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来滨海的时候,曾经听到过一个传说,是在那种很老很旧的巷子里,听一个很老很旧的老太太说的,一个带着点血腥味的故事。

说在明代万历年的时候,北大街府学巷的最里边,住着一个很年轻的女人,还有个小丫鬟伺候着,这女人在这里究竟住了多久,谁也不知道,巷子里的老年人,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她,而巷子里的年轻人们,却又是自打有记忆起,便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了。

她姓郁,不知道名字,又看她有点家底,巷子里的人便唤她一声郁夫人,郁夫人长得相当漂亮,却又不是那种艳俗的妩媚,而是温温柔柔的,带着点怯懦的漂亮,说话也细声细气的,似乎是害怕声音一大,便会惊动什么似得。

她很少出门,府门向来紧闭,只有每天早上,送食材的车子过来,才会开那么一小会。巷子里的人推测,应该是死了男人的寡妇,独自住在这里,那个时代没有宋时对女性那么严苛,寡妇再嫁也是常事,巷子里有个姓李的老太太,前些年死了儿媳妇,琢磨着再给儿子续一房妻,琢磨来琢磨去,便琢磨到了郁夫人身上。

郁夫人是有些家底儿的,李老太太家也不穷,为了表示对这房续弦的尊重,她特意请了那一片最好的媒婆,上门去跟郁夫人提亲。

巷子里的人对这门亲事议论纷纷,大多数人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郁夫人对这门亲事挺惊讶,倒也不生气,只是还没等媒婆口灿莲花,便客客气气的拒绝:“妾命硬,是个克夫的,李家公子值得更好的,还请代为转告老夫人,妾不祸害人家了。”

克夫这个,说出去可是坏名声的事情,可有哪家妇人愿意主动承认自己是克夫的命呢?显然便是拒绝的说辞了,可李家老太太看上了这个媳妇儿,便不依不饶,见天儿让自己儿子往人家府上跑,家里做了什么新鲜的吃食,也都特意送一份过去,郁夫人拉不下脸来拒客,只好一一受着,到来年开春的时候,又请人去提亲,本以为这次十拿九稳了,谁知道,还是那个理由,郁夫人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她。

碰了两次壁,李老太太便没这个心思了,哪知这头的热火劲消了,李老太太的儿子又真心实意地看上了郁夫人,立誓非她不娶,这样又纠缠了大半年,到十月小阳春,李家公子和媒婆一起上门去提亲的时候,郁夫人终于点了头。

李家是做买卖的,虽然不是一方大贾,但体面的聘礼,还是拿的出来,这场婚事场面做的极大,比新婚娶原配还要隆重,挨边几条巷子的人家都来凑热闹,稀奇的是,不仅是人,那天还来了一群猫,塞了个满堂满室,李家公子心地良善,见状只是哈哈一笑,干脆给猫儿们单独开了两桌,那些猫也老实,不跑不捣乱,安安分分吃完了离开。

158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