置上,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看着前排的玫瑰。

玫瑰有纤细的腰肢,以及,柔软的颈子,无论什么时候都挺的笔直的脊背。

午休的时候小我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教室里极安静,只能听到哗啦啦翻书的声音。

感觉到恶来在看自己,玫瑰忽然转身,正好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

恶来有些困窘的挠了挠头发。

“想说什么你就说吧。”玫瑰看他,眼波淡然,合上了掌心的书。

“要出去玩吗?”他问。

“敢情这次考试心里有底了?”玫瑰笑起来。

“要不要?”

“不陪菜菜?”

“我没约她。”

“也对。”玫瑰点点头,“明天才是情人节。”

“明天我也没约她。”恶来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玫瑰心里一跳,下意识的调转视线,却感觉到恶来的手指拂过她的头发,扳正她的脸,“我就约了你。”

心脏忽然开始急速跳动,玫瑰能听到心脏怦怦怦的声音,想说话,嗓子干哑意识模糊,她胡乱点头,恶来笑了,刷刷刷在纸上写下时间和地址,塞到她掌心。

在碰到恶来掌心的瞬间,她感觉到自己手掌里全是汗水。但是恶来的手心比她还要潮湿。

抬眼,恶来对她微笑,紧张腼腆又期待。

看着玫瑰转过去的身影,恶来偷偷按了下胸口,心脏跳的极快,脸有点热。

他忽然有点像笑,立刻把脸埋在手臂里,脸颊蹭着毛衣,似乎有点玫瑰长发的触感。

小我在临上课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过来,理直气壮的问他们两个:“今天打算怎么过?”

玫瑰没作声,小心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恶来看了她一眼,“上课。”

小我翻了个白眼,切,没意思。

恶来不理她,小心翼翼把脚架上了玫瑰的椅子,安心了。

开始考试,老师一张一张的发着卷子。老师是新来的,很认真很严肃,对恶来也很——鄙视。

不过恶来不在乎。反正从进了这学校大门那天起,除了拿她老妈大把银子的校长,就只有玫瑰和小我用正眼瞧他,他不在乎。

到了恶来的位置,老师忽然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给他卷子。

恶来一愣,小我开了腔,“老师,恶来还没有卷子。”

“反正也不会批他的,给他也没用。”

老师回答。这个答案让恶来站起来,玫瑰和小我扭转了头。

“他根本就不可能考上大学,批他的卷子多浪费啊!这几次考试及格了肯定是抄的。”说完,上下大量了一下前面的两个女生,训斥,“你们想干吗?!”

玫瑰抿起了嘴唇,小我冷静的回看他。“你什么意思?”她的声音很冷静,可是话还没说完,比老师还高半个头的恶来一把揪住老师的领子,一拳就揍了过去!

整个教室立刻乱成一锅粥!

鲜红的液体从玫瑰面前飞溅开来,有几滴溅到了玫瑰的裙子上。

她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无论恶来家多有钱,现在这事他也被开除定

了!

一干学生立刻扶着老师朝外走,走廊里到处都是脚步声,玫瑰不知所措,她看着浑身微微颤抖、握着拳头的恶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我倒是非常镇静,她一手抓了恶来就走!

这种时候,依恶来那么暴的性子,老师问什么都只会有反效果,弄出去才是正经的。看着他们,玫瑰想了想,立刻追赶了过去。

总觉得,这个时候如果没有追过去的话,她就会被那两个人抛下。

她不要再有这种被抛下的感觉了!

追出去,正看到小我把恶来塞进出租车里,她慌慌忙忙的奔过去,拉住了小我,却又被挣扎的恶来拉住。

不明所以的纠缠,三个人乱成一团,互相扯着,却不知道扯些什么,最后,小我突然大吼一声:

“好了!”

被惊吓到似的,玫瑰和恶来都放开了手。

小我喘着粗气,圆圆胖胖的脸上全是汗水,她一把拽住玫瑰,却看着恶来,一字一句。

“恶来,玫瑰喜欢你,玫瑰,恶来喜欢你。”

一共14个字,打败了两个人。

玫瑰看着恶来的手指一寸一寸从她的衣服上滑落。

是的,这个事实,她知道,恶来也知道。

只是,第一次面对。

 

回到班级,教导主任正好找人问话,玫瑰心乱如麻,连教导主任说了什么都不知道,小我巧舌如簧,加上两个人优等生的身份,玫瑰抓着裙角的羞窘模样,都在无形中增加了可信度,这时候,恶来的母亲上门,先是以气势压人,顺手出示恶来骨折的片子,把老师也吓的一傻。

恶来的母亲声张着要折腾到法院报纸去,校长来了都听的头疼,最后一摊手,你说你儿子骨折了是吧?那就修养吧,就当时变相的禁足好了。

一切尘埃落定,恶来的母亲在校门口等着她们,向她们道谢后,要载她们去吃饭。

就这时,她听到了母亲严厉的声音。“玫瑰,你要去哪?!”

