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真牛逼。

我不耻下问道:“那乔苏和弗林斯还好着没?”

朗冶点点头。

我吃惊道:“也就是说,在你和弗林斯闹翻之后,乔苏还同时和你们两个保持正常交往关系?”

朗冶又点点头。

我再一次震惊了,这女人着实狂拽炫酷屌炸天,我活了这么些年见了。这么些人和妖,能达到她这个境界的,也只有任夏那只狐妖,不过那只狐妖媚术天成,属于开作弊器打比赛的行为,而这位乔苏乔大小姐,居然能赤手空拳打倒狐妖,只靠自身实力而将两个……也有可能更多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不可谓不强大,为了表达对强者的敬服,我决定以后尊称她为狐狸精。

朗冶说:“主要是,这女人跟人交往起来,动辄打着朋友的名号,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心胸比女人还小,这要换成是你,你好意思一刀两断?”

我认真想了想:“估计不能吧……不过我可以慢慢和她疏远联系。”

朗冶一拍大腿:“我就是疏远联系了啊,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有四年没联系过了,这次她回国,先给我打了个电话让去接机,我推说有事拒绝了,结果人家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约晚餐,还说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能碰个面尽量碰个面,不然下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我想了一会,犹豫道:“要不我给任夏打个电话,咨询一下专业人士的意见?”

朗冶板着脸道:“家丑不可外扬。”

我说:“没关系,都扬给我了,也不在乎再多扬一个。”

朗冶继续板着脸:“扬给你不算外人,扬给任夏就不一样了。”

我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道:“那你干嘛又把她牵扯进林总裁的事情里?”

朗冶瞪我一眼:“还不是因为你!你说要个会催眠的心理医生。”

我顿时悔恨交加:“你要早告诉我这个会催眠的心理医生是这个货色,我宁愿冒着被抓的风险动用法术。”

朗冶说:“你现在说还有个有什么用,我都出卖色相陪她吃饭了,这个苦力不用白不用,林总裁这个事情趁早结了,解脱你也解脱我,你们约定的出诊时间是几号?”

我说:“其实就是后天,据说乔博士此次回国很忙碌,所以越早越好,我还没来得及跟林总说,不知道她有没有时间。”

朗冶想了想,往出掏手机编辑短信:“林总的时间你不用担心,她的催眠诊疗在郊区的红叶山庄完成,后天我带你去。”

我满眼冒星星:“果然是土豪啊,连山庄都有了,林总裁家有没有兄弟什么的可以让我勾搭一下?”

朗冶似笑非笑地看我:“你也不是缺钱的人啊,怎么一天到晚干掉钱眼里的事情呢?你库存的那些古董,每个都得上千万吧。”

我叹了口气:“人生在世嘛总得有点寄托,不然漫长生命只剩下了追杀和被追杀,多没意思。”

朗冶说:“我发现你这个心理扭曲的也挺严重的,要不让乔苏顺便给你诊治一下?”

我说:“滚。”

1154 阅读 0 评论