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在南极遭遇尸变,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碰到的幸运经历。

那一只大手的动作很缓慢,却坚定无比。它的皮肤透着死白颜色,一根根深绿色的刚毛直竖。手指一碰到冰面,冰面无法承受这力量,纷纷粉碎。很快它的胳膊、肩膀以及半个脑袋依次从冰下露出,最后整个人完全站立起来。

这是一个身材不算太高的男子,全身披着已经糟朽的黑棉衣,头上还戴着一顶破旧的护耳帽。他的面孔僵硬而平直,似乎被严寒封印太久无法融化,但看得出,生前一定是个仪表堂堂的男子汉。

斯科特站在冻死自己的这片冰原之上,环顾四周,突然仰天长啸:“诺豪斯!”这一声怨气十足。十五只帝企鹅同时拍动翅膀,嘎嘎应和,场面十分诡异。

“艾莲娜,你的祖先当年盗墓,碰到这种大粽……呃,大斯蒂尔顿奶酪该怎么办?”我问。艾莲娜紧紧握住金戒指:“洒圣水、洒黑猫血、用马蹄铁砸,也就这么雷神三大锤。不过那都是对付普通的尸变,这种级别的还真没碰到过……”

“王主教,我们该怎么办?”我又转头问道。王主教抖动眉毛,颓然叹道:“我们已经错过了封印他的最好时机……”

“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王主教看着我:“还有一个办法,只怕你不同意。”

“什么办法?”我心脏停顿了一下。

“刘挖挖跟我说过,你八字奇特,是灵异力量的良导体。而今之计,只能靠你接近斯科特,把死气从他身体里吸出来,导入地下。”

“等等,你是说吸出来?从哪儿吸?”我脸色不太好。王主教慈祥地看了我一眼:“你可以选。”

我看了看斯科特,又看了看艾莲娜,心中天人交战,默默地数着心脏瓣膜:去,不去,去,不去……正在这时,斯科特似乎发现了我们的存在,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朝我们走过来,一步一个坑,威势十足。

“妈的!老子拼了!”我心中一横,把防寒帽掼在地上,脱掉羽绒服。这些东西太臃肿了,妨碍我灵活行动。反正如果这次不成功,我肯定会被他杀死,轮不着南极的严寒来冻死我。失节事小,失命事大。

艾莲娜抓住我的手,把戒指重新摘下来递给我,在我耳边悄声道:“等我们安全回去,你再把它给我戴上。”我握着戒指,感受着金属表面那一层淡淡的温暖,心中却悲凉无比。

这不就是“等我们安全回去就结婚”吗?这种话怎么能现在说啊?

“具体要怎么做?”我士气低落地问主教。

王主教道:“现在斯科特周身都充盈死气,你需要用口对准他的窍口,同时保持双足着地,与大地、斯科特之间构成一个回路,一直到死气全都泄光为止。”

“我没问题,但人家肯定不会呆在那一动不动吧?只要打上一拳我就完蛋了啊。”

王主教吩咐艾莲娜把他搀起来,从怀里摸出一粒丹药:“这一枚明静丸是日本大阴阳师吉川明静亲自炼的,吃下去以后能增添十牛之力,记得用巧劲儿。其他的事你不用担心,我来给你争取时间。”

我看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有点担心。

 

“撕拉”一声,王主教扯开长袍把摆襟往腰上一扎,又挽起了袖子,露出健壮的双臂肌肉。他看我露出惊异神色,淡淡一笑:“我奉主已有五十多年,今天就让你们两个小辈能见证我护教之心。”

他低沉地喝了一声,向前踏步,病怏怏的双目现在却突然充满了锐利。斯科特仍旧缓慢而坚定地朝我们前行。王主教挺直了身体,高举双手道:“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这应该是圣经里的句子。话音一落,王主教身形一闪,快如鬼魅,转瞬间就冲到斯科特面前,双臂一振,如同天使展翼,登时轰中斯科特面门。斯科特身形一晃,居然停止了前进。王主教霎时攻出十几拳,空中拳影无数,口中大喝:“你缺了肢体进入永生,强如有两只手落到地狱,入那不灭的火里去!”

