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朗冶瞅着我,笑的无比奸诈:“你怎么知道我和乔苏一起吃饭去了?”

他进门后没再掩饰生而为妖的特性,一双眼睛在黑暗里发出幽幽的绿光,凝视我目光专注,我在这样的眼神里忽然双颊一热,连扯带踹地把他从身上扒下来,扔在沙发里,无比自然道:“乔苏说的啊。”

朗冶低低咒骂了一声,就势瘫在椅子里,拿右手盖着眼睛,半死不活道:“我想喝茶。”

我一边去吧台烧热水一边奇道:“我还以为你想喝肉汤。”

朗冶道:“那你这还有肉汤没?”

我点点头:“有啊,排骨清汤你喝不喝?”

他说:“亲人啊!明珠,你绝对是亲人啊!认识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英明神武的事情!”

朗冶跟我认识快有四百年了,那会我还在南疆苗寨一个山洞里隐居疗伤,每天除了出去抓鱼基本不出洞门一步,朗冶比我聪明的多,他乔装混迹人间上百年,从来没被和尚道士什么的发现过,那天我出去抓鱼,他一袭竹青的长衫,玉树临风的站在小河对面,义正言辞地大喝:“呔!何方妖孽!”

我那时已经如同惊弓之鸟,差点被这句话吓死,连鱼篓都不要了,玩命地往回跑,才跑了几步,就听见这个贱人在背后哈哈大笑:“哎哎,别跑,大家同为妖类,来认识一下嘛。”

盛汤的时候分神想着当年,没注意到他已经站在厨房门口,转身就撞在一起,热汤泼了他一身。

朗冶满身酒气里夹杂着肉汤的香味,黑着脸瞪我:“就你这笨手笨脚的蠢样,活该被道士三番四次地往回逮。”

我现在能对这样的玩笑一笑而过,全拜托面前这位老兄厚过地球直径的脸皮,那日之后,他打着“教我如何在人类社会平安居住”的幌子,在我的猫窝里蹭住了四年多,彼时我已经隐居百余年,天天自己跟自己对话,寂寞之下智商直线下降,实在是很傻很天真到惨不忍睹,居然将他当做了救命稻草,将自己之前惨痛的经历和盘托出,给他当了几百年的笑料。

朗冶很自来熟的到浴室去沐浴,还把他泼满了肉汤的衬衫塞到我怀里:“洗好烘干。”

我嫌弃地把那个衬衫拎得远远地:“你又不是差这一件,重新买个不就完了么。”

朗冶把浴室门打开一条缝,将他的西服裤子递出来:“少废话,大爷我心情不好,不想殃及池鱼。“

我忿忿地把上衣和裤子一起扔进洗衣机里,对水雾中的人大声道:“干嘛啊,在乔苏那受了气跑我这发泄啊,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下去了?”

朗冶沉默了一阵,忽然问我:“你百余年前那个老公,就是姓李的那个,你还记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

我回忆了一会,愧疚道:“不太记得……”

朗冶饶有兴致地问:“他害死你,你不恨他?”

我脸上笑容淡了淡:“我感激他,要不是他,我早就彻底死干净了。”

朗冶“啧”了一声:“你真是天生圣母型女主,最适合被男人伤的死去活来,虐的观众泪流满面还死心不改的剧情。”

我不负他望地露出一个圣母般悲悯的笑容,出去把他的热水阀给关了。

 

122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