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李公子再去敲郁夫人院门时,院子早已经人去楼空,那些生活过的痕迹在这个院子里处处鲜活,然而房中的柜子却已经空了,昭示着此间的主人已经离去,并且再也不回来。

李公子茫然地站在卧室里,昨晚他惊恐之下又累又吓地睡在这里,她依偎在身边的身姿柔软,那时无论如何也不能想到,这居然是诀别前的最后一面。

老道跟在他身后走进这个院子,眉心锁的愈发紧:“这只猫妖当真狡诈,居然将妖气隐藏的一丝不漏,若不是老夫人阴气引出其妖气,贫道当真发觉不了。”

李公子摇了摇头,喃喃道:“不,她不是妖物,她是我妻子。”

老道严肃道:“李公子骤然失母,又闻此噩耗,难以置信,也是自然,不过,她的确是只猫妖,如果贫道所料不错,应当就是那只修炼方过两百年的九命猫妖,服食人心以未定境界,先祖曾经灭她两命,终究还是被她逃脱。”

然而李公子却固执摇头:“那是我妻子,不是妖。”

老道冷笑一声:“人心最易被蛊惑,李公子,你母亲还躺在灵堂里,猫妖一日不除,你母亲便一日不得安宁,你们李家,也一日不得安宁。”

李公子攒住心口的衣服,微微躬下腰:“不,我不相信。”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那些尘封的往事一件件从记忆中揭起来,最初他向她提亲,她说的那句命硬克夫,到后来,夫妻相守十年,连他都有皱纹爬上眼角,她却如十年前一样,眉眼带了点怯弱的温柔,依然年轻漂亮,眼角光华,乌发如云。

那张脸,十年不变。

老道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已经犹豫,便又趁热打铁地劝:“除此猫妖,是北季一族世代相传的祖训,猫妖不除,人世不宁,她能让你母亲突然尸变,便也能饶它处清宁。”

李公子犹豫道:“可是,她嫁给我十年,相夫教子,从未有过害人之事,就连家母去世,她知道自己会冲撞遗灵,宁可被我休弃,也不愿前去守灵,是我太固执,拿了她一套衣物发饰充数,才冲撞了遗灵。”

老道恨铁不成钢道:“休要被她迷住了灵窍,她嫁给你,自然不会加害于你,可你怎么知道,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她做了什么事呢?你母亲是尸变的遗体,必须火化,决不可如土,否则害人害己,后患无穷。”

李公子脸色更差:“毁坏遗体,是大不孝的行为。”

老道遗憾道:“可恨那只猫妖,尚能逍遥法外。”

李公子脸色青青白白,终于咬牙切齿道:“此妖必除。”

老道抿着胡子,满意的笑了笑,取了她留在李家常穿戴的衣物发饰,拿符箓燃起来,又命李公子宰杀了一只黑狗,取其血在郁夫人的院子里摆开一道伏妖大阵。

天幕全黑,燃烧衣物的火苗摇曳,映的李公子脸上半明半暗,他心中激烈斗争,害怕她真的被老道取走性命,竟然隐隐希望着,她能逃过这一劫。

151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