随着王主教念诵圣经的声音越大,掌力越发强劲。斯科特不闪不避,被连连拍中,好像叶问面前的练功木桩子一样。我看得瞠目惊舌,王主教的这拳法迅捷如电,刚烈如雷,中间变化无穷,隐隐还有神圣的意味。看他身形腾挪,双臂舒展,竟真的好似有大天使拍打着双翼从天而降。

斯科特有点不耐烦,把手臂伸出去要把王主教赶开。“基路伯翻身!”王主教腰身一拧,高高跃起,双掌变得赤红一片:“参孙贯顶!”啪的一声重重印在斯科特的头顶。这一下重击让斯科特也变得动摇,王主教顺势四肢缠绕,把斯科特全身锁住。

王主教转头大叫:“他已被我的天使形意拳制住,快!”

我哪敢耽误,把明静丸吞进肚子里,硬着头皮冲上前去,也不管斯科特死了多久,张嘴就冲他的鼻子咬去。我仔细权衡,他身上的通窍,只有鼻子和耳朵眼我能勉强接受以口相通。耳朵眼左右各有一个,排气效率低,所以只好去咬他鼻子。

我这一口咬住斯科特的大鼻子,一股彻骨严寒从牙齿传到全身。我双眼一闭,强迫自己发力。不料斯科特脑袋一晃,大吼一声:“诺豪斯!”将我扔开远远的。我被摔到冰面上,疼得呲牙咧嘴。

王主教四肢锁得又紧了几分,高喊继续!

我又扑上去,然后又被摔出来。如此反复了几次,我始终没办法把牙齿固定在他的鼻子上。我们之间的实力差太多了,那十牛之力似乎全无效果…用一句流行的话说,我和斯科特之间的差距,得有一百多个王主教。

王主教的脸色涨得血红,看来斯科特已经给他带来了太大压力。我又一次扑上去,这次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死死抠住斯科特的皮肤,然后大嘴一张,就要亲下去。

为了人类的未来,节操和自尊什么的,不重要了!

可斯科特显然不这么认为,还没等我接近,他双臂一推,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正面撞向我和王主教,我们两个人毫无抵御能力,被足足撞飞了十几米。我摔得头晕脑涨,王主教比我还惨,他在这种严寒下过度透支体力,精力一过,整个人变回到更加苍老,蜷缩在冰上动弹不得。

我听见艾莲娜一声尖叫,冲过来也要阻挡,却被斯科特随手打晕,整个人软软地瘫在地面。

 

“你不是说我能增添十牛之力吗?怎么跟没加一样?”我问王主教。

“是十牛顿的力呀……所以我还嘱咐你得用巧劲儿。”王主教叹息。

完蛋了,实力差距太大,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我趴在冰面,绝望地想。眼下五个人里昏了三个,只剩下我和一个重伤的王主教。王主教苦笑一声,双手高举,开始大声唱起圣歌来,从格里高利圣咏唱到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主耶稣,淡定中带着安静的绝望。

我闭上眼睛,等着被杀,这次南极之旅真是不该来呀。

斯科特走到我们面前,停顿片刻,从口中吼出那一成不变的声音:“诺豪斯!”然后抓起我的衣领,把我远远又扔出去数米距离。我落在地上,觉得有些奇怪,他为什么没杀我?很快我看清楚了,斯科特依次抓起艾莲娜、王主教、刘挖挖和彼得罗夫,都扔到我这边来。然后斯科特又缓步走过来,大吼着诺豪斯,再把我们扔开十几米。

 

我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头怪物对我们并无杀意,只想把我们远远地赶开。我挣扎着爬起来,王主教停止了歌唱,咳嗽着喊道:“你要做什么?”

“我……试着跟他谈谈。”

“别傻了!他是吸收了死气的尸……。”王主教终于坚持不住,晕倒在地。

得,就剩我一个人了,也没别的选择。

 

我鼓起勇气,站到斯科特面前,寒霜盖满了我的脸。斯科特刚要把我抓起来,我对他用英文大声道:“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你为什么不杀我们,而是把我们扔开呢?”

 

斯科特抬起手臂,指着我们来时的路吼道:“诺豪斯!”

“你是要我们回去?”我猜测着说。

 

斯科特抬起手臂,指着我们来时的路吼道:“诺豪斯!”

 

“你认为这样危险?”

 

斯科特抬起手臂,指着我们来时的路吼道:“诺豪斯!”

 

我突然一下子怔住了,一个荒谬的猜想涌进我的脑海。

我想起在列宾号看的南极介绍片,里面讲到斯科特和阿蒙森竞争去南极点时,提过一个细节。当时两人选择了不同的交通工具,阿蒙森选的是爱斯基摩犬拉雪橇,而斯科特选择的却是西伯利亚矮种马。结果在恶劣的环境下,爱斯基摩犬表现优异,而矮种马很快全部倒毙,斯科特不得不靠人拉雪橇向前走,这才导致了后来的灾难性后果。相信斯科特在去世之前,一定对自己的这个选择深怀怨念吧?

