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急忙做了个封口的动作,示意他老人家继续。

他老人家端起姜汤一饮而尽,又裹了裹毯子:“她的一个直系学长,名叫弗林斯的,跟我玩的还挺好,找他去看球的时候常常能遇到她,那会还不是很熟,她也没表现出这么娇气任性……”

我又插嘴:“那是娇气么,那是作死。”

朗冶不说话,瞪着我。

我急忙摆手:“我不插嘴,你继续,继续。”

朗冶又道:“学心理学的女生大多都沉闷,好不容易有一个长得还过得去眼的,性子又活泼易交往,招蜂引蝶也是自然而然,后来万圣节的时候,她学长和我搞了个联谊,把年轻姑娘们凑在一起通宵玩,他们接了两次吻,吻完就好上了。”

我把前因后果连起来想了一遍,惊悚道:“难道这么个脑残剧你居然连男主都不是?!只是个炮灰男配?”

朗冶沉痛地点点头。

我默默地把拳头塞进嘴里。

朗冶帮我把拳头从嘴里拿出来,又拍了拍我的头:“是男配,不过不是炮灰,是城门失火,被殃及的那个池鱼。”

我:“???”

朗冶说:“乔苏是玩的起来的那种人,而且很能玩,她和弗林斯好着的时候,也有不少学院里的男生追求她,她从来不掩饰自己有男朋友的事实,但也从来不明打明地拒绝他们,有时候遇见个很帅的,还会开玩笑让我们去帮她要电话。”

我总结道:“真是个贱人。”

朗冶苦笑:“你这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

我坦然点头:“对,只有带有色眼镜才能相对正常的看她。”

朗冶无奈的看我:“你在人类社会混的这几年,混的越来越嘴欠。”

我不好意思道:“还行吧,一般欠一般欠。”

朗冶继续道:“她家家境还不错,父母又一直宠着,花销自然就多一些,后来和弗林斯好上,两个人一起出去,开销就更多,还好弗林斯也是个二世祖,又一直惯着她的脾气,反而一直乐在其中。”

我眼泪流了一千里:“我也想要这样的二世祖当男朋友。”

朗冶轻蔑的瞟我一眼:“已婚丧偶的妇女,请你好好遵守你们寡妇界的清规。”

我以袖掩面:“我的人生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朗冶顿了顿,情深意重地感叹:“真克夫啊……”

我说:“克死天下男人也不关你的事,别跑题,快继续。”

朗冶道:“刚刚是谁说我愿意说她还不乐意听的?”

我作势起身离开:“不说拉倒。”

朗冶挫败地拉住我:“说说说……后来我们研三,弗林斯无意继续学业,就出去实习找工作,而我还准备混个最高文凭,就留在学校里,因为平时玩的就熟,弗林斯走了之后,玩的就更熟……”

我倒抽一口冷气:“莫非你朋友妻,不可欺,朋友不在,我不客气了?”

朗冶瞪我一眼:“有你这么个千娇百媚的猫妖在,我怎么可能对胭脂俗粉感兴趣。”

我配合地做了个千娇百媚的姿势:“朗君如此高看于妾,妾不胜荣宠。”

朗君默默地忽略我:“其实在我看来,什么事都没发生,但在弗林斯看来,似乎我的确把他女人给染指了,我在德国唯一以心相交的好友,就这么因为一个女人,掰了。”

121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