接下来天旋地转,她一把被妈妈拉倒身后,差点整个人跌在地上。

她听到母亲对她说:“别总是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玫瑰抬起头想和母亲说什么,一个耳光抽在了她脸上。

火辣辣的疼,但是她没哭。

 

这天放学,玫瑰长发散着,遮藏着一半红肿的脸,小我在校门口等她,堵上了她以后,两人就那么站在门口,有很长一段时间相对无言。

玫瑰想问小我刚才说的那十四个字,但是问不出口,小我却跟完全忘了那回事似的,看了她一会,问道,“你要去哪?”

“……”玫瑰沉默。她没说话,背起书包,用一种近似老年人的姿态,从小我身边缓缓走去,小我没有拦她,只是目送她离开。

 

玫瑰没有回家,她到了市中心的一家电影院门口,缩在一排长长的柱子后面,任冬夜的风吹过她的长发。

头上夸张的霓虹灯俗艳的闪烁,周围一拨又一拨的人来来去去,人声鼎沸,还有早情人节一天就来兜售小朵玫瑰的小孩子们跑来跑去。

站累了,她蹲在墙角,大衣拂在了脚面上。

手套里冻的冷冰冰的手里是恶来写给她的纸条,他约她六点看电影,她等到了深夜。

入了夜,冬寒凛冽,人越发稀少,玫瑰看着逐渐稀少的人们。

纤细手腕上的荧光手表告诉她,已经午夜了,妈妈一定在到处找她,但是她没什么感觉,唯一只是觉得冷,冷的连脸上的红肿都不热了。

她在等恶来。

她和恶来约好了,要在这里见面,一起去看电影。

恶来对她说,明天也要约她出来,等会如果等到了恶来,她想跟他说,明天就不用了,只要再过一会儿,就是明天。

等不到呢?

玫瑰拒绝思考这个问题。

渐渐没有人的街道空旷起来,霓虹灯的光芒也弱了下去,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暗淡了,风一阵一阵的吹刮着。

然后,玫瑰看到了恶来。

远远的,从马路对面跑过来,漂亮的金发微微发着光。

恶来跑的非常急,他奔到她面前,一时之间只能扶着膝盖不停的大口喘气,金色的头发在她面前摇晃着。

玫瑰咬着嘴唇,伸出手去,轻轻抚摸那仿佛一抖动就会流泻出碎金一样的头发。

然后,潸然泪下。

玫瑰蹲在柱子的黑暗里,一滴滴眼泪滚落了下来,肩膀微微抖动。

恶来蹲在她面前,把她罩在自己的影子里。

“小我告诉我你不见了的。”

说完,恶来犹豫了一下,角她的名字,“玫瑰。”然后又叫了一声:“玫瑰。”

玫瑰越发的想哭。

她蹲在地上,双手掩住了脸,安静的哭泣。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想哭。

恶来没有哄她,只是安静的扳起她的脸,一遍又一遍擦去她脸上的泪水。看着满掌的泪水,他在怀里掏啊掏,拿出一盒冷掉的巧克力松饼。

“我为你烤的。你说过,你喜欢。”

恶来推她的肩膀,在她泪眼婆娑里,金黄色的小饼干晃荡着。

“……干吗?”她抽抽噎噎。

“我想让你吃。”

接过来,塞到嘴里,哭泣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孩子的玫瑰委屈的瞅着他。

然后,恶来伸长了手臂,把她揽在怀中,玫瑰的额头抵在了他的胸口。

“我不来怎么办?”他问。

“不知道……”含着饼干,她模糊的说;饼干凉了,巧克力的苦味不知怎的浓郁了起来。

恶来正要说话,广场上的大钟敲响了12下,远处几家似乎在搞情人节促销的酒吧有气无力的庆祝了片刻,立刻蔫头蔫脑的缩了回去。

四周又是安静。

恶来若有所思的左右翻翻,拿出五块钱,白花花的钢蹦儿在玫瑰面前反着光。

“我连玫瑰花都不能买了送你。”他说着的时候忽然笑了起来。

玫瑰嘴里嚼着饼干,在他这么说的时候,本来已经停止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落上恶来的手指。

“别哭别哭。”恶来笨拙的说,手指拂在她柔软泛红的面颊上,“你一哭,我心都疼了。”

玫瑰抿起嘴唇,似乎要笑出来,“你又借了小我的言情小说是吧?”