 

诺豪斯,诺豪斯,不就是No Horse吗?

 

我原来以为这就是个玩笑,可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难道说,斯科特不是要杀死我们,而是在提醒我们这些南极的后来人,不要用马?

 

这么说来,当初在列宾号上,我被鬼压床,美国游客被怨灵侵袭,我们以为是被炸窝的怨灵侵袭,其实只是他通过怨灵向靠近南极的人发出警告:诺豪斯,别用马;诺豪斯,别用马。

做为一具尸体,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了。

一具在冰下沉睡了一百年的尸体,在尸变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驱赶着怨灵,拼尽全力向所有靠近南极的人发出警告,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在冰冷的表皮下,他的眼睛里闪着一丝悲悯之光。

 

我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感动。我们一直误会了他。不是每一个被死气唤醒的僵尸都忙着吃人与毁灭世界。变老的坏人,还是坏人;尸变的英雄,还是英雄。

 

“我会告诉所有人的!”我对他大声说。

 

斯科特大概是理解了我的意思,他僵硬地转过身去。我以为他大概要离开,不料他走了几步以后,就停住了,抬头仰望着星空,一直怔怔地看着。

 

我想起来了,他从墓穴里一爬出来,就做着这个动作。但我不知道天空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如此着迷,在死后仍旧执著地望着。

 

很快斯科特做了个手势,让我过去。我不敢违抗,战战兢兢过去。他把我的双手张开高举,贴在他的嘴边,然后跪倒在冰雪地面上,把脖子尽力向后仰去,让口正对着天空。斯科特张开嘴,极力张大,张到整个下巴都被撕开,活人绝对无法做出这个姿势。

 

斯科特先是腹部一鼓一缩,然后有一团漆黑的死气从喉咙射出来,通过我的身体向外界喷吐。他吐的力气大概相当大,这死气没有弥漫到四周,而是化为一条黑柱,直升天际,一直到与天幕相接的位置,才慢慢弥散在夜空中。

 

刘挖挖说我是灵异力量的良导体,显然斯科特也注意到了。但他这么把自己体内的死气通过我喷到天空,到底是为什么?

 

看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事,但直觉告诉我,斯科特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做坏事——当然,就算他做坏事,我也没力气阻止。于是我乖乖发挥着良导体的作用,斯科特的死气喷射持续了很久,一直到天边出现了一抹晨曦的时候,他才停下来。

 

此时的斯科特,已经干瘪的只剩下一层皮了。他看了我一眼,发出一声淡淡的叹息,然后躺倒在地,在南极的寒风中化为一粒粒粉末。

 

此时太阳恰好从淡红色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长夜结束,白昼降临。

救援的直升飞机很快就赶到了这里,把我们这一营伤兵送到最近的科考站,然后又转运到祝融号上。我在船上得知,列宾号已经被营救出,包括斯大林船长在内的船员和游客都已经恢复正常,不过两边又起了点冲突……艾莲娜的父母也都得到了良好的救治。

在祝融号上,我又见到了恢复清醒的刘挖挖、王主教、艾莲娜和彼得罗夫。他们听了我的描述,无不唏嘘感慨,同时也对斯科特最后的举动迷惑不解。看起来那就像是一个自杀行为,

 

“不管怎么说,皆大欢喜,大家没事就好。”刘挖挖高兴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老马,有兴趣加入我们团队吗?五险一金,年底有福利发,还有尸变和诅咒补贴呢。”

 

我委婉而坚决地拒绝了这个要求,我抓起了艾莲娜的手,两个人相视一笑。彼得罗夫如释重负地笑了,他开口说:“二十年前的包袱,今天我终于可以放下了,回想那时候……”

他话没说完,船上的通讯器突然响起来。刘挖挖接过去一听,登时跳了起来,连声大叫这怎么可能?我们问他怎么了?刘挖挖一脸诧异:“各国的南极大气监测台同时传来报告,南极上空的臭氧空洞,居然开始弥合了?”

我呵呵一笑,握住艾莲娜的手,迎着凛冽的寒气朝着冰雪大陆上空望去。

我想到了斯科特化为粉末前对天空那深情的一瞥,原来是这样。

他虽然成了僵尸,对这片土地的爱却比大多数人类更深沉。

死去的英雄,还是英雄。

全剧终

537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