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七日后。

竹影斑驳处,冷雨潇潇,打在叶上,噼啪作响,似灯花爆开。浅青色衣裙配上周围景色,是说不尽的意味。

竹楼的材质现出暗黄色,看得出上了年月。有人在前面伐出一片空地,使周围景象变得相对开阔起来。令人想不到的是,这里如此阴凉,竹楼旁竟开着性喜阳光的蜀葵。虽在下雨,却仍不失风度,红色紫色开得正好。

那孩子倚在门口,看见她,眼中燃起欣喜,但当看到她身后的梅尧俞和葵后,眼神又满是戒备。十三岁的孩子,长的那么单薄,身上的衣服被雨雾染得半湿,就那么站在门口,看着她,就像是等亲人回家。

而等到第二天离开时,她才发现少年已经在起床在外面了,看到她时问的第一句话竟是,“师父,你是不是要丢下我?”她哑然失笑,昨天和梅尧俞的谈话,还是被听到了啊。却在片刻之后,慢慢心疼起来,于是她拍拍少年的肩膀,摇了摇头,安抚般说道,“不会,不会丢下你的。”

“永远不会吗?”

看着少年仰起的一张天真的脸,她微笑着道,“从今以后,永远不会丢下你。”她心里却想着,怎么可能呢?即便是这样的小少年,也要长大、死去,从一个幼馨小童变成一副枯骨残架,怎么可能不分开呢?而且,人心又是变得那样快,等他长大了,就会想要离开自己了。然而,这时对着她,少年的眼里是满满的天真、不设防的信任。

……

昨日梅尧俞看到少年的第一眼,心中只剩下震惊。那是与大胤先前的君主太过相似的一张容貌,而少年的年龄,恰恰与当今王座上的人相仿。当丹枫告知他真相时,他心中浮现出一个计划。宫廷不为流传的秘辛,北地掌握大权的青华夫人谋害自己亲生的孩子,如果揭露出来,或者仅仅是利用容貌相似这点,想必可以掀起轩然大波吧?南北对峙多年,这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然而,丹枫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梅先生,你的三个许诺是任何时候都有效的吗?”

此时,他便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了,躺在寒玉冰棺中的柳如弦还可以再等许多个十五年,可是,他却无法再等下去了。

梅尧俞点点头。

“那么,我的第一个请求是希望您守护好这个秘密。梅先生,不会做不到吧?”

他苦笑着道:“当然做得到。你是想要让我把这个孩子也带到江南吗?”

“自然。”

……

梅尧俞、平安、葵绕开王都,取道平昌一路向南,丹枫则再与他们定下会和日期后,时隔十三年,再次踏上大胤王都天启城的土地。

她隐了身形,缓缓走在繁华的朱雀大街上。百年时光,繁华到衰败再至繁华,仿似过眼云烟。只是繁华依旧,故人却不再。

犹记惨白的冬日下,她听见哀嚎,听见呼唤,听见追杀的骑兵哒哒的马蹄声。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与凉月公主有着相同命运的女子,抱着幼小的女儿,轻轻说道,若有来生,不与帝王家。她低头看着自己半透明的指尖,轻轻唱着刚听到的童谣,想起了自己濒死后活过来后的第一天,风清扬死去后的第一天。从那一天起,一切的一切,过往种种,都成空。

深夜的时候,她已经悠然躺在王宫中央的流苏树上,赏天上一轮明月。夜深露重,让人不由得要想起十三年前的夏日。

夜风一阵阵吹来,她跳下树,闭上眼,深深地嗅闻寒夜的气息,就像花香还在,暖阳还在,鹅黄衫子的小少女也在。撑着藏青骨伞,一步步踏过青石板,宫墙深深,不知不觉就到了寒华殿外。虚空的身体穿过上了封条的门窗,寂然的凉黑里,墙角上密布着层层蛛网,只闻到破败的尘土味儿。她现出身形,点燃一盏又一盏烛火。

屏风下,沾满灰尘的矮几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着幽幽的白光。丹枫走上前,拾起一簇白色的珠花。是夏未的东西。少女着鹅黄衫子的模样又浮现在她脑海中,丹枫拭去上面的灰尘,将它小心地收入怀中。

“何人在里面作祟?”警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应该是守夜的侍卫,竟会巡到这冷宫处。

丹枫一挥衣袖,大殿重新陷入黑暗中。

等守夜的侍卫撕去封条,进入寒华殿中,点上了火烛,幽暗昏黄的光里,空荡荡的大殿里安安静静,一个人也没有。

    等到殿门再次被锁上,里面陷入完全的黑暗时,丹枫才慢慢从屏风后走出,看着手中晶莹的珠花,自言自语般道:“那个孩子,可真像你,见到我一点也不怕,如果不是早出生了几天,怕是要以为你转世呢!那孩子会平平安安度过余生,答应你的事也算是做到了。”

……

十五日行程后,已经会和的一行人终于到达缙川一带,此时,距离南下的澜江只剩下半天的路程。

时值春四月,晴,微风,寒初透。

当地多阴雨天气,难得初春暖阳照耀,行至缙川山脚下,向上望去,眼见树木葱茏,蓊蓊郁郁,青石板一路绵延向林海深处,望不到尽头。古木参天,缙川山庄就掩于这层峦耸翠之中。

梅尧俞与山庄庄主钟离谨有着非常好的交情,途经此地自然要去拜访。更何况,四月初六,恰好是十年一遇的试剑大会。各路江湖人士,都来到这里,参加此次的盛会。因此,就连山脚下也热闹非凡。倘若不是缙川庄主的安排,他们四人恐怕连食宿问题都解决不了。

上山的当日,钟离谨并未亲自来迎接,而是派了一个名叫少康的弟子将四人安排在后山的别院里。试剑会在即,三教九流都聚集此处,自然忙得不可开交,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所以梅尧俞丝毫没有介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此次的“怠慢”。相反,由于大多数的弟子都被派去护卫,除了一日三餐由少康送来外,整个别院里几乎没有其他人走动,风尘仆仆一路从遥远的北地日夜兼程而来的几个人倒都乐得自在。

山中除了晌午时分,大多数时候云雾缭绕,再加上闲适的节奏,用葵的话来说,简直是神仙一般的生活。

听到这些话时,丹枫反问,“你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神仙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呢?”

葵信誓旦旦地道:“我当然知道了,你难道没看过前两年最流行的话本里讲的神官太苍和莲殿华泽的故事吗?”

丹枫哑然失笑,道:“话本里的东西怎么当得了真呢?”

葵不服气地还了回去:“怎么就当不得真了?指不定他们渡劫的时候就在也与前世的我们也有什么缘分呢?”

丹枫看着十五岁稚气未脱的葵,摇摇头,正色道:“少女,你想多了。”

……

1212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