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冶为了第二天蹭我的早饭,当夜没回去,就在我店里打了一晚上的网游,肖铉早上上班,看见躺在雅座沙发里半死不活的朗冶,脸顿时黑了。

“他昨儿没走?”

我正在厨房里炖鱼片粥,肖铉靠在门边,语调半阴不阳地对我甩脸子,我莫名其妙,小心翼翼的点了个头:“啊……昨儿不太晚了么,就没回去。”

肖铉脸色更黑:“十一点多算是晚?你一个单身女人,随随便便就跟个单身男人共处一室,你不觉得十分不合适么?”

我想起昨天朗冶说的话,嬉皮笑脸的看他:“干嘛呀,就是因为我是个单身女人,所以才该跟单身男人多处处,不然老剩女了怎么办,倒是你这个反应,很不对劲呀,小肖,你该不是对我……嗯?”

肖铉怔了怔,脸色由黑转红转绿转紫,最后哼了一声,没搭腔。

这孩子天生有一种欠调戏的气质,一开始不熟的时候我还微微收敛着点,后来混熟了,一天不调戏他就觉得好像有事儿没办。

我心情大好,哼着小调去关火:“我做了鱼片粥啊,你吃不吃?”

其实这只是象征性地问一句,因为肖铉每次被我调戏后都半天不理人,哪知这次有点不同,我正准备刷碗盛饭,听见这小伙子别别扭扭道:“吃。”

说完立刻走了。

我端着小碗和瓷锅出去的时候朗冶已经起来,和肖铉面对面坐着看报纸,两人第一次见面就莫名其妙的不对盘,如今居然能和谐的坐一起看报纸,让我有种看玄幻小说的感觉。

朗冶看到我出来,立刻放下报纸,喜气洋洋地对我笑:“哎呀,辛苦老板娘,这粥还没端出来就香飘十里,不枉费我在此蹲守了一晚上。”

我白他一眼:“有空磨嘴皮子,不如来点实质性的行动。”

肖铉板着个死人脸站起身来,从我手里接过托盘,先给我盛了一碗,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默不作声的坐下开始喝粥。

朗冶无辜的摸摸鼻子:“这区别对待的太明显了吧。”

我乐不可支地看他:“叫你蹭吃蹭喝还不给钱。”

朗冶自己给自己盛了一碗,拿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嘴里,顿时被烫的连连呼气,缓了好久才缓过来,口齿不清地问道:“要是我给钱的话,能不能再单点个牛肉饼?”

肖铉冷哼一声:“对不起,本店没有这项服务。”

朗冶不满道:“你这个服务态度太差了我跟你说,我要去消协投诉你。”

肖铉把头往旁边一偏,表示你老人家爱去哪去哪,朗冶看见他这个反映,奸诈地笑了笑,忽然蹭到我身边,腻声道:“明珠,你看他欺负我。”

我本来在一边开开心心的观战,不及防战火烧到自己身上,忍不住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你离我远一点啊。”

朗冶又往我身边蹭了蹭,还没张嘴,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他探头看一眼,皱了皱眉,伸手挂掉电话。

我兴致勃勃凑过去:“女人?”

122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