他诚实的点头,把玫瑰从地上拉起来,包入自己的大衣。

“别回去。”恶来轻轻在她耳边说。

玫瑰没有说话,只是把脸颊埋在他怀里。

到了广场的避风处,恶来包着她坐在台阶上,下面垫着玫瑰的教科书,有那么长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恶来不断用有点粗糙感觉的手指拂过她柔软的面颊,擦去眼泪的痕迹。

她们的父母一定在满世界的找他们。

可是玫瑰不在乎。这是她唯一的,就这么一天,在神圣的节日里,让她为所欲为吧。

恶来忽然开口,“我还是来晚了一点?”

“嗯?”

“今天已经14号了。”

“正好。”她扬起笑脸。

恶来沉默片刻,“玫瑰。”

“嗯。”

“我喜欢你。”

非常平淡的话,险些淹没在两人身后大钟铮铮的报时声中。

玫瑰依旧靠在他怀里,外面很冷,只有恶来的怀抱如此温暖。

“我知道。”她回他。

恶来微笑了起来。把她柔软的手指贴上自己的面颊,清澈的重复,“玫瑰,我喜欢你。”

“我知道。”

“最喜欢最喜欢了。”

“我知道。”然后,玫瑰握住了他的手,低低的说,“你现在握住了我的手。”

这时,电影午夜场结束了,三三两两成对的人走了出来,立刻从各个角落里涌出了手捧鲜花的孩子们,一是静极的夜里居然也喧闹了片刻。

人流总会散去,恶来对玫瑰说稍等,脱了大衣盖在她肩头,几个箭步飞奔而去,再回来的时候听不到他口袋里硬币的碰撞声,他手里一枝火似的鲜艳徐徐绽放。

那是一枝玫瑰,有点残败了,但是很娇艳的盛开,稍微发黑的边缘依旧骄傲。

“……至少,我想送你一枝玫瑰。”

坐回来,重新扣住她的手指。玫瑰捧了花在掌心,有爱不释手的感觉。

“午夜场是最后的生意,算便宜一点也四块钱啊。”恶来托着腮,叹气。然后严肃的看她:“……不许说你就值四块钱。”

玫瑰没说话,只是微微的轻笑。

她小心的把玩,细细的生怕弄疼玫瑰似的,一片一片的花瓣抚摸过去,觉得那么鲜艳的红色,似乎灼疼了手指。

两人细碎的说话,慢慢的,天边有了线白,清洁工任和夜班的人走上马路,渐渐的车马喧嚣。

玫瑰没有去上学的意思,她还是坐在原地,和恶来说话,肚子饿了,就吃一口盒子里冷透的饼干。

到了中午,恶来温柔的推推她的肩膀,“该去上课了。”

“情人节还没过完。”

“我们过了一半。”恶来金发下的笑容忽然有了点忧伤的成分,“然后,我们可以在以后过另外一半。”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他放开了玫瑰的手指,然后,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她红肿的眼睛上。“再见了。”他说。

 

然后,玫瑰再也没有见到过恶来。

正如每一个这样的小说里的结局或者是最后happy end前最后的转折,恶来离开了这个城市的学校,到了遥远的另外一个城市。

玫瑰在学校里见到了憔悴的母亲和小我。

她刚强的母亲抱住了她放声痛哭,小我什么都没说。她则眼神恍惚,抱着书包,也抱着书包里那枚娇艳残败的红色。

那是玫瑰生命里,唯一的花朵。

 

玫瑰有了在每一个情人节看电影的习惯,两张票,永远只有一个人。

从早场看到午夜场,慢慢的看。

旁边的座位上一枝鲜红的玫瑰。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边上带了微微的黑,似乎快要残败的那种。

§尾声§

这是一段青春里最常见的爱情。

没有开始,但是有一个结尾。

也许许多年以后,在华丽的霓虹灯下,或许能看到恶来和玫瑰,或许能听到白领成功人士之间彼此的问候,道一声初次见面。

但是,那是许久以后的事情,再不是此刻可以关心的发展。

 

恶来是谁,恶来是一个男生。

玫瑰是谁,玫瑰是一个女生。

我是谁?我是看着男生和女生的人。

青春里的一切,本就无关对错。

那些不过是一朵花开的时间。

3897 阅读 2 评论
  • 忧伤

    沐沐

    很忧伤的感觉,感觉非无伤里每一故事都读出了忧伤的感觉。。。。。。。。。。。。。。。(1回复)

    4 年前

  • 相见不如怀念

    没有方向的风

    套用那句歌词相见不如怀念,青葱岁月,时光静好,这样的结局也算是完美,至少在一起时快乐的记忆多,这样若干年的回忆里都是幸福的颜色,也许若干年后彼此相见,还会感叹相见不如怀念……(0回复)

    4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