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冶摆了一张挑衅的嘴脸靠在吧台上,吃准了我一定打不过他,我安之若素的坐在收银机前,拿了个老式账本算今天的收益,他看了一会,嗤笑一声:“开个店一天才赚了不到三百块,你还真好意思继续开下去。”

我淡然道:“姐开的不是店,是寂寞。”

朗冶道:“小肖一个月工资就得一千多吧,加上房租什么的,你这个店每月得赔进去多少?果然是土豪才能干出你这样的事情。”

我淡定而帅气的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朗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感情你这破店还有盈余?”

我说:“不,小肖每个月工资三千。”

朗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卧槽,有朝一日我被林家开除了,一定要跑你这当个糕点师,活少工资高的单位不好找啊,虽然卖的东西我不爱吃,不过可以勾搭姑娘子来吃。”

我再一次为我当初开个蛋糕店的英明决策而感到庆幸,如果我开了家饭店,又认识朗冶这个朋友,估计每月亏得更多。

肖铉每天十一点准时下班,不管店里有没有客人,不过十一点还有客人的情况一般不会出现,我用遥控一一关了玻璃门窗外的卷帘,朗冶从厨房里搜出一份温热的肉汤泡饭来,随便找了个座位大快朵颐:“哎呀,这么晚还给我留着饭呐,真是贴心啊,小明珠,你其实是一直默默地爱着我吧,不然我勉为其难地娶你好了,所谓妖在人界飘,哪能不挨刀,你嫁给我我们还能互相照应。”

我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吃了我的饭就准备给我干活。”

朗冶的筷子停在唇边:“一碗饭就把我收买了?太便宜了吧,林家一个月给我两万一呢。”

若是论胡搅蛮缠,十个我加起来也说不过他一个,所以我没搭理他,直接上手去扯他的碗,朗冶急忙伸手护住,嗷嗷大叫:“我干我干,我干还不行吗,说吧,什么事?”

我说:“给我找个心理医生,会催眠的那种。”

朗冶瞪着眼睛看我:“你想咋?”

我说:“催眠你们家林总啊,她让我帮她找人,我总得知道那个人长啥样。”

朗冶继续瞪:“你自己不会催眠么,干嘛要找医生,还得花钱。”

我撇了撇嘴:“用法术的话,少不得牵起妖力波动,万一再招惹个道士和尚什么的过来,那我多倒霉。”

朗冶哈哈大笑:“怕什么,反正你是天赋牧师,分分钟满血复活,作弊器还能开六次呢。”

我又上手去拽他的碗。

朗冶一个不留神被我拽走,想伸手抢又不敢,怨念地瞪我:“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么,主要是会催眠术的心理医生不太好找啊,起码到目前为止滨海我一个都没找着。”

我哼了一声:“那我不管,这是你们家林总交给你的任务,你都不上心,我干嘛要浪费精力,反正见着她就害怕的也不是我。”

朗冶泪流满面:“你多久要?”

我说:“你多久找到我多久要,又不是我的事,我才不急。”

 

122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